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面对面 >

《面对面》 20111113 舞台·梦想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4日 00: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8e998cdd90a48e6df07169cdf672fb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王宁 第六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金奖获得者

    夺取主持人大赛的冠军之路上,她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煎熬?

    王宁:纠结在不是分,而是你站在那儿可能有好多好多全国观众在看,王宁不能失水准,我是这么想,不能王宁突然间蒙了,答不上来了,或者。

    记者:你设想过出现过这样的状态吗?

    王宁:都不敢想,挺后怕的。

    作为主持全美音乐奖颁奖盛典红地毯秀的中国第一人,聚光灯的背后她有着怎样的体会?

    刘晔:上午你是万人瞩目,下午你在给别人端咖啡,但这就是好莱坞现状。

    上一届主持人大赛铜奖,这一届却无缘总决赛,他将怎样面对?

    记者:要离开这个舞台的时候,你当时在现场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冯殊:那一刻其实心里真的真的百感交集,甚至也就那么一秒钟,可能没控制住的话,我会哭,一定会流眼泪。

    在主持之路上,他们不言放弃,究竟在准寻什么?

    刘晔: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再回到我的祖国的再一次冒险。

    冯殊:不做下一个谁,只做第一个我。

    王宁:我不想让自己就像流水一样就这样过去。

    《面对面》古兵带你一同走进第六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选手,正在播出。

    人物介绍

    王宁

    中央电视台《文化正午》节目主持人

    第六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金奖获得者

    中国网络电视台(面对面):前不久,第六届央视主持人大赛落下了帷幕,选手们在这个舞台上用自己的努力追寻着自己内心的梦想,他们精彩的表现也给观众朋友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实在很多人的眼中,电视主持人这个行业是光鲜亮丽的,但是在光环的背后,他们经历过怎样的磨练,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呢?在他们的从业道路上,当面对成功、挫折、喜悦和泪水的时候,他们又该如何坚持自己的梦想呢?今天的《面对面》走近他们。

    这是第六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总决赛的第二个环节,按照规则,参赛选手需要选择三个提示信息,在限定的时间内对三个提示信息进行有关联的即兴评述。

    在现场,王宁富有文化内涵和人情味的评述,赢得了评委们的一致肯定。凭借着在总决赛中出色的表现,在决赛中总排名第六位的的王宁最终夺得了冠军。

    记者:在这个结果出来之后,很多人也在评论,就是这次主持人大赛的冠军是爆了一个冷门,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论?

    王宁:就是我挺赞同冷的,是因为我确实没想我能得这个冠军,而且我也不是冲着冠军来的。

    记者:参加比赛不为得冠军,为了什么?

    王宁:我当时参赛的时候有一个口号,说我不想做第一,只想做唯一,因为我真的不觉得主持人是可以靠单纯的比赛比出来的。因为我觉得主持人是一个长期的磨练过程,而且尤其是女性一定得要经得住时间磨练,比如如果是25岁,我可能不会站在这个舞台上,能够支撑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是因为我已经31岁了,我觉得人生而立,我有了一些积累,所以我可以有信心站在这儿。所以站在这儿本身我觉得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了,我已经觉得我成功了,至于走到哪儿其实我真的不是非常确定。

    从今年5月份报名参赛,一直到比赛结束的近半年时间里,在初赛、复赛、决赛中王宁的排名并不领先,这也给她带来了主持生涯中最为煎熬的一段感受。

    记者:但是每次你都拿不到自己理想中的名次的话,对自己的自信心会不会有所打击呢?

    王宁:其实我觉得纠结在哪儿呢,纠结在不是分,而是你站在那儿可能有好多好多全国观众在看,王宁不能失水准,我是这么想,不能王宁突然间懵了,答不上来了,或者…

    记者:你设想过出现过这样的状态吗?

    王宁:都不敢想,挺后怕的。想到了一些可能会出现的状况,我觉得我的方法就是诚恳,我要真答不上来了,我就真说我答不上来,我就真的很抱歉,鞠个躬离开,我一定会这么做。

    除了心理上的煎熬之外,王宁需要面对的另外一个困难就是要处理比赛和工作在时间上的冲突,为了赶在复赛之前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她甚至在一天的时间里完成了9期节目的录制,高强度的工作让她就患上了重感冒。

    王宁:因为我是感冒就会走嗓子,就扁桃体会发炎,所以复赛我其实最最担心就是我的嗓子哑,如果我说不出话来,失声怎么办,因为那时候真的是没法发出声音,发烧这些我觉得倒都可以克服。

    记者:但毕竟有病的状态下精神状态是不好的,有时候头脑会昏昏沉沉的,反应会很慢的。

    王宁:对。我实在忍不住我就自己从大兴那边跑过来在朝阳医院打了一个点滴,其实那天晚上对我印象挺深的,我一个人在夜里十点多到了朝阳医院,我就坐在那儿打吊针。真的那个时候就不停地哭,不停地哭,就是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孤独,我的支撑力到底在哪儿,我能不能完成这个比赛顺利地走下去,给我自己一个交待,我也不太知道,就看着一滴一滴那个输液的液体进入到了体内,然后我不停地在跟医生说,我说能不能再快一点,我说我想早一点回家,快点快点,后来我输完这个胳膊都是麻的,因为已经是到了极限,医生说对不起,我真是不可以再给你快了,因为你这个是消炎的,快了可能对心脏不好,你可能有点心慌,我说没关系,我可以忍,他说我这个液体很凉,我说没关系我可以忍。

    记者:你还是挺坚强的。

    王宁:过去我不觉得,因为我特别感性,我特别容易被一些事情触动,也特别容易感动,容易伤感,容易有情绪化的波动,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脆弱的,但是其实经过了大赛和经过了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去经受磨难和伤害是人的财富,对,就我现在可以对自己说,可以,就如果未来给我挑战,如果未来我决定要扛起更加艰苦的道路,我可以走,王宁可以。

    2003年,王宁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学院毕业,通过招考,她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成为了一档新闻直播节目的主持人。

    记者:第一次上节目之前紧张吗?

