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优秀女大学生陷传销骗局:4次被警察带走未醒悟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2日 06: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广东东莞某传销组织内部资料。本报记者 刘芳摄

  她是大学女生中的佼佼者,获得了国家奖学金,担任着学生会副主席……在被骗入一假借广东太阳神集团名义的传销组织后,在懵懂中将自己的同学、亲人带入其中,成为传销组织的网罗高手。

  但良知是无法被吞噬的。经历了种种的挣扎和苦痛,她举起正义之剑,向媒体和有关部门举报传销组织的内幕。

  经不住“感情邀约”只身赴东莞

  2010年10月,广西某大学女生小玉,正在为毕业分配的事发愁。看到周围同学有的已经有了满意的去处,自己却只如愿在 “台达企业”的分公司实习过。

  实际上,小玉在校期间是不折不扣的优等生。国家奖学金、助学奖学金和励志奖学金,只要能落到班里的奖项,几乎都被小玉拿下。“学习成绩好,考试每年全系第一;组织活动能干,工作能力一个人顶三个;能说会写,对同学团结友爱,有不少知心朋友”,这是身边师生对小玉的评价。有一次评选助学奖学金,全班同学54票,竟有53票投给了小玉。唯一一张不赞成票,来自小玉自己。

  此时,小玉远在河南农村的家中,患病多年的父亲、尚年幼的弟妹和辛苦劳作的母亲,正在期盼她能够开始挣钱养家。

  小玉愁肠百结中,突然接到了高中同学小君的电话。以前上学时两家距离虽然不近、关系也不是最要好的,但是小玉去过小君家,也对这个高中同学有一定的了解。

  “小君像拉家常一样问我现在毕业了没有,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男朋友了……”,小玉有几天经常意外地接到小君的电话,她的口气都是淡淡的。在她印象中,小君跟她不是一路人,不爱学习,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小君最后一次电话里说,她现在广东东莞一家公司上班,待遇很好,公司氛围也好,可以介绍小玉去看看。如果不满意就算了。

  开始,小玉也没把这话当回事。但是小君接着说,她跟小玉曾经实习过的台达公司人事部周经理关系很好,可以让周经理帮忙跟小玉谈谈。小君把一个手机号留给小玉,让她给周经理打电话。

  在小君几番催促下,小玉终于在一个傍晚拨通了那个手机号。对方是个很温和、热情的男子。

  他自称周一凡。实际上这不是他的真名,是他进入一家名为“众源”系统的传销组织后改的新名字。他跟所有建立联系的女孩子们说,自己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正在创造一项不平凡的事业,所以就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之后,小玉开始不断接到周一凡的短信。每个清晨,小玉还在梦乡中的时候,就会被周一凡的短信吵醒,晚上,也经常接到问候短信。慢慢地,周一凡开始经常给小玉打电话。

  小玉的同宿舍同学开始发现小玉的奇怪行为,经常一个人跑到走廊上接神秘电话,一说就是半个小时,然后红光满面地走回来。

  这样的接触持续了两个月后,周一凡提出让小玉来东莞看看,也看看他工作的环境。还神秘地告诉小玉,他给她寄出了一封信。

  那是一个凉爽的秋日傍晚,宿舍里的女孩子们都在。传达室让小玉下楼取信件,正在洗衣服的小玉随口让另一个女生帮她去取,拿回来后小玉就让她拆开信件看看是什么。

  一打开信封,就看到一枚戒指贴在一张照片上,照片中的周一凡显得高大帅气,身穿黑色西装,完全是一副社会精英、成功人士的派头。同宿舍的小姐妹们顿时沸腾了。信纸上也写满了周一凡对小玉的情话。

  当天晚上,宿舍另一个女生很认真地对小玉说,现在这个时代,还能够一笔一划写信来追求女生的男生已经很少了,让小玉一定要珍惜。

  其实,小玉并不知道,周一凡有好几个硬皮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段段肉麻的短信。周一凡将它们分门别类地整理为:“安慰她”、“周末”、“早上”、“晚上”、“经典”、“精粹”、“留印象”、“拉关系”等等。

  比如早上,他说:“形单影只处红尘俗世扑朔迷离,让你在清凉的早晨能够拥有我,能够拥有我真诚的心,早上好!”“如果活着是上帝赋予我最大的使命,那么活着有你将会是上帝赋予我使命最大的恩赐,起床了,美丽的天使。”等等。

