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视频 >

[视频]河北昌黎:化学勾兑 葡萄酒不含葡萄汁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4日 16: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不含葡萄的葡萄酒

  城北回龙观交易市场是北京市主要的酒类批发市场之一,这里有几十家摊位批发各种葡萄酒。记者发现这里销售的葡萄酒,价格相差得非常悬殊。贵的五六百块一瓶,便宜的一瓶还不到十块钱。至于这些酒为什么这么便宜,摊主们都闪烁其词:“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我们也不喝。”据了解,北京市场上很多低价葡萄酒都来自河北秦皇岛市昌黎县。记者前往那里进行了调查。一进昌黎县,就能看到这里密集分布着众多葡萄酒生产企业,大大小小加起来有近百家。记者在昌黎县更好酒业公司看到了这种出厂价才5元一瓶的葡萄酒,记者在秦皇岛丘比特葡萄酿酒公司和昌黎韩愈酒业公司也发现了几块钱一瓶的低价葡萄酒。

  在记者的追问下,更好酒业公司的销售经理透露了葡萄酒如此便宜的秘密,该公司销售经理王敬宇如实说:“我们灌的汁是水多、酒少,酒汁占百分之二十,其余都是水。”他告诉记者,酒汁里面酒少水多,自然便宜,但要当真酒卖,仅仅掺水还不够,从外观到口感还要用特殊的原料调制,葡萄酒的颜色及酸度全靠辅料调。

  按照我国2003年公布的《中国葡萄酿酒技术规范》规定:葡萄酒必须用100%的葡萄原汁,经过发酵酿造而成。像这种用少量葡萄原汁加水和各种添加剂勾兑出来的葡萄酒说白了就是假酒。

  而记者在进一步采访中,又有了惊人的发现,原来还有比这些掺水假酒成本更低的假酒。这家对外没有挂牌的厂子叫昌黎嘉华葡萄酿酒公司,就在调酒车间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屋,里面堆满了各种包装袋和塑料盒,厂里的技术员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勾兑葡萄酒用的原料。柠檬酸用来调酒的酸度,苋菜红色素则是用来调酒的颜色。在所有这些用来生产葡萄酒的原料中,唯独没有造葡萄酒必备的葡萄原汁。这些用水、酒精、香精、色素调制出来,甚至不含一点葡萄原汁的假葡萄酒是否会对消费者的健康会带来影响呢?

  中国酿酒工业协会葡萄酒技术委员会黄卫东教授告诉记者:“由于这种不规范的生产,更容易造成一些有害微生物的污染,甚至一些有害物质的侵入,比如说生物胺、赭曲霉毒素的超标。这些有害物质会引起我们头疼、心率的不正常,甚至致癌。”

完整的葡萄酒造假产业链条

  随着当地葡萄酒造假的生意越作越大,一些看似与葡萄酒完全无关的企业,生意也随之火爆起来。邻近昌黎县城的秦皇岛龙山泉酒业公司主要生产白酒和食用酒精。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白酒厂的主要客户居然是昌黎县的一些葡萄酒厂。秦皇岛龙山泉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洪玉告诉记者:“昌黎七八家葡萄酒厂家在这里购买酒精,一年能卖四五百吨。”酒精正是许多葡萄酒厂用来勾兑假酒的原料之一。被造假葡萄酒带火生意的不仅是白酒厂,还有当地的食品添加剂企业。在昌黎县城汽车站附近的鑫亿食品添加剂店,老板告诉记者,由于不少葡萄酒厂从她这儿进货,卖的时间长了,连她都知道造假葡萄酒的主要配方了,有色素、酒石酸、柠檬酸、柠檬酸钠、丹宁、香精等。

  假酒调制好了,要想卖得出,卖得火,还需要一个重要的环节。在嘉华酒厂,销售经理从一个立柜里搬出一个纸箱,里面全是假冒的各种国内外名牌葡萄酒标签。昌黎嘉华葡萄酿酒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程和明告诉记者这些标签的仿真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一般的消费者是分辨不出来的。假酒贴上假标签,摇身一变成了名酒,销量自然不成问题。嘉华葡萄酒酿酒有限公司每年能卖掉四十万箱,按照一箱六瓶计算,仅嘉华这一个小酒厂一年就能销售二百四五十万瓶假冒的名牌葡萄酒。

  那么,这些假商标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离昌黎县城不到五公里的抚宁县留守营镇凡南彩色包装公司车间里机器轰鸣,正在印刷假冒的名牌葡萄酒包装和标签,包括长城、张裕等葡萄酒标签,公司业务员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假酒商标在当地供不应求。

  从各种勾兑原料,到假商标假包装,昌黎县及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个造假酒一条龙的完整链条。经过这样的产业链最终出炉的假葡萄酒经过批发,再销到零售市场,利润相当惊人。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假冒伪劣的葡萄酒,它的原汁成本不会超过一块钱,对外销售可以卖到五块钱至八块钱,但到市场上如果采取贴牌或者榜名牌的方式,它的利润就会在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一厂两牌 隐蔽造假

  据调查,这些生产假酒的工厂一般都有正规的生产许可证,但是要找到他们却不容易。记者来到当地一家知名的葡萄酒企业----野力葡萄酿酒公司。绕过野力公司的两个大车间,又经过一道小门,最后进入一个院子,制造假酒的更好酒业公司的生产车间就在这个院子深处。作为一家当地著名,在全国也小有名气的公司,野力怎么会允许一家造假企业在自己的厂子里生产呢?昌黎更好酒业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王敬宇告诉记者:“一个公司注册了三条生产线,野力是做品牌的,卡斯特和更好是做贴牌的,其实老板就是一个。”原来,更好公司和野力公司本来就是一家。用野力公司的名义来生产真酒,用更好公司来做假酒,谋取更大的利润,同时也规避检查。

  对于制造假酒的行为,当地有关部门并不是没有监管措施。在不少葡萄酒厂的车间里,都安装着监控摄像头。据了解,这些摄像头都连通到当地质监部门,还设有专人监控。但在不少酒厂里记者看见,工人们就在这些摄像头底下,毫无顾忌地灌装假冒的名牌葡萄酒。在嘉华酒厂,成批的假冒长城葡萄酒就直接堆放在监控摄像头下面。昌黎嘉华葡萄酿酒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程和明告诉记者:“没事,没事,我都不怕你怕啥呢?”

  “我都不怕你怕啥”,在昌黎县,一些葡萄酒厂的老板造起假来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顾忌。表面看起来,是那些安装在造酒车间里的探头成了摆设,可实际上,是当地各个部门的监管成了摆设,成了空壳,纵容甚至催生了一条造假酒产业链,大量假葡萄酒就这样源源不断地被制造,被销售,坑害消费者。那么,造假者为何不害怕,监管体现在哪?昌黎县的监管部门面对着这样的问号。

    责任编辑:程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