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北京光合作用直营店停业 网友怀念实体书店文化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30日 04: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28日,几位市民走过大望路“光合作用”书房,大门已经上锁,谢绝顾客进入。本报记者 薛珺 摄

7月3日,“风入松”书店已关闭一个月。本报资料图片

  “光合作用”书店被“清仓”追踪

  新京报讯 昨日,光合作用书房在北京的两家直营店关张,多家仍在坚持营业的加盟店称,与总部失去联系后成为受害方,难以要回加盟费,目前只能继续经营收回成本。“光合作用”北京方面负责采购的人员透露,已接到总部人力部门短信“被辞职”。

  昨日,厦门媒体报道称,“光合作用”总经理孙池证实“高层震荡”传闻,称经营遇困难,为防供应商骚扰,建议高管辞职。

  两家直营店人去楼空

  昨日,“光合作用”五道口店和现代城店均大门紧闭,无人经营。

  在五道口店一楼杂志区,所有杂志已被清空,纸屑遍地;二楼图书区,铁门大敞。但所有书架图书一本不剩,书店咖啡屋空留几个杯盘,“祝愿光合作用越来越阳光”等数百张彩色便笺寄语散落一地。

  “营业额有时候连支付员工工资都不够。”店员小闫表示,五道口店几年来处于亏损状态,自己工资还没有拿到,店内多个员工遭遇欠薪,目前处于失业状态。

  SOHO现代城店的门口,空摆几只书架,店内一片狼藉。“头晚供货商抢完货,今儿就没开门。”一名保安称。

  加盟店坚持营业无优惠

  虽然“光合作用”两家直营店人去楼空,但其加盟店仍在继续营业。

  昨日,“光合作用”富力城店员表示,由于属于付费购买“光合作用”的品牌加盟,进货、经营较为独立,所以目前客流量未受影响。但目前北京总公司的电话已经打不通,加盟店也变成受害方,“合同没到期,加盟费要不回来了。”该店员表示,店内以前“光合作用”统一的系统也已经更换。

  昨日,多家加盟店表示,顾客虽然仍可到店购买图书,但无法享受打折卡和优惠券的服务,“因为不少人是从直营店办的打折卡,如果从加盟店打折,我们就亏了。”

  “高层辞职”员工“被辞职”

  昨日,“光合作用”北京方面负责采购的人员透露,前日突然收到总部人力部门短信,称他已经不是“光合作用”的员工。“我是被辞职的,到现在还满脑子疑惑。”这名人员称,对于厦门总公司目前情况并不知情。

  据昨日《厦门日报》报道,“光合作用”总经理孙池接受电话采访称,“高层确实辞职了,是我建议他们辞职的。”孙池表示,之前一些民营供应商来砸过办公室,锁过大门,威胁到了员工的人身安全,“所以我就让他们辞职回家。”

  孙池说,近三四年来,“光合作用”的销售情况直线下滑,房租、水电等成本却又急剧上涨,“光合作用”的销售连续4年下滑,今年更是下滑了40%,销售和成本两头夹击,压力在不断增长。目前公司确实遇到资金缺乏,拖欠了一些供应商的款项,但员工的工资没有拖欠。

  昨日,记者用短信向孙池求证,他表示正在处理此事,“请给我一些时间,待情况更加明朗,我会给你们较明确的回复,非常感谢。”

  声音

  对于“光合作用”书房濒临倒闭,众多网友表达了对实体书店文化的怀念和挽留。

  @艾可卡622:孙池含着泪光的梦想最终成为现代科技发展的祭品。或许你和我都有“光合作用”情结,流连中收获的不仅是知识,更是人文精神的熏陶。

  @五溪蛮:路过五道口,“光合作用”书房已经人去书空。想起那些曾经让我流连忘返的书架,还有夜晚店里帕瓦罗蒂吟唱的背景音乐,忍不住怀念。最近几年,我目睹的关张书店就有第三极、风入松、圆明园单向街、光合作用等,新阅读方式的更迭、网络营销模式的竞争、加上读者群的萎缩,都使得传统书店生存环境逼仄。哀。

  @真爱厦门:16年的坚持和执着,北京、上海、厦门31家连锁店,掷地有声的梦想和对“悦读延伸世界”的美好愿望,依旧无法阻挡五千年文化绿地的荒漠化和电子媒体带来的浅阅读时代巨轮,“光合作用”的结果是制造氧气,但没有人文的阳光,只有浮躁庸俗的习气,何以达成?

