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奥朗德方针引忧 反紧缩呼声渐高或恶化欧债危机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8日 03: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法国左翼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6日当选为法国新一任总统。与其前任萨科齐不同的是,奥朗德提出修改“财政契约”,调整由德国推动的以财政紧缩为核心的危机应对策略,将增长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此消息一出,欧元应声大跌。市场担忧法国政权交替将使欧元区结构性改革受阻,而希腊、意大利甚至德国民众对紧缩药方的广泛反对更加剧了市场的紧张和悲观情绪。

  业内人士指出,政策风险的上升,将使得欧元区的资金持续回流至美元。对中国而言,未来一段时间主动规避欧洲的金融资产仍为上策。

  变数

  欧元区改革进程受阻

  奥朗德在当选总统后发表讲话说,他上台后第一项任务就是团结法国民众,促进就业和增长,带领法国走出债务危机。

  在国内经济政策上,奥朗德强调社会财富再分配,极力主张富人高税率政策,并提出增加年轻人、教师和公务员就业岗位,提高最低工资,重振法国制造,注重中小企业发展等。

  然而,奥朗德竞选期间提出的多项经济政策并不被外界看好,专家普遍认为他上台后的“蜜月期”将较为短暂,许多经济承诺难以兑现。

  有分析指出,奥朗德的施政方针与目前的削减赤字等应对债务危机的必要措施背道而驰。而贸易保护主义长期来看只会使一国失去更多就业岗位,甚至可能引发以邻为壑的贸易战,使地区及全球经济更加艰难。

  更重要的是,奥朗德还主张转变处理欧洲经济危机的方式。分析人士称,他提出修改“财政契约”可能会推动欧盟更快地将应对危机措施从以紧缩为核心向紧缩与增长并重转移。该提议令欧元区改革进程承压,首当其冲的就是“财政契约”。

  德国《明镜》周刊说,法国选举令德国总理默克尔饱受折磨。因为奥朗德主张就“财政契约”重新谈判,等于是威胁默克尔在欧债危机中的领导地位,且对欧元区的深度结构性改革造成阻碍。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韦龙也认为,奥朗德的当选的确会给市场带来一些不确定性,法德关系也可能会受到一些干扰。

  韦龙认为,奥朗德所说的“重新谈判”并不是要推翻“财政契约”,因为债务和赤字居高不下的欧洲多国在加强财政纪律和财政紧缩的必要性上已达成共识,其真实目的是调整由德国推动的以财政紧缩为核心的危机应对策略,将增长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而这是欧洲当前最为需要的。

  肖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佟涵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奥朗德将可能导致投资者对欧洲金融市场更加忧虑。

  “当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唯一解决办法是推动欧元区经济的增长。结构性的改革,是确保欧元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的真正的挑战,特别是那些核心国家,如德国和法国。他们改革的步伐似乎是非常地缓慢。这可能是奥朗德领导的新政府即将面临的真正考验。”佟涵说。

  不过,中国建设银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认为,奥朗德当选之后法国乃至欧洲经济前景究竟怎样以及是否会明显恶化仍待观察,不能将其当选全盘理解为欧元区的利空。

  “竞选总统的过程中所阐述的施政方针和最终当选后的施政纲领往往是有差别的。奥朗德在真正执政时也必须要和其他国家的政策相协调,不可能一味一意孤行。”他指出。

  德国贝伦堡银行经济学家史密汀说:“紧缩措施是强而有力的药方,若运用得当,可为未来奠定高竞争力和高成长的根基。不过,服用太多良药也可能让病人变得更加虚弱。”

  担忧

  反财政紧缩情绪高涨

  法国、希腊、德国和意大利6日举行全国或地方性选举。在德国开出的紧缩药方引发各国怨声载道之际,这些选举被分析认为相当于欧洲选民对德国药方的公投,反对紧缩方案的政党明显获得越来越多当地民众的支持。

