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媒体披露高铁黄牛党新花样:"全程送客"到站给钱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4日 03: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上周日,黄牛就是通过南京南站这处右侧的人工检票口出站的。

  花150元买一张从徐州到南京的高铁车票,到了目的地后这张票还能通过“窗口”退给你142.5元,这样一算,这趟高铁之行,实际上只花了7.5元。近日一位读者向扬子晚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在黄牛带领下的“神奇”遭遇。根据读者提供的信息,上周日扬子晚报记者展开调查,跟随这位读者目睹了如何不刷票即可乘坐高铁并顺利出站的全过程。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在一些短途线路中,一些黄牛用此招数月收入轻松过万。

  扬子晚报记者 宋南飞 文/摄

  乘客爆料

  “紧俏票”票贩原价卖,太奇怪了

  还是到站后付的“票款”,一分钱都没加价

  从徐州乘坐高铁到南京的刘先生,近日发现了一件怪事,在徐州高铁自动售票窗口,竟然有人向需要赶着回南京的乘客“兜售”自动售票机上显示已经卖完的“紧俏票”,显然刘先生知道这些人是“黄牛”。

  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些“黄牛”所销售的“紧俏票”却并不加价,而是按照票面本身的价值在销售,刘先生觉得非常奇怪,以往在他的印象中,“黄牛”倒票的利润都是从“低吸高抛”中赚取差价的,但这原价卖票的“黄牛”究竟在打什么算盘呢?

  看着刘先生在犹豫,他眼前的这位“黄牛”指着旁边的一位乘客告诉他,这一位是他的老客户了,他绝对不忽悠人,并且从包里掏出了几张高铁票在刘先生的眼前晃了晃说,他是有票的,上车绝对不要担心,到了南京后,出火车站再付钱。

  刘先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虽然听到“黄牛”说出的“出站再付钱”的保证,他心里还是不放心,但眼瞅着自动售票机上两个小时内的高铁车票已经全部售罄,赶时间的刘先生决定还是冒一次险。

  “黄牛并没有把车票发给我,而是让我在检票时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过闸。”刘先生回忆说,在车站广播通知检票的时候,这位黄牛把他喊了过来,要求他走在前面,紧跟着其他刷卡过票闸的乘客过去。为了安慰有些不安的刘先生,黄牛告诉他,他的票在他手上不会有问题的。

  于是刘先生便按照黄牛的“指示”,在没有刷卡的情况下,跟着前面过闸的人顺利进入站台。

  刘先生说,在他过闸之后,还特意回头看了一下那位“黄牛”,只见这位“黄牛”从容不迫地跟在一位刷卡过闸的旅客后面,像他一般也进了站台。

  就这样在十多秒的时间内,他们三人一起顺利进入站台。随后便登上了从徐州开往南京的高铁,在火车上这位热情的“黄牛”还特意请他的两位“客户”喝了饮料。

  在经历1小时20多分钟的旅途后,刘先生回到了南京,“黄牛”带着他通过人工检票的地方顺利出站。按照“约定”刘先生按徐州至南京的高铁二等座票价支付了150元。

  刘先生对扬子晚报记者说,如果不是真的买不到高铁票,他也不会跟着“黄牛”坐高铁。他也希望扬子晚报记者调查一下,这些黄牛究竟是如何通过已经买到手的火车票赚钱的,让这些神通广大的“黄牛”们不要再搅乱高铁售票秩序。

  记者调查

  黄牛全程“护送”顺利闯过3道关

  进站不刷票,车上混过查票,出站混过复检

  为了证实这种令人疑惑的新型倒票方式,了解“黄牛”如何敛财,刘先生决定在扬子晚报记者的见证下,再次到徐州高铁站接触“黄牛”。

  上周六,扬子晚报记者提前购买了次日中午从徐州至南京的高铁二等座票。上周日,刘先生与扬子晚报记者约好在徐州高铁站见面。见面之后,刘先生便来到了徐州站的高铁自动售票机前,此时售票机已经显示扬子晚报记者所购买的同班次的高铁票已经售罄,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三十多岁的“黄牛”出现了。

  “黄牛”告诉刘先生,他这里有一张刘先生所需要的高铁票,如果不需要车票报销的话,可以带他进站上车,出站后再付款,价格则按照票面的面值来付款。

  刘先生表示同意,并向“黄牛”介绍记者是他去南京的同伴。随后发生的一切基本与刘先生此前的遭遇类似。

  在徐州高铁站,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这趟车次的上车旅客较多,但是票闸的监督人员却并不多,检票时间一到,人群便呼啦啦地从票闸前一拥而过,刘先生再次顺利地没有刷卡进闸,其间并没有工作人员上前阻止。扬子晚报记者观察到,没有刷卡进闸的人员并非个例。

