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新华纵横:邵阳"抢婴"事件调查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3日 19: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节目导视】

  骨肉分离,邵阳计生人员“抢婴”送至福利院

  【同期】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哎呀,就是抱走以后,我和老婆个把月才睡得着,一个星期都不吃饭,气得不得了。

  “抢婴”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

  【同期】高平镇原组织委员

  刘述德:那么双方的2000多的话加起来1万块钱,就是这么个标准,是最低标准。

  敬请关注本期节目——《邵阳 “抢婴”事件调查》

  【演播室】近日,有网络爆出一则消息,说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高平镇计生干部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强行抱走部分村民婴儿,然后送至当地福利院后被海外领养。消息一出,震惊全国,那么,计生部门是否真的"没收"了孩子?这背后有怎样的黑幕?孩子们现在又在哪?请看记者发回的报道。

  【解说】位于湖南中部的邵阳市隆回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高平镇则是这个贫困县里的贫困镇,在这里,层峦叠嶂的大山阻碍了村民们的致富之路,但也为他们守住了生活的安宁。然而,2005年4月,计生干部的突然到来,打破了大山深处的宁静。因为,他们要"没收"孩子。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哎呀,就是抱走以后,我和老婆个把月才睡得着,一个星期都吃不下饭,气得不得了。就这一个(孙女儿),(儿子)40多了,养一个都被抱走了,你讲急不急人,现在你讲我脑子都是昏的了。

  【解说】今年已经73岁的凤形村村民杨亲政,育有两儿一女,由于家境贫寒,两个儿媳妇都已离家出走,老人守着家里的三分薄地,与两个孙儿相依为命。他告诉记者,被"没收"的孙女就是小儿子杨理兵的第一个孩子。2004年7月,杨理兵与打工认识的曹某生下一名女婴后,随即又外出打工,孩子由杨亲政和老伴带在身边抚养。老俩口含辛茹苦将小孙女拉扯到8个月大,没想到却被计生干部"骗"走了。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最开始要我老婆把小孩带到那里,带着人来写个材料就行了,不要花你一分钱,一会就回来,到那之后他就要你照个相,相还没照,人(小孩)就抱过去了,抱过去之后就要8000块钱。

  【解说】既然是具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孙女,计生部门为何要将孩子带走?时任高平镇计生办主任周小方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婴儿来历不明,再加上杨亲政年岁已高,不符合收养条件,属于"非法收养",所以才会将孩子带走。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计生办原主任

    周小方:当时杨理兵也不在家,杨理兵当时也没结婚,也没结婚没找老婆是吧,他父母说带的小孩不知道哪里来的,说是别人丢在他家门口的,是这样的。

  【解说】杨亲政坦承,由于儿媳当时年龄未满18岁,所以并未办理结婚手续。而当时之所以承认孩子并非亲生,是受了诱导。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他说捡的就不要花你一分钱,不要花你一分钱,没办(准生)手续就要花8000块钱。

  【解说】很快,杨亲政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计生人员落实完材料以后,孙女并没能够回到家中。于是,杨亲政赶紧四处筹钱,想要"抱回"孙女,但为时已晚。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计生办我找好多次,他就说到邵阳福利院去找,不要找我们了。现在你找我们就是8千块钱,8万块钱也找不回来。

  高平镇计生办原主任

  周小方:我们计生办也不可能去把这个小孩去抚养,我们肯定报告公安系统,他们说这个小孩哪里来的,来历不明啊,那肯定是个弃婴啊,找不到生父。我们就和公安民政部门,由民政部门牵头,送到福利机构。

  【解说】在高平镇,与杨亲政一样被"没收"孩子的,还有大石村村民袁名友。与杨亲政家不同的是,袁名友领养的女儿早在1999年就办理了落户,2002年5月又缴纳了2000元的社会抚养费。但是,2002年7月,已经抚养了3年的养女还是被计生人员抱走了。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大石村村民

    袁名友:他就说你去找钱,找几万块钱来,来赎小孩,来抱小孩,没找到钱你就不要来抱小孩。当时我也没有钱,我就拿不到钱,拿不到钱我就想要借一点钱,第二天我找他要人,他讲你这个小孩已经送到福利院去了。

    【解说】明明上了户口的"养女",怎么就成了"非法收养"的弃婴呢?袁名友向记者道出了隐情。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大石村村民

    袁名友:那个,当时那个收据和户口都是我们村里(干部)要我们瞒住这个证件,没有把这个证件给他们看,他们的意思我如果把这个证件给他看,他就会把这个孩子抱走。

    【解说】记者找到当时帮助袁名友养女办理落户手续的村干部,他承认向袁名友收取了2000元的社会抚养费,但袁家养女被抱走后,将2000元退给了袁名友。那么,村干部明明知道孩子有户口,为何却向计生办隐瞒这一情况呢?对此百般回避的村干部,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大石村村干部

    袁仕忠:我们没有一致啦,没有跟上面保持一致啦。2000块钱交社会抚养费是少了啦。

    【解说】据了解,2001年,高平镇被湖南省计生委抽查计生工作后被处以"黄牌警告"。为了扭转计生工作的落后格局,高平镇开始整治生育环境。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原组织委员

    刘述德:对于违法生育的,主要征收社会抚养费,而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解说】刘述德告诉记者,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按照当地人平均收入的2-6倍进行征收。根据不同家庭的收入情况进行适当调整。收上来的社会抚养费,则按照28%的比例返回乡镇财政。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原组织委员