  晚上的短信更是缠绵悱恻:“今天下雨就像思念降落来临,问候不只在夜里,祝福藏在心底里,想念不止,夜深却牵挂依然,祝你晚安”……

  每个名录下的短信至少有二三十条,有的短信后面还有不同颜色的笔标注着时间。

  这些短信,在传销组织中被称做“感情邀约”。邀约,是每个被骗后开始做传销的人要经历的第一步。

  小玉在周一凡的电话、照片、戒指、短信的狂轰乱炸后,把所有的行李都打好包,跟同学们吃了告别饭,带着莫名的兴奋来到了东莞石龙镇。

  栽进头7天骗局

  邀约成功后,新人来到传销组织所在地的头7天,整个组织内部分工配合,一丝不苟、严密执行着一整套骗局,就等着“请君入瓮”。

  东莞石龙镇,以外来人口为主。小玉下车后没有见到周一凡,小君来了。小君一身职业装,一副职业白领的模样。虽然没有见到周一凡,小玉仍然觉得很兴奋。但让她奇怪的是小君把她带到了一家宾馆,说要在宾馆先面试。

  在传销组织看来,入住宾馆时,可以通过这一过程观察到很多细节,从而帮助判断此人是否适合做传销。比如拿钱包付账的时候,是否对邀约人有防备之心,还可以查看对方的身份证是否准确。另外,不帮新人提行李,有助于打压对方,抬高自己。如果是女孩子接军人第一次见面,如果退伍军人抽烟,要猛烈咳嗽、捂鼻子等,看对方会不会因此听话戒烟。

  小玉在宾馆见到了“主任”丽姐。在一通看似不经意的询问后,丽姐让小玉第二天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走大街小巷,然后写出一份市场调查报告。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陪同人是在潜意识弱化对方防备之心,让对方感到自己又多了一个朋友。

  第三天,小玉被带到了一个居民小区内的住宅里。一进门,只见房内铺着木地板,干净整洁。周一凡说,因为办公室正在装修,所以只能先到员工宿舍。

  实际上,传销组织在一套房间内少说也要住十个人,为什么小玉没看到呢?其实,在小玉要来的前一刻,每套房间的“家长”都大喊一声:“大家快到阳台上去晒海带啦!”于是,在屋里的成员都会聚集到阳台上先躲起来。这叫“晒海带”。

  小玉就这样住进了其中的一间卧室。

  紧接着,小玉就被带到一间会议室听课。主要内容是《羊皮卷》、《管道的故事》和复利倍增等三个故事,灌输成功要走捷径、复利直销等理念,为点钱做准备。

  点钱,在传销中的意思是告诉新人需要投资。这个传销组织假借广东太阳神集团的名义,以推销太阳神产品的方式拉人头、团队计酬。整个体系分为一星到五星、皇冠、荣誉总裁、终身荣誉总裁等8个级别,最低认领金额是4760元。也就是说,至少要购买一份,4760元为一份,达到60份晋升到四星级,到600份晋升为5星级。

  当得知自己原来要交钱才能进入这家公司,小玉马上觉得上当了。但又不知道到底上了什么当,只是觉得交钱就不对。

  她找到周一凡,怒不可遏的质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在骗我!”

  “如果你不相信我,这行要是挣不来钱,你就把我的卡拿去,随便花!”周一凡把自己的银行卡从钱包抽出来拍在小玉面前,还告诉了小玉密码。事后,小玉发现,虽然里面没多少钱,但密码是真的。

  但当时的小玉却非常感动。接着,周一凡开始哭着说,小玉的故事多么感人,他真的想帮小玉等等。小玉最后说,你别哭了,我交钱就是。

  不得已也开始骗人

  第二天,小玉给自己的同学、亲戚分别打电话,筹措到4760元钱,交给了周一凡。奇怪的是,没有得到任何凭证和字条。

  周一凡手把手地指导小玉,让她写出自己的关系网,然后一个一个地进行分析。

  同宿舍小蒋,有个性,生气了就不理人,但能忍耐、踏实,做事认真,同时交际能力差;沙沙,长相漂亮、个子高,有事业心,不甘于平凡,已经有男朋友;小雪,富家女,有胸怀、干劲足但心浮气躁……

  从孩提时代到读大学,小雪就没缺过钱。小雪的家庭有家族企业,亲戚间走动,也多是谈生意。从小时候开始,小雪就在父辈们经历的各种商战故事中长大,让她对人生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一方面,在小雪单纯的思想深处,容易接受各种创新性的观念;另一方面,她看到身边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商战,内心又充满了焦灼。

