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遗体捐献:使有的人死了还能活着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6日 02: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辽宁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在沈阳市遗体捐献志愿者协会的启动仪式上,王玉琦老人说他很推崇这句话,他还把遗体捐献的事儿套用在这句话中:“捐献遗体就是在为他人奉献的同时,也使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升华。”

  古稀老人的“捐遗”情结

  “人老了,也不能够做什么了,而如果身后能把遗体捐献给需要的人和部门,那不是还能以另一种形式来充分实现生命的价值吗?”昨天,当记者采访沈阳市遗体捐献志愿者协会发起人之一的王玉琦时,他说了上面这番话。

  王玉琦说,“捐献遗体”就是指人在去世之后,将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院做教学标本或是进行医学研究。

  王玉琦今年已是75岁高龄,而出现在记者眼前的却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言谈中透着一股子的乐观与豁达。王老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多年从事法律教研工作,退休前是沈阳大学社会科学系的副主任。

  如今颐养天年的王玉琦每天乐呵呵地带着小孙子逛公园,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但他骨子里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一心想着做点什么,发挥余热,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叫“老有所为”!

  谈及创办该协会的初衷时,王玉琦语重心长地说:“这么多年党的教育以及法律专业的学习,我把马列主义学得通透,坚信‘无神论’。其实早在七八年前我就萌发了这个想法,却一直找不到门路去实现这个愿望。我想肯定还有很多和我抱有同样想法的人,但因为受赠者和捐赠人均不知道该如何办理这件事情,结果造成双方难以对接。两个月前,我偶然认识了于佐良等十几位热心于这项公益事业的老人。当时大家都在为此‘孤军奋战’,于佐良正为发起和组织捐遗协会奔波于各个相关部门之间,但因为遭遇重重困难而心烦意乱。相识后,我们越谈越投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我们这些志同道合者下定决心把这件事搞起来、做下去!”

  “献身”路上,山重水复

  8月5日,《辽沈晚报》公布了捐献遗体的联系电话之后,王玉琦当天就接到十几个咨询电话,这让他感到很欣慰。不过,王玉琦深感,现在虽然发起人满腔热情,又有众多的支持者,但一些客观条件还不成熟, 因为这不仅是一项涉及到公安、司法、民政、卫生、教育等多方面的系统工程,还存在着观念、伦理、风俗等来自社会的种种障碍。

  王玉琦颇有感触地说,亲人的理解是促成此事的根本所在, 因为处理捐赠者的身后事还有很多要靠其直系亲属来做,如果亲属没有在心理上真正接受这种做法,即便是当事人有此愿望,事情最终也很可能搁浅。从了解的情况看,一般都是本人亲自到有关部门表达捐献遗体的意愿,而等到向家人表达自己捐献遗体的意愿时,多数亲属都不能接受,遗体捐献最后难以执行,甚至引发纠纷。

  谈到自身的处境,王玉琦现出几分无奈,他告诉记者,全家6口人,他提出捐献遗体的想法后,只得到了大儿子的支持,老伴和其余3个子女均表示反对。少数面对多数,王玉琦采取了“大造声势”的战术,他更是大张旗鼓地张罗捐献遗体事宜,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想法,这样,将来自己故去后,因为外人都知道捐献遗体的想法,家人也就不好不照办了。

  不过,王玉琦还是很乐观,他说所有新事物出现都会先遇到阻力,当初女儿结婚没办一桌酒席,几年前将父母的骨灰海葬,这些事都是在重重阻力下进行的,而现在也都能被人们理解了。所以,对于捐献遗体一事,尽管也会一波三折,但他相信总会成功的。

  王玉琦很赞赏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做法,学生在上解剖课前,先向解剖台上捐献者的遗体献上了菊花,并默哀10秒钟和三鞠躬。他认为,不论在捐献过程中,还是在使用过程中都应该体现出“人本思想”。

  需求和供给的强烈失衡

  记者在进一步采访中了解到,解剖学不仅可以帮助学生了解人体结构,而且可以了解疾病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因此在医学院里,对于老师和学生而言,他们更愿意把遗体捐赠者当作“老师”,当作他们教学和科研的无语良师。可现状却是“老师”严重缺乏,而且数量在逐年递减。

  中国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解剖教研室王老师透露,现在学校尸源非常紧张,有时紧张到不得不改变教学方法。以前学校年招生四五百人时,如果按照每5名学生有一个解剖标本的比例,每年需要解剖标本100个左右,此外还要考虑标本的损耗问题。而现在随着连年的大规模扩招,现有的遗体数量已远远不能满足教学需求,学校有时候只得在解剖课上使用人造人体标本,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更多时候很多学生只能摸一摸、看一看,根本没有机会亲自动手操作。因此说,成立沈阳市遗体捐献志愿者协会确实非常有意义。

  对此,王玉琦更是感到责任在肩,且任重道远。他说,对于捐献遗体,越来越多的人承认这是一种昭示社会文明与进步的高贵品行,但当问及他们自己有没有勇气捐献遗体时,绝大多数人则给予了否定的答案,看来这种高尚的行为现在还很难被普遍接受,尤其是我国对丧葬传统习俗讳莫如深,于是人们的顾忌难免仍很多。这就要靠政府的鼓励和媒体的宣传来形成捐献遗体光荣的社会氛围。

  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的王玉琦提出,应该尽快出台《遗体捐赠条例》,使捐赠工作有法可依。目前在捐赠立法上还存在着很多空白,如具体规定不够细致,各相关部门因为怕承担民事纠纷等责任、且没有明确的职权范围界定而相互推诿,这也不利于工作的开展。下一步,急需明确规定遗体捐献的原则、行政主管部门和协调部门、接受单位的条件、登记手续、登记表格式、接受人和执行人的义务及法律责任等。

  王玉琦指着一份报纸对记者说:“瞧,人们对遗体捐献者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记者从这张报纸上看到,近日北京市政府出资70万元建立了志愿捐献遗体纪念碑,使志愿捐献遗体者的亲人有了一个祭奠逝者的场所,一些市民还向纪念碑献上鲜花。

  王玉琦充满信心地保证:“遗体捐献志愿者协会挂牌了,无论今后的路途怎样,我们都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辽宁日报,市建委2004年8月10日,转载仅为提供资料。)

热词:

  • 遗体捐献
  • 俱乐部
  • 于佐良
  • 中国好人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