    刘述德:凡是属于家里当农民的,按照我们农民的纯收入来征收,那么至于2倍多的话,我们高坪的人纯均收入是2000多,那么双方的2000多的话加起来1万块钱,就是这么个标准,是最低标准。

    【解说】当年的计生干部们表示,确定这些孩子为"非法收养"并送往福利院,都是由代养人自愿申请,经过了公安部门的认定,整个程序完备并有签名画押为证。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计生办原主任

    周小方:根据他本人的申请,申请自愿将这个小孩交给人民政府福利机构抚养。

    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原组织委员

    刘述德:真正的亲生的,那我们还是不会送的。除非他自愿。就是带养的话,也只要他符合了带养条件,那我们还是不会送的。

    【解说】记者在政府部门调查"杨理兵非法代养一个孩子"的案卷复印件中,见到了杨理兵父子的两份讯问笔录、杨理兵本人的申请书、村委会证明、村干部证明等材料,但这些材料的真实性却遭到杨亲政的质疑。

    【同期】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村民

    杨亲政:这个是个假的啊。怎么是假的啊? 我签的字我的(名字)"亲"是亲戚的亲,"政"是有个反文旁,还有记者到这里看了,反正完全是个假的,这是个假的。

    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风形村支书

    汪先蛟:这份材料反正材料有几年了,我记不清楚了。具体记不清了,可能是我写的,也好多年了。

    【解说】隆回县高平镇证实,2002年至2005年间,高平镇民政部门共将12名涉及"非法收养"的女婴被送往邵阳市社会福利院。那么,这些送往福利院的婴儿,民政部门是否从中获得一定收益?

    【同期】湖南省邵阳市社会福利院院长

    蒋德伟:我们接受社会弃婴都是由民政部门或者是公安部门出具的介绍信,或者是这个公安部门出具的弃婴检测证明,我们才能接收,但是在接收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发生任何有关的费用。

    【解说】邵阳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告诉记者,2002年至2005年,高平镇民政部门共送来13名弃婴,其中一名男婴随后被抱回,8名婴儿被美国家庭领养,3名婴儿被西班牙家庭领养。同时,这些涉外领养孩子的家庭的确提供了部分"助养费"。

    【同期】湖南省邵阳市社会福利院院长

    蒋德伟:他们自愿的交一部分的这个叫做助养费也好,捐赠费也好,这是自愿的,一般的情况是每人是3000美元。

  【演播室】目前,湖南省计生委调查组、邵阳市调查组等正对此前的卷宗进行调阅,并深入农户家中入户调查,在这里我们也希望能够早日给公众一个真实明确的答案。感谢收看本期节目,再见!

【新闻回顾】:湖南邵阳计生官员抢婴儿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销

    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十余名“非法”婴幼儿被计生部门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部分后来找到下落,有些已被收养在海外——不能被尘封的悲剧

    漫漫寻亲路上,湖南人杨理兵随身携带着一张压了层塑膜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杨玲,是他的第一胎孩子,算起来今年应该七岁了。

    2005年,杨玲尚在襁褓中,就离别了亲人。她不是被人贩子拐跑,而是被镇里的计生干部以未交“社会抚养费”为名强行抱走的。

    四年后,杨理兵终于得知女儿的下落――远在美国。

    2009年的一天,杨理兵和妻子曹志美在湖南常德一家酒店里,从一位素不相识的人手中,得到女孩的两张照片,“我一眼就能肯定,她就是我的女儿。”杨理兵说。

  杨家的遭遇并非孤例。多年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至少有近20名婴儿曾被计划生育部门抱走,与父母人各天涯。

    当地计生部门的解释是:这些婴幼儿多是被农民“非法收养”的弃婴。但实际上,有相当多一部分婴幼儿是亲生的;更甚者,有的并非超生儿。

    2002年至2005年间,以计生部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为由、强行抱走婴幼儿的行为,在隆回县高平镇达到高潮。多年后,因部分家长锲而不舍的寻亲,类似事件浮出水面,乃至波及美国、荷兰等国。

  上篇:抢婴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从县城北行70多公里,到达高平镇。这是一个位于大山群中的乡镇,人口7万多人。

    看似人口不多,长年来,高平镇却面临着计划生育的压力。

    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国开始推行以“一胎化”为主要标志的计划生育政策。1982年,计划生育政策被确定为基本国策。当时,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湖南省也对计划生育工作实行“一票否决”制。违反《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禁止性规定的,地方政府的主要负责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分管负责人及责任人和单位,一年内不得评先评奖、晋职晋级、提拔重用、调动。

    隆回县连续十余年,保持湖南省“计划生育工作先进县”的称号,其制定的处罚和考核细则更为严苛。层层考核压力下,基层政府甚至不惜使用暴力手段。在那时的高平镇乡村,常常可以看到诸如“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等标语――乡民们解释称,其意思是计生干部给违反政策的家庭做思想工作,大约只需三分钟时间,之后再没做通,家里值钱的家当就将像被龙卷风过境一样被一扫而空。

    此外,“儿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的标语,也让人惊悚。因超生问题而被处罚过的西山村农民袁朝仁向记者介绍,在1997年以前,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处罚是“打烂房子”“抓大人”。他就曾因超生问题,被拆了房子。

    “2000年以后,不砸房子了,‘没收’小孩。”袁朝仁说。

    袁朝仁所说的“没收小孩”,是高平镇计生部门处理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方式之一。其方式是,计生办人员进村入户,将涉嫌违法生育、抚养的婴幼儿抱走。

    因此,每当计生干部下乡入户核查,乡民们便四处逃避。在2002年至2005年间,高平镇出现坊间所称的“抢婴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