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一体化指挥平台突破传统模式 军区运用新“武器”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0日 05: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考评观摩。

  常杰鹏摄

  目前,我军组织专家耗时数年、投入巨资研制定型的新型指挥信息系统——一体化指挥平台已配发到各军区部队。

  军事专家们断言:一体化指挥平台,是我军作战和训练史上指挥方式的一次“凤凰涅槃”。它的配发和运用,将颠覆机械化条件下传统的思维模式,引发我军指挥方式的巨大变革,并在战斗力建设中产生划时代的影响。

  请看成都军区运用一体化指挥平台推进指挥方式变革纪实。

  任何一名军人和军事指挥员,最渴望的就是和平。可当战争真的来临,他们的最渴望会在瞬间转变为打赢,时刻思考的也是如何打赢。

  打赢靠什么?打赢的胜算在哪里?

  核心和关键在首脑指挥机关。

  烽烟从司令部机关燃起:

  “换脑”比“换枪”更重要

  每到党委议训会上,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最关注、讲得最多的都是一体化平台训练和运用问题。用他们的话说:一体化指挥平台是各级首长机关的“手中武器”,是形成信息化条件下指挥能力最核心的物质支撑,是撬动我军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有力杠杆。必须尽快推动平台常态化运用,全面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指挥能力。

  成都军区党委领导对一体化平台指挥运用所倾注的心血,让信息时代的军事指挥员,在新军事变革中开始了另一种思想的游泳。

  “战火”就这样在军区司令部机关点燃。

  听说要在一体化平台上比武,许多人脑子顿时晕了,有的还晕得不知所措。

  当时一体化指挥平台刚装备军区,多数人的思想都还在机械化的战场上鏖战正酣,满脑子的机械化,连平台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军训和兵种部原部长王美权说:“面对一体化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有训练缺纲目、缺教材、缺标准、缺人才的诸多实际困难,不晕才怪呢!”

  今天指挥席上没有席位,不等于明天战场上没席位。

  坐在席位上,你能干什么?一种强烈的席位危机意识,陡然间在所有机关干部心中升起。

  成都军区司令部领导欣慰地说,比武竞赛还没开始就有了意外收获,逼着军事指挥员找到了在未来战争中谋求生存席位的危机感。

  谁也没想到,军区司令部机关围绕提高基于信息系统指挥控制能力,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组织全体机关干部开展综合性比武竞赛,竟然用了一个年度训练周期时间。

  司令部机关全体干部,部处领导带头,在一体化平台上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练兵热潮。大半年时间里,军区司令部累计组织15次竞赛、3000余人次参赛,人均用于训练和竞赛的时间约730小时,是训练大纲规定每年战役训练时间的3倍多。在“战建训比”的激烈角逐中,军区司令部干部全员全程参与,通过边建、边训、边比,首脑机关指挥方式变革有力推进,司令部基于信息系统的整体指挥能力不断跃升。

  说到比武竞赛的真实用意,成都军区参谋长艾虎生告诉记者:“主要是解决一体化指挥平台和指挥数据的常态化使用问题,让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真正快起来转起来。”于是,他又组织各业务部门针对一体化指挥平台“怎么编组指挥机构、怎么优化信息流程、怎么提高筹划决策效益”等课题展开研讨,每名机关干部都结合比武竞赛体会和研讨成果写出了综合性建议报告。

  许多机关干部说,比武竞赛,改变了他们的思维方式,让他们有一种“换脑”的感觉。过去,指挥员对部队常说“给我狠狠地打,往死里打”。如今,“给我目标数据,我要目标清单”、“目标决策”,诸如此类的信息化思维方式,已完全淘汰了传统的“四六句”指导方式。

  总参谋长陈炳德对此给予高度评价:“成都军区司令部安排了一年的训练计划且利用一体化指挥平台为依托,组织司令部训练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取得了实用的经验。”

  司令部机关比武引发思想“地震”:

  “换脑”促使军区机关大“换血”

  成都军区司令部机关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组织比武竞赛,强势推进机关指挥方式变革的做法,在整个成都军区上下引起轩然大波,参赛者在一体化平台进行文电流转与管理、作战应用标绘、作战计划拟制、信息共享与利用、通用作战计算、战场情况综合整编与分发、战况统计分析等指挥功能运用展开打拼,彻底颠覆了以往传统思维中的指挥训练模式。

  目睹思想强烈震动中的大“换脑”,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在党委会上决定:军区司令部、政治部、联勤部、装备部机关,从部长、处长到参谋、干事、助理员,一人不漏地来一次以一体化平台为依托,以“换脑”为目标的特殊比武。

  对于军人来说,今天的比武竞赛场,不亚于明天的战场。

  规定的时间内,参赛者不带一支笔、一张纸及任何文字资料,在一体化平台完成文电流转与管理、作战应用标绘、作战计划拟制等一系列作战指挥程序及近百道军事理论知识题的考核。

  “别说夺得名次,要能完成整个作业的难度就很大!”看见一些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成都军区司令部作战部部长曹均章说:“如果真正掌握了一体化指挥平台的操作要领,熟练运用,夺个名次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体化平台上展演战斗力生成模式大转变的战斗,又一次在成都军区机关打响。四大部门作战指挥中心及平台训练室的灯火开始彻夜不灭。

  座无虚席的一体化指挥平台上,操作运用、指挥数据建设、指挥业务规范的系统性激战,以及共同课目、通用技能、专业技能、综合作业的全过程训练,各类信息采集、文电处理、传输的实时化和自动化,把“战、建、训、管、保一体互动”的思想展演得淋漓尽致。

  休假的、出差的,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手中的任务多么艰巨,都迅速地汇聚到一体化平台上。

