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甘肃省卫生厅长强推“中医大跃进” 陷漩涡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6日 11: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药膳猪蹄飘香。

  刘维忠  2008年任甘肃省卫生厅厅长。(CFP供图)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与他的复兴中医运动。  (CFP供图)

  “猪蹄厅长”刘维忠用行政手段强推中药治病

  有人赞为民谋利有人称“走火入魔”

  中午12时,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食堂药膳部,红得通透的猪蹄飘着肉香,茯苓冬瓜煲也在药罐中氤氲。所有药膳都是18元一例,病人排起长队。医院墙壁上,张贴着“送果篮不如送药膳”的海报。根据甘肃省推广中医计划,如今几乎甘肃所有的三甲医院都需有药膳部。而这场“中医大跃进”的发起者,正是这些年动静不断的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

  中药看病100%报销,西医职称考试需考中医,医院门诊、查房要有中医医生参与,刘维忠对中医的“偏爱”引起不小的争议。有人称他是“猪蹄厅长”,直言他医学素养太差,不配当厅长,也有人为他叫屈说他为老百姓少花钱看得起病,有什么错?当下甘肃如火如荼的“中医运动”究竟是怎样一幅景象?背后又有怎样的隐忧,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为何要发起“中医大跃进”?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说是为减轻患者负担。  

  使用中医处方100%报销?  

  “甘肃人穷啊,医改摸索点传统的、简单的方法,包括食疗、无药治疗(锻炼、针灸、刮痧、真气运行)等方法治病。”刘维忠近日在微博中说。

  为全面推广中医,甘肃省卫生厅要求综合医院成立中医管理科和中医科。刘维忠称“中医管理科就是考核西医科发展中医的情况”,要求“每个医院都要考核西医科室中药用量,上不去的扣奖金”。还要求每个西医科室配一名中医,建立西医科室邀请中医师查房、会诊制度。此外,所有综合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都必须配中医。

  2010年3月,甘肃省卫生厅发文要求每个县编10个左右的中医处方,治疗县域内常见病。后来卫生厅与人社厅联合发文指出,使用这些处方,100%报销。除此之外,门诊吃中药、用针灸、拔火罐等疗法,也100%报销。

  同年开始,甘肃开展中医药师教育试点。在全省选1000位“名中医”,每人带1至3名徒弟。省财政给每个师傅补助6000元、每个徒弟3000元。按照计划,到十二五末期,甘肃中医队伍将从1.7万人扩大到4万人以上。

  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针灸科,几年前只有一个科室5个床位,现在有5个科室,100多床位。医生魏清琳说,以前做课题,最多3000元经费,现在,中医科研项目成为省重点课题,科研经费有10万元。 今年3月,甘肃省卫生厅下文,要求在全市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各级中医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全面推广落实药膳工作,并配备对药膳基本理论扎实、熟悉中医药膳配方的中医执业(或助理)人员。

  至此,甘肃“中医大跃进”达到新的高度。

  西医半路出家学中医?  

  甘肃省二院去年刚获批三甲。如今,该院的中医参与率达到85%,医院食堂每天都推出各种药膳,受到不少患者欢迎。刘维忠曾多次点名表扬该院。

  该院中医科主任王世彪说,通过扩大中医诊疗范围,要求中医参与查房、诊断,已取得明显成效。通过中西医结合的办法,病人的平均住院天数已由16天下降到13天。同时,患者的住院费用也显著下降,如今已经下降到人均四五千元,而往年则超1万元。“我们大量使用中药材,药材成本也就十来元,顶多也就二三十元。”

  此外,该院还将中医参与治病与医生考核相挂钩,并要求西医医生参与中医培训,中医会诊率不达标的科室,年终要扣发奖金。通过各种措施,医生们对中医的认同程度大大提高。如今,中医参与会诊率提高到50%,中西医结合会诊率也提高到85%。

