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亨利和斯科尔斯重返英伦赛场 倦鸟知返球迷欣喜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5日 08: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亨利的回归是一个童话。

斯科尔斯的退役只是一个插曲。

特雷泽盖的新生涯是一次圆梦。

  倦鸟知返

  ■ 本专题策划 本报记者 雷煜 ■ 本专题撰文 本报记者 李斌

  亨利和斯科尔斯重新出现在英伦赛场,是人们超乎想象并且兴奋难抑的事情,蓦地推开了球迷心中那扇纪念的窗棂。特雷泽盖也回到了儿时梦想的球队河床,在外漂泊的游子带着叶落归根的情怀回到阿根廷。当今国际足坛,这股回归潮独领风骚,即便米兰双雄争抢特维斯的焦点新闻,也不如其光彩夺目。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著名歌曲)

  这个冬天的国际足坛,没有比亨利重披阿森纳战衣更煽情的剧情出现。这个在复出后第一场比赛就为球队奉献绝杀的“枪手之王”泪流满面地出现在电视镜头前时,一段令人心醉的回忆重新浮现在人们眼前。尽管离开了阿森纳5年,但人们眼中的亨利依然是那道枪手的闪电。在阿森纳的8年时间里,亨利从一名年轻球员成长为世界最优秀的前锋之一,他的铜像和名字已经在酋长球场外屹立。

  亨利回归之所以如此煽情,其中一个原因是其充满了好莱坞编剧喜欢的温情和个人英雄主义。一个男人在球队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回到队中,带着“即使不能上场,我也会在更衣室帮助队友”的动人言语,而且,他在第一场比赛中就用一个标志性的进球帮助球队获得胜利。

  这个充满温情和英雄主义的一幕,令人们埋在心里的那份对过往日子的依恋如潮水般涌出。更有球迷借用调侃的形式来怀缅过去:“温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先是亨利,下一个是皮雷,再后面是维埃拉,最后的重头戏是博格坎普——那个冰王子。”

  在世界足坛,由于与球队感情深重而重新归队的事例并不少。就拿阿森纳来说,在亨利之前,近年来就已先后迎来过坎贝尔和莱曼的回归。在球队遭遇困难,伤停情况让球队阵容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往往就是这些老兵挺身而出的时刻。

  最近德甲的一则传言也很合时宜地加入到这股回归大潮中,传言的主角是泽·罗伯托。不过对于他来说,并非是与一支球队的感情吸引他,而是对整个德甲联赛的眷恋让这位老兵壮心不已。37岁的泽·罗伯托是德甲的一名传奇中场,他在勒沃库森效力过4年,在拜仁慕尼黑踢了6年,在汉堡还踢了两年。半年前前往卡塔尔淘金的他现在又怀念起德甲来,他说:“我怀念竞争,怀念压力,怀念责任,怀念每三天踢一场比赛,甚至怀念来自球迷的责骂。我现在状态很好,我可以踢到40岁。”泽·罗伯托正在考虑重返德甲,他的选择可能是拜仁或汉堡。

  比亨利早一个半赛季,另一名曾经叱咤英超足坛的名将也选择了倦鸟知返,回到自己“梦开始的地方”。2010年夏天巴拉克告别切尔西,加盟自己成名的勒沃库森。第一个赛季他发挥平平,而本赛季他已经在时隔1994天后再度收获德甲进球。

  壮心不已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老兵不死,只会隐退——西点军校军歌歌词)

  当外界为亨利回归心绪未平,曼联的一个行动又让人们目瞪口呆。在足总杯对阵曼城的比赛前一个小时,曼联官方宣布斯科尔斯已与球队签约并进入替补名单。比赛第60分钟,弗格森就迫不及待地让斯科尔斯上阵。

  斯科尔斯在半年前选择退役,但曼联在2012年的头两场比赛中连续输给布莱克本和纽卡斯尔之后,弗格森又想起了斯科尔斯。斯科尔斯退役时弗格森曾说,“生姜头”还可以在曼联踢3年,现在两人正在证明这句话。

  同样惊人的是,据意大利媒体的最新消息,前意大利国家队队长卡纳瓦罗也即将复出,而他复出的赛场竟然是遥远的印度甲级联赛!去年夏天才宣布退役的卡纳瓦罗,被爆将参加印度甲级联赛剩余的6轮比赛,时间从今年2月中旬到4月20日。

  这类回归并不鲜见,最牛的是巴西“独狼”罗马里奥。他曾在2004年、2005年、2007年、2008年、2009年先后5次宣布退役,纪念赛、告别赛2004年就踢完了,纪念DVD和纪念册也在2008年出了,但每次宣布退役后他还是禁不住又重回足坛继续折腾。前AC米兰和捷克国家队球星扬库洛夫斯基去年6月宣布退役,10月10日就复出加盟了家乡球队巴尼克奥斯特拉瓦。德国名将克林斯曼在1998年世界杯后退役,但移居美国后又偷偷踢起低级别联赛。阿根廷“小毛驴”奥特加2003年宣布退役,半年后又加盟了纽维尔老男孩。还有荷兰“飞侠”奥维马斯,退役4年后突然出现在荷乙赛场。而最让人捧腹的要数1998年世界杯上的阿根廷队门将罗阿,1999年他以为世界末日来临就退役了,后来发现自己还活着,于是复出。

  叶落归根

  Take Me Home,Country Road

  (乡村路带我回家——著名歌曲)

  还有一种回归形式也让人满心温馨,这就是以特雷泽盖为代表的“叶落归根”。不久之前邵佳一重回北京国安,同样是这种回归。

  特雷泽盖的童年是在阿根廷度过的,当时他效力的球队是拉普拉滕,但他最爱的球队是著名的河床。17年前特雷泽盖和家人离开阿根廷去了法国,接着他在摩纳哥俱乐部与亨利一起成名,转会到尤文图斯后日渐成长为巨星。颠沛流离多年之后,特雷泽盖近日回到了阿根廷,加盟现在已经降级的河床。“我终于又回到了阿根廷,而且穿上了我童年梦想的河床球衣。这是一种特别的感情,我希望帮助球队重返甲级。在尤文图斯,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特雷泽盖显然很满足现在回到乡土的踏实感。

  无论成功者还是失意者,家乡总是自己心里的寄托。除特雷泽盖外,雷耶斯也选择了回归。当年的塞维利亚追风少年在2004年转会阿森纳,而后在皇马、本菲卡和马竞蹉跎岁月。时隔8年,他回到了皮斯胡安球场,重为塞维利亚效力。

  这样的回归现象在巴西显得特别突出,这个“世界球员工厂”的球员往往在征战欧洲顶级联赛多年之后,就会选择回到巴西。像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阿德里亚诺等大名鼎鼎的球员,都在职业生涯的末期叶落归根。这也许是一种无奈,但更是一种执著。

  在回归潮的引领下,网络上随处可见球迷呼唤自己的偶像“回家踢球”。比如枪手球迷渴望博格坎普回归,曼联球迷想起贝克汉姆,巴萨球迷甚至希望穆里尼奥从死敌皇马跳槽回去,重拾多年前的助教教鞭。至于中国球迷,有人希望“李毅大帝”回归球场。不管是实际愿望还是有娱乐成分在内,毕竟都蕴含着令人难忘的故事。

  每个球迷的心中总有一个自己最希望看到的身影,即使这个身影慢慢隐去,依然能在冬日勾起一阵对过往时光的温暖回忆。

热词:

  • 特雷泽盖
  • 亨利
  • 球迷
  • 级别联赛
  • 纽维尔老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