  白天工作再忙,晚上都在一体化平台上比、学、赶、帮、超。

  “摸不着石头也要想办法过河”。军区司令部组织各业务部边探索、边实践、边推广,先后召开专题会议15次、组织调研8次、书面征求意见12次、请专家现场指导10人次。同时,还专门抽组20余人次集中攻关10余天……

  军区政治部为提高训练质量,甘当司令部的学生,特意邀请司令部作战部、信息化部、军区自动化站等6位成绩突出的训练尖子,分3个阶段对一体化指挥平台通用技能操作使用进行集中辅导;培训15名小教员分组抓好各部门辅导帮带,组织模拟考核检验训练成效。

  军区联勤部、装备部在一体化平台上掀起的训练学习高潮,一浪盖过一浪。

  考核场外寒风凛冽,作战指挥室的一体化平台上搏杀得热血沸腾。军区李世明司令员率军区党委常委等领导亲临比武赛场,司令员李世明现场抽取考题后,参考的机关干部围绕作战背景,接收情报、调用数据、分析态势、标绘作业、拟制计划……

  连续5天,军区四大部全体机关干部一人不漏地参加比武考核。

  去年成都军区政治部机关的年终总结会上,政治部朱新民副主任动情地说:“我给大家通报一个令人欣喜的好消息,在此次军区机关干部全员参加的一体化平台比武竞赛中,我们政治部取得了总分排名第二的好成绩,平均成绩为90.109分。”

  成都军区领导感慨:四大部机关干部全员比武“换脑”,实际上是新型军事指挥人才的一次大“换血”。

  作战思想理念的脱胎换骨:

  阔步迈进指挥领域新时代

  一体化指挥平台列装,绝非一般系统的升级,也非普通意义上的装备更新,它标志着我军指挥领域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

  平台是思想与技术的结合,改进也是思想与技术的结合。成都军区机关干部全员比武竞赛,逼着“中军帐”人员搞清了平台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还该干什么、怎样干更好等问题,使手中武器更加实用和“顺手”,在为比武搭建平台的同时,推动了指挥理念、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悄然变化的还不止于此。成都军区机关大部分人员从对一体化指挥平台不懂、不会,转变到“站起来能讲、坐下来能操作、走出去能指导”,敢到部队喊“看我的、跟我做”。军区司令部军训和兵种部处长赵平体会尤为深刻,那天他到某炮兵团检查工作,该团汇报说对平台使用得很熟、功能开发得很好,甚至说已经将平台与炮兵专业的指挥系统融合了。赵处长兴冲冲跑到现场一看,不禁大失所望:该团其实只是牵了一根线,把两个系统的屏幕拼在了一起……

  “这叫融合呀?”赵处长问话充满底气。随即结合自己比武感受,就一体化指挥平台操作使用技能,训练对象多元多类、内容如何分层递进、条件网络怎样支撑、管理精细准确、功能的开发运用等相关理论知识现场上课。团长红着脸低下头,官兵们点头服气。

  比武竞赛使成都军区机关干部的作战思想理念,发生脱胎换骨的彻底转变。司令部办公室秘书二处处长贺元书,谈起他取得四大部机关比武竞赛个人第一的感受说,这是对指挥方式的一次革新,改变传统的指挥作业方式,就连理论考核也通过指挥信息系统来完成,使指挥工具真正成为了机关人员的“手中武器”;这是对首长机关训练方式的一次革新,打破军政后装专业壁垒,全面考核、全员参与、整体评比,使指挥机关真正成为了保障首长的“智囊团”;这是对训练标准和作风的一次革新,摒弃按程序想定作业的惯例,让在信息化指挥平台上练兵打仗常态化,使训练真正成为未来遂行任务的“预实战”。

  机关和部队,是脑和体的关系。成都军区机关全体干部在一体化平台上展演战斗力生成模式大转变,深刻影响着西南的一车一炮、一兵一卒,产生了效能叠加的“辐射效应”:部门壁垒、烟囱林立的现象,已被一种全新的信息指挥理念所取代,资源互通有无、项目共建共用成为共识;层层开会部署、大事小事签文字发报的工作习惯变了,上平台、查数据、网络,成为各级机关新年伊始转变作风的新习惯。

  链 接

  何谓一体化指挥平台

  所谓一体化指挥平台,是指以信息为主导,以通信和计算机网络为依托,由各类高效能软件支持的传感器、传输设备、处理系统和信息终端组成的新型指挥平台。

  与传统平台相比,它有着许多突出的新特点,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三大转变:指挥形式由“树状”向“扁平”转变,控制方式由“直线式”延时控制向分布的“节点式”实时控制转变,平台结构由“平面链接式”向“立体栅格式”转变。在此基础上将以信息为载体将各种作战要素融为一体,实现作战指挥一体化。

  从作战需求、资金保障、科研力量等诸多因素综合考虑,一体化指挥平台建设的重点应放在四个方面:

  一是统指挥,就是围绕应急作战准备,统一指挥体系,统一作战计划、组织指挥和具体行动。

  二是强手段,就是完善侦察、通信等网络系统,增加对卫星通信、微波通信和炮位侦察雷达、火控雷达的干扰装备,组建具有网络进攻与防护能力的专业分队。

  三是管频谱,就是建立战区内部三军一体、军地联合的电磁频谱管理体系,统一管控分区战场频谱资源,重点解决主战装备、通信与指挥管控系统等重频问题,切实避免自扰、互扰。

  四是重点防护,就是进一步完善重要指挥所和侦察、通信、雷达阵地防护工程;采取无线传输信道加密、重要用户端对端加密和计算机专向组网等方式,提高综合防护能力。

  (蔡长春整理)

热词:

  • 武器
  • 军区司令部
  • 作战应用
  • 作战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