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重压之下的中国奥运军团:为成绩紧张 为备战封闭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0日 07: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女子拳击将在伦敦奥运会上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这个冷门项目首次备受瞩目,而中国女拳手在秦皇岛举行的本届女子拳击世锦赛上,也头一次切身感受到奥运重压。在本届世锦赛上,中国女子拳击队的成绩关系到奥运会参赛资格,获得资格的笑,无缘伦敦的哭。

  女子拳击的前世今生

  本周,上百名记者来到秦皇岛采访女子拳击世锦赛,组委会赛前准备的媒体工作间根本不够用,许多记者不得不采取各种方式争抢座位。

  这么多媒体关注女子拳击,出乎中国女子拳击队意料。“能有这么多记者前来采访,我们感到很高兴,我们很希望大家能够了解女子拳击这个项目,了解其中的苦辣酸甜。”51公斤级选手任灿灿告诉记者。

  任灿灿是广州亚运会冠军,她获得的那枚金牌,是第一枚亚运女子拳击金牌。从某种程度上说,她是第一个进入人们视线的女子拳击运动员,而她的经历,也反映了中国女子拳击的过去和现在。

  与众多冷门项目一样,任灿灿也是偶然才练习拳击的。她原本是一名田径运动员,改练拳击后,由于在训练中手臂骨折,被原来的单位“抛弃”。后来,她被目前中国女子拳击队的教练田东收留。当时,由于无缘奥运会,女子拳击的生存状态非常糟糕。

  2005年,国际奥委会开始讨论女子拳击进入奥运会的议题。颇有先见之明的宁波市体育局,将以俱乐部形态生存的田东、任灿灿等教练和队员“收归”旗下。有了政府支持,日子好过多了,但维持40多人的队伍仍然很艰难。很多时候,遇到朋友请客,田东会带上包括任灿灿在内的所有队员赴宴,算是为队员改善伙食。

  2009年8月,国际奥委会在德国柏林召开执委会,正式确认女子拳击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比赛共设51公斤级、60公斤级和75公斤级3个级别。女子拳击进入奥运会后,各方面的保障有了根本性的提高。田东说:“女子拳击变得比过去重要多了,尤其是3个奥运会项目,不仅训练经费绝对能保证,队员的待遇也比过去提高了很多。”

  任灿灿告诉记者:“从事拳击运动以来,这一路走得很艰难。以前的情况跟现在没法比,我觉得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特别好。”值得一提的是,任灿灿现在的人事关系在武警部队,也就是说,她退役后的出路也基本上有了保障。

  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后,女子拳击也成为全运会比赛项目,很多省区市都专门组建了女子拳击队。在去年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参赛队伍多达40余支,参赛队员多达197人。3个奥运会项目的参赛人数更是令人吃惊,51公斤级有31人;60公斤级有24人;人才最不好找的75公斤级比赛,也有17名选手参赛。

  由于女子拳击运动在我国算是刚刚起步,大多数选手的水平有限,很多队伍都盯着田东手下这批高水平运动员。“大家巴不得我们解散才好呢。”田东这话虽属戏谑,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各省市对女子拳击运动员可谓求贤若渴。当然,想挖墙角的队越多,选手的待遇也会水涨船高。

  展望奥运有喜有悲

  女子拳击进入奥运会,让中国女拳手的待遇得到提高。但更重的压力也不可避免地随之而来。这种滋味对中国女子拳击队的教练、队员来说,都是从未品尝过的。

  为奥运会参赛资格而战的60公斤级选手董程,在15日的比赛中输给俄罗斯名将索菲亚。田东承认,输掉这场比赛后,董程进军伦敦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所以,董程在赛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终于泪洒赛场。她坦言,心理压力是输给对手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为了争取奥运会参赛资格,中国女子拳击队一直是在相对压抑的气氛中准备比赛的。本届世锦赛开始前,很多女拳手在面对媒体的采访时,采取回避的态度。董程15日比赛前的下午,记者到运动员训练馆观看中国女子拳击队的训练。当时,田东、陈涛等教练的表情一直显得很严肃。很多时候,教练都在低声探讨着什么,队员的脸上也大都面无表情。与之相比,在同一个场馆训练的其他国家的选手,大都表情轻松,谈笑声不断。