  探访

  北京多家民营书店关门

  去年1月,中关村第三极大厦内的第三极书局,历经了打折、搬迁、更名后,仍难逃关门厄运,号称“3年亏损7800万元。”

  今年7月,北京大学南门、被誉为“北京三大民营书店”之一的“风入松”书店,经营十余年后也关门停业,但经营者一再强调“只是因房租问题等待搬迁”。

  昨日,记者前往就几家知名民营书店原址探访。

  “风入松”原址仍关闭

  昨日下午,名噪一时的“风入松”依然保留书店“踪迹”。书店原在一楼地下室,在通向地下室的走廊橱柜里,摆放着多个古典名著纸箱。一楼地下室大门紧闭。一片漆黑。

  大楼保安范先生称,“风入松”书店关门后,地下一楼图书区一直关闭至今。“这几个月里,每天都有书友前来问询,我告诉他们书店关张,已经说了无数次了。”范先生说。

  “淘书公社”原址成仓库

  昔日的“淘书公社”已然成为一个图书仓库。

  昨日下午,海淀图书城昊海楼地下一层,数万本图书被牛皮纸被包裹一包包堆放在各个地方。工作人员在忙碌地工作。偶有散客来访,被告知已经不是“淘书公社”,目前是一家公司的图书库房。

  昨日,该公司杨经理称,“淘书公社”撤出后,他们今年1月进驻该地下一层。

  “我们公司只从图书出版社批书,然后批量销售给淘宝网等百余家图书网店网商。”杨经理称,由于不对外零售,只针对网店批量销售,“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民营书店员工摆地摊

  昨日,海淀图书城昊海楼附近,摆着多个书摊。书摊图书为社科、人文类书籍。图书2-5折低价销售。图书现场,鲜有书友问津。

  “十个人来看书,不足一个人买书”,多名地摊商称,他们是附近民营书店员工,因书店经营每况愈下,每逢周末,只能以摆地摊的形式赚取营业额。“生意很难做,风吹日晒的,摆地摊时每天营业额不足300元。”

  说法

  民营书店要提供人性化服务

  今年7月,“风入松”因房屋问题歇业后,董事长王洪彬接受采访说:“房租、水电、员工工资、经营管理,各方面的费用加起来,我们只有以8个百分点的差价把书卖出去,才能基本实现保本。”王洪彬说,网络经销商纷纷低价售书,对零售业务造成巨大冲击,不少人先来书店选书,再到网上采购。

  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认同王洪彬的说法,对于民营书店在传统书业经营中面临的困境,他认为与其自身经营、大环境影响和读者阅读习惯都存在关系。“中国在没有完成独立书店向连锁书店过渡时,就出现了网络书店。”黎波说,这给民营书店规模化发展形成了阻碍和冲击。其次,民营书店坚持小众化定向供给某一类读者的特色又不明确,也是经营定位上的失误。

  黎波认为,民营书店发展需要政府支持,“比如设立社区书店,采取招标经营,实现市场化。”在与网络书店竞争方面,传统书业需要利用实体店人性化的特点,提高对读者的信息、情感和产品服务,“及时对读者发布图书信息,送货上门。”在黎波看来,把服务做细做精是传统书店的出路之一,“50平米的小书店照样可以做得很好,没有必要盲目地扩大规模、增加成本。”

热词:

  • 光合作用
  • 浅阅读
  • 书店经营
  • 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