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记者目击归真堂“活熊取胆” 争执仍存质疑不断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3日 08: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记者吴亚东

    新年伊始,中国证监会公布了一批IPO申报企业基本信息表,福建归真堂药业有限公司排在第28位。

    这家以熊胆为原料的药业公司去年曾遭动物保护组织狙击而暂缓上市,此次卷土重来欲冲击创业板,却遇到了更为猛烈的民间反对潮。

    反方以环保组织和众网友为代表,他们认为这家企业以活熊取胆为主业,如果上市将是“月熊的末日”,损害了公共利益,不应获得上市批准。

    但归真堂的上市也得到中国中药协会的力挺。中药协会长、原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房书亭表示,现在的养熊场已经100%普及无痛取胆,无痛无管引流技术对熊本身并无伤害,养熊业既保护了野生熊,又满足了人类用药。

    2月22日,归真堂为了回应公众质疑,公开邀请了100多家媒体约200名记者实地探访养熊场,并见证了“活熊取胆”的过程。不过,此前一直抨击归真堂虐熊的亚洲动物基金外事部总监张小海一行却被拒之门外,现场也未看见归真堂邀请的其他意见领袖及动保组织人员。

    众多知名人士呼吁抵制上市

    证券会的公开信息显示,归真堂此次上市募资将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项目。

    “如果活熊取胆汁的归真堂上了市,受它折磨的熊会从400只上升到1200只。归真堂说,他采用的无管引流法对熊没有痛苦。天啊,天天关在狭小空间里不痛苦啊?身上永远有个不愈合的口子,不痛苦啊?何况,熊胆的有效成分早就可以人工合成,也可以用其他如大黄等草药代替,为什么要伤害那些熊呢?”得知归真堂的上市消息后,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张泉灵第一时间发布了这条微博,短短几天就引来了上万次的转发,众多网友呼吁抵制归真堂上市。

    2月14日,由著名主持人崔永元、赵忠祥、李静等发起成立的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联合众多知名人士联名签署了《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吁请函》,恳求证券会不要批准归真堂上市。

    这份联名签署人名单包括著名导演康洪雷、著名学者梁治平,著名媒体人董路、洪晃,著名作家毕淑敏、俞白眉、周国平等知名人士。

    该函件陈述了归真堂不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的三点理由:归真堂主营的熊胆业务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熊胆行业经营环境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并对归真堂的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归真堂在最近三年内存在违法行为。

    根据证监会有关规定,任何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必须符合暂行办法的规定,如有一条不符,即无法通过申请。

    “它基金”有关负责人表示,从暂行办法出发,细数归真堂不能上市的三大理由,从合法性上质疑归真堂的上市申请,有理有据。这位负责人表示,“它基金”将期待证监会的正面回复,并将发起第二轮更为广泛的联署签名活动,希望藉此阻止归真堂上市,进而在即将到来的全国“两会”上呼吁尽早立法取缔备受诟病的活熊取胆业。

    合法与伦理之辩

    据了解,归真堂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000万元,自称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其全资子公司福建归真堂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以黑熊饲养、繁殖、科研为主业,现养殖黑熊近400头,可实现年繁殖小熊100头以上。

    尽管归真堂网站上坚持宣传技术是“无管无痛引流”,但反对声和质疑声并没有减弱。一直致力于救助月熊和废除熊养殖场的亚洲动物基金更是极力抨击归真堂利用残忍手段牟利,坚决反对其上市。

    有业内人士介绍,“无管无痛引流”是为了增加胆汁的流出量,熊场会用特制的针管扎进胆囊抽取胆汁,每到这个时候,被抽取胆汁的熊都会疼得惨叫,把自己的腹部抓得血肉模糊。有些熊因为无法忍受抽胆的痛苦精神错乱,有的熊还会做出自杀行为,把自己的肝肠内脏都拉扯出来。熊场的人为了防止黑熊自杀,把他们分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无法活动。很多熊由于连续排胆汁而患了肝癌,还有其他一系列的疾病,比如失明、关节炎、腹膜炎、泪腺溃疡及内生爪等。

