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新闻周刊]20110618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9日 00: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f40e77b2a434976e304dab2f00e8b0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6-18新闻周刊 特刊—《中俄新起点》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打开《新闻周刊》。在中国年岁稍微大一点的人,如果一提到广场的话,第一个就会想到天安门广场,第二个可能很多人会选择的是莫斯科的红场,在我的身后就是莫斯科的红场,提到这个广场和它所代表的这块土地,也许我这一辈人的爷爷奶奶会想到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爸爸妈妈们会想到的是连衣裙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我的童年的时候就会想到那个寒冷的让人有些紧张超级大国,而对于现代年轻人来说,就会提到了前苏联和中俄睦邻友好关系,本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俄罗斯,是对过去中俄两国十年所走过路程的一种纪念,也是对未来十年的一种描绘。然而对于这两块土地来说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又不是一个二十年所能够描画的。借这样一个机会,《新闻周刊》,就用一个特别节目的方式,来一起关注这两块土地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最好的十年 曲折六十年?

    新闻播报:当胡锦涛主席和夫人刘永清抵达克里姆林宫时,受到迎候在那里的梅德韦杰夫总统和夫人的热情迎接。两国元首夫妇亲切握手,互致问候。

    这是中俄两国元首在今年的第二次会面,为迎接胡锦涛主席的到访,俄方进行了精心准备,梅德韦杰夫夫妇在总统官邸设家宴款待;而这也是一次倍受外界关注的国事访问,因为今年正值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订10周年,中俄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15周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冯玉军:
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里边,确立了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根本性的原则。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历史上的功绩。

    中国外交部原欧亚司司长 周晓沛:
签定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后,双方解决了困扰双方几十年的,最复杂也是最敏感的边界问题,两国元首建立一种机制,互访的机制。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 李辉:
据我们所统计,去年两国元首就会晤了六次,还有两国议长的定期会晤机制,还有两国总理的定期会晤机制,一系列的部长级、司长级的定期会晤机制。

    确立多层次高频率的高层互访机制,长达4300公里的中俄边界全线勘定,双边贸易额也从2001年的百亿美元升至2010年的近600亿美元,过去十年,“睦邻友好”之下的中俄关系获得长足发展,而胡主席此次出访正是重要节点上一次承前启后的访问,双方元首不仅发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0周年的联合声明》,也将共同规划中俄未来十年发展方向。

    中国外交部原欧亚司司长 周晓沛:
中苏中俄关系60年确实经历了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中国有句古话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中苏关系前四十年正是如此。为什么中俄签定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强调是世代友好永不为敌,恰恰因为双方曾经把相互作为主要的敌人,双方都遭受了重大的政治、经济、外交上的损失。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冯玉军:
我们曾经有过短暂的蜜月,新中国成立以后,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中苏是同志加兄弟的这种同盟式的关系,但是在这个之后,六七十年代,关系急剧的恶化,又形成了这种兵戎相见的这种对峙的这种局面,对两个国家的安全都构成了巨大的威胁。特别值得提出的就是中苏之间的这种战略上的对抗,让两个国家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丧失了与世界经济大发展同步来实现国家现代化的重大的历史机遇。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最初的“中苏同盟”,中国全面学习苏联“老大哥”,到之后双方长达数年武装对峙、关系极度恶化,中苏关系经历曲折复杂的40年,直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两国关系才实现正常化。随后苏联解体,中俄关系实现平稳过渡并渐入佳境,到1996年,两国正式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中国外交部原欧亚司司长 周晓沛:
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最早是谁提出来的,不是我们中国,是俄罗斯方面,是叶利钦总统本人。当时我们看到这个词不敢用,这是外国很通用的,什么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但是中国那个时候很少用。当时我们还担心,(中央)会不会同意?最后两国领导人就敲定了。这是我们第一次用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从1996年的战略协作伙伴,到2001年睦邻友好合作,中俄关系似乎也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十年”。而中俄两国在近几年也先后互办了国家年、语言年,加大两国间的文化交流及民间交往。就在胡锦涛访问俄罗斯前夕,北京人艺携其看家剧目《雷雨》首度赴俄演出,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雷雨》就已经登上苏联的话剧舞台,上演两千场左右;而中国最经久不衰演了三代的传统话剧《雷雨》,正是深受俄国现实主义戏剧流派的影响。

    《雷雨》演员 杨立新:
你能够感受到观众接收到的那个幅度,基本上是能看得懂的。

    《雷雨》导演 顾威:
因为我们从受教育的时候,就受斯坦尼斯 拉夫斯基现实传统的影响,教育。所以我们有一定的俄罗斯情结。那么经过几十年北京人民剧院这些民族化的探索,我们把现实主义的戏剧更加中国化。因此我们这次来呢,是抱着一种向俄罗斯人介绍,让他们了解,中国话剧在坚持什么在发展什么。

    中国外交部原欧亚司司长 周晓沛:
我们这个年纪,可以说受俄罗斯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俄罗斯文学、电影、歌曲,在我们那个年代,在50年代、60年代是家喻户晓的。我小时候读的第一本外国文学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这就是保尔•柯察金的至理名言,也成了我外交人生的格言。

    而当中国版《雷雨》在莫斯科开始破冰之旅时,今年3月,俄罗斯著名动画片《开心球》开始在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播出,这也是俄罗斯动漫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他们计划制作的《开心球》新系列中,中国的大熊猫也将成为角色之一。开心球公司似乎很有信心,因为俄罗斯文化曾经影响了很多中国人,他们希望这一次也受到中国的欢迎,当然还希望从中国市场挣到钱。而中俄间被认为是“官热民冷”、“政热经冷”的现状似乎正在一点点改变。在此次中俄元首会晤中,胡锦涛也提出,两国要加大务实合作,在2015年前实现双边贸易额1000亿美元,2020年达到2000亿美元。在中俄“最好的十年”之后,又会规划一个怎样的下一个十年?

    白岩松:在莫斯科的世界贸易中心的前方广场上有一个喷水池,到了旁边仔细一看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喷水池是一个躺倒的钟表,每天太阳都会用光线在这儿打出时间的刻度,那么十年会有不同的国家走多远呢?时间又会使生活发生怎样的变化呢?在镜头的远方有一个尖顶的建筑,十年前,它的名字叫乌克兰饭店,当我十年前来到这里要住进饭店的时候,服务员给我的门牌号是713,我身边的同事都大声地尖叫,太巧了。因为再过几天,在这边的会议中心里头,国际奥委会就将投票表决,2008年的奥运会究竟会交给哪个城市来办?2001年的7月13号的上午,当很多的中国人从这个大门走进去的时候,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他们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然而当很多个小时之后,他们从这个大门走出来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部是兴奋,甚至会有很多的这种呐喊。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当我今天再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当初的兴奋与呐喊甚至连北京奥运会本身都已经变成了历史,然而十年毕竟是一个不短的距离,中国的经济快速地向前走,GDP已经成了世界第二,俄罗斯的经济也在持续的这种高增长,中国和俄罗斯共同都成为“金砖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十年除了让不同的两个国家的经济的数量上发生着一些变化的同时,老百姓的日子又在怎样变呢?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