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默多克栽了 邓文迪火了 卡梅伦悬了?(20110720)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1日 05: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6aa0f6ab0184da71da381bece3a110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今日关注):默多克出席英国国会听证遭到袭击;妻子邓文迪奋力回击被网友热议;事件爆料者肖恩·霍尔离奇死去;新闻集团市值蒸发超140亿美元;伦敦警察局前局长被迫辞职;英国首相卡梅伦面临窘境。窃听丑闻越挖越深,是否撼动英国政坛?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鲁健):

    各位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今日关注》。

    传媒大亨默多克在接受英国国会听证会时遭遇袭击,妻子邓文迪奋力回击引发网友的热议,同时“窃听门”事件进一步发酵,爆料的记者离奇死亡,伦敦警察局局长被迫辞职,甚至有工党议员提出要求首相卡梅伦也辞职。“窃听门”事件会不会引发英国政坛地震,今天我们就请两位嘉宾就此进行分析评论。

    一位嘉宾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本台特约评论员曲星先生,您好;还有一位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先生,欢迎两位。

    在节目开始我们首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消息层面的内容。

    今日关注:默克多遭袭 邓文迪反击 

    解说:

    听证会上,默多克父子并肩而坐。听证会一开始,老默多克便打断儿子的发言,称这是他一生当中最为卑微的一天。

    鲁伯特·默多克(新闻集团首席执行官):

    我只想说一句话:这是我一生中最卑微的一天。

    解说:

    在议员的激烈质询下,原本一个小时的听证会被延长至接近三个小时,对于窃听事件的很多细节,默多克都以“不”、“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回答。他坚称自己对窃听丑闻毫不知情,不应负责。

    吉姆·谢里登(英国国会议员)

    默多克先生你是否同意,你对这桩丑闻负有最终的责任?

    鲁伯特·默多克:

    不同意。

    解说:

    听证会进行到一半时,一名坐在旁听席后排的男子突然冲到前面,高喊着“你这个贪婪的人”,同时向默多克投掷白色泡沫状的物体。坐在第二排的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迅速跃起反击,打了袭击者一巴掌。这起突发事件导致现场秩序混乱,听证会一度中断十五分钟。默多克的华裔妻子邓文迪敏捷出手的视频迅速火遍全球,并且成为世界媒体的头条。

    主持人:

    今天默多克在听证会的表现确实可以用一问三不知来形容,“不知道”、“不”,您怎么看今天默多克的这个表现,最终他会承担多大的责任?

    曲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本台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他的表现应该说还是非常老练的,从议员追问他说的话,议员的目的是要通过一连串非常细的、非常难堪的问题,让他回答“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比如说议员曾经问他,说你为什么每次去首相官邸都要走后门,他很难回答,所以他最后说我不知道礼宾府怎么安排。议员的目的是让全世界的听众和观众都在想,他们是非同寻常的关系。既然非同寻常的关系这里边有没有政治交易。比如说刚才问你认为你对这个事件应该负责吗?他说“不”、“我不知道”、“我不应该负责”,大家就会问你管这个小报、集团这么多年,若干小报你收购以后,然后它就奇迹般地重新活起来了,然后这么大规模揭露名人政客的隐私,这么赚钱的你会不知道。所以自然地就让观众去想这里边他肯定没有说实话,所以我觉得议员追问他的目的关键就在这里,所以应该说他的表现还是非常老练、非常成熟的。

    主持人:

    所以您觉得今天议员的表现还是达到了目的?

    曲星:

    我觉得议员并不是说他没有认真准备,也不是说他好像有什么顾虑不敢问得更深,英国政坛、西方政坛都是这样,他提问题不是表现给你对手看的,是给电视观众看的,所以他通过提问把一系列最让他难堪的问题提出来,让他怎么回答都不是。

    主持人:

    有评论说老默父子今天采取的是哀兵路线,喻先生您觉得他能够为自己的声誉挽回多少?

    喻国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我觉得默多克在我的印象当中一直是很骄横跋扈的,非常强势。但是这几天表现得非常低调,就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最卑微的不是一天,大概是几天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是他一个老练的政客也好、政治家也好,实际上这几天应该说他还是得分的,为什么我们从听证会之后,纽约股市,它的股票上涨5%左右,这其实就是资本市场对他的一个肯定。

    主持人:

    但是也有人说,其实这个股票上扬主要的功劳还不在默多克今天的表现,而是在他的妻子邓文迪的表现。我们也来看一看今天网上的流传很广的这样一段视频,突然有一个人在听证会上对默多克进行袭击,然后曾经是排球手的邓文迪,起身来还击,保护自己的老公默多克。结果这个视频一下子在网上流传,大家可以来看看这个慢镜头,这个动作很像是四号位强攻,因为我们知道邓文迪曾经是排球队员。但是确实这样的一个突发的事件,偶然的事件,反倒感觉是给新闻集团加分了,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事件的影响?