    “我们养熊有林业部的批文,生产的熊胆粉也有卫生部颁发的药准字号,都是合法的。”归真堂的掌门人邱淑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翻看归真堂的发展简历,养熊不仅合法,该企业还因此获得了诸多荣誉。2003年,公司获得福建省政府授予的“科技进步三等奖”;2006年,“归真堂”熊胆粉荣获“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2006年至2009年,归真堂被福建省林业厅列为“林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归真堂系列产品被评定为“福建省名牌产品”,“归真堂”品牌被评定为福建省“著名商标”。归真堂黑熊生态养殖基地作为“国家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福建)基地”,还承担了“野生动物产品熊胆粉”、“野生动物饲养场建设规范熊场”两个行业标准的起草工作。

    “归真堂上市,形式上并不违法。”有学者认为,“活取熊胆”业钻的就是我国动物保护法律体系的空子。当下,刑法中与动物直接相关的条文仅有“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个罪名;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检疫法、森林法、渔业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中也没有相关规定。

    因此,在反对归真堂上市这件事上,亚洲动物基金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等人多少觉得有些底气不足。他坦承,从法律上来看,归真堂活熊取胆的方法目前并未违法,但“并非所有合法之事都应该做”。

    “我们并不是针对归真堂,而是希望逐步取缔活熊取胆产业。”张小海说。

    开放熊场回应质疑

    归真堂舆论危机引爆后,曾谢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但2月18日晚间,归真堂在其官网突然发出邀请函,宣布开放养熊基地。2月22日、24日两天为开放日,其中,22日面向媒体记者;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领袖、专家学者及动物保护组织。

    不过,这一安排由于对参观人员、批次、时间等做了较严格的限制而招来质疑。

    两天后,归真堂宣布对参观安排作出改进,称“凡国内新闻媒体、NGO组织、各界名人等人士,均可持有效证件于22日、24日前来黑熊养殖基地,不受原公开邀请函中关于两个批次时间安排的限制,公司将全力做好相关接待工作”。

    2月22日早上7时许,惠安东南大酒店云集了约200名记者,归真堂安排了三辆大巴及两辆中巴车前往位于惠安县黄塘镇的养熊基地参观。

    半小时后,媒体记者到达“归真堂”黑熊养殖基地的生物园。按照归真堂的安排,每10人一组参观“活熊取胆”过程,每组时间约8分钟。

    由于人数众多,大约9时许才轮到《法制日报》记者这一组,每人穿上一件白大褂、戴上口罩和头套后才被允许进入取胆“车间”。记者发现,刚进去时黑熊表现很暴躁,但工作人员把食物端到一个铁笼后,黑熊很自然地就钻到笼里进食。随后,工作人员将一根约15厘米长、圆珠笔般粗细的钢管插入黑熊体内,胆汁就汩汩流入一个玻璃容器内,大约10秒后,工作人员停止取胆,并给黑熊的创口消毒。

    记者看到,在整个取胆汁的过程中,黑熊只是安静吃食,其他几无任何反应。记者问工作人员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能让黑熊如此平静?熊到底痛不痛苦?熊的创口是不是真的对它的健康没有影响?但工作人员拒绝回答任何提问,称在现场采访会惊动黑熊,有问题可在随后的专家座谈会上提问。

    归真堂和亚基会仍存争执

    当日上午11点左右,归真堂在惠安东南大酒店召开了专家座谈会。会议分三个议程,首先是专家对于这一系列事件的解读,第二个环节是归真堂公司就网上的一些质疑进行回应,第三个环节是媒体和专家以及归真堂方面的互动交流。

    记者注意到,此次被邀的专家共有16位,大多是退休的教授及政府官员,其研究领域分别是“中医药学”和“动物学”,领衔的是卫生部药政局原副局长、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张世臣。

    与会专家表示,现在的“活熊取胆”技术已经进入第三代。第一代是杀熊取胆,第二代是插管子、挂袋子,第三代是现在的无痛取胆。现在大家在网上看到的照片和图像,大多数都是第二代技术,正规的养熊场早已不用。

