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赵作海夫妇身陷传销赔数万 目前不知去向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4日 06: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曾含冤坐牢11年的“杀人犯”赵作海,在平反1年后却在宁夏贺兰县身陷传销的泥潭。因引起当地有关部门关注,赵作海夫妇已离开贺兰县暂避风头,目前不知其去向。

    据新华社电 一个备受社会同情、曾含冤坐牢11年的“杀人犯”赵作海,在平反1年后却在宁夏贺兰县身陷传销的泥潭。传销这种猖獗数十年的模式为何屡禁不止?

    深陷传销赔进国家赔偿款

    赵作海,这位年近60岁的河南商丘农民,曾因冤假错案被判处死缓,坐牢11年至2010年才平反,获得国家赔偿款及困难补助65万元。时隔1年,他与妻子李素兰到宁夏贺兰入伙传销,越陷越深,还把国家给的赔偿款也搭进去了数万元。

    据了解,赵作海参与的传销组织祭出“西部大开发”的大旗,号称“扶贫工程”、“人力资源项目”、“秘密工程”,入伙每股3800元,按照“五级三进制”呈几何级数拉人头。最终入伙者出局,实现从打地铺到住别墅的“人生飞跃”。

    所谓的“西部大开发”传销组织,并非新鲜事物。据记者调查,早在2008年,这个传销组织就渗透到宁夏固原市。传销者从河南、安徽、湖北、江苏等地涌入这座小城,不仅使当地传销蔓延,还曾引发绑架杀人等违法犯罪活动。经过几年的重拳打击,这个传销组织在固原市渐无藏身之地,却又“转场”到贺兰县。“传销组织鼓吹的‘西部大开发’优惠政策、重大工程,纯属子虚乌有,都是掩人耳目的谎言。”宁夏回族自治区工商局反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局局长云中说。

    8月9日,记者来到宁夏贺兰县太阳城C区赵作海夫妇租住的楼房,反复敲门无人应答,房内毫无动静。记者多次拨打赵作海夫妇的手机,均在关机状态。贺兰警方调查发现,赵作海夫妇已离开贺兰县暂避风头,但不知其去向。有知情人称,赵作海的一些同乡抱怨赵作海的“名人效应”毁了他们在贺兰的传销生意,催促他赶紧离开。

    高学历传销者在增多

    赵作海平反不到1年,又执迷不悟陷入传销,再次暴露出传销惊人的蔓延势头。

    宁夏工商局反垄断与不正当竞争局局长云中说,如今传销已遍布全国各地,从最初的实物传销,逐渐演变为网络传销、集资入股传销等各种形式,出现花样繁多的变种,不仅更加隐蔽,还更加智能化。而且,传销者的结构也在悄然变化。过去,传销者以农民居多,而记者在宁夏走访发现,近几年当地发现的传销者中,拥有大专、本科等高学历的人在增多。云中认为,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极容易被传销组织那套“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的成功哲学击中。

    记者调查发现,传销在隐蔽发展中形成两条灰色利益链。一条利益链是传销者。他们被洗脑后梦想一夜暴富,加之投入了全部积蓄,因此面对执法人员,常常非但不领拯救之情,反而躲躲闪闪,甚至进行围攻。

    另一条利益链是衍生于传销行为周边的人群。传销者的聚居造成租房需求量大,当地租房价格水涨船高。据贺兰县政府介绍,去年以来,当地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屋出租均价从每年5000元陡涨到今年年初的1.5万元。房主虽然清楚传销者的底细,但在利益的驱使下,却并不会举报。

    受此影响,打击传销行动掌握线索不易,深挖犯罪更难。不少传销者遣而不返,驱而不散。

    打击传销面临取证难

    “打击领导组织传销犯罪活动也面临着取证困难的难题。”贺兰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清说,为加大打击传销的力度,《刑法修正案(七)》增加了领导组织传销罪的新罪名。但按照相关司法解释,构成这一罪名须同时满足传销者属传销组织三级以上“经理”和发展“下线”30人以上等要件。

    上线’与‘下线’多半是亲友关系,‘上线’被抓,‘下线’随即逃往各地,找到30个‘下线’难上加难。”贺兰县公安局政委韩闽学说。宁夏公安机关2009年至2010年刑事拘留涉嫌领导组织传销的头目104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的却只有36人,被法院判决有罪的人数更少。

    非法传销吸引高端人群参与

    南宁新华书店公开卖传销书

    本报讯 从8月11日开始,央视新闻频道持续关注广西来宾以“国家整合民间资金做投资”为名义的传销活动猖獗的现象。事实上,非法传销的范围已超出人们的想象,根据记者和民间组织的调查,除了来宾、南宁外,这种新型非法传销已蔓延到全国多个省份。

    传销正从南向北扩散

    在南宁市,到处都能看到传销内容的光盘、书籍在公开出售,就连新华书店也不例外。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在南宁的很多地方都在卖传销方面的书籍,在南宁国际机场也可以买到。而在北海,工商局旁边的书店里也毫不避讳地销售传销书籍。现在在广西,不仅仅是来宾、南宁、北海、桂林……包括很多县城都是重灾区。李旭说,根据该协会掌握的受害者资料,传销覆盖的范围正不断扩大,云贵川、湖南、湖北,浙江、安徽、江苏都是重灾区。传销正从南向北扩散,从二、三线城市向省会城市转移。

    在广西南宁,传销的猖狂程度已经有超过来宾的态势,不仅传销活动公开化,而且吸引了很多高端人群参与。五象泉雕塑是南宁的地标性建筑之一,这周围是南宁最大的集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大型公共广场。每天傍晚,在这里都会看到公开宣讲资本运作的人,其中还有专业讲师。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在五象广场被骗的还包括很多高端人群,里面有退休干部、国家公务员,还有一些退休的教授、公司老总、白领、海归、博士,甚至还有海外的华侨华商。他们投资几十万上百万元的都有。

    受骗者靠卖传销教材谋生

    广西另一个重要的海滨旅游城市北海,也没能逃脱非法传销的魔爪。与来宾和南宁一样,在北海传销方面的书籍卖得也非常火,在这些销售资本运作的书摊中,一些人就是曾经的传销人员,他们都是被骗得倾家荡产以后,没有脸回家,就在当地以卖书为生,又成为传销新的推动者。在北海工商局的旁边有一家书店,人气很旺,里面卖的不少都是传销方面的书籍。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说:“里面都在排队,人很多,没人管。”

    宁夏贺兰加大打击传销力度


据新华社电 针对赵作海曾在宁夏贺兰县身陷传销所折射出的问题,宁夏贺兰县政府部署进一步加大打击传销的力度,当地政府将重点对有涉嫌传销人员居住的出租房进行清理整顿。

    据贺兰县公安局、工商局介绍,他们对全县92个居民小区2.9万套房屋进行拉网式排查,共统计出6900多套闲置房屋,其中有1600多套出租房可能出租给涉嫌传销人员。贺兰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清说,当地工商、公安等部门已经抽调近300人展开进一步的清理整顿行动。

    贺兰县居民马义仓告诉记者,这几天有不少聚居于此的传销人员离开。

责任编辑:刘禛

热词:

  • 赵作海
  • 身陷传销
  • 赔数万
  • 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