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韩国“铁腕”能否震慑海盗?(2011.1.30)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30日 23: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关注]>>

5名被俘索马里海盗从阿曼被“空运”韩国受审。海盗向韩国发出威胁 以后不要赎金,直接烧船杀人。韩国宣布今后将不再与海盗谈判支付赎金。“铁腕”做法能否震慑住海盗?5名海盗是否会成为烫手的山芋?武力解救是否会让事件升级?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刚强):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

    在今天下午,韩国警方把生擒的5名海盗押送到了釜山市的南海水上警察总部,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来审判这些海盗的问题了。我们看到在9天前的早晨,韩国海军派出了特种部队展开了“亚丁湾黎明作战”。那么经过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激战之后,可以说击毙了8名海盗,生擒了5名海盗,而且21名船员全部被解救,可以说是战果不凡。

    但是正当韩国方面高调宣扬这次取得的成果的同时,海盗被激怒了,发出了这样的一种誓言,就是以后见韩国人就杀。那么这样一个事态可以说在韩国国内,以及整个国际社会都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有人感觉到比较振奋,但是有人也感觉到忧心忡忡。那么李明博政府这次为什么会高调的强硬的来做这件事,被擒获的5名海盗究竟该如何审判呢?那么这样一种“铁腕”的做法是否能够彻底遏制住海盗的问题?今天我们来关注这方面的话题。

    演播室里请来两位嘉宾,先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一位是国防大学教授、本台特约评论员孟祥青先生,欢迎您;另外一位是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曹卫东先生,欢迎您。那么节目的一开始,我们还是先来通过一个背景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事件。

    (播放短片)

    解说:

    1月30日,韩国警方将抓捕的5名索马里海盗押送到位于釜山市的南海水上警察总部。身受重伤的“三湖珠宝”号船长石海均也抵达韩国首尔附近的军用机场,并被送往韩国当地医院。

    法新社1月29日援引韩联社及YTN电视台的报道说,1月21日,韩国海军成功解救了被海盗劫持的韩国货船“三湖珠宝”,击毙8名海盗,生俘5名。大韩民国海洋警察庁发言人说,这个厅位于釜山的南区总部将接手这一案子,50名调查人员已在待命。

    在韩国海军的解救行动中,船长石海均为了配合韩国海军的行动遭到了索马里海盗的三次枪击。据报道,目前石海均仍是处于生命危险状态。有消息说,一旦故意枪击船长的罪名成立,5名海盗将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判决。如果船长不治身亡,海盗则有可能被判死刑。

    主持人:

    我们看到现在5名被韩国警方生擒的海盗可以说已经被押解到韩国了,但是接下来这个问题就是怎么来审判海盗,因为对于韩国来说这也是第一次,法律上怎么规定呢?

    孟祥青(国防大学教授、本台特约评论员):

    今天最新的消息韩国法庭已经开始审判,而且开始把它关押。那么根据韩国的法律,我们先说关于海盗的法律审判和法律,各个国家是不同的,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法律解释,在国际法上这也是一个真空状态。能够适应于海盗的韩国法律,其实有两个法律:一个是刑法,还有一个法律叫惩处,就是损害这个船舶和购物权的行为等法律,这样一个法律。根据这两个法律其实在韩国今天的审判当中,主要适用的是第一个法律,就是刑法。

    刑法有两个条款,一个条款就是刑法的第六条明确规定,在境外主要是针对韩国国民的这些犯罪行为,这些犯罪嫌疑者可以进行审判,那么适用于这个法律。还有一个刑罚中的三百四十条明确规定了,就是对海盗这样一个行为,比如说对船舶,对国民造成人身伤害,财务造成损失,那么适用于这样一条法律。

    根据这个法律的规定,一般来讲,两个法律一般是适用于重刑的法律,显然是适用于刑法这个重型的法律。根据法律的规定,一般要判处无期徒刑,也就是终身监禁,最高可以到死刑。那么根据法律的解释,我们知道现在船长到今天还是生命垂危,还处在抢救过程当中,如果说这个船长最后不治身亡的话,恐怕判死刑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如果说没有死亡的话,当然也可能判终身监禁,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这5名海盗恐怕也不完全一样,可能根据不同的犯罪的事实,在其中起得不同的作用,它的量刑也可能是有所不同的。

    主持人:

    那么在量刑上,其它国家有没有一些先例可遵循?

