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新闻1+1]谁在制造“看病难”?(2010.11.16)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6日 22: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1+1]>>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医疗资源紧缺,谁在暗中勾结,大赚昧心钱?一个被人捡到的U盘,记录多起医生和厂家之间令人咋舌的交易。从红包到回扣,再到医院门前被大肆倒卖的专家号,患者为什么可以被任意宰割?人可以成为救死扶伤的天使,也可以成为被金钱驱使的魔鬼。新闻1+1本期关注:被利用的“看病难”!

您如何看待号贩子现象?    
震惊,号贩子猖獗加重“看病难”,应严厉打击。
正常,优质医疗资源稀缺,“号贩子”难以根绝。
难说,解决“看病难”需多管齐下,医疗制度优化是关键。

      【节目全文】 ——谁在制造“看病难”?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看过病的人都知道,在北京的一些大医院,要挂上专家号是非常难的。举个极端的例子,早上起来六点半开始号,不到七点号就都没了,这种现象就导致很多想看专家号的人,要排上两三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但问题是他们这么辛苦的排,就真的能等来希望吗?看完接下来记者调查的这个短片会加剧人们对一些医院医疗秩序的担心,因为现在发现除了号贩子,还有医院内部的一些人也在打这个主意。

    (短片)

    记者:你们排了多长时间?

    患者家属:一天,二十四小时。

    解说:这是北京很普通的一天,普通的没有人会在意这医院门诊大楼外早早排起的等待着挂号的长队,一天两天,甚至三天五天,等待就只为能挂上号,和大名鼎鼎的医生见上一面。

    在这个普通的一天里,记者发现,在北京儿童医院和那些苦苦等待的患者家属相比,有一些人他们挂号似乎并不很难。

号贩将一个正常价格14元的专家号叫到了300元,并表示有路子拿到加号。

号贩称自己能够找医生开条加号

    记者:那多少钱啊?

    号贩:300块钱。

    记者:这么贵。

    号贩:特级的,不好挂。

    记者:300块钱包括号钱吗?

    号贩:号钱、卡钱都给你办好了。

    记者:号钱本身多少钱?

    号贩:号钱最好的国家规定是14块钱。

    解说: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号贩子,一个正常价格14元的专家号,号贩子们叫到了300元,但是如果患者承担不起,还是老老实实排队,结果会是什么呢。

    号贩:天天排第一都没希望,就必须得想办法。

    记者:想什么办法啊?

    号贩:就想办法约呗,就找到护士什么的,送点钱什么的。

    记者:给护士送点钱?

    号贩:有路子吧。

    记者:那你们送钱他们能收吗?

    号贩:这不熟了吗,中间有人呗,中间没人肯定不行,有中间人,我们直接也不行,中间有人呗。

    解说:中间人,那么在医院中真有所谓的中间人存在吗?这些中间人是什么人?这些号贩子和中间人又是什么关系呢?

    记者:什么叫加号啊?

    号贩:就是找大夫,大夫给你写个条,允许我再多看一个病人,机器就给你开了,要不就锁机器挂不出来啊。

    记者:你有这个条吗(医生开的条)?

    号贩:就是有,没有这个怎么看病啊,我现在就得去给你拿这个了,别的拿不出来了。

    记者:不可能吧,找大夫给写是吗?

    号贩:对啊。

    记者:这不会是假的吧?

    号贩:窗口能挂出号能是假的吗?窗口里边能跟我一样骗您吗?

    解说:为最大限度地接诊和方便患者,不少医院都有加号的惯例,通常由患者在第一次看病之后,为了复诊和医生直接预约,患者拿着医生签名的同意加号的预约条,到挂号处加号,医生在看完当天的号之后,为加号患者进行诊治,那么难道医院为患者开出的方便之门,这些珍贵的医疗资源,被所谓的中间人和号贩子利用了。

    号贩:钱重要是身体重要,中国人观念老改不了。

    记者:能办吗下午?

    号贩:行,那你赶快过来吧,有客了。

    解说:在协和医院,记者最终以300元的价格买下了骨科某专家的加号,记者被带到了位于协和医院门诊楼五层的骨科诊区,等候前来和我们接头的这名号贩的上线。五分钟之后,一名年轻男子凑了过来,这名男子居然真的从上衣里面的口袋掏出了一张专家预约条给记者。

    号贩的“上线”:你拿这个找他就行了。

    记者:就是我拿着这个去跟他说就行。这个是谁啊?

    号贩的“上线”:内分泌科李某某,让你来找他的。

    记者:是医生吗?

    号贩的“上线”:对。

    记者:还是护士?

    号贩的“上线”:医生。

    解说:令人意外的是,听说先前的关系条是花钱买来的,骨科门诊的医生颇为意外,说他根本不认识写关系条的内分泌科的李医生。

    记者:就我刚给你拿来的那个条,就内分泌科的那个大夫,你们不认识。

    北京协和医院医生:对,我都不认识。而且他还有点名指姓,点出来,我都不认识他叫什么名字。因为我不知道,我以为真是我们(单位同事介绍的熟人)。因为有时候我们自己本单位的人,互相谁都认识,互相帮忙开个条。

    解说:今年8月开始,北京市公安局已经开展过一次打击号贩子的行动,警方以17家号贩子活跃的医院为重点,查获号贩子、医托130人,然而号贩子背后隐约可见的中间人影子才更加让观众担心。患者苦等几天都排不到的号,甚至方便患者复查的预约号,号贩子却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轻易获取。进而变成一张张的钞票,那么究竟谁是中间人?这背后究竟还有多少不能为人所知的秘密?

     【评论】

     人民日报:回扣屡禁不止根源在于制度

    中国是世界上不合理用药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回扣泛滥。近年来,卫生部出台了一系列治理药品回扣的措施,但回扣之风依然屡禁不止。如果少数医生收回扣,可能是道德问题;如果收回扣成了行业“潜规则”,就应该从制度上反思了。

     【分析】

     卫生部部长陈竺:大医院盲目扩张加剧看病难

    对于公立医院的盲目扩张,陈竺在会上说,在新一轮改革中,公立医院尤其是大型公立医院,不能采取单纯规模扩张的简单外延式发展模式,特别是不符合功能定位的盲目发展,这种盲目发展会造成运营成本大幅增加,给医疗质量和安全带来隐患,同时削弱了基层医疗服务卫生体系。

     【调查】

     医疗回扣成"显规则"?您如何看待号贩子现象?

    最近一段时间,“号贩子”在一些知名医院有所反弹的现象引起警方的注意。在记者调查的同时,警方的侦查也在进行。而对“号贩子”贩卖的“关系条”从何而来?所谓的“中间人”又究竟是哪些人?这也将成为警方重点关注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