    喻国明:

    其实这个就像心理学讲的,一个被绑架的人质,如果要是保全自己的生命的话,要跟那个杀人犯、绑匪要进行人和人之间的对话,其实道理是一样的。这两天默多克和默多克夫妇、默多克父子之间,他实际上降低自己的调门从一个强人变成一个常人,实际上是用这种常人这种状态来博取跟老百姓进行情感沟通,进行那样一种情景对话的这样一个姿态,实际上是非常高明的一种公关策略。

    主持人:

    这个情感的力量。所以也有很多人开玩笑说,如果是当时他的儿子起身来一巴掌的话,恐怕就没有这样的得分了。

    喻国明:

    效果肯定没这么好。

    主持人:

    但是我们要关注的就是随着“窃听门”事件的丑闻的继续发酵,现在甚至有可能引发英国政坛的一场地震,现在甚至有工党议员提出要求首相卡梅伦也辞职,我们来了解一下这方面的背景。

    新闻背景:卡默“共舞” 英政坛恐大地震?

    解说: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爆发后,英国首相卡梅伦一直被反对党和部分民众指责其与默多克过从甚密。有媒体爆料,据英国官方记录显示,卡梅伦去年5月就任首相至今15个月,会面默多克手下高级管理人员26次,超过他与英国其他所有媒体代表会面次数的总和。

    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在窃听丑闻被爆出来之后,一直在向卡梅伦施加压力,要求他澄清与默多克一方的关系。甚至有少数工党国会议员发出了要求卡梅伦辞职的呼吁。

    美国彭博社20日报道称,这也是卡梅伦自去年上台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英国多家主流媒体均指出,“窃听丑闻正逼近卡梅伦”。《独立报》还称,一些英国保守党议员甚至担心这起事件将会威胁到卡梅伦的领导地位。而卡梅伦本人也无奈地承认,他参与了一种与默多克“共舞”的政治文化。

    主持人:

    我们看到就像短片所提到的,随着这个事态的升级,很多的英国议员甚至认为首相卡梅伦和《世界新闻报》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证据就是《世界新闻报》的前主编库尔森曾经被卡梅伦任命为新闻助理。有的工党议员已经提出来,卡梅伦应当负责,应该辞职,您觉得会影响他的政治生命吗?

    曲星:

    取决于下一步还能发掘出什么样的细节来。因为这里面确实有非常非常多的疑问,老百姓都有权利来问,工党议员为什么追?因为工党的前首相戈登布朗曾经在九年时间被新闻集团的报纸进行窃听,而且挖出了许多工党的隐私,就因为这些隐私暴露太多,所以你刚才讲的库尔森被迫辞职。可是卡梅伦一上台把他聘为自己的新闻主管,这里面没有利益链条的关系,也没有政治交易在里面。

    然后他会见了新闻集团的这样一些高管人员,次数超过了跟其它所有媒体加起来的总和,这个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数字,绝对是不正常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卡梅伦上台或者说保守党上台,这里边有没有享受过新闻集团提供的这样一些情况,给予某种政治的报答,所以如果能从这里边挖出东西的话,卡梅伦的政治命运就很难说了。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他的影响力不亚于当年美国的“水门事件”了。

    主持人:

    因为默多克也曾经非常自豪地说过,我能够决定英国的大选,所以也确实让人家非常地怀疑这一点,有可能就是下一步的爆料真的会影响到英国的政党。另外我们也知道其实作为媒体来讲,造假的这种新闻也不是说一件、两件,包括美国的媒体,像《纽约时报》、《今日美国报》这些权威的媒体都曾经爆出过造假事件。但是为什么这次《世界新闻报》会引发这样大的轩然大波?