    曹卫东(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这个问题就是各个国家对海盗的判罚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加拿大对海盗的罪刑是终身监禁,而比如说美国,还有欧盟,包括我们国家和肯尼亚签署了对审判索马里海盗的协议。那么由我们在索马里海域、亚丁湾海域抓住的这些索马里海盗,交由肯尼亚,由它的司法机关去进行量刑审判。那么在2009年一年,它们对几百名,就是移交的海盗最高量刑只有20年,所以说可以看出各个国家对海盗量刑是有很大差异的。

    主持人:

    但是我们看到有很多报道也说,比如说像俄罗斯、德国,还有荷兰这样的国家,抓来之后,没有办法就把海盗又放了,为什么各个国家的做法都不太相同?

    孟祥青: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国际法的真空。其实到今天为止,就是国际法虽然说各个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对海盗进行审判。但是没有一个法律明确规定,说你一个国家的海军,能够在公海上有这样一个执法权,这就是一个大的法律真空,所以你作为一个国家的海军,在公海上到底怎么行使执法权,这本身就是空白。

    再一个就是关于对海盗的审判,其实也是对每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体系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你比如说按理说根据海盗,那么你索马里海盗应该在索马里审判。但是我们知道索马里没有这个能力,处在无政府状态,内战的状态。

    刚才曹研究员提出的,2009年最早是美国、欧盟和肯尼亚达成的这样一个所谓谅解备忘录,就是索马里海盗到肯尼亚去审判,其实也是一个灰色地带。如果严格按照国际法,它也有解释不通的地方,那么当时肯尼亚接受了,当时接受了几百名。但是现在出现了最新情况,就是肯尼亚已经无力再接收这么多海盗,包括监狱人满为患,它的法庭人满为患。在这种情况下,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空白,所以各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是存在着很大争议。

    曹卫东:

    你看英国,还有一些国家,包括德国,为什么会抓住的海盗它又放掉?因为在他们国家的法律里边,就是说海盗袭击是第三国的船只,比如说英国人现在发现海盗袭击的是新加坡的船只,那么抓住这些海盗之后……

    主持人:

    应该由新加坡来处理。

    曹卫东:

    对啊。它这个法律里面没有,就是如果它袭击的是英国的船只,那可以,那你就把这个海盗抓回来,袭击咱们本国的船只和人员,但是它是第三国的,这个法律里面没有这种条文,所以它不得不给它放掉。

    孟祥青:

    我再举一个例子,很有意思。当然除了刚才我们讲的,还有一些技术上的、法律上的难题,就是审判海盗由社交这么多复杂的法律,它时间非常长,程序非常长,而且它需要的成本又非常高。比如说去年11月荷兰抓捕的海盗,它袭击的德国船,所以它交给了德国,德国11月审判这几名海盗的时候光在庭上界定海盗的年龄就界定了45分钟,包括拼音如何拼,为什么?这些海盗都是文盲,而且文化水平很低,知道哪一年出生,还不一定是真的,至于哪月哪日都说不清楚,然后再加上几个月繁琐这样一个情绪,所以一般的国家都不愿意找这个麻烦。

    主持人:

    所以这次韩国如何给这些被擒获的海盗定罪量刑,也是值得国际社会去观察的。刚才我们这里又收到了关于海盗的一些最新的消息,这是韩联社一个报道。我们来看一下,就是韩国的“三湖珠宝”号遭到海盗袭击事件特别调查本部,表示说经过7个小时的调查,5名海盗已经承认了参加了海盗行为等罪行,并且在当地时间今天下午6点40分已经入监了,就说现在被押送到韩国的5名海盗已经认罪了。那么接下来韩国的定罪量刑是不是也就顺理成章了?

    孟祥青:

    我觉得还不能简单这么说。当然他们最新的消息他们认罪了,但是他每一个人的量刑是不一样的,比如有主犯,还有从犯。其实根据国家的法律,如果说海盗在这个问题上,我坚决不承认我是主犯,就说我是被胁迫参加海盗,这个量刑的差距就大了。你现在其实没有很多的证据,比如说除了特战队员有证据,其它的你没有关于海盗的第一手证据。从一个法律制度比较健全的国家来说,这就是量刑的一个很大的困难,你除非掌握第一手证据,但是现在很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最后这5名海盗到底怎么样量刑,到底怎么判,我觉得这还是个未知数,并没有了结。

    主持人:

    所以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抓到海盗之后如何处理确实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很多媒体都把抓来的海盗形容为烫手的山芋,确实是很难处理。我们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

