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北大教授:剩女是个伪问题 二千万剩男是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5日 15: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浙江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抓不住爱情的风筝,总是眼睁睁看它高飞—

  剩男,无奈的情歌独奏

  核心提示:剩男,是如今时尚的说法,以前没讨到老婆的人叫“光棍”。根据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资料推算,我国30岁以下男性比女性多出2000多万人。未来10年内,平均每年新进入结婚年龄的男性比女性约多100万人。渐次进入婚育期的男青年,正遭遇日益严峻的婚姻挤压挑战。

  蹉跎:从挑别人到被人挑

  刘康,41岁,杭州某高校中文系教师,云南人。瘦高个,长发,络腮胡子,一笑起来颇有沧桑感,能迷倒不少女生,但就是这样的准帅哥,也被剩了下来。

  父母朋友为他着急,他却稳如泰山:“我又不是找不着,只是适合我的那一位还没出现。”

  读研究生时,刘康和一位师妹有过短暂接触,两人经常一起“压马路”,但这位师妹一毕业就与刘康拜拜了。自由恋爱没有结果,他自此踏上相亲之旅,但总是见了一面就没有下文。

  朋友们说,因为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刘康对另一半的要求一点都不低。

  2007年,经人介绍,刘康认识了一位肯德基女店长,她个子高挑,性格脾气都不错,只是容貌一般。吃完饭后,刘康觉得跟对方没感觉,就再也没联系了。“我自身条件不差,就想找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他对朋友说。

  2009年,又有朋友给他介绍了某省级医院的护士,她29岁,身材娇小、温柔可人。照例,第一次见面是在温馨的饭桌上。吃完晚饭,各自散去,朋友忙问刘康的感觉,这回,他觉得对方年纪大了,这让朋友很不可理解,“他自己也40岁了,还嫌女方年纪大?”但刘康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甚至连尝试交往的念头都没有。

  今年,又有一位朋友给刘康介绍了一位报社的编辑,对这次相亲,他很期待,毕竟,自己年纪不小了,虽然对方年纪也有34岁,但条件不错,据说有房有车。当天下午,他在家中等待赴宴,但介绍人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很失望。原来,女方临时取消了饭局。“这么大年纪还没有结婚,是不是有什么病?”女方的疑惑不小。这让刘康哭笑不得,也无可奈何。

  采访手记:刘康是知识分子剩男中较为典型的一个。他们一般自身条件较好,所以一开始眼光较高,选择的余地也多,可相亲多了就会产生副作用,眼睛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啥样的女孩当女友。挑着挑着,年纪就被耽搁了下来。其实,正确评估自己,脚踏实地寻找爱情,才能为自己争取到幸福。

  惆怅:寂寞打工走独木桥

  联系到陈春来时,他正在车间加班。18岁就出来打工的他,今年32岁仍尚未结婚。

  小陈来自安徽芜湖,眼下在德清一家钢管厂当工人,他对记者说:“要说不想成家是假话,但现在的环境,人生地不熟的,一眨眼就成了大龄青年。”

  小陈每月工资3200余元。他所说的“环境”,指的是自己平时的生活、工作都在厂里,“整天围着机器转,很少有机会接触到厂外的女孩子。”

  下班后,小陈有时会用手机QQ聊天,和几位安徽出来打工的女孩聊得比较好,可始终没机会见面。“在老家和我同龄的,孩子都快上学了。”这让陈春来有些着急,他也想通过老乡介绍等方式相亲,但一来亲戚、老乡在德清打工的并不多,二来老乡们熟悉的女孩也很少,想谈场恋爱,难度不小。

  了解到新生代农民工的需求,去年,德清有关部门举办一场“新德清青年相亲大会”,小陈和同事们都报名参加了。那天相亲的人很多,大约有2000人,晚上举行的相亲互动游戏很有趣,也让大家放轻松。当时,小陈拿着手中的号码牌,只站在人群外远远看着。在相亲会的“红线长廊”上挂着不少姑娘的联系方式,他也大胆地抄了10多个,对和自己兴趣爱好差不多的,他还着重在姓名前加了个五角星。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次相亲会并不顺利。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想跟这些姑娘聊聊,有的听说他工作单位后,兴致并不大。他还发短信给其中一位姑娘,希望能进一步了解,但这位姑娘说自己已有男朋友,被婉言拒绝了。“有男朋友还参加相亲大会?”这让陈春来有些不满。

  小陈心里明白,姑娘们拒绝他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是位农民工。他告诉记者,与城里的适龄青年相比,他择偶的劣势还是较明显的。“首先,工作不稳定。姑娘担心你今天在德清工作,明天就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有,没钱买房,长年累月租房住,哪个姑娘敢嫁你?”

