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女足总教头殷铁生:世青世少暂无明确目标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4日 02: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殷铁生希望将中国女足从低谷中带出来。新华社发

  近日,中国女足国青、国少队前来广州奥体中心展开跨年冬训。殷铁生是这支国青队的主帅,也是传闻中女足国家队、国青队、国少队三队“女足大国家队教练组”的总教头。日前,南方日报记者探营奥体,与殷铁生进行了对话。

  按照殷铁生自己的说法,男足国奥、国青、国少,乃至国家队,他都带过。现在,他也有了执教女足国青、国少队的经历了。不管女足国字号总教练这个名头是不是落在他肩上,他说自己“作为足球人,既然选择了,就义无反顾”。

  殷铁生说自己选择女足“确实也是因为不甘心”,“虽然开始可能不是自愿,但进来以后还是觉得挺有乐趣的”。最终的重点落在了“已经选择了,就希望能做到最好”。

  世青世少暂无目标

  今年,女足国家队在奥运会和世界杯双线历史性出局。在国字号全面溃败的背景下,女足国青队和国少队双双杀入世青赛和世少赛,成为了少有的亮点。“女足国青已经两届没进世青赛了,国少的比赛自从开设以来,咱们就没进过。”殷铁生说。

  殷铁生说,足管中心并没有给这两支球队设下一个明确的目标,但作为球队内部,目标是一定要有的:“我们不是说非要达到什么名次,而是要给运动员、教练员一个目标去追求。敢想才能敢做,敢做我们才有成功的几率。”

  “大家都清楚,现在女足的现状也不是很好。我们需要成绩,需要世界大赛这样的平台让队员能有更开阔的视野,让他们将来有更高的目标。”

  冲出亚洲仍然有机会

  殷铁生认为,中国女足与亚洲的几个主要竞争对手日本队、朝鲜队、韩国队和澳大利亚队相比,还是处于“互有优劣”的地位。“当然,我们的优势可能少于像日本这些队伍,她们显得更成熟。亚青赛虽然我们挤掉了韩国,但她们的身体对抗能力、奔跑能力,包括求胜的欲望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他看来,中国女足的年轻姑娘们在比赛当中应用技术的能力和无球跑动是弱点所在,“特别是无球跑动存在一定差距”。这也是这两支球队冬训亟需弥补的问题。

  “日本队能拿到女足世界杯的冠军,她们在身体条件、跑动距离、跑动速度等方面肯定和欧洲没法比,但就是拿到了冠军。在对球的控制、无球跑动上、球员的韧劲方面,都是日本足球成功的经验。技术可以练,但这里不行”。说这话的时候,殷铁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大一统国家队是借鉴

  说到日本女足乃至日本足球,其实最近沸沸扬扬的女足大一统国家队教练组的设置,就是一个借鉴的产物。“这次我们参加亚少赛决赛的时候,日本国青队的主帅,其实同时就是国少队的主帅。无论教练统不统一,从日本的青少年到国家队的这种训练系统已经建立起来了。”殷铁生说。

  “我们过去有一些说法,比如国家队训练和地方上的训练差距比较大。另外,一个教练一种模式,我这一届走了,下一届又改变一种模式,日本也是经历过的。过去的教练走了都得重新开始。”

  “实际在前几年时,国管部也提出像男足统一阵型、打法的可能性,大家也在探讨这些东西。现在男足国青和国少队实际上也是争取在一起训练,而且里克林克(国青主帅)可能对一些训练提出一些意见。既然是好的东西,国外的也好,欧洲的也好,我们肯定要借鉴。”

  高红:“90后”不能吃苦是误读

  在女足的训练场边,记者在教练团队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女足“铿锵玫瑰”一代的代表人物,高红。她现在的身份是女足国少队的守门员教练。