  为了检验票闸的灵敏性,扬子晚报记者专门在刷票进闸的时候,估计了一下“闸门”关闭的时间:至少在2秒以上。如果有人紧跟在后,完全有充足时间跟着进来。

  事后这位黄牛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这种票闸,如果跟得紧的话,前面有人刷卡,后面可以跟两个人进入。

  记者一路跟随发现,在上高铁之后,“黄牛”和刘先生遇到列车员查票,尽管黄牛手上的高铁票并不是用刘先生身份证购买的,但列车员检查并未核对身份信息,“黄牛”和刘先生也就顺利通过了列车员的审查。

  1个多小时后,“黄牛”带着刘先生顺利抵达了南京站,在出口检票处,“黄牛”特意没有选择从电子刷卡检票口出闸,而是从一侧的人工出口出去,此时检票人员也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车票后便准予出站。

  【黄牛赚什么】

  150元的票,黄牛赚142.5元

  没刷的票退票要承担5%的手续费,也就是7.5元

  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行程,“黄牛”自始至终都没有将高铁车票给刘先生。

  见已经出站了,这位“黄牛”也松了一口气,接过刘先生的钱,看了看时间后掏出香烟走出了室外。扬子晚报记者跟了上去。

  “我朋友花了钱,你的票怎么也不给人家拿一下呀?”扬子晚报记者询问“黄牛”。

  “黄牛”吐了一口烟圈后笑着说,他赚钱的法宝就是在这张票上面,如果没了这张票或是废了这张票,那么他就亏本咯,抽完烟后他就会去把手上的高铁票退掉。

  “已经坐过了的高铁票还能退掉?”扬子晚报记者表示不解,这位黄牛笑着问有没有看见他的车票在刷卡机上刷过?

  黄牛接着说,没有刷过的“新票”怎么就不能退呢?他降低了声音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他们赚得其实就是高铁检票和查票的漏洞。所瞄准的对象就是那些进站检票管理比较松的站点,并要控制在2个小时内完成带客上车到退票的全过程。

  做他们这一生意的,先期会抢购符合上述要求并且非常紧俏的车票,然后在发车前半小时出动,吆喝那些买不到票的人,跟着自己上车。由于车票不加价,而且又能立即上车,因此百试不爽,生意还不错。

  而在有了客户之后,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教客户如何无“票”进站,最终上车到了目的地后,他们就会在乘车两小时内,将这张虽然“用过了”,却没有乘坐记录的“新票”按照程序退掉。

  “按照你这一趟,能赚多少钱呀?”面对扬子晚报记者的询问,这位黄牛笑着算了一笔账,以这趟从徐州到南京的高铁票为例,刘先生给了他150元,扣除退票5%的手续费,他的这趟高铁带客之行,一位客人就可以净赚142.5元。这位黄牛坦言,本来他有三张票的,另外两张给朋友拿走了,如果按照一次带三个人来算的话,跑徐州到南京这一趟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他可以赚400多,轻轻松松月收入可以过万。

  不过这位黄牛也直言,他也不知道他们的秘密能守多久,这一漏洞被多数人知道了,做的人多了,铁路方面肯定会加强管理,那时候这生意自然就泡汤了。

  ■记者手记

  堵上检票漏洞,别给黄牛机会

  花钱买票,凭票上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道理无需多说。然而扬子晚报记者却真实见识到了,实名制后的一些高铁车次因为存在检票漏洞而被黄牛钻空子的尴尬现实。

  在暗访中,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实名制制度在某些环节上“名存实亡”,甚至使得“黄牛”可以有意囤积一批紧俏车票,这显然让真正想购票的旅客很受伤,最终不得不铤而走险跟着“黄牛”坐高铁。如果这些明显的漏洞能被及时堵上,相信“黄牛”没了机会,乘客也不至于犯险跟着“黄牛”走。

  还有一点必须提醒广大乘客,根据铁道部的规定,没有按照规定购买车票的旅客被发现后,将会被视为逃票,处以“补齐全程票款,并加罚票款50%”的处罚。另外如果逃票旅客在车站和列车上发生摔伤、碰伤等意外事故,也得不到任何赔偿。

热词:

  • 媒体
  • 黄牛党
  • 全程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