    (播放短片)

    解说: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去年5月24号报道,欧盟国家的海军在去年3、4月份一共抓获了275名海盗,但释放了235名。同一时期,美军抓获了39名海盗,但有18名获释。之所以抓了又放,据专家分析,是因为为海盗定案非常不容易。

    肯尼亚曾得到过联合国和欧盟的财政支持,代为审判、拘禁海盗,但是自去年4月以来,肯尼亚中断了对海盗的代行处理,此后各国政府释放被俘海盗的事件越来越多。

    也正因为此,索马里海盗行动更加有恃无恐。据国际海事局统计,索马里海盗2010年一共劫持船舶49艘,占全球被劫船舶总数的92%。截至到2010年年底, 仍有28艘被劫船只、638名人质被索马里海盗扣押。去年以来索马里海盗活动范围也有所扩大,袭击范围已经延伸至莫桑比克海峡附近海域,并深入东印度洋海域内。

    主持人:

    其实明知这个海盗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但是这次我们看到韩国政府高调处理这个事情,并且进行了关于他们取得成绩的大肆宣扬。韩国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强硬?

    曹卫东:

    因为韩国参加的是美国主持的多国海上部队的这么一只联合编队的护航,护航的行为。这次在这之前它有商船被劫持过,这次它的成功解救人质在美国,也就是多国部队很多国家的帮助下,把人质解救出来,而且保证了船只和人员,目前夺回来了,海盗击毙了8名,又抓获了5名。在这样的情况下,对韩国的民心起到了震撼作用,对韩国军队的军威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们觉得这次对海盗是一个极大的震慑,所以他们非常强硬的处理这件事,因为它的出事地点是在国际海域。按照国际法来讲,就是说打击海盗只要是在国际的公海这个区域,你有这个行为,就可以按照国际法来处理。它抓住的正好是袭击韩国的船只,所以它就非常强硬处理,这样对整个提振韩国的形象就有很大好处。

    主持人:

    我看到有一个报道说,因为韩国在去年支付了一笔900万美元赎金的事情。所以是不是在这次营救之前,李明博政府就定下了一个基调,不对海盗进行妥协?

    孟祥青:

    是这样。其实你看这次韩国审判,是在去年韩国有一艘货轮被劫持,而且支付了900万这么高额的赎金。最近几年海盗劫持的船只很多,但是你看多数都在一二百万美元,三四百万,多得也就五六百万。像900万都是属于比较少的,不是很多的,这是一个巨额赎金,这对韩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支付那么高额赎金,又在一个特定的政治背景,我觉得这次韩国高调宣传,采取强硬,跟这个特定政治背景直接相关。

    2010年对韩国来讲,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或者说非常让它记忆深刻的一年,发生了天安舰事件,然后11月份的延坪岛的炮击事件,韩国国民对韩国的军队、对韩国的大国家党的执政党,对韩国政府可以说大加指责。认为韩国的军队在这样一个形势下,是处事软弱,而且使韩国政府认为韩国政府是丢尽了脸面,所以正好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海盗高额赎金的这样一个事情,把这两件事情结合起来,那么韩国政府备受国民的压力。所以这次在处理海盗表现出的强硬高调宣称的姿态,某种意义上也是挽回韩国政府在去年一系列半岛局势当中,这样一个颜面的这样一个举措,也是为了提振国民势气,提振韩国政府在国民中的威望一个举措。

    主持人:

    这种高调的行动达到韩国预设的目标了吗?您的判断。

    曹卫东:

    我觉得现在还不能说,因为什么呢?现在击毙了8个海盗之后,现在国际海盗也放出来话,如果我们今后再抓住韩国的船只,我们将不要赎金,我们就是要把人质全部烧死,也许在韩国内部也引起了一些不同的声音,就是说由于这样处理是不是太强硬了,对我们韩国是不是未来不利,所以应该说未必完全是达到……

    主持人:

    这种强硬的做法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

    曹卫东:

    对。

    主持人:

    但是这次韩国成功的解救,可以说在国际社会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我们看到在解救成功之后,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就表示说了,这次解救是韩国海军一次成功,而且是一次和国际合作的一个典范。我们再来回顾一下整个解救的过程。

    (播放短片)

    解说:

