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前原辞职会否引发日政坛大地震(2011.03.07)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8日 00: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进入[环球视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环球视线):

主持人 劳春燕:

    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3月6日晚上的6点半,日本有多家媒体纷纷发布的一条快讯让世界惊讶不小,上任还不到半年的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因为陷入到政治献金的丑闻当中,决意辞职。四个小时以后,前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亲口宣布了辞职的决定。

    前原诚司今年48岁,他的标签是少壮、亲美、英派。就是因为他的强硬和高调,还曾经被他的同事防卫大臣北泽俊美讽刺为最张扬的个人英雄主义者,但是也因为强硬,他在日本国内还是博得了比较高的人气,甚至在一项谁最适合当首相的民意调查当中排名第一。

    就是这么一位被看作是菅直人未来接班人的重臣,为什么突然递交辞呈?菅直人内阁的外交政策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今天演播室里我们请来了日本问题专家,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教授,还有我们的特约评论员洪琳先生,一块儿来讨论这个问题,欢迎两位。

    首先我们还是把目光投向昨天晚上的东京,来听一下前原诚司在记者招待会上亲口发布他辞职的消息。

(播放短片)

前原诚司 日本前外相:

    这几天以来,我非常认真地考虑了关于我接受外国捐款的政治献金丑闻,我决定辞去外相一职。我已经去首相官邸拜访了菅直人首相,并告诉了他我的决定,他表示同意。

解说:

    这一切源起于本月4号,日本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参议员西田昌司在国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曝出,前原诚司过去四年曾接受了一位旅日韩国女性给的政治资金。为了防止外国势力影响本国政治,日本法律禁止政治家接受外国和外国法人提供的政治资金。前原诚司随后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回答质询时,承认曾接受外国人的政治捐款,他表示将退还资金,并修改其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但此举并未让"捐款门"事件过去,反而此事继续在日本政坛发酵。

    6号晚,前原诚司在首相官邸与菅直人长谈近两个小时之后,一言不发离去,当晚他宣布辞去外相一职。前原诚司是日本"新鹰派"的领军人物,也是日本民主党青壮派的代表人物。他短短六个月的外相生涯中,外交政策亲美并且非常强硬,保守色彩较重。他在钓鱼岛争端和北方四岛争端等外交事件上一意孤行,使得内阁对他十分不满。

    日本媒体普遍认为,前原突然辞职,不仅将影响他的个人政治前途,也给民主党带来巨大压力。日俄岛屿争端中,他一再强硬的外交表现,使得外界一直视他为后菅直人时代的代表。如今首相未倒,外相先垮,又因政治资金丑闻给民主党遗留巨大的大力,上台约大半年的民主党菅直人政权似乎也到了岌岌可危的边缘。

正在评论:前原辞职会否引发日政坛大地震

劳春燕:

    刘先生和前原曾经打过多次交道,有过多次交流,对于前原这一次辞职你感觉意外吗?

专家观点:前原"闪辞"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

刘江永 清华大学当代国关研究院副院长:

    我觉得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这句话怎么说?意料之外就是这件事情本身是发生在2004年到2008年,前原的资金来源当中有一部分是来自一个韩国的烧烤店的,70多岁的一位妇女给他的一个个人的捐赠,每年是5万日元。

劳春燕:

    不到4000人民币。

刘江永:

    对,加起来也就是20万日元左右,也就不到2万人民币,但是问题在于这个钱是来自一位韩国人。

劳春燕:

    在日本的韩国人。

刘江永:

    对,70多岁的一位妇女。

劳春燕:

    老太太。

刘江永:

    这件事情本身应该说是过去发生的,已经过去式了。

劳春燕:

    那为什么现在会突然提出来呢?