    在会上,多位专家称“熊胆粉是名贵中药材,人工合成不可能完全替代”。

    现场有记者问看到熊在取胆过程没有任何痛苦表现是否被麻醉?归真堂董事张志鋆建议,若媒体对此次参观的真实性有所怀疑,可以让媒体自己选出三个代表,在熊场进行24小时甚至48小时的观察。

    针对“活熊取胆”是否痛苦的问题,与会专家表示,黑熊引流,首先需要造瘘手术开孔。而造瘘手术类似人类打耳洞,只要内部的皮肤可以愈合,就不会造成创口,更不会引发各种疾病。

    “抵制养熊,源于亚洲动物基金在网络和媒体上发布的若干以‘养熊取胆’为主题的充满血腥和暴力的图片和视频,但有没有人调查过这些受虐熊出自何处?是私自偷养的还是正规养殖的?有没有哪一张是拍摄于归真堂?”归真堂一吴姓董秘说,我们不明白,一个自称以救护黑熊为宗旨的所谓公益组织,为什么要对行业的发展视而不见?为什么要对各界爱心人士、意见领袖等社会各界人士误导和欺骗?这不是典型的掩耳盗铃吗?

    有媒体提出,为何不让亚洲动物基金相关人士和媒体记者一起前往养殖基地参观?吴姓董秘表示,参观是要经过一定程序的,亚洲动物基金来之前并未知会归真堂,所以上午没有安排其参观,但可以在下午安排。

    然而,就在归真堂专家座谈会召开不久,亚洲动物基金也在其入住酒店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该基金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认为,开放日活动没体现坦诚公开,他们不打算接受归真堂董秘下午的参观邀请。

    对于上市问题,这位吴姓董秘表示,公司正处于静默期,不适宜对上市与否进行评论。但归真堂投资方表态说,现在对上市很有信心,不会谋求海外上市。

    活熊取胆行业诸多细节问题惹争议

    业内人士呼吁立法阻止活熊取胆

    本报记者杜晓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就在归真堂的门口。”亚洲动物基金的一名工作人员匆忙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今天,在福建省惠安县,上百名境内记者在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首个开放日实地探访,并见证“活熊取胆”过程,但远途赶来的亚洲动物基金团队却被拒之门外。

    此前,亚洲动物基金已经公布了一系列的资料和调研结果,对目前我国活熊取胆的现状进行了描绘。

    活熊取胆纪录片将公布

    亚洲动物基金的工作人员向记者称,已将前往归真堂参观的相关细节公布在其官方微博上。

    记者注意到,认证资料为“亚洲动物基金AAF”的微博用户于2月22日表示,今日(22日)凌晨2点,包括兽医等专业人员的亚洲动物基金团队赶到惠安,并于6点30分提前到达归真堂开放日指定的集合地点,主动和接待方进行多次交涉,但对方均以在“在沟通中”予以回避。其间我们被告知不得进入养熊场,致使我们最终未能成行。

    此前,2月21日下午,亚洲动物基金在北京举行媒体沟通会,称是时候取缔活熊取胆业了。

    在此次会上,亚洲动物基金公布了一段拍摄于2009-2010年的纪录片,展示了我国活熊取胆业的某些场景。

    记者在这段视频中看到在一些养熊场内,仍存在使用铁马甲、小铁笼和虐熊等情况,养熊户更是用肮脏的容器把熊胆汁干燥成片后碾碎,直接用廉价空胶囊封装。视频中甚至还出现了烹饪熊掌的镜头,令人吃惊。

    对此,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则表示,“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养熊场,请公布这些地方”。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这部纪录片由几位媒体人制作。他们历时4年,跨越6省,暗访了众多养熊场。

    参与制作纪录片的一位媒体人表示,“这部纪录片曝光了所谓合法养熊场内的真实情况。由于养熊场不对外开放,我们在拍摄中遇到了不可想象的困难和危险。活熊取胆这个行业极端残忍。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养熊业的合法化,让众多毫无卫生和安全性可言的熊胆制品进入市场。”

