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5姐弟救助317名孤儿 称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尊重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2日 05: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朱智红(左)在给孩子检查手。苏丽香摄

  弃婴吴岩峰近日被送入河南平顶山市新华区李庄新村“爱之家”孤儿寄养点(以下简称“爱之家”)时,先天性心脏病已将两个多月大的孩子折磨得奄奄一息。在“爱之家”负责人朱智红5姐弟的奔走协调下,6天后,吴岩峰就在爱佑华夏慈善基金会资助下,进行了心脏病的根治手术。

  吴岩峰仅是“爱之家”317名被救治孩子的缩影。自2007年朱智红5姐弟创办“爱之家”至今,他们在北京、上海爱心朋友和基金会的接力救助下,协助98名孩子成功进行了心脏、唇腭裂修补等手术,110多名孤儿顺利被国内外家庭合法收养。

  “我的心一下子被孩子们渴望救治的眼神揪住了”

  朱智红是中国平煤神马集团(以下简称“平煤集团”)煤矿总医院传染科的护士。2003年,当上母亲的朱智红参加了中华骨髓库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公益活动,并第一次来到了平顶山市福利院。

  “刚到福利院,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婴儿哭声。”朱智红循着哭声走去,来到了两间专门安置婴幼儿的房间。“每张床上都放着三四个孩子,都患有唇腭裂、心脏病等疾病。孩子们不停地哭,无论谁去抱,一看不是妈妈,就哭得更厉害。”

  “我的心一下子被孩子们渴望救治的眼神揪住了。”朱智红说。从此,只要有时间,朱智红就会到平顶山市福利院做义工,并为孩子们送去衣服、睡袋和玩具。在平煤集团物业服务中心做清洁工的大姐朱春红得知后,朱智红再去平顶山市福利院,姐妹俩都会结伴同行。

  2004年的一天,姐妹俩在平顶山市福利院见到了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弃婴党政。才7个月大的小姑娘躺在床上,小脸憋得青紫。回家后,党政脸上痛苦的表情一直在朱春红脑海里浮现。三天后,朱春红直接去找福利院院长,恳求将孩子带回家养护。

  党政被朱春红抱回家后,三天两头感冒发烧,咳嗽得喘不上气,一个月至少有半月在打吊针。当时,朱春红的女儿只有1岁。为照顾党政,她常常忽略了女儿,家人意见很大。

  朱春红顾不上那么多,一心为党政治病,但两万多元的医疗费让她无力承受。由于职业原因,朱智红在网上了解到一些免费医疗救助信息。不久,朱智红与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负责人郑鹤红女士取得联系。在郑鹤红帮助下,党政顺利得到儿童希望基金的救治。党政身体好转后,朱春红正式办理了党政的收养手续。在朱春红一家的精心照顾下,党政变得越来越活泼健康。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养那么多孤儿!”

  党政的顺利医治和健康成长,让朱智红姐妹俩信心大增,二姐朱永红、三姐朱喜红和弟弟朱圣忠也加入进来,义务帮助平顶山市福利院照顾病残婴幼儿。

  2007年10月初,朱智红姐弟又从平顶山市福利院抱出了因患先天性心脏病被父母遗弃的男婴党雄和患唇腭裂的女婴党英,在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的帮助下,两名孤儿也完成了相关的手术治疗。术后,两名孤儿需要精心照顾和特别护理,然而当时平顶山市福利院的经费也很紧张,孩子长期住在医院,高昂的医疗费谁来承担?姐弟5人居住条件都不宽裕,把孩子接到家里显然不可能,租房养孩子,钱从哪里来?

