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菲律宾被指在人质事件中形象受损 成最大输家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8日 06: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多名香港游客在菲律宾被劫持

26日,一位菲律宾妇女悼念在人质事件中死亡的香港游客。

点睛语

  种种行动说明,阿基诺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想尽全力挽回事件造成的损失,将不利影响降到最小。

  ——杨保筠:北京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该国在处理人质劫持事件不是没有经验,但菲律宾警察表现之业余与拖沓,暴露出了他们的专业训练和培养有问题,也暴露出他们平时警察队伍的管理和指挥有问题。

  ——叶海林: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所研究员

  只有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权威政府,把国家各方面资源和力量调整到发展经济上来。提高工资和GDP水平,使人们的文明水平提高,才能让社会风气和贪腐的文化氛围有所改善。

  ——汪新生: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新闻背景

  27日,菲律宾警方初步认为,23日挟持人质事件中8名遇难港人都是被枪手门多萨射杀。就在前一天,马尼拉地区警长引咎辞职,4名参与处置该案的警察也被停职。同时,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还为“微笑”道歉。

  无独有偶,26日,菲南部又发生大巴遇袭假警官打死真警官案件,导致4人被枪杀,这些都表明菲律宾的社会治安形势严峻。此次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劫持事件给菲律宾政府造成什么影响?菲律宾能否借此整顿社会秩序?这个国家要实现阿基诺三世上台提出的“美好菲律宾”的愿景,应采取哪些措施?本周圆桌会议,我们特邀到三位专家,共同探讨这些问题。

  本报记者 蒋 林

  影响

  当局形象严重受损

  23日劫持案发生后,媒体和网民纷纷谴责菲警方解救人质行动不利,对不必要的流血事件感到痛惜。菲律宾当局形象严重受损,成为人质事件中最大的输家。

  汪新生认为,该事件短期内会对旅游业有影响,但长远来说影响不会过于夸张,会逐步得到恢复,其他不利影响也会逐步减轻。但他同时承认,此事件暴露了菲警察和政府危机处理能力的欠缺。

  杨保筠也认为,国际舆论对阿基诺三世政府产生了不少负面看法,网民反应激烈,这些对菲律宾朝野影响很大。

  杨保筠说,“菲律宾警察队伍的形象受到损害,而刚上台没多久的阿基诺政府权威受到影响,反对党也会将该事件作为国内政治斗争的工具。”

  杨保筠说,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之下,阿基诺政府正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比如处置4名警员等,为外国人设哀悼日在菲律宾史上也属首次。

  杨保筠指出,种种行动说明,阿基诺三世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想尽全力挽回事件造成的损失,将不利影响降到最小。

  反思

  警方专业性待提高

  长期以来,菲律宾社会治安形势严峻,原本应为“首善之地”的首都马尼拉,更被称为“亚洲绑架之都”。至于当地警察,一度曾是“警匪不分”,警察贪污腐败严重,甚至直接参与刑事犯罪。经历了这次事件,菲律宾整顿社会秩序的决心备受关注。

  对此,叶海林认为,该事件是社会维稳中的普通社会治安事件,与反恐无关。由于每人的心理不同,很难做到事前制止和防范,与菲律宾的反恐经验没关系。

  但叶海林指出,菲律宾在处理人质劫持事件并非没有经验,但警方表现之业余和拖沓,暴露出他们的专业训练和培养有问题,也暴露了他们常识上的欠缺和队伍的指挥和管理有问题,这些都是造成不必要流血事件产生的重要因素。

  另外,我们注意到,菲国内发生的人质劫持很少通过暴力手段解决,通常通过敲诈勒索达成零伤亡手段,绑架在菲甚至已成为产业,这也造成了警方在处理人质事件时主观重视程度不够。

  叶海林说,相信菲警方在此事件发生后会有反思,在预防突发事件、专业素养和专业能力上进行改进。对此,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杨保筠也指出,该事件一定会让菲政府吸取教训,希望这次事件对菲律宾社会有一个触动,让菲政府有深刻的反思,会促使政府加快解决眼前能解决的问题。

  根源

  社会问题积重难返

  阿基诺三世竞选总统时的口号是“建设一个美好的菲律宾”。他承诺,当选后将致力于打击腐败、消除贫困、提振经济、促进就业、提高教育和医疗水平。人们期待着阿基诺三世“拯救”菲律宾。

  杨保筠认为,在今后一段时期内,阿基诺三世政府肯定会进行一些后续补救措施,但该国政治和社会状况不会有颠覆性的改变。他解释说,要想杜绝社会乱象,需抓住问题根源,而根源就是该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如贫富差距大、贪腐严重、关系网盘根错节等,这些现实问题是历史长期积累起来的,任何一届政府很难短时期内解决。他特别指出,贫困是绑架和社会治安差的温床,只有该国谋求可持续发展道路,逐步消除贫困,才能确保人身安全。

  叶海林认为,此次香港人质劫持事件是孤立事件,但从绑架的大背景来说,许多绑架和暴力事件得到地方势力的庇护,改革菲律宾政治必须对家族势力彻底清洗。而阿基诺也不可能彻底解决该问题,他本身也是大家族出身,解决问题很难脱离裙带关系。

  汪新生也认为,这次事件不会促使菲政治结构的彻底改变。他指出,西方成熟的民主制是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基础之上,只有整体经济发展了,中产阶级力量壮大,民主社会才能建起统一的相对权威。菲律宾是东南亚最早实行民主制的国家,但大的财团贵族集权的社会现实难打破,权力没在中产阶级手中。

  汪新生说:“对于菲律宾社会问题的解决途径,我认为只有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权威政府,把国家各方面力量调整到发展经济上来。贪腐与收入低有关,提高工资和GDP水平,从而使人们的文明水平提高,才能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贪腐的文化氛围有所改善。”

  警醒

  关注海外公民安全

  此次人质劫持事件再次敲醒了中国公民海外安全的警钟。随着中国公民“走出去”的机会增加,与外界接触不断增多,这势必造成公民海外遇险的频度增大。

  对此,杨保筠认为,一方面,公民在海外的自我保护和安全意识需增强,尽量避免出国的盲目性,并熟悉当地相关情况,并采取必要、合法的安全保护手段;而另一方面,政府在保障公民海外安全方面的介入和保护力度也要增强。实际上,近年来,中国外交在很多方面不断强化公民的保护职能。

  杨保筠还提醒,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后果之一,就是可能会给其他国家的极端分子进行犯罪提供一个反面“榜样”和模仿途径,各国需提防案件中相似手段的罪行出现。 (来源:广州日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