    喻国明:

    我想这个可能跟两个因素有关。其实这个关于用灰色的或者非法的手段来获取相关的资讯,来获得他的话语权也好、影响力也好,或者吸引力注意力也好。其实在英国乃至于欧洲、美国其实都是媒介业的所谓的通例。有一个所谓的专门给记者做爆料的叫私人侦探。他曾经说过,他的客户有300多个,而真正在他的业务量里边,《世界新闻报》仅仅占第15位,说明其实新闻界的同行都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过去爆料一直是集中在比如说政要、名人、明星这样的一些范畴。其实我们都知道在社会上边,普通老百姓的心态是属于那种抑强扶弱,对于那些名人的、大人物的一些丑态的新闻或者绯闻等等,这些东西大家都是以一种审仇心理去看待。

    主持人:

    哪怕非常规的手段可能他们也能够容忍。

    喻国明:

    他们也能忍受。因为实际上在西方的法理当中,比如说窃听、贿赂、收买线人等等这是违法行为。但是一般来说,在相当大的情况之下,如果我们是针对一些名人、大人物来进行这样的东西,其实他在一般的人的理解中被接受或者说被理解的。但是这次爆料出来的,实际上是一个13岁的一个普通平民的女儿,她在绑架过程当中,由于这样的一种事情,而使她的这样的一个挽救的工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实际上是点燃公众怒火的一个东西。

    但实际上爆料也好、丑闻也好,其实并不是这个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实际上是默多克作为新闻集团的那种咄咄逼人的大举的进犯,他在整个欧洲也好、美国也好,尤其在英国,他几乎攻城拔地。在所有的这些传媒市场领域里面都有不俗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所具有的话语权、具有的政治影响力,太大的情况之下。当他要收购《星空卫视》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之下各种利益集团现在纠结起来,因为他们担心这样的政治的天秤的平衡要倾覆。所以在这个时候,把这样的一个猛料爆出来,这就是成为默多克新闻集团开始崩解的一个所谓的最要命的一个爆炸点。

    主持人:

    所以我们感觉到默多克的媒体帝国现在有点岌岌可危之时,我们可以通过大屏幕来看看,目前因为这个“窃听门”事件所波及到的一些人。大家看到右边,尤其是布鲁克斯《世界新闻报》的主编,这次也是被捕,包括他的上司欣顿也辞职。那么同时还引发了包括警察部门,伦敦警察局的局长也被迫辞职。所以整个受牵连的不仅仅是媒体界的人士,甚至牵连到了警察系统,甚至包括英国的政界下一步会不会也有更多的人被牵涉进来。

    同时刚才喻教授也说到了,就是说这次媒体事件可能也是属于犯了众怒,伤害了普通人的情感,而且现在这个事件发酵以后,很多的明星现在也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纷纷站出来说要控诉《世界新闻报》。这方面的背景我们也通过一个短片来看一看。

    新闻背景:控拆《世界新闻报》侵权 众明星不再忍耐

    解说:

    在控拆《世界新闻报》的明星中,以《四个婚礼、一个葬礼》扬名世界的英国著名影星休格兰特最为积极。几周以来,休格兰特游走于各家电视台,畅谈他秘密录下与《世界新闻报》前记者迈克·马伦在电话里讨论窃听丑闻的内容。格兰特透露,马伦在电话中承认,《世界新闻报》的窃听行为已经达到“工业规模”。

    英国著名演员裘德·洛近日也正式起诉《世界新闻报》在美国非法窃听其手机。球星贝克汉姆也已经指示他的律师向警方查询,他自己到底是不是《世界新闻报》窃听风波当中的4000名受害者之一,并表示正在考虑要不要控告新闻集团。

    根据《世界新闻报》的一名消息人士透露,这份报纸在之前窃听贝克汉姆和他的妻子维多利亚,以及他所有朋友的电话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世界新闻报》还曾经独家报道过贝克汉姆的一段绯闻,说他和他的助手在西班牙的酒店里面偷情。

    主持人:

    还有的包括像英国的个球星吉格斯因为也是被爆料出来,甚至和艳星,甚至和自己的弟媳有染。他也准备起诉《世界新闻报》,认为它们采取了非常规的手段,侵犯了隐私等等。

    我们可以通过大屏幕再来了解一下默多克的传媒帝国。为什么叫它传媒帝国呢?确实他在全球的这种分支,如果这次英国的这个Sky,如果再能够全资控股的话,那这个媒体帝国就是相当庞大的了。但是由于这个事件的影响,默多克已经是被迫停止了对Sky天空的电视网的全资的收购。

    但是从这样的一个庞大的媒体帝国来讲的话,默多克也提出了理由,说我确实是无能为力,这么大的一个媒体帝国我可能很难做到去监控它的每一个细节,您觉得这个能够成为他的理由吗?

