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农民工用全部积蓄为村庄修路:不经过自家门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8日 13: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杨文学(中)和老乡背着背篓穿行街巷中

杨文学走在“毛坯路”上

核桃寨村民当“背篼”凑钱的账本

杨文学在自家门前

  作为寨子里最有出息的人,杨文学想让核桃寨有条路。

  如今,这条土路正歪歪扭扭地从山脚爬上去。深深的山谷在一边,破败的村庄就在另一边。在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的这个寨子里,修路是“天大的事”。去年3月25日动工那天,一寨人都撇下了洋芋地,围到“挖挖机”前看热闹。

  可这条总是被村民们挂在嘴边的路,看起来却寒酸极了:黄泥路面不到5米宽;一些地方积着碎石、落叶或几颗孤零零的小萝卜;还有段路被前夜的雨水冲软,人们将摩托车推上山时,就会在路面上留下七八厘米深的印痕。

  杨文学梦想中的路,宽敞,平整,可以容两辆汽车交错驶过,至少也该是条水泥路。核桃寨的路距离他的目标还差得远。但现在,他只能看着那段路躺在山坡上,一点办法也没有。

  其实,杨文学只是省城贵阳的一个“背篼”——那种背着箩筐在城里转悠、时刻准备卖力气的人。每将200斤的水泥背上三楼,他能赚到5毛钱。

  外出打工后,前几年赚的钱变成了老家的一栋房子。之后的8年,他又攒下了13万元。

  如今,这个37岁的农民工用自己的全部积蓄为核桃寨修了一条路——一条2500多米的“烂路”。

  望山跑死猪

  核桃寨里有核桃树、梧桐树,有一年一熟的苞米和洋芋,就是没有一条像样的路。

  祖祖辈辈生长在这山里的人,踏出了一些一人多宽的小路。它们多在山崖边,孩子们走惯了,甚至能挥着竹竿在上面放牛。

  不过,想要走出寨子,人们得翻两座山,有时没路了,面前是一面近乎直角的山壁,村民就扒着突出一点的岩石块小心翼翼地爬过去。

  核桃寨就这样被困在山里。

  从这里到达距离最近的汽车站,需要先用40多分钟下山,然后再在碎石遍布、几乎很少有车经过的通村公路上步行将近两个小时,最后才能到达。这是他们通往外面世界的唯一路径。

  没有一辆汽车能开到寨里,甚至马车也不行。在杨文学的土路修通前,整个寨子连一辆摩托车都没有。山上所有生活必需品,都得由村民一点点背上去。

  “好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山上背粪了。”杨文学站在家乡的山上回忆。几十年过去了,情况一点也没有发生改变。杨文学说这话的时候,一个不到10岁的小男孩正背着整筐粪球爬上来。他穿着不合身的迷彩服,头发乱糟糟的,鞋子已经被泥巴糊住了,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到了冬天,这里的温度降至零下,在外打工的儿女们会将钱寄回老家,让父母买一车煤过冬。可是,把煤搬回寨子却是个浩大的工程。

  货车司机一路颠簸着开来,只负责将煤卸在通村公路的尽头。随后,买煤的那家就要喊上全寨的劳力去帮忙。几十个人一起背,穿山谷,上陡坡,每人背七八个来回,要将近8个小时才能将一冬天用的3吨煤运完。

  背煤的这一天,主人家总得招待两三顿饭。饭菜只有山里人每天吃的那几样——苞谷粒磨成粉末后制成的苞谷饭、酸菜豆米,条件好些的人家,还会切点年猪肉。

  杨文学偏着头数了数,一年里,这样背煤的日子总有七八十天。他的邻居,45岁的杨贵昌则计算着,每背一趟煤,他至少得在路上歇9次。

  “通路了,就有车了嘛!有车我们就再不费力了嘛!”杨贵昌大声说。但随后他又摇摇头补充了一句,“我们这里,没见过车!”

  没车进来,更没车出去。每户年产近万斤的苞谷和洋芋,只能跟着农民们待在这没什么出路的村庄。人们留够了口粮,剩下的一部分喂了猪,另一部分干脆就烂在地里。谁都知道,集上的洋芋能卖1元一斤。可没有车,谁也送不走这么多粮食。

  在这里的土地上,人们就算再勤劳肯干,也没有收入和存款。

  杨文学还记得,寨子里曾经有人想赶猪去集上卖,结果,猪在翻山的路上累死了。

热词:

  • 杨文学
  • 春晖行动
  • 背篼
  • 农民工
  • 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