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耐克CK等供应商污水直排 多因利润过低压缩成本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1日 05: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继披露IT产业的企业污染之后,5家民间环保组织又公布了对另一个行业的污染调查。

  这份名为《为时尚清污——绿色选择纺织品牌供应链污染》调研报告指出,一批大型纺织品牌和服装零售商的在华供应链存在严重环境违规,对中国的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此次被披露的是48个品牌,包括Zara、H&M、Calvin Klein、耐克、家乐福等国际品牌,也包括李宁、安踏、雅戈尔等国内知名品牌。报告称这些品牌的供应商即制造企业因私设暗管、污水直排、不正常使用污水处理设施、超标超总量排放污染物等行为,受到所在地方环保部门的处罚。

  当苹果公司在华的“血汗工厂”被广为人知之后,跨国公司再也无法回避他们供应链上出现的问题。对环保组织而言,这或许会成为一种更讲究策略的反污染模式:如果供货商们认为环保部门开出的罚单不足为虑的话,那么,采购商开出的“环保条件”却是要实实在在地影响他们的经济效益。

  追污染企业也要追品牌

  去年8月,包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在内的国内5家环保NGO组织联合发布报告,公布了一份苹果在中国供应链的污染地图,曝光了27家苹果疑似供应商,直指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供应商存在巨大的环境污染问题,指出“苹果”时尚产品的背后,是以“毒害环境、伤害社区、牺牲工人利益”为代价。

  与此次调研相似,这些环保组织在披露具体的污染违规的纺织企业之外,也追溯到了它们上游的品牌公司。

  “例如,浙江庆丰纺织存在着严重的污染违规问题,它的客户包括GUESS、GAP、Levi‘s、HUGO等知名企业”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客户中包括锐步、耐克等公司的东莞福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曾因私设暗管偷排印染废水而受到查处。这家企业曾经被发现每天违规排放的工业废水达到2.7万吨。

  而另一家客户中包括Esprit、C&A等品牌的南京中天远腾制衣有限公司也曾因“无证排污”等违法行为被当地环保局评为不良环境信用等级。

  据马军介绍,为了确定供应商和品牌的关系,环保组织主要采取的是案头调研的方式,建立数据库,收集97000多条污染企业记录,并通过关键词搜索的方式筛选出了6000多条的纺织相关的企业。在确定企业之后,通过海量搜索、官网、财务报告,以及上市企业的上市报告,从中能够发现到底是谁给供货的。“还有一些是通过网上招聘信息或采购信息得来的,经过多方的核实,最终我们找到一些比较官方的说法,来确立它们之间的关系。”

  逾半数企业不予回应

  报告称,中国纺织业的纤维加工量约占世界一半,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占世界的34%,但纺织业每年产生的近25亿吨废水和其它污染物,循环用水方面远远落后于多数其它产业。其中印染废水的排放量占整个纺织业废水排放总量的80%,成分复杂,可能含有多种有害物质。

  环保组织经过历时9个月的调研,于2012年3月22日、26日和29日向48家企业的CEO发出信件。

  提示信发出后,只有15家品牌对这些问题做出了正面回应。其中耐克、溢达、沃尔玛、H&M、Levi‘s、阿迪达斯、Burberry等已经开始采取积极行动,进行查询并推动解决。耐克在回复中写道:“作为绿色选择联盟的长期成员,我们(耐克公司)支持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和相关中国环保组织推动中国企业环境和社会责任的工作。”

  更多信件是石沉大海,32家品牌未做回复。这其中既包括Marks & Spencer、Esprit、Calvin Klein、Armani、家乐福等国际品牌,也包括361度、安踏、雅戈尔等国内知名品牌。

  “很多品牌都对外承诺自己是‘绿色产品’、关心环境,可实际上,他们的供应链企业却在生产过程中污染环境。”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晶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承诺。