  “猪蹄治艾滋病、尘肺病和肿瘤,简直是扯淡。如果这样,大家都不用吃药,每天啃猪蹄就行了。” 兰州市人民医院医生黄鑫(化名)对当下的“中医运动”很不感冒,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形式主义。“猪蹄汤胶原蛋白较丰富,但仅限于理疗,不可能对治病起主要作用。有常识的医生都知道,这个土方很荒唐。”黄鑫说,刘是厅长,大家都不敢公开提反对意见。

  黄鑫之所以恼火,是因为他这个西医如今还得“半路出家”学习中医。根据甘肃的中医推广计划,西医晋升高级的职称时必须加考《中医学》,占20%的分值。一些西医不能接受,“整天门诊都忙不过来,还要学中医?”要求取消这个政策。刘维忠为化解阻力,找来省委书记批示,在当地几大媒体播发后,“才算统一了大家的认识”。 “吃猪蹄看病能不能报销?”

  尽管质疑声不断,但基层普遍使用中草药、推广中医确实起到了降低医药费的作用,给患者带来了实惠。

  《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甘肃省综合医院门诊和住院病人平均医药费用分别为89.7元和3464.6元,其中,门诊和住院病人人均药费分别为41.4元和1552.9元,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1%和59.2%。甘肃省平均住院费、门诊费是全国平均数的一半左右,除西藏外为全国最低。

  甘肃省中医院作为全省推广中医的旗帜,2011年人均门诊费用仅为137.5元,在全省9家省级医院中最低。中医全面向西医渗透之后,患者平均住院天数比之前下降了约4天。

  来自甘肃天水的农妇张莲花3年前肺部肿痛,每年的治疗费在4万元以上。今年4月,她开始服用中药配合西药治疗,每月费用在1200元左右。“效果不错,否则真是病不起啊。”她说。

  不过,在薄弱基础上通过行政命令强推的中医,要想在短期内扭转孱弱现状,却也面临着难以逾越的现实困境。

  中医人员配备短期内难以跟上就是拦路虎。以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为例,该院共有中医人才66人,其中全科中医医生24人。有科室主任向记者诉苦,要求中医医生参与会诊、查房,有时真是分身乏术。虽然中医会诊率上去了,但更多只是数字上,并不能表明中医在治好病人的病上发挥了多么重大的作用。

  兰大一院的中医刘芳(化名)说,原本自己2010年有机会获评甘肃省“名中医”,但最终因为没能找到3名“徒弟”,未能入选。现在不少老中医开始“抢徒弟”。

  广为流传的“吃中药100%报销”也面临挑战。记者走访甘肃不少医院发现,能报销的中药数量是有限的并有品种规定。之前就传出“吃猪蹄也是中医能不能报销”的笑话。“中药包含很多食材,像独参汤是中药,但一碗可能上百块,全部报销是不可能的。借着吃中药100%报销来开食品,也是要杜绝的。”甘肃省中医院一位医生说。

  上面要求全面推广中医,但一些医院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兰州某三甲医院外科主任就坦承,如今西医也能开中药了,对患者来说可以报销,对医生来说,可以开一些“吃不死人,但也不见效”的中药完成任务,皆大欢喜。如今,他所在科室开中药已占到近一半,而且现在中医床位越来越紧张,都得托关系找床位。

  中药材市场迅速被催火

  几年前刘维忠就曾对媒体表示,让“美容旅游去韩国,中医养生旅游来甘肃”。而“中医大跃进”竟让原本有些萎靡的甘肃省中药材市场焕发了第二春。

  位于兰州市宁东路的黄河中药材专业市场是当地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市场负责人陈锋说,去年下半年以来中药材价格一度急剧下降,今年中药材价格开始走高。随着甘肃全省大力推广中医治病,最近两个月,中药材销售空前红火,销量比去年同期净增30%以上。尤其是常见药材党参、甘草、田七、茯苓等涨幅明显,均在20%以上。