    曲星:

    每一个细节他确实可能很难监控到,但是作为一个已经达到了工业规模的,这么一种大规模的,已经成了一种潜规则了,他一点没有听说过,我觉得这个很难说得过去。

    实际上他之所以敢在议会听证的时候说“我不知道”、“我不负责任”,确实可能存在说,不会就某一个窃听的事情向他进行请示,也不会就是我们要进行窃听了,你给我一个授权,不会有这种正式的请示,不会有这种书面的批示,也不会就个案向他征询他的意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他说我不知道。但是从这么大规模的行动,那么多隐私挖出来,而且这些隐私往往还能够有一定的准确性,这样没有一个特殊的、特别的手段,怎么可能做到呢。所以他作为总裁,他一点都不知道,一点没有感觉,这是确实很难让人相信。

    主持人:

    尤其是默多克,他的可能一些新闻观也会对旗下媒体这个新闻理念造成影响,比如他曾经给记者说,你们不要再想着这个普利策新闻奖了,你们应该多报道一点大众感兴趣的新闻,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可能他的这种观念会对整个旗下的媒体造成影响?

    喻国明:

    是这样,其实这一个控制并不是以一个具体指令,而是一种价值取向。比如说拿到那些耸人听闻新闻的,他就能够得到提拔,能够得到很多奖金,而如果你拿到一些普通性的材料的,你永远得不到奖励,这其实就是一种价值标准,就是一个利益杠杆。其实有的时候,作为默多克这样一个级别的,最高级别的这个,他真的是不用直接下命令说,你一定要用偷听手段,我相信不会这样的。但是他的这种价值杠杆、他的这种行为逻辑本身存在,就迫使人们就要用这种任何手段,包括非法的手段来获得相应的资源,来占取他的影响力高度。

    主持人:

    所以他的这种价值观,他的这种新闻观可能也会影响,造成这种新闻自由的滥用。

    喻国明:

    其实比如说像默多克在美国的福克斯电视等等,他都是以耸人听闻和用语言刺激、画面刺激这种方式来夺取市场的。它这种新的这样一个所谓市场路线,其实在美国也好,欧洲也好,对于传统的新闻势力,是一个很大的挤压,很大的一个打击。它在整体上从研究者的角度来说,它是在败坏整个的西方新闻界这样一个新闻空气。

    主持人:

    应该说西方的这种新闻自由、新闻的这种权利,可能也是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塑造起来的,但是这个“窃听门”事件有可能对整个的新闻视野都会造成一定的打击。同时,“窃听门”事件还在深度发酵,就是爆料的记者突然离奇地死亡,还有伦敦的警察局长也被迫辞职,那“窃听门”事件接下来还会有哪样的延伸?

    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短片,再作更多的了解。

    新闻背景:前记者死亡 前总编被捕 窃听丑闻迷雾重重

    解说:

    《世界新闻报》前记者肖恩·霍尔18日被警方发现,死于赫特福德郡沃特福德的家中。熟悉他的朋友说,霍尔过去数周大多数时间紧闭窗帘,足不出户。英国《每日邮报》19日援引这名朋友的话报道:“他说,政府里的人会来找他。他告诉我,如果有人到这里来,别说我在。”

    英国警方说,霍尔死因调查仍然在继续,暂不排除自杀的可能。霍尔长期酗酒并且滥用药物,他本人将这些习惯归咎于在《世界新闻报》的高强度的工作。一些朋友认为,霍尔身体状况不佳,可能是自然死亡。

    新闻集团的英国前女总管、国际新闻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17日被伦敦警方以涉嫌窃听及贪污罪名逮捕。2000年到2003年,布鲁克斯担任《世界新闻报》总编辑,这份八卦报涉嫌在她领导期间,窃听遭谋杀的女童道乐的电话,影响警方办案,并窃听其他政治人物与社会名流。

    在20日接受英国议会听证时,布鲁克斯承认《世界新闻报》在她任职期间窃听,但否认贿赂警方。布鲁克斯究竟能否取信于民,并且洗脱罪名,还有待观察。

    前记者的离奇死亡和前总编的诸多罪名让《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丑闻更加扑朔迷离。

    主持人: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非常蹊跷的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候爆料的记者突然死亡,虽然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明,而且还有十多名警察也被牵连进来,甚至现在在默多克的老家澳大利亚,包括他的媒体帝国很大的份额在美国,现在可能都会受这个事件的牵连。这个对于整个默多克的媒体帝国会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分崩离析?

