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海南省 >

谁侵吞了五百职工的巨额社保金 纪检监察部门介入处理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07: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三亚航运总公司职工向记者展示该公司有关收费票据。 本报记者 任明超摄

  职工交给公司的多 公司缴给社保局的少

  谁侵吞了五百职工的巨额社保金

  老张过完年后开始忙了起来,作为海南省三亚市航运总公司(以下简称“航运总公司”)的职工代表,他和其他几名被选出来的同事再次作为代表,开始奔波于各个政府部门——几百名职工认为公司侵吞了自己的社保金。

  老张收集的材料厚厚一摞,寄出去的大多如泥牛入海,不过现在社保金的事总算有了些眉目,三亚市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不久将给职工一个交代。

  职工社保金被截留

  航运总公司是三亚市在上世纪70年代成立的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目前下辖4个分公司。上世纪80年代末,该公司陷入经营困境,大多数职工纷纷离岗自谋职业,如今公司里运营的项目,只剩下两个港口摆渡,用的还是政府购买的几条旧船。房产和地产,不是已经被卖掉了,就是处于闲置状态。

  1998年年初,航运总公司所辖各公司达到退休年龄的职工已达到300余人,而职工的基本养老和医疗问题自1992年我国开始实行社保制度以来,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航运总公司的主管部门三亚市交通局了解到这种状况后,提出由航运总公司牵头各分公司,以统筹的方式筹集资金为困难职工解决社保问题。

  后来的方案显示,参保的各公司职工,凡动用职工福利基金垫付投保费的,在退休前要还清为其垫付的资金。退休前无法还清的,退休后必须用退休工资抵还,还清后才发退休工资。

  至此,一切看起来还是那样美好:企业即使没落了,却没有忘记职工,社保之类的问题都由企业帮着解决了。

  然而,随着事情的发展,很多职工开始发现其中有猫儿腻。

  梁学养是三亚航运总公司的下岗职工,2009年退休,去年他到三亚社保局查账时发现,他交给公司的社保费比公司缴到社保局的钱多了1.5万元。

  此外,航运总公司还让梁学养等下岗职工缴了一笔所谓的社保管理费。记者看到,航运总公司于2000年6月25日下发给每位职工的《职工上缴管理费通知书》上这样写着:“……务必在2000年6月30日前,交清2000年6月前的管理费2180元。逾期不交则不享受企业投保的养老金等一切待遇。”

  至于这笔管理费到底是一种什么费,职工们都说不清楚。

  之后,在每年的年初、年终,航运总公司都向梁学养等下岗职工收取或者扣下公司垫付的社保费。梁学养平时在外打工,收入微薄,他的妻子洪东海是航运总公司退休职工。航运总公司对梁学养的社保费扣款,都是从其妻子洪东海的退休金银行卡里扣除。

  梁学养介绍,他妻子洪东海于2000年11月退休,但是退休后,直到2002年仍没有领到退休金。梁学养和妻子曾到公司询问,公司有关负责人称手续还没有办好。后来,他和妻子到社保局询问才知道,洪东海的退休手续在2000年11月就办好了。随后,社保局给航运总公司打电话,公司有关负责人把几名一起到社保局查询的退休职工叫到公司,称退休职工的退休金银行卡在公司,每月必须从卡里扣300多元钱,以偿还公司1998年以前垫付的社保费。

  直到2007年7月,航运总公司才将退休金银行卡发给洪东海。

  2009年9月,梁学养到了退休年龄。航运总公司让梁学养再交一笔钱,否则不给他办理退休手续。梁学养在交完钱后的第二个月到社保局查询发现,单位给他缴到社保局的社保费一共是32291.32元。而盖着公司工资福利部公章的收款收据的数额一共是47823.32元,单位一共多收了他15000多元社保费。

  梁学养拿着从社保局打印的各项社保费缴费信息说,“我们偿还公司垫付的社保费是应该的,但公司为什么要多收我们的钱呢?而且公司每个月还要收我们45元的管理费。”

  其他职工也像梁学养一样发现了问题。从1998年开始,航运总公司的下岗职工张金兰,由单位代缴养老统筹金,单位向她收钱后缴给社保局。到去年6月28日止,张金兰共向航运总公司交了37197.66元,公司给她开了收据。去年12月,张金兰到社保局查询发现,到去年12月,公司共向社保局缴纳了她的五项社保费15915.89元。这样算来,公司多收了她21281.77元社保费。为了取得证据,张金兰在社保局打印了自己的五项社保费的缴费信息。张金兰向记者出示了5张盖有公司工资福利部印章的收据及6张盖有三亚社保局公章的社保费缴费记录表。

  航运总公司的下岗职工杨万安表示,他的遭遇就更离谱了。杨万安介绍,他于去年6月退休,他以前缴纳的社保费,都是公司从还在公司上班的妻子冯土英工资卡里扣。去年5月,即将退休的杨万安接到公司的电话,公司称他欠缴2003年以后的五项社保费4万元,让他尽快将钱交到公司,然后才能办理退休手续。随后,杨万安借了3.5万元,交到公司相关负责人周某手中。周某当时告诉他,如果交的钱不够,还得从他妻子的工资卡里扣。杨万安退休后,直到现在仍未领到退休金。他曾到公司询问,公司称手续还没有办好。杨万安到社保局查询发现,他的五项社保费公司只给他缴到2003年9月,他补缴的3.5万元钱,公司并没有缴给社保局。杨万安到公司追问此事时,相关负责人称他的退休手续正在办理中,让他耐心等待。

  职工们在就社保费问题写成的材料中,对多收少缴的情况作了估计:公司共有400多名职工,都存在多收少缴被公司截留的情况,仅此一项,公司截留职工的资金有近千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