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经济开路 朝鲜想2020成发达国家(2011.01.17)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7日 23: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环球视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环球视线):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15号报道,朝鲜最近制定了一个国家经济开发十年战略计划,其中提到一个目标是要在2020年国力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半岛的紧张局势尚未完全缓和,朝鲜似乎已经满怀信心地吹响了发展经济的集结号。这个信心满满的强国计划究竟是什么样?它又将在何种程度上给朝鲜带来巨变,我们演播室请到两位:一位是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还有一位是环球时报记者程刚,我们一起来参与这个讨论。

    不过首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

    “2012年打开强盛大国之门,2020年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近日来,这一描述朝鲜经济建设发展愿景的新闻吸引了国际媒体的关注。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1月15号报道,朝鲜最近成立了一个新的负责经济建设的政府机构——国家经济开发总局,全权负责处理国家经济开发战略项目的所有实施问题,并制定了国家经济开发十年战略计划。朝鲜中央通讯社的报道说,新制定的国家经济开发十年战略计划已经获得朝鲜内阁批准,这个计划确定了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和电力、煤炭、石油、金属等基础工业,及地区开发的战略目标。制定了在2012年打开强盛大国之门的框架,并展示了在2020年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前景。

    外界注意到,近几年来,朝鲜把经济工作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近日在视察平安北道工厂企业时表示,要立足本国,放眼世界,满怀信心地在世界科技竞争中赶超先进水平。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这一系列举措旨在吸引国外投资,改善人民生活。对于朝鲜方面制定的新经济计划,韩国媒体高度关注,韩国每日经济报网站16号报道出,专家们对朝鲜制定的国家经济开发十年战略计划能否取得成果仍然存在疑问。

    正在评论:经济开路 朝鲜想2020成发达国家

    水均益:

    我们首先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尹先生,我们怎么看待它要在2012年打开强盛大国之门框架,在2020年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这样一个谋划。因为算起来时间很短的,2020年,也就还不到十年的时间,您怎么看?

    专家观点:朝鲜目前正在战略调整期

    尹卓 特约评论员:

    我们作为没有亲自到过朝鲜现地考察的,不像程先生去看了一下。我自己的理解,朝鲜应该现在进入了一个战略调整期,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它以前主要是关心自己国家的安全、生存,特别是在它的主要领导班子正在进行交替的时候,有那么几年时间,朝鲜当时考虑了有可能美国或者韩国,加上美日同盟关系,有可能借这个机会跟朝鲜动手,因此它一系列的举动基本围绕着国家安全,所以它提出“先君政治” 这么一个口号。国家的建设主要是放在安全上,交接班现在我们看已经很顺利完成了,去年他们开的党代表会议上提出了经济建设的一些口号,另外召开了10万人的大会,统一了各个党的、军队的、政府的,加上民主党派和整个人民的思想,基本都统一在这个口号下。又提出了一个很形象的口号,“让人们能够喝上肉汤,能够吃上白米饭”。

    水均益:

    要过上好日子。

    尹卓:

    过上好日子,一个比较富足的日子。起码考虑朝鲜现在瞄准的就是自己的经济建设,因为交接班完了以后剩下的主要一个问题就是巩固自己的执政基础,从一个处于领导地位执政党来说,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是非常重要的,执政地位首先要给人民一个富足的生活,你这个执政地位才能稳固。

    水均益:

    要让老百姓看到自己生活的改善。

    尹卓:

    有实惠,任何的执政人都会理解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提出这个是非常自然的。

    水均益:

    程先生的观察怎么样,因为我知道你刚刚去过一趟朝鲜,走了一些地方,刚刚回来,这个时候有很新鲜的一种感觉,这样一个口号仅仅你理解,结合你去的观察,你觉得它仅仅是一种口号吗?还是说它确确实实有一种愿望,而且有行动。在为这样一个所谓叫发达国家,因为发达国家我说个坦率的话,我觉得我们中国还不敢说我们哪一年要达到发达国家这样一个水平,您的解读、您的观察?

    专家观点:朝鲜已有像当年中国经济特区那样的地方

    程刚 《环球时报》记者:

    我实际上去了已经好几次了,确确实实能感觉到它有一个变化。去年年初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比如它成立了罗先特别市,原来是罗津和先锋这样两个小城市,然后合并成一个罗先特别市,其实就是已经建立了一个像当年中国的深圳经济特区这样一个地方,就是已经要在做发展经济的一些试验、一些尝试了。像这个地方现在的改变已经很大了,我刚去的时候那个地方晚上基本上是黑的,没有灯光,因为它缺电,现在去的话它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所有营业的地方必须亮上霓虹灯,现在去看城市完全已经都亮起来了,包括道路现在两边都已经拓宽了,尽管现在还是土路,但是已经准备要让中国的企业进去,和中国一起搞合作,修比较高等级的公路;另外还有很多空地都已经腾开,准备要搞所谓像我们弄成一个一个的小开发区这样的。

    水均益:

    开发区。

    程刚:

    对,包括像它的那个港口,实际上那个罗泾港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说日本海的港口。原先一直说有一个码头租给中国,其实那个码头的吞吐量其实是不大的,光靠那个码头的吞吐量绝对不够,可能连浑村那个货可能都运不够,更不用说是带动整个东北了。但是现在两国之间可能想弄的一个谋划就比这个大得多,而且要把它建成一个特别大的深水良港,同时又是一个国际港。

    水均益:

    是不是可以说总体来讲通过您的观察,能感觉到朝鲜在各地、各个层面经济是在动,有一种暗流涌动也好,有一种要改善经济、要发展经济这样一种动力在整个这个国家?

