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北欧国家改革高福利模式应对欧债危机 削减福利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04: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当前,希腊和意大利等南欧国家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社会动荡,而西欧和中东欧国家在欧债危机的笼罩下也飘摇不定。相比之下,丹麦、瑞典、挪威和芬兰等北欧国家经济以相对较低的公共债务、积极的劳动力市场、高福利和高税收制度,使社会运行平稳,人民生活相对安定和谐。

  但是,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连番袭击,高福利社会也显露出难以持续的迹象。为此,北欧国家纷纷采取了推迟退休年龄、延长工作时间、缩短失业救济领取期限、增加税收、加强就业培训、扩大绿色经济和教育、科技创新领域的投资等措施,来增强抵御经济危机的能力,积极化解欧债危机的消极影响。

  欧债危机冲击北欧国家

  ●欧元区国家经济增长放缓,消费者信心下降,进口需求减少,导致北欧国家生产企业经营出现困难,纷纷裁员。

  北欧国家的经济特点为小而开放,高度依靠出口,强调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并尽可能地将所有的成年人纳入劳动力大军。丹麦、芬兰和瑞典的出口在欧债危机中受到不少冲击,欧元区国家经济增长放缓,消费者信心下降,进口需求减少,使得丹麦和瑞典的生产企业经营出现困难,纷纷裁员。

  根据丹麦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自2010年年初起,丹麦已有17 .5万个工作岗位流失了。2011年,丹麦的经济增长率降至1%,201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也下调为1.1%。丹麦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几乎达到了劳动力充分就业的水平,而2011年12月丹麦的失业率已高达6.1%。除此之外,工资的过快增长也使得丹麦经济不再具有竞争力,高额的私人债务抑制了消费者信心和消费需求。

  由于出口受到冲击,瑞典经济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陷入衰退,2009年中期,出口重新增长,经济得到恢复。经合组织(O E C D )预计,2011年瑞典经济增长率达3.9%。但是多种迹象显示,2012年瑞典出口增长放慢,瑞典中央银行在2012年年初把瑞典2012年经济增长预期从1.3%调低到0.7%。

  芬兰作为欧元区成员国,不能再通过自己的货币贬值来重新获得出口竞争力,同时芬兰也需要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注资。2011年11月,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把芬兰与其他欧元区国家一起列入信用评级负面观察名单,但目前芬兰仍然保持着A A A最高信用评级。

  挪威凭借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在国际能源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做到没有外债。2011年年底,挪威财政结余190亿美元,而其他北欧国家和欧盟国家的财政都是赤字状态。挪威政府的石油基金(又称“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在2011年年底市值折合5720亿美元。该基金在2010年取得了9.6%的收益率。该基金的年收益率目标为4%,是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

  北欧各国适时采取措施应对危机

  ●采取紧缩财政政策、削减公共福利、增加对金砖四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出口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等。

  北欧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应对欧债危机对经济的冲击,包括紧缩财政政策、削减公共福利、增加对金砖四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出口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等。

  丹麦统计局2012年2月的数据显示,丹麦2011年的出口恢复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2011年丹麦贸易顺差达802亿丹麦克朗(约合143亿美元)。此外,丹麦的五大银行已经通过了欧盟银行业压力测试,满足欧盟增加资本金的要求。此外,丹麦政府还计划在2012年和2013年在交通、医疗健康、教育、基础设施和绿色经济等领域增加投资100亿丹麦克朗(约合2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

  20世纪90年代初,芬兰从本国发生的严重银行业危机中汲取了教训,改善了银行体系,加强了对金融系统的规范和监控,大大增强了芬兰金融体系抗击风险的能力。芬兰在2009年初建立了相对独立于政治决策机构之外的芬兰金融监督管理局(F IN -FSA )。芬兰政府还制定了保障金融系统稳定的新法案,并提交议会通过,以加强对金融系统(包括银行和保险公司等)的监督力度。芬兰政府近年来实行财政支出紧缩政策,采取经济刺激措施,加强对金融行业监管等措施,都在应对欧债危机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瑞典企业家联合会的总裁埃利萨贝斯·林奎威斯特表示,瑞典能迅速适应经济形势变化,保持活力的中小企业帮助了瑞典经济从危机中快速恢复。根据瑞典统计局的数据,瑞典2011年有大约7万家中小企业,占到瑞典企业总数的90%,全国60%的劳动者在中小企业工作,瑞典的经济增长有55%由中小企业创造并贡献了社会投资的65%。

  挪威国内生产总值的41%来自出口,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挪威政府拨款数百亿克朗注入出口信贷基金,支持出口,稳定就业。挪威石油基金目前已经将其欧洲债权大幅削减了一半,2011年10月,挪威中央银行表示,挪威的石油基金不会投资于任何欧元救助机制,包括欧洲金融稳定基金。