    21日凌晨韩国海军展开代号“亚丁湾黎明作战”的营救行动,在山猫直升机的掩护下,韩国海军特战队员乘高速铁迅速接近“三湖珠宝”号。

    5点40分,山猫直升机上的狙击手击毙了第一名海盗。在火力掩护下特战队员安全登船,在登上台阶时击毙了第二名海盗,并完全控制了船桥。

    字幕提示:

    06:35 击毙海盗头目

    解说:

    特战队随即展开内部搜查,并击毙了4名海盗。接着,在船长室进行抵抗的海盗头目也被击毙。

    特战队的主要武器是MP5冲锋枪,非常适合近身作战。接下来要控制驾驶室。低身接近的特战队向驾驶室投掷了貌似闪光弹的炸弹。闪光弹能使敌人失明10秒钟左右。随后,在特战队的引导下4名人质撤离了驾驶室。

    船桥被夺,头目被杀之后,2名失去战斗意志的海盗也投降,挟持3名缅甸船员为人质负隅顽抗的其余4名海盗最终被生擒。

    字幕提示:

    09:54 突袭行动结束

    解说:

    从击毙第一个海盗到生擒最后一个海盗历时4小时零14分钟。

    主持人:

    那么在这4个多小时的战斗当中,韩国方面这次可以取得成功,我们要想回顾一下这个细节,是哪些方面做得好,致使整个解救行动可以取得成功?

    孟祥青:

    首先这个计划非常周密。现在透露出来的各种信息表明,为了这次的解救成功,包括李明博总统亲自下令,就是这次第一是不能妥协,第二特别强调,要在保证人质安全的情况下要取得成功,而且韩国的军方特战队员做了充分的各种战术准备。韩国的特战队大概是两万人左右,比如说黑色黑色贝??各在种拓展队特战它也是非常有名的,不仅武器装备先进,而且选择有训练这反映了他们的素质。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国际合作。这次能够解救成功,五个小时之内解救成功,美国给它提供了第一手情报,比如说对每一个海盗它的人员具体位置,直接传递给韩国每一个的特战队员。你看它的装备,它的钢盔它有直可以对海盗的位置进行摄像的功能,可以直接传递到后面。后方可以直接指挥它,你比如在海盗移动到位置,到了什么位置。

    主持人:

    精确定位了。

    孟祥青:

    精确定位,来指挥他们对海盗发起攻击,我想这都是很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

    那么这次韩国取得成功,比如对于今后有些国家再如果遇到类似这样的事件,有示范的作用吗?

    曹卫东:

    是的,因为。一次解救人质,我们可以发现它解救的过程,就是具体的步骤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它都取得了成功,这些成功的经验最后告诉我们是什么?

    第一,就是一定要周密的计划,所有的解救成功的都一定是有周密的计划。

    第二,要有果断的决心。如果指挥者不能够果断的下决心,时间一耽误掉,就可能失去这要个机这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第三,就是说你的武器装备要比较先进。因为在这个穿上海船是拿着人质的,稍有不慎,这个人质的生命就没有了,所以武器装备和人员的训练有素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些经验都可以给我们今后解救人质提供良好的借鉴。

    主持人:

    韩国这次在解救人质取得的方面成功,可以也是体现出国际社会的打击海盗方面一个坚强的决心。但是韩国这次的做法在国际社会上也有很多的讨论,就说采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对待海盗,直接击毙海盗,并且擒获海盗之后,用自己国家的法律来进行审判,在量刑上是不是会被判死刑,也是有这种可能的。这样一来,我们看到海盗已经有这种被激怒之后的过激反应,说以后再见到韩国人就会烧船杀人。那么这样一种强硬手段是不是会让事件升级?

    孟祥青:

    其实这次不仅是国际社会上疑声,包括在韩国国内最近几天我看到质疑声也非常大,而且甚至在韩国的执政党大国家党内也有这种质疑声,更不用说反对党,那么质疑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个就是你刚才讲的,这次这样一个大规模的行动,同时也激怒了这样的海盗。经发出狠话,那么以后韩国的船只可能更加危险,处在更加危险的境地。

    那么韩国国内还有一种质疑声,究其是就是第二种,尤其种。这次把这么机密的军事行动,通过录像在网上公网上公布,台播放这几分钟的录像。它不仅暴露了韩国军方的这样一个意图,特别是暴露了一些在解救人质当中属于机密的战术动作,这对以后不仅在海盗,包括在以后解救人质问题上可能会起到很大的负面影响。

