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美国债务螺旋”威胁中国及世界经济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6日 20: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北京7月26日电(记者王建华 李云路)分歧,对峙,胶着,僵局——美国国会两党围绕提高联邦债务上限的政治谈判悬而未决、深陷泥沼,曾被视为世界上最安全投资品的美国国债濒临历史上首度违约的边缘,从而给中国等债权国的美元资产安全和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增长蒙上了一层厚重阴影。

  北京时间周二,白宫认可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哈里·里德的提案,但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约翰·博纳明确表示不支持该提案,但博纳的提案也明确遭到白宫的反对。由于共和、民主两党历经多轮谈判亦难以弥和分歧,本周晚些时候,美国国会将表决其各自拟定的提案,结局极有可能是谁也通不过。

  里德的提案制订了一项未来10年内削减约2.7万亿美元支出的计划,并计划将举债上限调高2.7万亿美元,直至满足2012年底前、总统选举后的财政需求。博纳的提案则分“两步走”,初期调高债务上限约1万亿美元,明年年初再提高1.6万亿美元,两个阶段要分别削减开支1.2万亿美元和1.8万亿美元。

  随着8月2日最终期限的日益迫近,人们关于美国债务上限和减赤之争会出现好莱坞大片式的超级英雄挺身而出拯救危局的期望正在迅速消退,并难以回避地悲观预计,从资本市场到实体经济,美国、欧洲、日本、中国以及全球经济都将受到美国债务违约的严重威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北京时间周二发布的美国经济年度评估报告表示,投资者丧失对美国国债的信心将可能对全球其他地区产生普遍巨大而负面的影响,别国政府担心,对美国政府从市场上借款能力的重新评估可能导致全球融资状况、资本流动乃至美元币值的迅速恶化。

  美国发生债务违约后果严重,但情况还不仅如此,标准普尔、穆迪、惠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此前已经明确表示,如果美国长期的债务和减赤问题这次得不到妥善解决,它们也将下调美国保持了近一个世纪的主权债务最高评级,即使是提高了债务上限而暂时不会违约。

  如果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很可能使美元贬值,退休储蓄缩水,政府机构裁员,美国国债价格下跌、收益率上升、遭遇抛售,并全面推高利率和市场融资成本,造成新的金融和经济动荡,这对于刚刚离开一点危机困境的美国金融系统和依然增长乏力的实体经济来说,都将是严重的打击,此外,美国地方政府和家庭、居民的债务负担也将随之加重。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如果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的情况真的发生了,那么它将不啻于发生了又一场经济危机,不仅严重打击羸弱的美国经济,艰难复苏中的世界经济也将受到可怕的殃及。”

  美国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谈判的悲观前景已经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避险情绪。本周,美元兑瑞士法郎汇率创下历史新低,金价上涨至历史高位,全球股市遭受打压。

  另外,美国长期国债已经开始走弱,30年期的收益率上升了数个基点;防范美国违约风险的成本也持续上扬,1年期国债的信用违约交换(CDS)价格已经涨至同为AAA等级的英国、德国国债的1倍左右,甚至比垃圾级的印尼国债还要高出45%以上。

  在世界资本市场,美国国债债券还通常被作为抵押品。由于美国债务危机导致市场的波动程度加大,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交所决定从本周四开始提高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的折价率,提高幅度为0.5至1个百分点,另外,从周二起还将美国国债期货合约保证金要求上调了8%达到22%。

  就连一些西方的经济学家也在加重担忧:如果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全球金融市场会陷入雷曼兄弟破产式的冻结。

  作为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和美国最大债权国,以及高达60%的对外经济依赖度,中国持有的1.15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以及其他上万亿美元资产将会因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而遭受缩水损失,出口市场也会出现剧烈的萎缩。

  而美元贬值引发的世界大宗商品价格新一轮上涨,还将使中国面临的输入型通胀压力陡增,在一定程度上对冲掉抗击通胀的政策效果,并迫使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进一步采取更加严厉的抗通胀措施和维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之间寻求难度更大的新的平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对新华社记者说:“在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风险的国际影响中,中国无疑是首当其冲的。”

  她还表示,除了中国外,其他的美国债权国也将不同程度受到价值缩水的威胁,更为严重的是,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政策将会被扰乱,从而加剧世界经济环境的恶化。

  鉴于中国拥有庞大的美元外汇资产,在短时间内实现避险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美国债务违约,中国等海外债权方和美国国内债权人及政府项目承包商、各种福利保障受益人都将被迫排队等候偿付。

  赵锡军表示,中国首先应同美方交涉,要求其遵守承诺及信用,尽量避免或者减少针对中国债务的违约,一旦不可避免地发生违约,也要让美方向自己最大程度地公开债务重组的细节,“这是中国不可被剥夺的权利”。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长期执行“双赤字”政策,积累了天量的债务。目前,美国的联邦债务占其GDP的比例约达80%,预计未来10年内,由于一系列社会福利保障的应享权益支出增加,该比例将会突破90%。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表示,美国的债务问题、财政赤字问题及其引发的违约风险将会长期持续,而且很可能不断恶化,可以说是已经陷入了一种“螺旋”状态。

  1917年起,美国国会开始设定联邦债务上限,限定政府的借债权限。从1960年开始,美国已经上调债务上限78次,几乎平均8个月就会上调一次。2001年以来,美国上调债务上限已达10次,其中奥巴马就任总统两年多来已经上调了3次,总额近3万亿美元。

  如今,凭借美元的世界霸权地位,美国政府每花费支出1美元,其中需要从海内外借入40多美分。如果将美国政府债务和家庭、居民债务加在一起,平均每个美国家庭分担的债务额达40多万美元,而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年收入平均还不到5万美元,即使不吃不喝也要将近10年才能还清。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万军表示,美国当前的经济发展模式和消费文化已经难以为继了,它必须痛下决心进行经济转型,否则将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

  “当然,中国也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一方面实施外汇储备多元化、拓宽外汇储备的使用渠道,一方面避免外汇储备的过快过量累积。”他说。

责任编辑:黄田园

热词:

  • 美国
  • 债务
  • 中国
  • 世界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