    曲星:

    从今天默多克在听证会的表现来看的话,应该说他的表现还是成功的。就是股票上升,我同意刚才喻教授说的,股票并不见得是那个他夫人的那一巴掌,更多还是说大家对他的表现,觉得从他的表现来看,他本人可能对这个事情不一定要负什么特别的责任,虽然他的集团会继续存在下去。当然他既然这么做了,对他的声誉肯定是有一定影响的,下一步政治上牵连出来的人,比如说刚才谈到警察局长。那么进行这么长时间的监听,理论上一个国家只有警察都是经过私法授权才能进行这样的监听,那么他进行了。警察如果是发现了,而不制止,那么警察是严重的失职;如果是没有发现,仍然是严重的失职。所以不论从什么原因来讲的话,那么警方的责任是责无旁贷的。

    主持人:

    现在美国FBI可能也要介入进来,要调查“9·11”事件的受害者家属是不是也遭到了窃听,如果这个事情进一步挖下去的话,可能会他的媒体帝国有很大的影响?

    曲星:

    现在已经发现了4000多个人被窃听了,我想这可能只是冰山的一角。如果说要继续挖掘下去,然后这么多的集团,下边这么多小报,如果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特别是美国现在也在关注这个事情,都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的话,如果继续地这样去爆料,报出来,那么就有可能对他的集团造成比较大的打击。

    主持人:

    现在也有人认为这个窃听门事件,其实对西方的媒体受众来讲,也是一个好事。说反倒可以借此正本清源,然后可能让西方的这种受众重新回归主流的价值观。可能有些八卦类的、公信力比较差的媒体自然也就被淘汰了,您怎么看?

    喻国明:

    其实八卦类的信息它不仅仅是八卦,有的时候还是一些重要的政治信息。因为信息实际上是一种重要的权利资源,其实各方面的力量都要去争夺它。在一般印象当中,我们都认为西方是享有相对比较充分的新闻自由。其实这种新闻自由之所以能够比较现实地上演它的那样一个形式,其实是跟西方的政府、政界有强大的公关的这样的一个体系是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有一个强大的公关体系跟新闻自由之间形成一种博弈,有人打过一个比方说,西风的这个新闻界就像一个孙悟空,哪怕你七十二变,哪怕你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

    主持人:

    十万八千里。

    喻国明:

    但是你仍然跳不出整个的制度给你框下的那个如来佛的手心,这实际上是一种政治博弈,在这种政治博弈的过程当中,实际上信息资源是他们争夺的一个重点。政府也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限制、剥夺或者说是隐瞒某些重要的信息资源。而在这样的一个压力之下,新闻界要获得自己的话语权,获得自己的影响力,也要用千方百计用合法的、灰色的和非法的手段来获取资源,以便提升自己的话语权,实际上是这样的。

    之所以默多克在今天的背景之下,他的这样一个窃听的丑闻一下子爆发出来。实际的原因“窃听门”事件已经延烧了几年了,但之所以今天爆发出来,是因为他在欧洲、美国、英国他的市场份额,随着他这种扩张,他扩张的速度太块,使整个的政治权利的天秤开始向他倾斜,他甚至在英国可以有点呼风唤雨,能够左右英国选民选举的这样一个东西。

    主持人:

    如来佛觉得这个孙悟空有点不受控制了。

    喻国明:

    这个就有点不受控制了,它就各方面的力量,包括新闻界他的同行,都把他视为是人民公敌,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但是实际上在我看来,今天默多克已经受到了所谓高速扩张,失去均衡发展的那个一种所谓的惩罚。

    主持人:

    但是这个后果其实还并不明显,您怎么看这个博弈的结果,比如说会不会这个制度采取杀一儆百的方式?

    喻国明:

    我想如果这样的一个制度,如果说继续延烧的话,其实新闻集团所采用的,所谓的运作法则也好,采访的很多手段也好,其实在英国也好、欧洲也好、甚至在美国也好。其实都是新闻界的通力,有这样的一些种种瑕疵,其实对于欧美的新闻界来说,并不是先见的事情,如果说要延烧的话,那么受害的或者说倒下的……

     

    制片人:战丽萍

    策  划:朱同合

    编  辑:王冬妮  杨  威  李妹妍

    监  制:王未来

     

    E-mail:chinanews@cctv.com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默多克
  • 邓文迪
  • 卡梅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