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男子死前被转走70万 前妻之女与现任妻对簿公堂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7: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东北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丈夫黄某死后,妻子尹某意外发现黄某的银行卡被人转走70万元,一番查询后尹某得知,在黄某死前一个月,这笔钱被转到了黄某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小梦名下了。尹某认为是小梦私自转走了丈夫的巨额财产,于是起诉小梦,要求还钱。小梦则称,父母离婚后,她随母亲生活,黄某一直未尽抚养义务,这次是黄某在临死前良心发现,主动把钱给的她。本月19日,西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焦点1 70万元是怎么转出的?

  说起来,这场诉讼的原、被告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原告尹某是黄某的现任妻子,原告小月是尹某与黄某所生的女儿,原告小龙是尹某的儿子、黄某的继子,而被告小梦则是黄某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小月的姐姐。 19日下午3点,此案在西岗区法院的十号法庭开庭。也许是为了避免亲人反目的尴尬,三名原告中,只有8岁的小月到庭,被告小梦也未参加庭审,坐在原、被告席上的是双方的代理律师。

  原告方诉称,黄某因病重于2009年1月到北京治病,同年4月21日,病逝于北京。待丧事已毕,尹某持黄某的银行卡到银行核对存款,却发现卡内的70万元于同年的3月末被转到了小梦的银行卡内。原告方称,这70万元来自黄某股票账户,是小梦趁黄某病重之机,取走了黄某私人所用的笔记本电脑,由此得到黄某股票账户的相关信息,私自将股票卖出,套取现金70万元。因此要求小梦返还。

  被告代理人,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则辩称,2009年3月27日,黄某在病重期间给小梦打电话,称自己要不行了,非常想念小梦。自从与小梦的母亲离婚后,还没给过小梦抚养费,作为父亲没有尽到对女儿的责任。黄某说,自己的银行卡里有70万元,让小梦取出来,留作未来生活之用,并告知了密码。

  庭审焦点2 黄某给小梦打电话没?

  为了搞清小梦取钱到底得没得到黄某的授意,双方争论的焦点很快就转到“黄某有没有给小梦打电话”这个问题上。原告方称,黄某于2009年年初到北京治病,至同年3月27日时,黄某的病情已经很重了,始终处于昏迷状态,不可能给小梦打电话。但被告方认为,原告方所言不属实,其提供的证据仅能作为病情诊断,缺乏相关医护记录等证据加以佐证。“既然被告说黄某打过电话,我们想问问,黄某用哪个电话号码打的?是否有通话记录? ”原告代理人问。“当天是小梦的姑姑在北京陪护黄某,她姑姑给小梦打电话时,黄某把电话要过去说的那些话。 ”被告代理人回答说。

  庭审焦点3 黄某能否支配这70万?

  庭审中,原告方称,这70万元来自于黄某的股票账户,属于黄某与尹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无论这笔钱是怎么转到小梦名下的,哪怕就是黄某给小梦的,黄某实际上是无权对如此巨额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独立处理,所以其行为无效,小梦应将70万元返还给原告。

  被告方则表示,首先,黄某与前妻于1994年离婚时,法院判决黄某每月需向小梦支付抚养费,但黄某始终未履行付款义务。这70万元实际上是黄某在去世前的良心发现,是补偿给小梦的抚养费。其次,黄某名下有两套10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还有一个车库,一台车,一个洗浴中心,粗略估算价值500万元,就按原告方的说法,黄某起码能支配其中的一半——250万元,远远要超过70万。

  双方同意调解

  庭审最后,法官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同意调解,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被告代理人随后提出了一个调解方案:“小梦顾及亲情,这次是被动应诉,她本不愿意就父亲的遗产问题再起诉原告,但如果被判返还这70万元,她也只能选择起诉,希望原告方能够考虑诉讼风险。既然这是一场亲人之间的诉讼,小梦希望原告方能放弃对这70万元的纠缠,小梦则会放弃对黄某房产的继承权。 ”

  因为当日尹某和小龙未到庭,小月又未成年,所以原告代理人表示会就此调解方案与尹某等商量后再做决定。 记者李仪

  (半岛晨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