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京郊白菜滞销 大兴商务部门搞外销扩内需助菜农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0日 10: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1月8日,大兴区半壁店村,一菜农正在自己家的菜地收白菜。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吴江

11月8日,大兴西沙窝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菜农在等着卖自己的白菜。

  山东、安徽、辽宁、新疆等地出现大白菜滞销的同时,北京大兴区庞各庄、魏善庄、安定等多个蔬菜种植产区的散户菜农,地里的白菜也陷入难销和贱卖的困境。

  大兴区农委数据显示,白菜种植集中在8个镇,共19360亩,预计总产量11.6万吨,较去年种植相对减少。

  为何总量未增,价格却从去年三四毛钱一斤,降到现在几分钱一斤?

  在部分菜农看来,即便背靠北京城区这一庞大市场,大兴的白菜也未见近水楼台先得月,除了外地进京大白菜的冲击外,物流和销售渠道成为大兴白菜进城的瓶颈。

  对此,大兴区商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部分菜农白菜难销和贱卖并非普遍现象,目前已采取多种措施,构建本地蔬菜零售网络拓宽流通渠道,外销同时扩大“内需”,保障包括白菜在内本地农产品的流通。

  11月7日,立冬前一天。

  大兴区魏善庄镇西沙窝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内,种植白菜的农户们已感受到冬日的寒意。

  西沙窝市场是周边几个村镇菜农们卖菜的集散地。下午3点,市场内几乎已见不到客商的踪影,只剩不到10户菜农坚守。他们身后的农用车上,装着成百上千斤的大白菜。

  菜农何书文是坚守者之一,凌晨6点来到市场后,农用车上的上千斤白菜,一斤也没有卖出去。

  下午6点,何书文将所有菜原封不动拉回家。

  目前,尚有近3万斤的白菜,堆积在何书文的田间地头,卖出去万余斤白菜,也是以每斤七八分钱的价格贱卖,“今年亏本是肯定的。”

  一车“净菜”卖几十块钱

  市场里的白菜分为两种:表面裹着绿色菜叶的“原菜”和剥去绿叶只剩白心的“净菜”。

  西沙窝市场,“原菜”的价格七八分钱一斤,“净菜”就1毛钱一斤。

  “我也知道净菜好卖,但也不赚钱。”何书文说,10来斤的“原菜”剥叶变成“净菜”,损耗在三四斤,耗时费力也不一定能卖出好价钱。

  当日下午4时,一辆面包车驶入空旷的市场,直奔装载着“净菜”的农用车而去。一番讨价还价后,柴书贵等菜农的三车“净菜”被选中,以每斤1角的价格成交。

  装货过磅,三户菜农的白菜共计2160斤,216元分到每户菜农手里平均不足百元。53岁的柴书贵一整车690斤白菜只能换来几张十元二十元的钞票。

  面对满面愁容的菜农,这位来自丰台南苑的菜贩也大倒苦水:“我在市场每斤卖0.25元,刨去到市场拉菜的出门费20元,来回油费50元,跑这一趟也就挣个200元钱,就这还没算上每月1000元的摊位费。”

  “这不是在卖菜,是在除心病”

  大兴安定镇芦各庄村,菜农何书文种了两亩半地的白菜。他算了笔账,每亩使用化肥近400元,浇水180元,农药30余元。亩产万斤以目前每斤1角钱的价格,卖菜收入约1000元左右,而上述成本就达五六百元,卖菜、人工等支出都未计算在内。

  相比何书文,庞各庄镇钥匙头村菜农尚天明更“精耕细作”,成本达到每亩近700元,其中机耕费、打沟70元,农药100余元,浇水250元,化肥280元,卖菜、人工同样不计。

  “按照成本算,2毛钱是个平衡点,够着了就赚点,够不着肯定赔。”多名菜农说。

  “今年这菜等于白种。”魏善庄镇半壁店村菜农黄维强,站在堆满白菜的菜地里,一边往车上装白菜,一边不住抱怨。

  担心增加成本,黄维强没敢按当地每天七八十元的价格雇工,而是亲自上阵并找来老街坊帮忙,“就几分钱的玩意儿,划不着再往里投钱了。”

  商贩是黄维强自己联系的,收购价格是每斤6分钱。黄维强坦言,“明知赔钱也没办法”,如果让白菜继续留在地里,将会出现“破肚”等后果,将彻底无法销售。

  抱着一棵大白菜,黄维强认为不是在卖白菜,而是在“除心病”,“卖掉了,病也没有了”。

  大兴区多位菜农称,当地近年来基本上没有挖菜窖存菜的习惯,不会为等待春节期间的行情而存菜,“过年都是外地菜的天下,我们就算能存到那个时候,也不一定能卖出什么好价来。”

  京郊散户菜农难进城卖菜

  面对亏损的现实,菜农们都愿意和去年对比。

  何书文说,去年自家两亩半地的白菜和今年收成差不多,去年是以每斤三四毛钱卖出,除去成本每亩能赚近2000元。

  菜农们回忆,去年此时的西沙窝市场很热闹,很多菜贩们到市场进菜,然后送到新发地批发市场,“去年这时,菜都卖得差不多了”。今年新发地外地白菜充足,少有商贩来当地收菜。但他们也承认,去年“三四毛钱一斤”也不正常,受益于韩国“泡菜危机”使外地大量白菜出口,给大兴白菜让出了本地的空间。

  11月8日,新发地市场白菜区几乎已成为河北白菜的天下,与这里每斤1角至2角的批发价相比,大兴白菜价格上丝毫不占优势。

  与大兴相邻的河北涿州、廊坊均有菜农入住新发地。

  河北涿州菜农王女士蜷缩在货车车厢内,当日拉着8000斤白菜来到新发地,以0.11至0.13元的价格销售,除去各种成本能赚一二百块钱,“这已经不错了,在老家卖每斤就是8分钱。”

  廊坊蔬菜种植大户赵先生的菜地紧邻大兴采育镇,今年收成近10万斤,预计每亩亏损500余元。

  记者发现,新发地几乎没有本地菜农的身影。

  虽然喊着“北京菜应该优先供应北京”,但何书文等大兴菜农坦言,他们的农用车无法进城,“挣的钱不够交罚款”,而通过物流对于近郊短途运输的菜农更不划算。这些散户菜农们,一般不会跟菜贩有固定联系,也没人组织统一销售,“收不收由人家(菜贩)。”

  大户对接城里市场不愁销路

  相比于这些散户菜农,大兴区的蔬菜种植大户和农村专业合作组织的情况略好一些。

  礼贤镇的益农蔬菜专业合作社社长张海丰说,他们是方庄社区周末菜市场对口蔬菜供应商,数百户社员总共50万斤左右的白菜不愁销路,但也要面临不挣钱的窘境。

  大兴区商务委副主任潘郁峰认为,部分菜农目前面临困境不具代表性,“什么时候都会有热销和滞销发生,还是要看总体情况。”

  潘郁峰称,大兴区的白菜主要有五种外销渠道:通过商贩和农合组织运至新发地批发;本地菜农与早市商贩直接进行对接;菜农当地销售;原产地直供直销城区超市;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开展社区销售。

  外销的同时,潘郁峰目前更关注扩大内需,“黄村新城有社区连锁店30余家,大兴区1000人以上的大村都建了连锁店、直营店和加盟店,下一步还打算升级改造集贸市场。”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张太凌

热词:

  • 白菜价格
  • 净菜
  • 卖菜
  • 农村专业合作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