刘江永:

    这件事情非常蹊跷,这件事情来的很突然,意料之外。过去因为前原诚司本人多次强调要搞清廉的政治,并且以此为由也对本党的小泽一郎也进行了抨击,但是这个事又出在他自己身上。

劳春燕:

    小泽一郎当时也是因为政治献金的丑闻,所以辞去了总干事长的职务。

刘江永:

    对,辞掉了民主党干事长职务,也是由于一笔政治资金来路不清,当时他的秘书承担了这个责任,但是他也负有政治上的一些责任,所以他不得不和鸠山由纪夫一起在去年6月初辞职。现在他也轮到这个事了,就是这件事情暴露出来以后,这个时机也非常微妙,一个是菅直人正是内外交困的时候,是不是在野党刚刚发现这么一个问题,所以拿出来以后,把菅直人之后最有可能成为首相接班人的前原诚司先干掉,这是一种可能性。还有一种可能是最近其实我们看到,前原诚司在去年刚当外相的时候,他对中国可以说是态度十分强硬,在钓鱼岛争议问题上非常武断,也是出口不逊,引起了中日关系的恶化。但是在去年11月以后,在我的记忆当中,当时是中国的前国务委员唐家璇率领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访问日本的时候,当时和前原诚司一起有一个晚宴,在那个会上,其实我们跟他有一个直接的接触,而且指出在钓鱼岛问题上他处理是不妥的,他在中国的形象是极差的,希望他能够改进。

    从去年11月上旬以后,到现在他的态度有一定的转变。而且今年以来,好像是说4月份要访华,为菅直人首相访华铺路,在这个时候突然这件事情曝出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的确使人感到有些意外。但是为什么说情理之中,由于从他个人的风格上讲,他是不会拖泥带水的,因为他曾经2005年有过这么一次,他作为当时民主党的代表,也是由于一个错误的判断导致一封假的邮件在国会上被作为证据来攻击,当时执政党已经受到了影响,所以当时就辞职过,这次我想他也不愿意自己没有后路,也不愿拖累菅直人内阁。

劳春燕:

    所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大家都知道前原是菅直人的铁杆盟友,可以说是菅直人的左膀右臂,甚至还被认为未来会是菅直人的接班人。现在他突然辞职了,对于菅直人内阁来讲,是不是雪上加霜呢?我看也有媒体评论说,比如法新社引用媒体的评论说,前原辞职以后,菅直人政府就被媒体描述为一个处在悬崖边缘的政府。洪先生,你怎么看前原辞职对于菅直人内阁的影响?

专家观点:菅直人内阁面临崩盘的危险

洪琳 特约评论员:

    这个打击应该说是非常大的,就像媒体所评论的一样,我觉得菅直人内阁现在确实是面临着一个崩盘的可能性。这一次应该说日本的在野党,就是以前长期执政的自民党在后面应该是下了一番脑筋的,对前原的指责,拿他的政治献金丑闻来作文章,应该说是一个非常精准的打击。就像刚才你说的,前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而且是未来民主党潜在的首相人选,对他打击不仅可以抹黑民主党,也会使你一直宣称的清廉的形象出现了自相矛盾的地方。还有一点就是菅直人内阁中你本身的支持率就很低,已经20%以下了,在这种情况下又出现这样的丑闻,而且是内阁成员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的时候,对这个政府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还有一点直接相当于把前原拿下去。

    我们可以想像民主党内部像小泽一郎、鸠山由纪夫,包括前原,重要的人物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丑闻辞职以后,对于民主党内部能够推出来的潜在的首相人选一共有多少。因此对菅直人内阁来讲,我不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样的一番挣扎,也可能考虑过是不是自己也需要辞职,但是如果你辞职以后民主党的日子还怎么过?他又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因此这一次我觉得民主党内部应该说是上下一心,也在想怎么能够把这个问题的影响最快地斩住。因此前原也是做了一个类似像壮士断腕一样,他考虑,一天前还在说自己不会辞职,但是过了一天又辞职了,想的可能就是把这个责任,毕竟是道义、法律上自己有这种风险,承担下来给菅直人内阁有一个喘息的机会,毕竟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劳春燕:

