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贴身侍卫回忆卡扎菲最后日子:每人都要下厨做饭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9日 09: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新闻周刊201140期封面

10月23日,在利比亚的黎波里烈士广场,利比亚民众庆祝全国解放。

10月20日,在米苏拉塔市的一间房屋内,当地许多民众围着卡扎菲的遗体拍照。

  利比亚的救赎

  我们处在一个奇妙的时代,有幸见证了一个个独裁者的倒台——从伊拉克的萨达姆,到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如今,曾经叱咤风云、独裁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也走到强权政治的穷途末路,并以一种极为不体面的方式结束了特立独行的一生。

  640万利比亚人民通过暴力方式,以死亡2.5万人的巨大代价,斩断了过去。 “高高抬起你的头,你是一名自由的利比亚人!”这样的口号,不仅激励着利比亚人民,也令全世界动容。

  轰轰烈烈的革命之后,利比亚人民面临着更多、更复杂的难题:他们要在卡扎菲留下的政治废墟里建立秩序,重建家园,而这对于没有宪法、没有议会,没有党派、没有行政机构、没有正规军队的国家而言,不啻是一场更大的革命。

  诚然,在部落矛盾根深蒂固、缺乏国家认同感的利比亚,如何实现团结一致,将是考验新政权以及利比亚人民的最大挑战。不同出身、利益诉求各异的人们,需要克服意识形态分歧,在相互妥协中和解共生,而这正是保存革命果实的唯一出路。

  通往民主的道路依然漫长,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利比亚人民的智慧。正如大文豪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中所说的那样,“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全世界正期待利比亚人民在最艰难的处境里,创造最美好的未来。

  狂人末日

  在最后的日子里,卡扎菲逃亡流窜于苏尔特民居之间,以搜来的米饭和面条果腹。这位独裁者也许至死都未曾醒悟,人生在世的要求不过如此而已:自由和温饱。而对权力的索求无度和不可抑止,让他仓促走向无可挽回的死亡

  本刊特约撰稿/陈君

  卡扎菲被捉。卡扎菲受伤。卡扎菲死了。

  42年执政,7个月战事,60天逃亡,最后短短几个小时命运急转之下,戏剧性的人生仓促地画上了句号。

  当少校满脸血污的照片迅速传遍世界的时候,另有一张照片同样引人注目:一名年轻的反对派战士,高举着从卡扎菲身上缴获的金手枪,对着西方媒体的镜头炫耀。

  自称最初夺下金手枪的年轻战士叫乌雷比,来自班加西。他在互联网上发布录像,声称是自己逮住了卡扎菲,并向他连开两枪,导致卡扎菲伤重身亡。

  而据路透社报道,利比亚执政当局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名高级官员承认,卡扎菲被抓后因遭群殴和枪击而毙命。

  上述表态都与过渡委员会早前宣布的死因存在出入。

  狂人的最后一刻依然成谜,也给利比亚留下一个大问号。

  出生地成了丧生地

  利比亚当地时间2011年10月20日,追捕卡扎菲的战斗戛然而止。此时,距离8月21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被反对派攻下、卡扎菲开始逃亡之旅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

  两个月以前,利过渡委面对人去楼空的阿齐齐亚兵营这样宣布:要等到利比亚全境战斗结束才会宣布解放,进而组建新政府。有评论认为,如果没有抓住卡扎菲,即使攻下首都、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利比亚的新一页也难以翻开。

  所以,无论在班加西、米苏拉塔还是的黎波里,外国记者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卡扎菲一定要死”。而过渡委“二号人物”、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更希望他活着受审,“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待利比亚人民?我希望能在他受审时出任公诉人。”

  从拜尼沃利德、古达米斯、塞卜哈,一直到苏尔特,几个城市的拉锯战相继平息,只有苏尔特的抵抗最为激烈。

  苏尔特,位于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的中间,距离的黎波里400公里。卡扎菲一位专用摄像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卡扎菲很喜欢苏尔特,经常去那里,在苏尔特他觉得很安全。”

  69年前,卡扎菲出生在苏尔特,执政后这里成为利比亚第二首都和军事重镇。苏尔特城中有巨大的军火库,也有专为卡扎菲修建的堡垒,城南16公里处的加达巴亚机场驻扎着一支空军中队,而在更远一些的胡恩军事基地,卫星照片显示有多达50个飞机库。另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苏尔特的居民除了有卡扎菲的亲戚、高官和支持者以外,还有数千名来自非洲国家的职业雇佣军。

  围攻苏尔特的部队大多来自米苏拉塔,这个曾被卡扎菲部队围困数周、战况惨烈的城市被称为最仇恨卡扎菲的城市。在苏尔特,由于卡扎菲支持者顽强抵抗,而攻城部队对苏尔特城内布防缺乏了解,也很难在城中找到内应。战事胶着之际,北约向执政当局武装提供了重要情报支持。

  有报道称,北约侦查卫星不间断扫描利比亚全境,无人机和侦查机则对苏尔特城内重点目标进行了高分辨率拍照。这些都为突进苏尔特展开巷战奠定基础。

  双方爆发巷战之时,携带着地狱火导弹的美军无人机在苏尔特上空盘旋,一旦接到来自地面的支援请求,远在美国内华达州尼尔斯空军基地的操作手就会根据事先标定的坐标位置对目标进行再核实,并发动攻击。

  在空中与地面的双重打击下,到了10月,苏尔特战事逐渐明朗。城内的卡扎菲武装已被蚕食,卡扎菲和亲信被围困在城中面积不大的第二居民区。

  整合媒体的碎片式报道,大致能还原当时激战的场景:

  当地时间10月20日上午8时30分左右,反对派武装突然发现有近百辆车试图向西突围,随后确认这是卡扎菲在数十名贴身武装护卫下准备突围,北约空中部队随即向车队发动攻击。轰炸过后,路透社记者在苏尔特以西3公里处看到,数辆被炸卡车仍在冒烟,车上均装备重机枪。车内和附近有大约50具尸体,这些人似乎是当场死亡。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北约官员说,击中卡扎菲车队的战机为法国飞机和美国“掠食者”无人机,但无法确认卡扎菲是否在车队中。

  而据在地面作战的利过渡委士兵叙述,卡扎菲在空袭中被炸伤,和几名亲信弃车逃入轰炸地附近一片树丛,藏身在公路下的排水管道里,最终被俘。

  “我们慢慢靠近,朝他们开枪。”士兵巴提耳说,“卡扎菲一名保镖高喊投降,随即举着步枪出来。但他看到我后,立即开枪。后来排水管里有传出一声大喊。”巴提耳推测,可能是卡扎菲命令停止射击,而这名保镖接着喊道:“我的主人卡扎菲在这里,他受伤了。”

  “我们进入排水管,把卡扎菲带了出来。接着,我们把他带上车。”巴提耳说。被捕时,卡扎菲背部、腿部都有伤。

  利比亚电视台等媒体播出的一段画面显示,过渡委士兵围住一处高速公路下的两个大型水泥管出口。

  卡扎菲生前曾称反对派武装为“鼠辈”,但到头来,他却在下水管道中被抓获。

  突围逃逸是卡扎菲最后一招险棋,但命运没有再给他一次“咸鱼翻生”的机会。

热词:

  • 贴身侍卫
  • 卡扎菲
  • 最后日子
  • 下厨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