    王宁:紧张,我坐到了直播台上,跟一个非常资深的主持人跟他一起来合作,我做了那个时候是伊拉克海湾零距离的直播,听众就会说这个女孩说话太快了,也会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当时觉得特别特别痛苦,但是大家可能觉得我身上还是有这种新闻潜质的,非常舍得吃苦,所以我身边的同事就推了我一把,说没关系,还可以再来,试几次就好了,就给了我时间和给了我机会,所以这段经历我特别难忘,而且那也是我人生当中特别特别重要的时刻,因为我姥爷,因为我从小跟姥爷长大,我姥爷病危,那个时候已经在病床上,医生说没有几天,陪伴我姥爷的就是收音机,在我姥爷已经不能够听到任何东西之前,他听的是海湾零距离,听到的是我的声音,是我的声音陪伴他度过了生命当中最后的时刻,因为实在不行了,所以我妈给我打电话,我是连夜给领导请的假,我说我得回家,去看姥爷,然后我一进门,就看到了他床头上放着收音机,我终身感谢广播。

    两年之后,王宁从广播转向电视,开始主持河北卫视的一档名为《读书》的文化访谈节目,四年后,她离开《读书》,主持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的《养生堂》,从文化访谈节目到养生节目的转型,王宁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王宁:刚刚做《养生堂》我没有任何的医学经验,于是他们就在网上,就非常严厉地批评我,甚至会有很多人就恶意的攻击甚至是人身攻击,骂我,都有。

    记者:你怎么面对?

    王宁:他们就像针一样扎在我眼里,扎在我心里,然后我就大哭,在家里放声大哭。

    记者:但是哭过之后呢?

    王宁:我的《养生堂》团队非常非常好,他们也跟我说,很正常,我们都在摸索,我们一起往前,捆绑在一起往前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做媒体人真的特别幸福,因为你其实,虽然你有孤独感,但你绝对不是一个人在奋斗,那么多人他们在帮助你,在搀扶着你,我根本没有理由倒下。所以在半年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改观了,直到我离开会有好多人好多人哭,那一刻我永远都忘不了,我做最后一期节目的时候,所有的观众站起来哭着鼓掌。

    记者:其实走进观众的眼里很容易,走进他们的心很难。

    王宁:对。最后你发现其实做这种服务类节目你真得,台上坐的全都是我妈才行,必须得平易近人。

    记者:这句话说的特好,必须有那种思考的时候你才会用心去做。

    王宁:必须,真的,爹妈,叔,叔都不行,都远了,才行。扎针吧,我从来没有扎过针灸,那个时候我觉得大家第一次认可王宁就是从我开始扎针开始,刮痧,痛啊,不是不疼的,对,但是我来尝试一下,我试一下,我试了跟你说真不成,可以,这么长的针,其实扎进去没感觉,别害怕,老百姓都说王宁都扎了,那我没问题,我来试试。

    从2010年11月开始,王宁加盟主持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的《文化正午》节目,在这档全新的文化访谈节目中,她真诚知性的主持风格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外人看来,王宁的主持事业已经渐入佳境,也就在这个时候,她又向新的目标出发了,报名参加第六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

    记者:什么样一种力量真的让你下决心一定要参加这个比赛?

    王宁:我参加大赛其实想看看,这么多年我现在怎么样了,我是不是能够特别坦诚地面对自己了。包括其实我是一个急性子,我觉得自己只有静下来,就是慢慢地让这种时间养养自己可能才会好,因为比如做新闻,或者我们想走得更远,还是得在一个安静的心态下走,所以走过这八年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真正静下来,到底自己的心还空不空。

    记者:但你已经很优秀了,已经做到一个很多有主持人梦想但是还没有实施的这样的人他们所企及的位置了。

    王宁:但是我觉得我做的还是不够好,这个可能你觉得我特别矫情这个时候,但真的,曾经我也说过就是在名主持人和好主持人之间我选择后者。

    记者:好的标准是什么呢?

    王宁:我觉得媒体人应该有很多责任,我不想让自己就像流水一样就这样过去。

    这是在主持人大赛决赛中王宁讲述的一个故事,她的讲述深深地打动了现场评委和观众的心。也正是带着对观众的真诚和深情,王宁一路走来,如今,人们也在关心,在获得主持人大赛金奖的荣誉后,她将怎样继续她以后的主持道路呢?

    记者:拿到了比赛这样一个冠军的荣誉,未来的路你会怎么走,怎么选择?

    王宁:我在微博里写了,就是金奖已经归零了,我不会带着它走向我的明天,我也不想让大家再次看到我说,这是一个得了金奖的主持人,下面的路还得自己走,而且还挺漫长的,因为我还挺想做得久一点,做到白头发还需要几十年时间,如果我头发花白了,如果我还在银幕前,那我一定要给自己一个特别强大的理由,我不能允许我花白的头发,但是言语干瘪的,甚至可能还装嫩,甚至我还在意我的衣服穿的是什么样式,我是不是鲜亮,我是不是显老了,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我不要坐在这个地方。

    记者:我也希望当你满头白发的时候还能在银屏上看到你。

    王宁:对,我们那个时候都一起可以在屏幕上。

    记者:相互鼓励。

    王宁:对啊,我也能看到白头发的你,我们一起多幸福。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