    也有评论说前原可能是在以退为进,为自己的政治前途在考虑。当然我想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我们更加关心的是,日本的外相前原诚司辞职了,对于中日关系将来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前原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刚才已经告诉大家了,前原的标签就是少壮、亲美、强硬,特别对华是非常强硬的一个人,而且他在任上的时候发表的很多言论也从来都不必讳这一点,我们也一块来听一段。

(播放短片)

前原诚司:

    我们所在的地区正在经历很多变化,我们非常关注,朝鲜方面的一些新政治动向,包括朝鲜领导人的权力交接,当我们关注东亚局势的时候,战略形势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其中包括中国的崛起。在这种背景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再次确保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并深化这种同盟关系。

劳春燕:

    洪先生怎么看现在前原诚司不在台上了,接替他的是枝野幸男,将来菅直人内阁的外交走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势,特别是在对华关系上会有一些变化吗?

洪琳:

    我觉得对华关系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菅直人内阁上台以后,实际上他的内政外交政策很大程度上都是在一个磨合的过程中,并没有一个特别成型的对中国的政策,因此才会说中日关系在过去一年里出现了很多政治摩擦,包括像钓鱼岛撞船事件等等,它不是一个特别成熟的政策。而现在看随着一个强硬的前原这样的外相辞职以后,可能这种政策的磨合期还会延长。但是过去这种状况,过去一年中日关系应该说进展的不是那么顺利,展望未来,随着一个强硬的人物下台以后,这个磨合期的过程中可能双方还会小心谨慎。这个过程中,前原之前的一些教训,恐怕继任者也会去考虑,对周边的邻国是不是不要采取那么强硬的态度,而且现在可能更多的他会回过头去看自己内政的问题,包括在新财年的预算案能不能够在议会中通过,可能这是他更棘手的问题。

劳春燕:

    刘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因为去年下半年日本外交可以说是困局窘境,核心就是一个"岛"字,在岛的问题上日本菅直人内阁可以说表现的非常强硬,但这种强硬似乎收效并不好,反而让日本政府陷入到了困局窘境当中。您怎么看现在前原辞职了,接下来菅直人他会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手段,包括枝野幸男,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专家观点:日本外交基调不会改变

刘江永:

    目前来说他只能是止损,还谈不到能有什么大的作为,尽量减少这次前原辞职对他整个政治未来执政基础的打击。我认为恐怕并不会因为前原辞职以后他就没有问题了,实际上振荡还会继续延续。在外交上我认为他的基调不会有大的变化,因为一个国家外交首先是由于它本身的国家的实力、国家的利益,以及它的一个整体上的外交基本原则或者一些外交基调决定的。

    从目前来看,他是一个过渡性地安排让枝野幸男来做这个外相,我认为是一个临时性的。枝野在日本民主党整个议员当中的立场属于中间偏右的,他对中国来说好像还没有菅直人那么有热情。过去也曾经到访过台湾,李登辉也见过他,同时在中日两国发生一些问题的时候,他有的时候说话也不是很中听,甚至跟前官房长官仙谷由人还有一些意见上的差异。但是我也注意到他做了官房长官之后,他自己也不得不调整。在领土问题上,刚才谈到岛,这个问题他的基调不会改变的。

    前不久在日俄之间发生领土争端的时候,他到空中和在地上好像还去做了一些姿态,去视察、去瞭望什么的,我认为作为一个临时的外相,他最重要的是不要给菅直人的外交再添麻烦了,不要让在野党继续抓住一些把柄,继续进行对菅直人提出一些不信任案或者在审议预算、相关法案的问题上继续给菅直人找麻烦。目前来说首先是稳定他的政局,因为外交是内政的延续。所以在目前来看,我觉得中日关系需要继续来回暖,按我们杨洁篪外长讲的,今年是中日关系的一个关键之年,因为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所以我们希望日本政局稳定,中日两国关系还是向一个正确的方向去发展。

(编辑:石光辉 王玉西 张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