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英国阔少爷造“塑料船”太平洋上寻垃圾(组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9日 02: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7月26日,在完成穿越太平洋的航行后罗斯柴尔德兴奋不已

“普拉斯提基”号的船身由12500个塑料瓶建成

7月26日,悉尼,船员们在船上合影

  作为富可敌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少东家”,大卫·德·罗斯柴尔德似乎并没有继承家族代代相承的低调作风。他创办探险网站,探访南、北极,赚尽世人眼球。然而,这个本应该掌管对冲基金、出入上流宴会的31岁钻石王老五,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一项与家族产业完全不相干的事业——生态保护。7月底,他的又一环保创举落下帷幕——乘一艘塑料瓶制成的船在海上航行了四个月,他希望借此次航行呼吁人们合理使用塑料制品,并且关注日益严重的海洋污染。有人说,把环保宣传“玩”得如此高调和新鲜,罗斯柴尔德大概是头一个。

  北京时间7月26日早晨,“普拉斯提基”号缓缓驶进澳大利亚港口城市悉尼。船长兼领队大卫·德·罗斯柴尔德站在船上兴奋地向岸上的人群挥手喊叫。一次吸引了无数目光的环保航行至此结束。

  “普拉斯提基”号于今年3月20日从美国旧金山出发穿越太平洋,途经夏威夷、图瓦卢、斐济,最终抵达澳大利亚悉尼,全程超过1.7万公里。

  “我们终于做到了这趟旅行最难的部分——完成它!”罗斯柴尔德兴奋地喊叫着,“这是一次伟大而意义深刻的冒险!”

  4个多月的海上旅程中,“普拉斯提基”经历暴风骤雨、抵御了太平洋的惊涛骇浪,最终成功把6名船员载到终点。作为一艘由一万多个塑料瓶建成的“塑料船”,“普拉斯提基”创造了奇迹。

  4年筹备为寻海上垃圾

  是谁提出了乘“塑料船”航海的设想?

  一个名为“生态探险”的环保机构的新闻官夏洛特·伯夫顿向本报记者介绍了“普拉斯提基”号的来历。

  2006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表一份名为《深海和公海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报告,报告中提到,在太平洋上发现了一片面积相当于两个得克萨斯州的“新大陆”,它是一个以塑料垃圾为主的“海上垃圾场”。来自美国的球鞋、中国的塑料袋、日本的渔网碎片、塑料玩具、旧牙刷等……各式垃圾随洋流漂到海中,并且在不断扩大。

  大卫·德·罗斯柴尔德是金融巨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之一。出身金融世家,却钟爱冒险和环保,并且创立了环保机构“生态探险”。

  据伯夫顿介绍,那份联合国的报告引起了罗斯柴尔德的注意,他希望做点什么让更多人关注海上垃圾场。而最终利用“塑料船”航行的灵感,则源自挪威探险家托尔·海尔达尔1947年的一次探险经历。

  当时,海尔达尔用9根轻型原木制成一只木筏,6名船员从秘鲁驾驶这只木筏出发,用101天抵达太平洋上的波利尼西亚群岛,创下了航海史上的纪录。

  何不用可再生塑料制作一艘船,并进行一次前往“海上垃圾场”的跨洋航行呢?罗斯柴尔德决心已定,并给这艘船起名“普拉斯提基”(Plastiki)——将英文单词“塑料”(plastic)后半部变形是为了向海尔达尔的那艘木筏“康·提基”号致敬。

  “这个设想符合我们所有的要求,”夏洛特·伯夫顿说,“这是一场引人注目的、先锋式的探险,这不仅吸引人,有新鲜感,也具有教育性”。

  此后整整三年时间,罗斯柴尔德一头钻进这项“事业”当中。

  船的设计来自于一个建筑师团队,从设计、建造到测试,耗费近3年时间。许多用于建造这艘船的技术都是在现场发明的。这期间,罗斯柴尔德找到5名经验丰富、志同道合的船员,与他一同去冒险。

  就在“普拉斯提基”号即将造就之时,有人通知他美国一个海洋研究基金会打算建造一条用浮筒捆扎而成的排筏,从夏威夷出发,前往海上垃圾场。巧的是,他们也给船取名为“普拉斯提基”。这个消息让罗斯柴尔德很惊讶。然而,这个基金会最终放弃了这一行动。