  “紧张,肯定紧张!毕竟这关系到奥运会参赛资格,大家都在为这个目标奋斗。”任灿灿说。记者问她,紧张有什么具体的体现?任灿灿告诉记者,她的睡眠本来就不好,面对比赛压力,“确实休息不好”。在本届世锦赛前,任灿灿曾拿过两次世锦赛冠军,是中国女子拳击队最有实力、最有经验的选手,她在面对事关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比赛时都睡不好,其她队员的压力也可想而知了。

  任灿灿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16∶8轻松击败美国选手马林。在几乎同时进行的另一场比赛中,朝鲜选手输掉了比赛。虽然当时印度选手的比赛还没有进行,但根据8强选手中前两名亚洲选手自动获得伦敦奥运会门票的规则,任灿灿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比赛结束后,感觉特别开心。这次比赛首要任务就是拿到伦敦奥运会入场券,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我的心态会更加放松,不会像之前那样紧张了。”任灿灿说。她的主管教练陈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之前的紧张是无法形容的,现在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任灿灿比赛时,中国队教练组的其他成员,一直在看台上紧张观战。任灿灿比赛的局间休息时,他们的目光都转移到朝鲜选手的比赛中,因为那场比赛的胜负,将直接关系到任灿灿能否提前拿到奥运会门票。

  当人们还沉浸在任灿灿收获中国女子拳击第一张奥运会门票的喜悦之中时,一个坏消息却接踵而至——在75公斤级比赛的四强战中,中国女拳手李金子以8∶20不敌英国选手马歇尔。当时,由于李金子能否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还无法确定,李金子和她的教练张传良,对比赛结果都非常失望。张传良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时,连连摆手以示拒绝。

  “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压力,就像你扛着炸药包,怎么都得往上冲,冲上去了你就是英雄。”田东这样形容道。董程失去直通伦敦的机会后,面对媒体记者不禁失声痛哭。而她的教练田东则显得不知所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来回比划着,这可能就是“冲不上去”后的表现。

  不仅女子拳击有压力

  其实,奥运重压并非中国女子拳击队所独有。躲避媒体采访的,也不止中国女子拳击队一家。在奥运会日益临近的大背景下,几乎每一支获得参赛资格的国字号队伍和运动员个人,都在尽可能避免外界的干扰。

  中国射击队目前正在参加世界杯意大利站的比赛,在出发前,射击队曾举行了公开训练课。当时,很多记者都想采访庞伟、杜丽等知名队员,但都被中国射击队领队肖昊鹏婉拒:“等结束了世界杯比赛,回来后再接受大家的采访。”

  在北京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中国射击队斩获5枚金牌。对于征战伦敦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给射击队下达的夺金任务比北京奥运会时要轻松,但面对奥运会,中国射击队丝毫不敢疏忽大意。

  中国男篮正在为伦敦奥运会进行热身比赛,在之前的封闭集训期间,领队张雄明确表示,任何中国男篮队员都不得接受媒体的单独采访。北京奥运会前,中国男篮也下达了类似的命令。不过,以目前中国男篮的实力,封口令执行得再严格,也很难像北京奥运会那样杀进8强。

  事实上,在世界大赛前尽量避免外界干扰,是很多国家运动员的普遍做法。体育心理学专家也大多认可这种做法,因为这种做法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排解运动员的压力,只靠简单的封口难以做到,还要看个体的承受和解压能力。

  广州亚运会是中国射击队选拔奥运会参赛队员的重要比赛。当时,小将易思玲在参加10米气步枪前,曾紧张得睡不着觉,一个人坐在厕所里,反复翻看技术要领。最后易思玲顶住压力,不仅拿下了金牌,更由于在世锦赛、亚运会接连取得冠军,为她最后获得伦敦奥运会参赛资格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每个运动员都面临着很大压力,队里配备的心理学专家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此外,易思玲这样的队员性格比较开朗,自己也会调整好。”肖昊鹏说。

  中国女子拳击队虽然没有配备专职人员,但心理学专家也到队中给队员上过课,效果则因人而异。已经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任灿灿表示,“运动员肯定存在个体,我可能经历过的挫折比较多,但性格也更开朗些,所以排解压力的能力就更强了。”

热词:

  • 女子拳击
  • 广州亚运会
  • 备战
  • 中国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