  他分析,今年我国中药材主产区云南出现春夏连旱,致使产量锐减,药材价格迅速增长。而甘肃全省推广中医治病,中药需求量比以前翻了几倍,也拉升了价格。

  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如今他与甘肃各大医院都有中药材供货协议,订单超过20吨,金额超过100万元。“估计我们的中药材销量今年能有50%以上的增长。”他笑言,要感谢刘厅长。

  甘肃省中医药管理局一位负责人介绍,甘肃是全国四大药材主产区之一,全省共有中药材1540余种,本地产药材中当归、党参、大黄的年产量分别占全国总产量的90%、30%和40%。预计在未来几年,甘肃中药材产值将达7亿元以上。

  厅长退休后中医还能火吗?

  少花钱,看好病,刘维忠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但当下如火如荼蔓延的“中医运动”,厅长刘维忠的个人色彩十分浓厚。

  甘肃省卫生厅的一名官员告诉记者,刘维忠很有想法,有点固执。甘肃省中医院一位主任医师说,刘维忠不论开什么会,内容基本上都会涉及中医,讲到最后,基本脱稿。刘维忠虽在微博上高调,但经历了“打通任督二脉”和“中医大跃进”风波后,甘肃省卫生厅宣传处副处长王倩表示,刘厅长最近压力很大,厅里对中医推广的情况均不作回应。

  兰大一院的教授刘东汉是刘维忠最推崇的中医之一。刘东汉说,刘维忠虽学西医,但是地道的中医信徒。自上世纪90年代起,医院科室开始搞承包,中医不挣钱,所有科室都在搞西医。“中医要想发展,只能靠行政强推。”

  刘维忠曾公开表态愿意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换来甘肃中医的发展。不过,即便在中医界,也有人对刘的做法表示担忧。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中医王挺表示,过分夸大中医作用,反而会降低中医的威信。“感觉是利用手中权力,动用公共资源,干了一件略微超出工作范围的事。刘厅长哪天退休了,中医怎么走下去?还能像现在这么火吗?”

  这也是当下甘肃不少医院担忧的:如果真的没有刘厅长“撑腰”,中医在甘肃还能走多远?

  廖新波

  强推中医太“专横”

  须尊重专业自主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表示,甘肃大力推广中医的做法是考虑到当地经济水平的一种朴素做法。但是否所有的病人都要看中医,大可不必。从学术的角度来讲,有些“专横”。

  虽然中西医结合对一些病疗效较好,但中西医结合是否会带来疗效的叠加或削减乃至费用的叠加,都仍存疑。有些病,还是要以西医为主,中医可起辅助作用。以用抗生素为例,该用的时候还得用。是不是中医对所有病人的感染都起作用,对所有的感染性疾病都起作用呢?不见得。所以,推广中医必须建立在有效的、缩短病程的、安全的、不增加费用的基础上。此外,推广中医还须有一定的医务人员储备做基础。比如,强制要求中医医生参与查房、会诊,医院有没有这么多中医医生配备?“如果我学的是中医,有几个方子做看家本领还好,如果我本身学的是西医,你非要我用中医看病,那就是走偏向了,那就是个‘半拉子'。”

  廖新波还表示,对于“中医弱势论”也不赞同。他认为,在中国,在广东,中医并不弱势,否则就不会有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要赢得一席之地,不是靠别人施舍,而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生存空间。

  他认为,推广中医固然无错,但必须尊重医生的专业自主,不能走偏,走极端。此外,廖新波表示,政策推行过程中,必须保证病人治病的中药才能报销,要避免有人接着开中药开食品,否则“中医看病100%报销”会成为漏洞。这需要医保部门和医院共同把关。

  2009年2月

  甘肃省卫生厅下发文件,要求“西医学中医,中医学经典”。

  2010年3月

  甘肃省卫生厅发文要求每个县编10个左右中医处方,治疗县域内常见病。

  2012年3月

  甘肃省发文,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成立药膳科。

热词:

  • 甘肃省卫生厅
  • 猪蹄厅长
  • 中医大跃进
  • 任督二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