  塑料造船自行车发电

  今年3月20日,“普拉斯提基”号正式下水启航。

  建成后的“普拉斯提基”号堪称完美的环保样本——它全部由可回收塑料建造而成,航行结束后,船上所有东西都可以循环再利用。

  “我们本可以选择最省力的方式,”伯夫顿说,“但我们所做的一切则是为了保证最完美地实现我们的初衷——船上的每一片材料都能重复使用,不造成任何污染,为此我们反复测试。当然,我们还必须保证这艘船足够结实,能抵御海上的风浪。”

  在“普拉斯提基”号专设的网页上,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一艘名副其实的“塑料船”。

  “普拉斯提基”号长18.2米,重12吨。船身框架、甲板、船舱和外壳都是采用新型的可回收聚酯塑料(srPET)制作,这种塑料具有玻璃纤维的许多特性,但质量只有玻璃纤维的一半。

  船体框架内由12500个两升装塑料苏打水瓶填充,所有的水瓶被拿掉标签,装入干冰后密封,一旦干冰升华成二氧化碳气体,瓶体会因为受压而变得膨胀僵硬,并具有浮力。将这些构件连接起来的是一种腰果和蔗糖制成的生物胶。

  “普拉斯提基”号将环保践行到每一个细节。

  船上的厕所配有堆肥废物处理装置,“希望这样一个过滤系统能把我们的尿变成水,”罗斯柴尔德说。

  船只运行所需动力和船员生活所需电力,都是由太阳能电池、风力涡轮和发电自行车产生的有限电力来提供。

  罗斯柴尔德曾在接受采访时笑着抱怨说,太阳下山了、风停了,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场景——因为这意味着没法发电了,不得不精打细算地使用此前储存下来的能源,还要防备各种意外情况的发生。一旦船上的网络、卫星电话、导航仪断电,“普拉斯提基”号将成为一个漂在海上的孤岛。

  海上种菜挨过艰难时刻

  128天航海生活是艰苦的。6名船员挤在一个长6米宽4.5米的促狭船舱里,这个船舱,舱内设有上下铺,每个人只有一张单人床,用海水洗澡。

  在这艘塑料船上,他们忍受过38摄氏度的高温和每小时70英里的狂风,遭遇过船帆被破坏的“突发事件”和一场热带风暴。如果风向不对,他们就不得不在海面上停下来,等到风转向之后再继续行驶。

  枯燥的海上生活中,“种菜”、“收菜”成了四个月海上生活中的一大调剂。

  据罗斯柴尔德介绍,船上还有一个小型的菜园,他们依靠营养液种植少量蔬菜和水果。这位船员们提供了一些新鲜的选择,因为大多数时候,他们只能吃脱水食物和罐头。

  菜园里种植着新鲜的甘蓝等绿叶蔬菜,但由于雨水不足,蔬菜没法茂盛地成长,经常要跟船员们“抢水”。“我们不得不在饮用和浇菜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罗斯柴尔德表示,“这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好在船员们可以通过电话和网络与外界联络。

  在接受一次采访时,罗斯柴尔德透露,这趟旅行中他用了大部分时间上传博客、照片、更新微博,用卫星电话接受采访。

  闲来无事,他还热心地给当时面临大选的澳大利亚人提建议——“我想说,你们应该支持那个愿意声援环保,并愿意改善环境的人。”

  探险家牵头赞助商埋单

  罗斯柴尔德在出发前接受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表示,“"普拉斯提基"之旅注定会是伟大的冒险,但我认为更令人激动的是,它可以激发公众对如何合理利用塑料用品的讨论。”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每年世界会产出超过2亿6千万吨的塑料垃圾,它们当中大多数是一次性的,其中90%—95%没有得到回收,大部分都被人类随意丢弃了。

  “普拉斯提基”号旅程中的重要一站就是“垃圾大陆”。船员们发现,塑料在太平洋几乎无处不在。

  “每天我们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塑料物品,它们漂浮在海面上。”罗斯柴尔德表示,更让人担忧的则是无数微小的碎片(被称为“美人鱼的眼泪”)。他们以悬浮状态在水中存在,会被海里的动物吞食,进入食物链威胁海洋生物的生存。

  罗斯柴尔德告诉媒体:“我们在大海上航行了四个月,极少看到鱼群,海洋哺乳类动物也屈指可数。海洋迫切需要我们的帮助。”

  女船长罗伊尔表示,“在看完海尔达尔的书以后,我激动异常,盼望着旅途中能看到鲨鱼尾随我们在鱼群中穿梭捕食的情形,但这一切都只是空想。”

  对此,罗斯柴尔德也表示,“这次探险结束后,普拉斯提基号将翻开新的篇章——关于变化的篇章。我们将要传达的信息是,"你的普拉斯提基是什么?你将如何改变世界?"”