  积极改革高福利体系

  ●北欧各国相继推出削减福利、刺激就业等改革措施。

  北欧国家一直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制度,福利体系涵盖社会保障、国民福利、社会服务和社会救助等各个方面,使居民可以不因生、老、病、残等原因而影响正常生活水平。居民从一出生就享受政府名目繁多的各种福利补贴,都享有接受教育的平等机会,从幼儿园到大学均享受免费教育和免费公共医疗。这些都是靠所谓的“北欧模式”下高度完善与发达的高工资和高税收体系支撑的。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连番袭击,挥之不去,美日经济复苏乏力,欧洲经济持续低迷,北欧高福利经济遭受的压力越来越大,难以为继,北欧各国相继推出了削减福利、刺激就业等改革措施,以应对日益蔓延的欧债危机。

  丹麦统计局2009年的政府福利支出数据显示,2009年丹麦在社会保障和医疗上的支出为5390亿丹麦克朗(约合957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

  日前,丹麦劳动力市场经济学家佩尔·孔斯霍尔·玛森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高福利制度既是负担,也是一种资源。由于有完善的失业保障体系,丹麦劳动力市场高度灵活,这使丹麦经济体制具有竞争力。”

  北欧国家高福利体制的运转建立在高就业和高劳动流动性基础之上,这也意味着社会必须有足够多的纳税人来支持高税收制度,维持福利体制的运作。丹麦议会主席莫恩斯·吕克托夫特对记者表示:“福利制度已成功地使丹麦成为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和谐的国家之一。这证明了高竞争力和高福利制度并不冲突。”

  北欧国家主流社会普遍对这种观点表示认同,但是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导致这些国家经济增长缓慢,高福利社会也显露出难以持续的迹象。同时,北欧国家面临着人口老龄化问题,这意味着在可预见的未来劳动力人口将持续减少,国家税收收入减少而对老年人的社会保障和医疗等方面的支出不断增加。政府收入减少与开支上涨使得“入不敷出”的高福利制度遭遇严重挑战。为此,北欧国家纷纷采取了推迟退休年龄、延长工作时间、缩短失业救济领取期限、增加税收、加强就业培训、扩大绿色经济和教育、科技创新领域的投资等措施,来增强抵御经济危机的能力,积极化解欧债危机的消极影响。

  北欧高福利模式前景展望

  ●将通过税务改革,促进创业、创新以及发展绿色经济等手段刺激经济增长,保持高福利经济模式的可持续发展。

  为了维护芬兰的福利社会和保障福利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芬兰政府采取了增强公共财政的政策。芬兰总理于尔基·卡泰宁强调,芬兰政府将大幅削减开支,增加税收。除短期调整措施外,政府还要采取长期的解决方案,如延长工作年限以增加劳动力供给,进一步提高公共部门的效率。此外,芬兰政府还将通过促进创业、创新以及绿色经济等手段刺激经济的增长。

  瑞典专家和学者认为,瑞典过去20年来的经济稳定增长得益于高税收和高福利的发展模式,但是现在也必须进行改革。根据瑞典工业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麦格努斯·亨里克森和安德烈亚斯·伯格的研究成果,在1993年,瑞典的公共领域支出占瑞典国内生产总值的70%,而经过十多年的税务改革和减税,现在瑞典的公共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下降到了53%。亨里克森和伯格指出,政府税收和公共支出每降低10个百分点,就可以提升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因此,瑞典政府需要进行新的税务改革以促进经济增长。

  对于丹麦来说,福利制度的改革对恢复丹麦的国际竞争力至关重要。丹麦专家认为,丹麦的个人和企业所得税在未来几年都难以再提升,政府必须投资新能源如太阳能和风能产业,以增加就业和促进经济增长。丹麦政府还改革了提前退休金制度,这为丹麦政府的财政预算每年节省了160亿丹麦克朗的开支(约合30亿美元)。此外,丹麦政府还计划将退休年龄从现在的65岁逐步提高到2020年的69岁。

  人口少和资金雄厚是挪威成功应对经济危机的原因。但是挪威工资水平位于全球最高之列,这对挪威的竞争力提出了巨大挑战。挪威政府计划大力投资于科技创新和信息技术、生物制药、新材料等尖端前沿技术,为挪威经济持续发展开辟新的空间。

  可以预料,欧盟范围内正在实施的加强金融监管和经济治理的一系列措施,也将对北欧各国应对欧债危机、保持高福利经济模式的可持续发展产生积极作用。

热词:

  • 北欧国家
  • 改革高福利模式
  • 应对欧债危机
  • 削减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