  “像我们这样没有本地户口、收入又不高,想找个满意的对象很难。”陈春来无奈地表示,实在找不到,就回安徽老家去相亲。“我有好几个老乡都是过年回村相亲,见过几面就结婚了。”

  采访手记:与知识分子剩男相比,农民工剩男的数量更为庞大。中国红娘网总经理、婚恋专家罗仙林认为,相比本地居民,在外打工的青年男女在婚恋上面临更多困难。例如人地生疏、缺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流动性大,发展恋爱关系还常常面临距离考验,农民工的婚恋问题需要更多社会帮助,比如多组织一些农民工免费相亲活动,房贷政策能否向农民工适当放宽等。

  反思:农村一道难解的题

  “现在农村里成个家少说也要10多万元,太贵了。”家住丽水庆元县安溪村的管中朋说。

  安溪村有4个村民小组,人口近800人。大部分男青年拖到30多岁才解决个人问题,而40岁的管中朋至今未婚。

  管中朋家庭条件一般,有一幢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房子。父亲两年前过世,80岁高龄的母亲,患有老年痴呆,需要人照顾,还有3位哥哥、3位姐姐,均已成家。兄弟姐妹几个轮流照顾着老母亲。

  早些年,管中朋在一个工地当建筑工时发生一次事故,据他描述,当时在工地上,工友在砍伐清理路边树木时,没有注意到他还在树底下。等树木倒地时,直接压住了他的双手。最后虽然经过治疗,双手已经可以活动,但一直用不上力,落下了残疾。

  之后,管中朋在老乡的早餐店帮过忙,帮同村一个养鸭专业户养过鸭,一直靠打零工过日子。

  谈起婚姻,管中朋显得很无奈:“像我这样,人有残疾,家庭条件又不好,基本上没人能看得上我。也没有人给我介绍过对象。”他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处过对象,他也不敢奢求有人会看上他,“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管中朋说,农村谈婚论嫁,除了给女方买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房子必须要有,最便宜也要有新盖的二层小楼,“城里的我们娶不上,乡下的也娶不起啊!”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贫困地区的单身汉为了成家,不惜从偏远地区“买媳妇”,一旦家庭出现变故,买来的媳妇出走,往往留下无人照顾的留守儿童或是孤儿。而农村地区年纪大的单身汉性侵犯留守妇女甚至未成年少女的事例,也不时见诸报端。这些,与日益增多的农村“光棍”阶层不无关系。

  采访手记:管中朋其实不愿多讲自己的故事,毕竟,年纪这么大还没讨到老婆,不是什么光彩事。农村里的剩男,由于村里的适龄女青年大多外嫁,更为弱势。关键还是要在提升男性就业上下工夫,根本在于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缩小城乡发展差距,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还要减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如果有稳定的收入,朴实的农村剩男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部分采访对象系化名)

  专家观点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剩女是个伪问题,剩男是个大问题。” 剩女多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剩男则更多是条件所限的被动结果。男性适婚人口绝对过剩,他们有旺盛的情感需求却又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满足,这样一个被社会遗忘的群体,若没有必要的“安全阀”,必定带来巨大的负面冲击。我们千万不能忽视了这一现象。

  网友心声

  @小广: 时代变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权利,这个世界不会再需要所有男人扛大米扛煤气罐了,也不再需要所有女人打毛衣做饭了。传宗接代的事情交给喜欢生孩子的人去做吧!

  @abbeypang:现在大家会考虑为什么结婚,尤其女性参与工作获得经济独立后,社会对于单身更加包容,男性和女性的选择自由度都有了很大提高。

  @天涯剩草:剩男的问题是结婚的成本太高,一个男孩要结婚,得有房,现在房价居高,彩礼太贵,得15万元,一个家庭,有多少钱,可以算出,他们不剩才怪哩。

  @珠友:不打算太早结婚。生活压力太大,我太累,乘年轻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

热词:

  • 剩女
  • 刘康
  • 男青年
  • 留守儿童
  • 光棍
  • 姑娘
  • 北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