  马军特别提到了“违背承诺”的Zara公司。他们发现,Zara的下游供应商“部分生产废水是未经处理直接排放,被当地列为环境违法的案件”。

  不过,作为一家全球性的时装零售公司,Zara在官方网站上如此表述其环保方针,“Zara通过自己的商业模式,致力于为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做出贡献。对环保的承诺已列入 Inditex 集团企业责任的方针中。”

  然而,环保组织收到的Zara的回复却是:“很遗憾我们不能回答来自学校、大学和专业人士等个体对于我们业务模式的提问。”

  4月10日,负责Zara公关事务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环保组织的信件被系统退回,上述回复是环保组织在Zara网站在线提问所得。该工作人员称,目前他们在与环保组织联系,并核查相关的具体情况。

  发布会后,只有一家公司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取得了联系。王晶晶说,李宁公司表示要对于报告中涉及的企业进行核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联系未回复信件的雅戈尔公司时,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报告内容不太清楚,需要进一步了解。

  利润分成悬殊

  事实上,很多跨国公司都有对自己供应商的准则。

  以苹果公司为例,它对供应商的劳工问题、安全保护等问题都有详细的要求和规定,在“化学药品曝露预防”一项中准则指出:“供应商必须尽可能地消除化学危害。当化学危害无法消除,供应商必须提供适当的工程控制方法,比如密闭体系和保持空气流通。如果适当的工程控制方法都不可行……供应商必须为员工配备适当的个人劳保设备。”

  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苹果公司的多家供应商因使用正己烷等含有机溶剂清洗电子产品导致员工中毒致残。苹果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自2007年以来,至少有半数以上的苹果供应商或多或少违反了这些准则。

  有报道说,出现上述情况的根源就在于,苹果公司掌握整条产业链和产业链里的绝大部分利润,而这些供应商只能通过降低环保和劳工标准来保证自己的利润。苹果公司每售出一台iPad的利润高达150美元,相当于售价的30%;而中国工人仅能从中获得8美元,只相当于售价的1.6%。

  在纺织行业,同样存在供应商和品牌公司之间的利润分成悬殊的问题。“代工或者外包企业为了拿到订单,只能尽可能的压低成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晶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降低产品的环保成本成了这些企业必然的选择之一。

  2006年,当时的年产值超过40亿元的东莞福安纺织被发现每天偷排量2.7万吨工业废水。随后,企业被环保部门追缴排污费1155万元,被罚款21.7万元,这在当时也是广东省对于环境违法企业进行的最大数额的罚款。

  “对于这样的一家年产值几十亿元的企业来讲,这样的罚款所起到的作用确实是有限的。”马军说。

  品牌公司对供应商保护环境有监督之责

  本次报告披露的污染企业包括番禺锦兴企业、浙江庆丰纺织、东莞福安纺织、南京中天远腾制衣等。这些供应商之所以“多次”被当地环保部门处罚,就是因为违法成本远远低于订单带来的收入。

  王晶晶说,在纺织行业中,“客户企业实际上已经非常深入地介入到供应商的生产过程中了,比如用什么样的化工用品、用何种布料等,都是有明确规定的。”可另一方面,目前的供应链式的管理方式长期以来都比较松散,品牌公司对下游企业的违规行为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位环保法律人士表示,现在,品牌公司的环保承诺,只是出于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属于道德层面的自觉行为”。而它们的下游供应商都是独立法人,无论是签合同还是因环境污染问题被处罚,都是适格的责任主体,“很难要求上游品牌公司为其污染问题承担法律责任”。

  上述法律人士认为,虽然供货商与品牌公司之间是平等的合同关系,品牌公司也可以在选择供货商时考虑其环保等级,“尽管不具有法律上强制约束力,但会影响下游企业的环保观念,进而不得不为了订单增加环保投入”。作为低成本制造的获益者,品牌公司对供应商保护环境有监督之责,“毕竟权利和义务、利益与责任是对等的。”

  “我们建议品牌和零售商能够利用这些信息的公开,合力去推动环境保护。”马军说。

  本报北京4月10日电

热词:

  • 品牌公司
  • 供应商
  • 代工
  • iPad
  • 企业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