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吉尔吉斯军人有偿护卫华商 每人要100美元(图)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0日 06: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种族骚乱

  17日凌晨,中国第九架撤侨包机安全返抵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机上搭载148名中国公民。至此,中国撤侨行动基本结束,共计1299名在吉中国公民搭乘包机返回国内。新华社发

  自奥什发生种族骚乱以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从大使、参赞、领事到一般工作人员,均投入到为被困华人华商提供帮助的保护工作中来。

  大使馆和商会还联系到吉尔吉斯斯坦军队,请求给予安全协助。为此,吉军方提供了装甲车和一些士兵,为从北京宾馆到奥什机场的一段路提供安全保护。

  据华商廖先生介绍,吉尔吉斯斯坦军队并非无偿劳动,“当地军人,14日每人50美元,15日是每人100美元。

  在当地,100美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15日5时30分左右,南方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机,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机上搭载着140多名从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市回国的同胞,廖启明就是其中的一位华商。

  在吉尔吉斯斯坦经历的种族骚乱中,位于南部的奥什堪称重灾区。

  装甲车吓退土匪

  13日,廖先生接到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通知:次日6时左右,中国会派遣专机前来,接华人华商回国。

  就在13日晚上,数千名吉尔吉斯族人打、砸、抢,使当地局势进一步恶化。专机的相关救援计划受影响。

  14日上午,吉尔吉斯斯坦南方华商商会接到大使馆方面的电话,进一步统计回国的华人华商数量,并明确告知当晚会有南航包机前来奥什,接同胞们回国。

  当时,廖启明和身边的人“高兴得不得了”。

  14日下午2时左右,廖先生与妻子、孩子,按计划奔赴奥什的北京宾馆。此前,商会和大使馆已沟通好,即所有在奥什,且准备回国的华人华商都在北京宾馆集合,随后大使馆会安排专车将所有人送往机场。

  廖先生的家距北京宾馆只有不到10分钟的行车路程,然而就是这么一段路,让廖先生一家人害怕了。

  南方华商商会的吴会长和杨先生担心路上有危险,所以决定开车接廖先生一家。在前往北京宾馆的途中,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他们遇到了一个检查关卡。

  对方要求车上的人丢下所有的值钱物品。廖先生带了一个包,包内有笔记本电脑、手机、钱和几件衣服。他没有按照对方的指令,把整个包丢下去,结果,手机被抢了。

  吴会长在与对方发生争执时,被割伤手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没有实施进一步的暴力行动,且让华人通过关卡。

  廖先生在当地经商10年。他从这些人的态度和着装上判断,他们是从附近山上下来的土匪。

  平时,这帮土匪其实就是放羊的牧民,贫穷而彪悍。在以前的骚乱中,这些人常常趁火打劫。

  廖先生一行来到北京宾馆时,发现当时此处已聚集了200多名华人。就在他们等待大使馆调配的专车时,先前设关卡抢廖先生手机的那帮土匪,却赶到北京宾馆。

  负责保卫北京宾馆、从中国国内过来的两名中国军警,见状朝天鸣枪。目睹此景,土匪们这才离开。

  不久后,土匪们发射信号弹,以便召集更多同伙增援。双方就这么一直对峙着,直到大使馆和商会“请”来吉尔吉斯斯坦军方的装甲车后,土匪们这才死心散去。

  当地军人有偿护卫

  自奥什发生种族骚乱以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从大使、参赞、领事到一般工作人员,均投入到为被困华人华商提供帮助的保护工作中来。

  一直在一线工作的领事任先生接受采访时称,骚乱发生后,上千名华人华商和一些中国留学生被困在家中或学校,其中不少人希望回国避难。

  在大使馆和南方华商商会的配合下,南方航空公司在14日和15日两天总共派出4架专机,前往奥什机场运送被困同胞回国。

  同时,大使馆和商会还联系到吉尔吉斯斯坦军队,请求给予安全协助。为此,吉军方提供了装甲车和一些士兵,为从北京宾馆到奥什机场的一段路提供安全保护。

  据廖先生介绍,吉尔吉斯斯坦军队并非无偿劳动,“当地军人,14日每人50美元,15日是每人100美元。

  在当地,100美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14日,15日,领事任先生从首都比什凯克赶到奥什机场现场指挥撤离工作,这时,他“忙得没时间接电话”。

  来自国内的专机,优先照顾女士和儿童。此外,专机先从骚乱重灾区奥什开始进行撤离同胞的工作,随后再接距奥什20公里之外的卡拉苏华人华商回国。

  卡拉苏是华人华商批发货物的集散地,在中亚地区小有名气。廖先生有一部分货物就在卡拉苏存放。

  13日,有人试图在卡拉苏闹事,但被当地的安全部门及时制止。在廖先生看来,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的华商货物相对安全。“这也是很多华商敢于离开卡拉苏,回国避难的原因之一。”

  想起骚乱以来的种种慌乱和匆忙,廖先生称:“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不会有更深体会的。那绝对是一场噩梦。”

  帮工躲在地下室

  廖先生的这场噩梦源自6月10日的一场赌场群殴。

  当晚11时左右,吉尔吉斯族青年与乌兹别克族青年在该国南部奥什市的一家赌场发生群殴,随后事态迅速扩大。当地人开始洗劫并焚烧音乐厅、超市、商场和汽车。

  最终,暴力活动充斥整个奥什市,由此形成的难民潮波及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的乌兹别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总人口达500万,其中15%为乌兹别克族人。然而,在该国南部,乌兹别克族人的数量要超过吉尔吉斯族人。

  当晚,听到朋友在电话里说起奥什街头的骚乱时,廖先生还不太相信,紧接着就开始担心自己的货物。

  他说:“4月,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巴基耶夫下台时,奥什就发生了骚乱。华商闭户歇业,担心货物受到波及。”

  电视报道称局势恶化,廖先生因此一直没敢出门。

  在当地经商10年的廖先生,经历了不少骚乱,“可这一次最严重”。

  大部分华人都有应对骚乱的经验。他们多数人不习惯当地饮食,为此,家中都备有储存的粮食。这些粮食在闭门不出时派上了用场。廖先生常吃刀削面。

  在奥什的华人数量不少,可没人敢出门,因为街上太乱。城里尸体随处可见,散发着异味,有一条小溪被鲜血染红了。

  廖先生雇了一名帮工,土耳其族人,50多岁。双方合作多年,“如同一家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