    程刚:

    对,没错,要说的话尤其是在它的最北边,和中国靠近的地方。

    水均益:

    接壤的这一段。

    程刚:

    对,这个地方它政策的倾向性是很明显的,南边可能因为现在半岛的局势还是不能够马上缓和,所以那块来讲的话现在可能动作还不是很大。另外,平壤这边动静也是比较大的。

    另外,我理解它的发达国家,因为刚才说的喝上肉汤、穿上丝绸的衣服、住上大瓦房,这个实际上是当年金日成主席给他们留下的一个遗训。而在那个时代,他们的经济实际上是比当时的南朝鲜要好的。所以我想他们可能很明确地讲强盛大国,可能是一个,它自己说它已经是个有核国家了。另外再加上它的经济,它说如果我能超过南方的话,我觉得它会认为自己的目标可能就达到了。

    水均益:

    也就是说我们理解朝鲜提出发达国家这样一个目标,可能我们还稍微要加一个修饰,就是在朝鲜领导人或者朝鲜老百姓这个概念里面生活比较富裕,这可能是它的一个准确的发达国家的这样一个描述?

    程刚:

    对,没错。

    水均益:

    其它方面怎么样,因为我们说一些国家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一定要靠外资、引进,包括一些改革,类似于一些开放,当然在朝鲜它不提改革开放这个词,但是它实际上是在做,这方面您的观察?

    专家观点:朝鲜搞经济的自然条件非常优越

    程刚:

    它叫做打开国门发展经济,其实我觉得意思差不多,这是朝鲜提的口号。这个方面来讲,我认为从内外两个方面来看。从内部来讲朝鲜这个国家发展经济的自然条件其实非常优越,两边有非常好的良港,特别多。另外,北部山区里面各种各样的矿产,有些矿产,比如说像现在的镁砂,那是美国现在要通过转口从它这进镁砂,另外据说它的铀矿、镍矿、木矿,当然煤矿、铁矿、铜矿。

    水均益:

    石墨、石灰石。

    程刚:

    这些都非常多,它现在2000多万人口,好好搞的话我觉得它“2020年成发达国家”的这个说法未必像大家认为的是一个天方夜谭。

    水均益:

    还是有一定的基础,我们现在屏幕上也在给大家放,根据韩国的统计数据,统计它的经济增长以及它自然资源的一些储量,应该说还是不算太差。但是我们知道像朝鲜经济对外的依赖度比较高,特别是对中国的依赖度,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而且它很多做法实际上跟我们改革开放的初期也比较像。有一个问题,在朝鲜要发展经济的这个时候,我们中国的企业,我们自然有一些优势或者有一些便利条件,是不是会有更多的机会一方面跟朝鲜来做生意,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利用朝鲜发展经济,和他们来互赢,这方面的条件尹先生怎么看,对我们中国企业来讲?

    专家观点:中国企业应该学会和朝鲜经济共同发展

    程刚:

    中朝之间进行经济合作,在政府这一级上进行经济合作,我觉得条件是非常好的。但是中国企业一定要学会跟朝鲜经济一块发展,我们不能像有些企业急功近利,比如像我们有些企业在非洲或者在东南亚有些国家,只是想到要资源,只是想到要便宜劳动力,只是想到把比如说一些低附加值的生产能力转移到人家国家去,不能想这样。因为朝鲜的巩固对我们国家是非常有重大意义的,从战略上有意义。另外,从如果朝鲜的经济复苏起来,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整个对东北地区今后的改革开放,东北地区老工业生产基地的繁荣是非常有好处的,要从长远去规划、去考虑。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国家从政府主导的发展,因为朝鲜的经济我们知道现在它还不是一个我们说的市场经济,因此它的行为主要都是政府主导的。因此我们跟朝鲜的经济合作、经济交流目的为止主要的还是走政府主导的这一条路。

    另外,不要把中国的这一套强加给人家,要人家看到实惠以后,人家自己去结合自己国情怎么做,千万要避免一个老大的思想去教训人家,我们改革开放了,你们也应当走改革开放之路。大家国家的安全形势不一样,有的思想人家能接受,有的他是不能实行的。

    水均益:

    也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科学的一种方式。当然我们作为朝鲜的邻国,我们当然希望朝鲜的经济各方面能够迅速改善起来,这样也对我们中国来讲、对中朝两国来讲都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好,我们这个话题就先谈到这,我们接下来《环球视线》马上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