  经过精心思考和艰难筹备,收入微薄的5姐弟凑了4000多元钱,租了套两室一厅住房,买来必备用品。

  2007年10月19日,“爱之家”孤儿寄养点成立了,主要为平顶山市周边县区需要帮助的新生病残遗弃孤儿提供救助义务护理和康复照料。5姐弟还进行了分工:朱喜红和朱圣忠承担房租,朱智红、朱永红、朱春红负责照顾孩子和联系救助机构并承担相关费用。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5姐弟又相继接回6个需要特殊护理的体弱孤儿。刚开始没钱买尿不湿,她们每天要洗很多尿布,有时累得站着都能睡着。由于5姐弟工作外的大部分时间呆在寄养点,没时间照顾家,各自的家人从不满到反对。

  “你们几个疯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养什么孤儿!”父母多次责备他们,并搬来亲戚当说客。不但父母反对,就连朱智红的三个姐夫也反对,一个姐夫甚至还明确下了通牒:“若再不从寄养点收身,就不过了。”

  其他困难也接踵而至:心脏病的孩子急需手术,没有医疗救助资源,房租无力支付。“有一天奶粉没了没钱买,孩子们被饿哭了,我们也跟着哭,陪着孩子们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到了晚上,还是大姐夫借钱买了一箱奶粉,算是解了燃眉之急。”朱智红说,最令他们心痛的是,当时有人看5姐弟整天抱着孩子出来进去的,就散播谣言说他们养这些孩子是为了贩卖儿童器官赚钱。没过多久,房东就要收回房子。“我们内心很受打击,但在大姐强烈的坚持下,我们决定救人救到底。”

  “爱之家”的困境,让许多好心人牵挂。郑鹤红知道后,在网上发布了求助信息。随后,陆续从全国各地寄来了奶粉、衣服等日用品。朱智红姐弟们对孩子毫无保留的爱和照顾,也赢得了平顶山市福利院的信任。平顶山市福利院主动将急需医治的孩子先送到“爱之家”调养,待时机成熟再将孩子接去手术;或者由“爱之家”帮助牵线搭桥,使孩子得到救治。自2008年起,平顶山市福利院开始向“爱之家”提供寄养孩子的生活费、治疗费等。

  为保证资金使用的公开透明,朱智红一方面委托上海的一位慈善人士每月定期公布社会捐助资金明细;另一方面,自己也随时在网上公布捐助物品和资金的款项。

  随着“爱之家”影响力的扩大,周边城市贫困福利院的孩子也陆续被送到这儿,原来的寄养点变得拥挤不堪,姐弟们就将“爱之家”搬到平顶山市新华区李庄新村一套两层小院里,又找了6个专职阿姨照看孤儿。

  救治重病孤儿就是和死神赛跑

  “爱之家”正常运行了,如何让病残儿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成了困扰朱家姐弟的最大问题。朱智红在网上发帖求助,得到了郑鹤红及其他爱心人士的热烈回应。2007年年底,郑鹤红在北京成立了“天使妈妈孤儿寄养点”,专门接收“爱之家”申请去北京看病的孤儿,为他们免费提供在北京期间的术前、术后护理以及康复期间的义务照料、养育。

  由于需要医疗紧急救助的孤儿较多,2008年6月1日,上海的爱心妈妈经过积极筹备,成立了集救助、医疗、养护于一体的“上海宝贝之家”,接力救助“爱之家”申请来上海治疗的孤儿;还协助一家机构在上海成立了“唇腭裂之家”,专门接收到上海治疗的唇腭裂孩子。

  在朱智红的努力下,全国共有20多家基金会、民间救助机构和“爱之家”保持亲密的互助关系。姐弟们时常奔波在福利院、医院和寄养点之间,把弃婴送到医院检查,需要手术的就联系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小病就在本地治疗。

  说起目前面临的问题,朱智红表示,随着孩子的增多,“爱之家”显得越来越拥挤,交叉感染的隐患愈加严峻,病残手术的机会也愈加紧缺,5姐弟希望得到更多救助机构的支持,给孩子一个更大的“爱之家”,从而让更多病残弃婴在没有回归家庭之前,尽可能得到身心两方面健康的发展。“同时我们还想建一个康复室,主要针对轻度脑瘫、先天性发育迟缓和因疾病导致发育迟缓、术后需积极进行康复锻炼的孩子”。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尊重。我们姐弟照顾这些孩子,只是想尽自己的微薄力量,让他们活得更好一些。”朱智红说,“救治孤儿就是和死神赛跑的过程。”

  记者 韩俊杰 通讯员 刘盾 苏丽香

热词:

  • 姐弟
  • 朱智红
  • 爱之家
  • 孤儿
  • 救助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