    当然我想其实还这里面有一个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是什么?其实我认为这次韩国解救成功确实有很多经验,但是它也有不可效仿之处,就是说你看为什么在整个护航,这次的二十多国家、几十艘军舰护航,多数是护航,执法比较少,多数是防盗,而缉盗比较少。其实都顾及了这样一个,其实不仅是国际法,其实也顾及一种政治影响,就是说这种行动,总体上讲还是一个特例,不能简单的模仿。

    主持人:

    索马里海盗的这个问题由来以久。但是大家一直在分析,产生海盗问题背后的根源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这个问海盗题很长时间得不到根本性的解决,它本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他们?我们来看一个相关的分析。

    (播放短片)

    解说:

    新年以来,联合国安理会首次讨论了索马里海盗问题。联合国反海盗特别顾问杰克•朗指出,索马里海盗们的幕后指挥是该国12名左右的部落酋长,并表示已经掌握了这些人的名单,显示出他的分析调查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果。

    杰克•朗(联合国反海盗特别顾问):

    我们知道海盗头目们的名字,可以随时追捕并起诉他们。

    解说:

    杰克•朗还表示,到目前为止打击海盗的措施尚不到位,并首次谈到冻结资产等针对个人制裁的可能性。他提议,找出并制裁海盗们经营的用于洗钱的企业,并设立特别法庭严惩被抓获海盗。安理会各理事国一致认为,需要新的严厉措施来打击海盗。

    俄罗斯驻联合国常任代表丘尔金表示,俄方即将提交新的打击海盗方案,美国也表示将于今年3月举行会谈讨论如何追查海盗资产。欧盟在索马里附近海域打击海盗军事行动指挥官琼斯曾指出,解决海盗问题的最终方法是让索马里政府有能力审判海盗嫌疑人,但这一点在短时间内可能很难做到。

    主持人:

    我们看只有十几个部落酋长在幕后进行指挥,就可以把亚丁湾海域,甚至更大范围海域,可以说搅得心神不宁,而且国际社会投入那么大的成本来打击海盗。而且目前我们看到对这个问题的根本解决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那么人类社会如何来面对这种海盗的问题?

    曹卫东:

    刚才我们一直在谈论海盗问题。实际上我们下一步可能要面临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就是索马里海盗已经放出话来,我见到韩国的船只,我不要赎金,我要杀人。这样就从海盗问题变成了一个恐怖袭击的问题。

    主持人:

    这个问题已经升。

    曹卫东:

    这个一下问题就升级了,就不单单是劫船的问题。现在就是说对你的船只见到,就可能要烧掉,对你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掉,这样完全就是恐怖主义的行为了,就不是单纯的海盗问题了。所以我们讲打击索马里海盗的问题,现在护航的航道上比较安全了,但是索马里海盗对威胁的点没有减少,反而从海盗问题和恐怖主义结合起来了。所以我们说面临这样的问题,更艰巨,更需要合作。为什么?因为陆上的贫穷问题,战乱问题都没有解决,而且有的国家是支持一个部落,有的国家是支持另外一个部落,这样内战不解决,索马里的贫困问题就没办法解决,这个海盗的问题就一直要在这个海上延续下去。

    主持人:

    所以海上问题的根源其实还是在陆上。

    孟祥青:

    在索马里国内。

    主持人:

    面对这样一种情况,国际社会,比如联合国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研究出来,大家来共同面对这个问题?

    孟祥青:

    这些年一直没有停止。联合国关于索马里通过了问题好几个决议,国际也在合作,但是确实在国际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因为各个国家的利益不一样。但是我觉得海盗问题说到底既要治标,更要治本,治标这个大家都开始做了,比如说在索马里海域,在相关海域进行护航,治标的方面其实还不够。比如说下一步联合国怎么进一步的进行合作,比如涉及到法律问题,要不要成立一个共同的国际法庭来解决这个问题,要不要成立一个类似于我们现在的联合国的蓝徽部队,海上的维和部队,全世界共同合作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想世界各国应该达成一个一致的共识,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来帮助索马里政府结束内战,稳定国内局势,使索马里走上一个和平发展正常的的这样一个轨道,这是从根本上解决海盗问题的良策。

    主持人:

    所以解决索马里海大问海盗还需要全人类的一个智慧。

    好,今天非常感谢两位嘉宾来到演播室给我们做点评,谢谢。好各位观,众,今天的《今日关注》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制片人:战丽萍

    策 划:朱同合

    编 辑:王冬妮 杨 威

    监 制:马 勇

    E-mail:chinanews@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