  北京奥运后找到方向

  不管是作为足球人,还是社会人,高红的经历都足够丰富。她早年就曾东渡日本效力宝冢国际女足俱乐部,后来她成为中国女足主力门将,历经1995年世界杯、1996年奥运会、1999年世界杯,并当选为亚洲体育记协评选的“本世纪亚洲最出色女足运动员”。再之后,她加盟美国女足大联盟。

  在淡出绿茵场之后,她去加拿大读大学,学习体育管理。之后,在一家国际体育机构工作。看起来,高红的人生轨迹将与女足渐行渐远。可就在2007年女足世界杯时,归国受邀解说赛事的高红重新和女足联系在了一起。

  在解说完2008年奥运会的比赛之后,高红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想做什么,我的心在什么地方,所以我决定还是要回到足球场。我知道,我跟它们很紧密,这是我想要做的工作,也是我的心在的地方,而且,我不仅仅是喜欢足球,也是因为我跟这个群体有感情。”

  随后她前往英国伯明翰求学,专攻教练员硕士课程。在那里,她学习到了很多,然后把这些带回国,成为了自己教练生涯中的财富。

  女足需要榜样的力量

  虽然昔日在女足赛场上威风八面,但对于这些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小球员,刚开始接触时的“高导”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

  高红只能给她们放一些以前央视剪辑的比赛片段,让她们对自己这位新教练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原来高导比赛的时候,这么帅、这么酷,太威风了。”高红说,“最重要的是,在那以后你再给她们做动作示范的时候,她们会很服我,会觉得她做不到像我那样。从而形成一种想法,希望成为像我一样的人。”

  关于榜样的力量,高红还谈到了日本队的泽穗希。“她已经30多岁了,仍然奋斗在这个地方,我觉得她不再是为了个人的生存而奋斗,而是为了整个日本女足来影响着、改变着日本女性,所以这是一个鼓舞,同时也是一种同感。”

  如今,人们拿老女足的辉煌和现在“90后”的年轻球员相比时,总会提到一个重要的观点,“现在的孩子不能吃苦”。但高红却对此提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看法,“吃苦能力并非与生俱来”。

  她告诉记者,吃苦能力一方面需要慢慢地培育,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于志向的树立。“我在这行业里志向是什么,我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当她们有了这些作为励志后,很多时候就会愿意主动地吃苦。”

  高红说,在她接手带这3个孩子8个月的时间以来,“很多时候她们这种吃苦的能力甚至让我感到很吃惊。因为她们有了个人的志向,也不再局限于是为了生存来踢球了”。

  她转头问练得最辛苦的王欣:“你们说累吗?”没等王欣表态,高红自己就笑着替孩子做出了回答,“她们可爱跟着我练了”。

  用仪式传承女足荣誉

  高红用一种荣誉传承的方式,激励着自己的球员,同时也教导着她们与社会相处的方式。

  “作为教练员,你必须要培养她们的自尊心、责任感,让她们觉得自己是很宝贵的。打骂不是不可以,但是很多时候让她们变得自己轻看自己。女足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曾经在社会上受到如此的敬重和尊重,那不是白白得来的。”

  高红透露说,当孩子们第一次穿上带有国旗和她们名字,以及自己选择号码的国字号球衣的时候,她自己设计了一个仪式。作为前辈,高红亲自把球衣交给她们:“这是一种代表着前辈后辈交接、一种传承的感觉,这样就会使她们觉得自信起来了。”

  开朗外向的高红,自然也不能容忍弟子们每天在训练之余变成宅女。除了平常让她们看书交流心得体会,在亚少赛期间,高红在和澳大利亚队的一些教练、领队等朋友聚会时,都会带上这些孩子们,鼓励她们多说英语、多交朋友,“青少年比赛,本来不就是一个沟通的平台吗?”

  专题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朱小龙 实习生 江皓 策划 戴学东

热词:

  • 女足国家队
  • 世少赛
  • 殷铁生
  • 总教练
  • 国家队教练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