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纽卡斯尔主场改名遭到抵制 球迷抬棺材出殡抗议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12: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成都商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3年前纽卡斯尔俱乐部球场的更名风波,还曾影响到了上海滩。上海申花老板朱骏就有意将虹口体育场改为“圣鲁迅公园”———因为虹口体育场和上海鲁迅公园毗邻,据说这一思路就是模仿圣詹姆斯公园球场的。一位球迷知道此事后如此留言:“申花踢成这个样子,鲁迅先生如果看到都会死不瞑目的!”

  “我不是阿什利”

  也许是因为“喜鹊”球迷太恨老板阿什利了,一位球迷因和他长得太像而无辜遭到暴打。这位倒霉的“山寨阿什利”现年37岁,名叫阿兰·麦肯纳,他本人也是“喜鹊”的球迷。

  3年前阿什利逼主帅基冈辞职后的一天晚上,麦肯纳和朋友一起到酒吧喝酒,没想到刚一进门就被两名满嘴酒气的大汉拦住,“他们其中一个问我‘你是不是阿什利?’。我只好堆起笑脸解释‘不是,我没有那么胖’。但他们哪管这些啊,挥拳便打。”麦肯纳回忆说。这不是麦肯纳第一次因为长得像阿什利而遭遇麻烦了,在2008-09赛季英超纽卡对赫尔城的比赛时,在看台上的麦肯纳就遭到了球迷的辱骂。《太阳报》曾给可怜的麦肯纳支招:制作一件T恤,上面印着“我不是阿什利”……

  圣詹姆斯公园球场

  (St James‘ Park)

  启用时间:1892年

  看台:52387个坐席

  最高上座率:68386人(1930年纽卡斯尔对阵切尔西)

  地点:泰恩河北岸纽卡斯尔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

  绰号“喜鹊”的纽卡斯尔是英格兰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120年来,球队主场的名字一直叫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但如今一切都变了,球队老板迈克·阿什利日前将球场名字改为以自己公司名冠名的“体育直营球场”———赤裸裸的商业包装,泰恩河北岸维系百年的情感纽带,瞬间败给了广告。

  昨晨英超对狼队的比赛,是纽卡斯尔第一次在更换名字的主场比赛,悲愤的“喜鹊”球迷选择与老板“决一死战”:几名球迷抬着棺材,赶赴现场看球,棺材涂成了纽卡斯尔球衣的黑白两色,上写“圣詹姆斯公园”。在绕场一周后,球迷们还举行了一个虚拟的葬礼,为“圣詹姆斯公园”下葬送行……

  喜鹊死忠都学“庞德抬棺”

  其实纽卡斯尔主场改名已是去年底的事了,然而在上周,阿什利正式让工作人员撤掉了球场内外“圣詹姆斯公园”几个大字,换上了新的“体育直营球场”标识,百年老店“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就此作古。于是,几位愤怒的球迷用这样一个虚拟的葬礼,为“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下葬送行:六个大汉抬着一口印着“圣詹姆斯公园”的黑白色棺材,一群鼓乐队紧随其后奏着沉痛的挽歌。绕着球场走了一圈后,他们将棺材停在了球场外墙处。一位“神父”表情沉痛地介绍了“圣詹姆斯公园”120年的“生平”并为之祈祷,围观的“亲友”则一同祷告……

  此举引起了现场大批球迷的共鸣:与狼队一战,共有52287名球迷现场观战,无数球迷自发加入“送葬”队伍,仿佛是在送别一位他们共同的亲人。延续了几代纽卡球迷情感的主场名字,瞬间化作一缕青烟,喜鹊死忠的愤懑之情可想而知。在《三国演义》中,曾有庞德抬棺战关羽的精彩段落,那是武将“不成功便成仁”的魂魄,而昨天纽卡球迷抬棺与老板死磕,则是对俱乐部传统沦落为铜臭的椎心泣血。

  “纽卡斯尔联队永垂不朽!圣詹姆斯公园是我们感情归属的内核。因此,这几个字是无价的!”这次葬礼的策划人、也是葬礼“神父”的史蒂夫·赖斯情绪激昂地对《每日邮报》记者表示,“这么好的一座球场,历史上产生了那么多让人无法忘记的球员、比赛、瞬间。它不应该被赤裸裸的商业行为埋葬!”