  据伯夫顿介绍,他们将带“普拉斯提基”号进行巡回展览,以提高更多的人对海洋污染和塑料公害的认识。

  在进行“普拉斯提基”号探险之前,罗斯柴尔德已经有多次探险经历,并成功成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生态探险家。尽管伯夫顿拒绝透露整个“普拉斯提基”计划所耗费的费用,但据她介绍,整个项目的花费都是由赞助商来承担。她也表示,随着“普拉斯提基”号旅行的结束,他们收到了许多反馈,也有赞助商表示要持续赞助,这些资金将帮助他们运营未来的项目。

  亲历

  唯一女船员下船想喝酒

  “普拉斯提基”号上一共有6名船员,分别是大卫·罗斯柴尔德、女船长乔·罗伊尔、副船长大卫·汤普森、协调员南特·格雷、摄影师弗恩·摩恩和摄影师麦克斯·乔丹。对船员们来说,为这趟旅行大家都牺牲很多。

  罗斯柴尔德在博客中写道,接近赤道的时候,船体经常会遭遇大浪的侵袭。这种大浪潮往往是突如其来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好几次,他正坐在船舷上拍照,突然一个大浪打过来,耳边“砰”地一声,自己像是被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水,当时自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死,千万不要死……”

  而“生态探险”的新闻官夏洛特·伯夫顿介绍,最为惊险的一次莫过于7月初,当船穿过塔斯马尼亚湾朝澳大利亚海岸前进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冷风暴袭击了“普拉斯提基”号。当时的风速超过70英里每小时,风速再高20%就属于飓风。

  罗斯柴尔德在视频中回忆说,“那天晚上我正在睡觉,副船长大卫·汤普森突然把我拍醒——喊道"所有的人都起来!"这就像一场噩梦一样,我们所有的人都起来,商量对策。”

  “这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大的风暴,”汤普森表示。整整8个小时,船员们手忙脚乱地防止桅杆被折断,并按照罗伊尔和汤普森的安排,把船开往昆士兰州的莫洛拉巴避难。

  罗伊尔是其中唯一的女性,她下船后的第一句话是,“我现在只想要一瓶酒,然后跟我的闺蜜们好好聊会儿天。”

  摄影师弗恩·摩恩错过了自己第一个孩子的出生,不过他在船上通过skpye得知了这一消息。当船停靠在悉尼的时候,摩恩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儿子的样子,喜出望外的他不禁泪流满面。

  人物

  阔少爷从小想当海盗

  大卫·罗斯柴尔德是抵达南、北极最年轻的英国人

  作为罗斯柴尔德家族三个继承人中最为年幼的一个,大卫·罗斯柴尔德并没有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离经叛道”。他按照家族要求完成了学业,在人称“小牛津”的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政治学和信息系统科学专业取得了学士学位。随后,他又在伦敦一所大学学习了生物医药学,并获得学位。

  出生于伦敦的罗斯柴尔德从小最想当的不是金融巨鳄,而是海盗。他最近一次与商业接触是在他20岁,他成立了一家公司,主要负责推广流行音乐。这一行做厌倦之后,他开始学习做一名理疗师,并卖掉了伦敦的公寓,在新西兰买了一个有机农场。

  他说自己自成年后,从未向家里要过钱。“我以前开公司挣钱,现在从赞助商那里领工资。我原本可以从事家族事业,在豪华游艇上与上流社会的体面人物打交道,我也可以管理一个对冲基金,可是我不愿意,因为在我看来,那样的体制正在毁灭我们居住的星球。”

  作为探险家,他的经历可圈可点——他是抵达过南、北两极的最年轻的英国人,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依靠徒步和滑雪横穿南极洲的探险家,他还保持着以最快速度穿越格林兰岛冰盖的世界纪录。

  2005年,罗斯柴尔德创立了“生态探险”组织,正式与“商业”分道扬镳。这是一个独立运营的机构,该机构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各种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提醒人们关注环境问题。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富历来是人们揣度的话题。2007年的畅销书《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根据资料推断,罗斯柴尔德家族财富约有50万亿美元之巨。而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截至2006年底,包括各种衍生品在内的全球金融资产总值也仅为350万亿美元左右。换言之,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世界全部金融财富的七分之一。

  似乎为了佐证这种猜测,2010年,罗斯柴尔德家族现任掌门人访问中国,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曾主动要求,拒绝邀请宋鸿兵为现场嘉宾。

  B04-B05版采写/本报记者 颜颖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