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陕西省 >

记者揭西安停车费“剥削”链条 每年蚀财七千万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4日 1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部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体验西安停车收费的结果是,一天交了八次停车费竟有六次的费用,纯粹装进了收费员个人的腰包,众多的收费员利用停车位这个公共资源在侵蚀着公众的利益,也侵蚀着国家财政的利益。那么,在这个巨大的利益链条上,仅仅只是收费员这一个环节吗?城管和交警收费的运营模式到底有什么问题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追踪调查。

  7月20号,一辆旅游大巴车停在西安社会路边的慢行道上,大约一个小时,游客们吃完饭回来,发现车里的东西被盗了。游客们随即报了警。

  游客1:我车停到这里,他说可以收费,我们交了停车费的。

  收取旅游车费用的是城管三支队的收费员阎陆军,按规定,他只能收取道沿以上停车位的停车费,但他却违反规定,让车停放在道沿下慢行道上,并收取了停车费。

  记者:马路的那边能不能停车?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阎陆军:按规定是不能停车的。

  明明知道不能做为什么还要做?阎陆军说,他负责的停车点是从西安市城管三支队承包来的,每月有任务,不这样,他就挣不了钱。

  记者:你承包定的任务多少?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阎陆军:2400块钱。

  记者:每个月2400元。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阎陆军:嗯。

  阎陆军说,他们的任务是死的,2400元以内按20%提成,完成承包任务赚下的钱全都是自己的。所以,要想多拿钱,就得靠不给票,给假票,或者违规收费等多种办法。

  记者:那你能赚多少钱?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阎陆军:一个月下来能赚个1800到2400元。

  除了20%的提成之外,收费员通过非法手段竟然还能有不少的收入,难怪收费员阎陆军为了能多收费,不惜让那辆旅游大巴违规停车。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不少收费员为了违法多收钱,想尽了办法。有的将按次收费变成计时收费,有的用假票牟利,有的甚至不给票,因此造成每年财政收入几千万的黑洞。那么,针对收费员这种违规乱收费的情况,管理部门是否知情呢?记者首先来到管理部门之一城管执法局。

  市城管执法局三支队停放管理科科长叶军:他(收费员)还是追求自己利润的最大化,因为如果按照每个月2400元的定额,他撕票完成的话,那么他返还的20%,按照在西安市生活的标准来讲不够他生存的,他就投机取巧找很多的办法。

  从这位叶科长的口气来看,他们对自己管理的城管收费员违规乱收费不仅知情,而且很理解。按理说,管理者与被管理者向来都是一对矛盾体,为什么到了停车收费这儿就变得如此和谐了呢?从记者调查来看,城管采用的模式是承包提成制,那么,作为管理的另一方,交警部门的模式又是什么呢?

  在西安团结中路莲湖交警大队管辖的一个很小的停车收费点,一位姓赵的收费员说,自己这个点因为只有10个车位,每月的承包费是1800元。

  交警莲湖大队收费员:这任务是死的。

  记者:你给交警交的钱,他给你工资吗?

  交警莲湖大队收费员:这个现在还没有。

  记者:那你给他交的任务他给你有提成吗?

  交警莲湖大队收费员:没有,现在我们莲湖大队还没有。

  记者:那你们怎么赚钱呢?

  交警莲湖大队收费员:按正常票的话你都给人家了,一个萝卜一个坑,那你就赚不成钱了。票钱已经交过去以后,有的人不要票,不要票这个钱我们就装到身上了。

  这位收费员告诉记者,以前承包的停车点,还有15%的提成,这两年有的大队给提成,有的就不给提成,发多少钱的票,就要交多少钱。

  记者:你八本票要给人家交2400元,他也不给你提成?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没有呀,啥也没有。我们原来收入15%的提成。

  记者:城管还给一点,交警就不给?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不给。

  采访中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实际上西安财政部门按照发票存根的20%以上返还给了交警队,但到了交警队有的就直接截留了。随后,记者在西安交警支队停放科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记者:按支队要求有没有给提成?