  喜鹊球迷的死敌是自家老板

  “体育直营公司”是英国最大的一家体育用品连锁零售商,老板迈克·阿什利于1982年创立了它,至今他仍拥有71%的股份,市值约10亿英镑。如果说阿什利这辈子最杰出的买卖是创立了体育直营公司的话,那么他最失败的交易便是收购了纽卡斯尔。2007年5月,阿什利砸出1亿3400万英镑收购纽卡斯尔俱乐部、并出资1亿1000万英镑帮助俱乐部摆脱了债务。本想纽卡斯尔能帮自己赚一笔,可是这家百年球会近几年一直处于严重财务危机之中,阿什利最终不得不动一些“歪脑筋”,比如筹划将纽卡斯尔烙上“体育直营”的标志,希望手下两份产业能完成“内部援救”。

  3个月前,阿什利在纽卡斯尔官网宣布球场更名为“体育直营球场”。但这份声明的效果并不理想,球迷和很多媒体仍在使用“圣詹姆斯公园”,纽卡斯尔市议会则呼吁当地媒体不要使用新名,而今夏奥运会期间,承办比赛的球场也仍称圣詹姆斯公园。

  阿什利只能采取“彻底销毁”的方式销毁一切外观上的传统:本月16日,3名工人架着梯子扛着撬棍,将球场外墙上“圣詹姆斯公园”的字样逐一铲除。过往行人驻足观看,怒斥几位工人“可耻”。动用撬棍后不到24小时,一位名叫阿特金森的球迷,便在夜间用白色油漆在外墙重新写上圣詹姆斯字样。俱乐部很快便将涂鸦抹去。阿特金森也遭到警方拘留,但他表示不后悔,“阿什利好像非得当个反面角色才爽,我不在乎为捍卫正义被捕。”

  圣詹姆斯公园不同于酋长球场

  一个阿特金森倒下去,千万个阿特金森又站起来。

  上周一,球场外墙又出现了多处“圣詹姆斯公园”字样的涂鸦,工作人员忙着到处涂抹。而这次的抬棺事件,更是将俱乐部和球迷的矛盾激化到了极点。能容纳52387人的圣詹姆斯公园球场,是英超第3大球场,仅次于老特拉福德和酋长球场。纽卡斯尔1892年成立时,便以此作为主场。出售球场冠名权在英格兰并不是新鲜事,英超就有三座球场以赞助商的名字命名:阿森纳的酋长球场、博尔顿的锐步球场和维冈的DW球场。但这三座球场都是改址后由赞助商投资新建,即便如此,这种命名方式依然由于缺乏人文精神和过度商业化而饱受争议。而像阿什利这样把一座有着120年历史的著名球场更名改姓,英超还无先例,难怪喜鹊球迷如此不满。

  纽卡斯尔主帅帕杜理解球迷的愤怒,“取下圣詹姆斯公园的标记,球迷们感到愤怒,从球迷的角度,我可以理解。但一旦比赛开始,重要的就是球场上的结果了,我认为球迷们信任球员,他们知道球队会有努力的表现。”本场比赛,纽卡斯尔在2比0领先狼队的情况下16分钟内连丢两球,被这支保级队逼平,距离英超前四名更远了。

  哀莫大于喜鹊的公园办葬礼,看来这场“葬礼”的晦气也影响到了喜鹊战士……

热词:

  • 主场比赛
  • 纽卡斯尔联队
  • 圣詹姆斯公园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