  尽管希腊国会6日选举的风头被同一天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盖过,但希腊的选举结果对欧盟及欧元的前途,比法国大选结果的影响更大;法国选举只会影响欧洲核心国家的决策方式,而希腊的情况则无异于对欧元区发出救援信号。

  希腊选民6日对希腊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和新民主党以及这两党所支持的财政紧缩方案予以了无情的反对。

  这次选举,希腊这大两党均不可能在国会的300席中取得过半席位;大选中有超过60%的选票支持较小的左翼和右翼政党。这些小党派反对希腊为获得欧洲伙伴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 F)持续的资金支持而必须执行的财政紧缩方案。如此一来,希腊新国会的政党生态将极为破碎,导致希腊新政府可能难以执行改革及紧缩计划,以换取欧盟及IM F提供的纾困基金。

  希腊已连续五年经济衰退。虽先后获欧盟及国际货币基金(IM F)两笔纾困基金,但由于政府必须缩减开支以减少负债,导致希腊经济深陷衰退,失业率创新高。政治分析家指出,最可能的结果是由两党再组联合政府。由于两大政党声势下降,反对纾困的极端政党声势增强,导致新政府可能无法持续执政,甚至几周内便可能再次举行选举,使希腊政局长期不稳定。

  德国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6日的选举结果,不仅给德国总理默克尔添堵,更令德国在处理欧债危机时的决策延续力产生怀疑。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党和其执政联盟之一自民党日前在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的议会选举中双双失利,基民盟在该州的得票数跌至50年来最低。而自民党在最近的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呈崩溃之势,令默克尔在2013年的联邦选举中面临失去这一联盟伙伴的危险。

  意大利约900个城镇6日也拉开选举大幕,这场逾900万名选民参与的投票将是总理蒙蒂内阁去年上任来面临的首次国内考验。有分析人士指出,本次地方选举的结果不仅是对意大利各政党的一次综合考量,同时也被看作是明年大选的“风向标”。

  中信银行总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在德国和法国的主导下,在经历了诸多的讨价还价和争吵之后,各国政府才明确了未来的政策方向,包括紧缩财政和严守财政纪律。若奥朗德推翻之前的紧缩政策主张,或者少数几个国家推翻之前的协议,都将造成欧元区新一轮的混乱局面,导致财政状况继续恶化。

  风险

  规避欧洲金融资产为上策

  7日,欧元在亚洲市场早盘大跌,突破3个月来的交投区间。而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2012年5月7日人民币对欧元中间价8 .1574元,欧元兑人民币较前交易日大跌882基点。

  刘维明表示,欧元区政治的不确定性一直存在,这次法国新领导人的当选,使得欧盟国家之间的合作再次成为了一个未知数。欧元的大跌,正是反映了投资者对未来欧洲政策连续性的担忧。这次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是影响欧元区未来走向的重大事件,欧洲的问题若干年内将难以得到解决。

  “在欧元区内部,资金普遍是流向德国和法国,而逃离负债累累的意大利、希腊等国。而在欧盟内部,资金也在从欧元区流出,转向英国这样的稳定的非欧元国家。可以看到,在国际上,很少有人愿意冒风险把大量资产配置在欧洲地区。”刘维明说。

  他进一步指出,市场风险不确定性的增强,使得投资者将资金从高风险的股票市场转向安全系数更高的债券市场。而欧元区的资金也将持续撤出,回流美元。

  路透社称,正当全球经济成长前景变得混沌不明之际,欧元区令人忧心的清单上,除了经济及债务问题外,可能又要加上政治风险,这个可能性将促使投资人未来一周专注于安全操作“欧洲在全球资产市场的重要性也逐渐下滑”。

  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大致有60%至70%投资于美元资产,20%至25%投资于欧元资产,其余投资于英镑、日元等币种资产。

  “欧债危机在刚刚出现缓解迹象时再次出现变数,目前并不是中国投资欧洲金融资产的好时候,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主动规避欧洲金融资产仍为上策。”刘维明指出。

热词:

  • 奥朗德
  • 紧缩政策
  • 高成长
  • 经济参考报
  • 财政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