  临近毕业,小雪的父亲让她回家帮助照看生意。但是小雪却经常跟爸爸说,有机会还是想出去上班。

  就在跟周一凡分析完情况后的第二天晚上,小雪在班级QQ群中遇到了小玉。当得知小玉在一家理想的公司当上了经理助理后,小雪非常羡慕,问能不能帮忙介绍一下。

  这正好是小玉想说的话。小玉顺水推舟地说,你来看看吧,要是不好你走也无妨,就当是旅游呗。

  没想到小雪来后,不到3天就产生了认同感,不到5天就点了钱,不到7天,小雪就从父亲那里以开服装店为名要来了7万元。

  时过境迁,现在小雪坚持认为,当时就是觉得气氛好、环境不复杂,单纯和向上,不像之前在商场上看到的勾心斗角,这才让她很快产生了心理认同。

  另外,小玉的示范作用也功不可没。现在的小雪还记得,大学军训结束时,小玉代表全体新生上台演讲,简直比老师还有风采,加上小玉在学校一直是优等生的典范,让小雪觉得跟着她准没错。

  7万元的要钱计划表是周一凡帮助做的。周一凡的项目策划书中,服装店地址就在东莞石龙天河百货旁,人口流量日均800人次,一天收入2000多元,每年25%的利润。并且详细列明了店面租金、装修、注册、代理、水电、物业等各项费用,加起来就是6.8万元。小雪父亲看到女儿这么有想法,一口气打过来7万元,希望女儿好好干。

  小雪又顺利地把自己的堂妹也带过来了。如法炮制,小雪的堂妹又从家中要来了8万元,加起来,仅小雪的家族,就给周一凡带来了15万元。

  带着自己骗来的人出逃

  进入的时间越久,就有越多的事情让这两个心存善念的女孩子不理解。“喜欢这种话怎么能跟异性轻易说出口?”“为什么要经常跟别人说自己挣钱很多、过得很好?”

  实际上,即使上到了四星级,她们仍然没有挣到什么钱。因为她们后来发现,如果自己的下线第一次入会的金额达到一定的级别,自己就不能分享了,因为别人跟自己的级别一样了。

  有一次,小玉帮忙去带一个客户,这位男客户有些“毛手毛脚”,小玉万般无奈,却只能在日记里发泄:“今天,我被摸了三次、搂了一次,我诅咒他!”

  虽然整个组织内一再有人灌输,限制人身自由、拘禁、没有销售产品的才是传销。而现在这个组织,有产品、可以随意进出,来去自由,这是真正的直销!

  但她们俩仍然开始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销组织。

  出租屋内没有网络、电视和收音机,连手机也时刻处于被监控状态,互相窥视手机内容成了约定俗成。随时都有人和你谈心、聊天,对这种赚钱方式大加夸赞,由不得人不相信。

  她们还发现,交完钱没有任何的收据,有些人虽然能在三个月后拿到一部分太阳神的产品,但很多都是过期产品,不能寄给家人,又没地方放,就又放回他们称为仓库的小房间里,过段时间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小玉还有四次被警察带走的经历。因为被人举报,警察将所有人带到派出所问话。小玉的心情也从害怕到平静,到变成最后的无所谓。

  小玉甚至对太阳神也产生了怀疑。小玉决定亲自去“太阳神”东莞的市场销售部问个清楚。在那里,周一凡的名字输入后,竟然连会员都不是。但在周一凡的照片中,周一凡办公桌后面墙上挂的就是太阳神的标志。

  小玉决定离开。但一想到自己的同学、亲戚也被自己骗到组织里,昔日的人脉早已被破坏了,出来了能去哪里?前途一片黯淡。

  有一次,她坦诚地跟一个“家长”聊天。这个军人出身的人赤裸裸地说,自己就是喜欢那种骗人的感觉,“把别人骗得团团转,特别有成就感”。

  小玉甚至跟周一凡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周一凡的答案是,在这里还能有点儿用,到了社会上,可能就真的没用了。

  小玉看清了这一切,决定带自己曾经骗来的人离开。但当她找她们谈的时候,竟然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个项目挺好的,我不想走。”

  小玉和小雪的看法一致。作为小玉的下线,小雪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告诉大家小玉准备出去单干,带她们出去后再告诉实情。

  于是,在一个夜晚,小雪骗自己的“家长”说,早上5点要去跑步,要到了钥匙,悄悄打开门。“那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有劲,拿了那么多行李,还能翻墙。”

  可惜的是,一共有16个人被“营救”出来,但还是有一个人得知实情后,又回去了。

  小玉和小雪又到当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将出租屋内的所有人带回来询问,希望大家拿出头目组织传销的证据,没想到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给头目交过钱。

  小玉带着最后一点信心,向媒体求助。

  现在的小玉,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可以负担生活;小雪帮小姑做生意,每天忙得团团转。

  “从传销组织刚出来的人,都面临着巨大的精神、生存压力,有交际障碍,似乎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但是我已经成功走出来了,如果以后有人需要我的帮助,我愿意竭尽全力。”

热词:

  • 周一凡
  • 传销组织
  • 交际障碍
  • 女大学生
  • 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