  西安交警支队停放科民警:支队有。每个大队管理情况不一样,你要提成任务肯定高,很难提成。

  记者:都让大队拿走了?

  西安交警支队停放科民警:嗯,就是。

  记者:大队不给人家?

  西安交警支队停放科民警:大队有些给,有些不给。

  看来,西安市交警和城管大体类似。相同的是都采用车位承包制进行管理,不同的是,城管基本都有提成,而交警未必都有提成。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出来了,连提成都没有,收费员怎么还愿意干呢?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了更大的问题。这些收费员大多数并不是直接和交警与城管承包,他们是从一个二老板手里承包来的。

  青年路停车收费点 城管三支队管辖

  记者:这块是你承包的还是?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不是,我是雇佣的。不是直接从那弄的,还有一个人。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位收费员的车位就是从“二老板”手中转包过来的。所谓的“二老板”,指的是在收费员和城管交警之间还有一批人,这些人并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而是要和交警、城管有过硬的关系的特殊人群。他们这些人在城管或交警队承包到车位,再分包给大街小巷的收费员。

  记者:你给人家交多少钱一个月?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我给他交1500块钱,就给我两本票,剩下的不够你自己想办法。

  为了完成份子钱,还要为自己多赚钱。收费员就不惜大量使用假票,或者不给票等违法手段。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你走到哪个停车点都有,假票不是便宜嘛,一本50块钱。

  记者:城管不管?

  城管三支队收费员:不管。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停车位中的二老板现象相当普遍,刘玉千除了承包交警管辖的永松路停车收费点外,还从二老板手里承包了一个城管的停车收费点。

  记者:一个月这个你给交警队交多少钱?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 刘玉千:这个上下我们给人家交3000多块钱。

  记者:城管那边交多少?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 刘玉千:城管交1700元。

  记者:谁出面承包的?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 刘玉千:城管那边是霍亚平。

  记者:霍亚平(音)是干啥的?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 刘玉千:人家能承包的。人家不收费,转给我们了。

  记者:他雇的你们收?

  交警雁塔大队收费员 刘玉千:嗯。

  二老板将停车点转包给收费员后,每月就像地主收租子一样按时来拿钱就行了,自己是甩手掌柜的。至于他们为何有如此神通,和交警城管部门是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记者试图采访一个二老板,但二老板非常狡猾,始终不露面。收费员们告诉记者,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往往承包多个停车场,每个月的收入相当可观。

  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收费员的非法敛财手段管理方之所以心知肚明却听之任之,无非就是说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利益。而作为这个利益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管理方、二老板、收费员为了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联合起来坑害国家财政和广大车主。

  记者在西安市城建委了解到,目前,西安市有停车位近35万个,除了投资商建设的地下停车场和专门设置的市政停车场之外,由交警、城管分别管理的临时占道停车位有2万多个。去年,交警和城管两个部门上缴财政的停车费仅有3000万元,流失了一大半。

  记者:按车位理论上估算应该(给财政)上缴多少钱?

  西安市财政局收费处 副处长 李建军:每天应该有二、三十万元的样子,目前去年的收入是3000万元,平均每天大约就是9万元的收入,也可以说一半一半吧,保守估计一半一半这个概念。

  记者:至少流失了了三、四千万一年?

  西安市财政局收费处 副处长 李建军:可能还不止。如果拿出切实的措施应收尽收的话,这块收入应该上亿元。

  本该上缴财政上亿元的停车费,因为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的存在,每年就流失了三分之二还多。在这个链条上,收费员、二老板、加上管理部门的层层盘剥,使本该为大家服务的公共设施,成为他们这个利益集团侵蚀公众利益、侵蚀国家财政的工具。这种现象如不尽快改变,不仅是对纳税人,对国家犯罪,更是对执法部门的形象的巨大损害。对此事我们将继续进行追踪报道。(记者 刘旭 刘斌)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收费员
  • 剥削
  • 停车费
  • 停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