    据悉,这部纪录片的完整版将在近日公诸于世。

    熊胆是否对健康有益尚待观察

    活熊取胆行业的在某种程度上源自我国传统中医理论对于熊胆医疗有效性的强调。我国中医传统认为,黑熊的熊胆是一种珍贵的药材。

    除了纪录片之外,记者还获得了一份由成都军区总医院汪盛贤教授出具的名为《人工取熊胆制品安全性探讨》的病理学报告。

    这份报告的开头便明确提出,“出于对消费者安全的考虑,我们认为人工取胆获得的熊胆制品可能存在潜在的安全风险,希望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记者了解到,自2007年9月起,成都军区总医院对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送检的用于人工取胆的49例黑熊标本进行了病理学观察,并对其病变机制进行了分析。49例尸检和活检标本均取自黑熊救护中心救助的用于人工取胆的黑熊,标本经HE、组化、免疫组化染色、光镜观察,发现了不同程度的肝胆系统炎性病变,并发现肝细胞性肝癌14例。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上述报告的作者对当前某些源自中医院理论的观点进行了质疑,“本研究中,发生胆道系统炎症和肝细胞性肝癌的黑熊均为曾被用于活体取胆的黑熊,通过对这些病例的病理观察,我们认为活体取胆生成的胆汁可能含有肝癌和炎性细胞及其产生的对人体有害的细胞因子,故这种胆汁和《唐本草》、《本草纲目》所述的野生黑熊的胆汁本质上可能有所不同。这种方式取出的胆汁能不能直接入药,会不会对人体造成潜在的危害,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的研究调查。”

    事实上,熊胆的有效成分——熊去氧胆酸早已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已经能够由人工合成。目前,我国有不少厂家生产熊去氧胆酸作为制药的原料。

    记者了解到,自1983年起,以沈阳药科大学为主的科研机构就开始了人工熊胆的研究,并于1992年完成临床试验,取得了成功。该产品至今未获药监局批准。

    活熊取胆保护的法律困境

    黑熊在《国际濒危动植物保护公约》中,属极度濒危的一类保护动物,被我国1989年实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列为二级野生保护动物。

    一位动物保护人士告诉记者,作为一些地方农民发家致富的手段,活熊取胆据称于1980年代由朝鲜传入中国。1990年代中后期,活熊取胆行业达到鼎盛时期。

    事实上,因其对动物的虐待问题,活熊取胆行业从一开始就遭到广泛、强烈的批评。因此,活熊取胆行业成为一个敏感行业,行业主管部门以及从业者对行业信息一直讳莫如深。

    据介绍,涉及活熊取胆业管理的有关政府部门包括林业部、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以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在2006年1月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透露了一组有关活熊取胆业的行业数据。这是最近一次我国政府主管部门透露活熊取胆业的信息。

    根据王伟的介绍,中国当时有68家养熊场从事活熊取胆业务,饲养黑熊7000头左右。面对动物保护组织呼吁彻底淘汰养熊业的呼吁,他明确表示,当时国家林业局在淘汰养熊业问题上尚未有时间表。

    此外,记者还获得了一份“中国活熊取胆业资料”,其中,对养熊场的分布以及熊胆制品厂家的现状进行了统计。

    根据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了解,目前中国的活熊取胆场有90余家,饲养超过10000头。据此初步测算,在全国范围内,该行业生产熊胆粉原料30余吨,年产值约1亿人民币。养熊业者平均投资数百万元。全行业共雇佣劳动力数千人。

    总体而言,在我国,活熊取胆行业起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生效之前。

    “如果说,发展这个行业的初衷是保护野生黑熊。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实施则意味着我国已经从根本上禁止野外捕猎黑熊,以某一行业保护野生动物也已经不再适宜。”亚洲动物基金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虽然养熊场已经开始大规模繁育黑熊,但野外盗猎行为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在养熊场中,仍可发现来自野外的黑熊。从其年龄观察,属于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后被捕捉的。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政府加入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中,黑熊属于该公约附录一中最高级别的濒危保护动物。然而,在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它却始终是二级保护动物。活熊取胆业因此得以存续。

    针对活熊取胆的法律困境,业内人士纷纷呼吁,加快立法保护活熊。

    本报北京2月22日讯

热词:

  • 记者
  • 目击
  • 归真堂
  • 活熊取胆
  • 争执
  • 质疑
  • 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