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少年被充气击穿身体续: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3日 03: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6056e84365947ebb145a5f9ba5bb6f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昨天16时17分,京开高速西红门收费站,一辆车号为京MJ7391的北京120急救车呼啸驶来,高速口没收费直接放行,等在收费口的一辆丰台交通队警车随即启动,在临近晚高峰的北京市区道路上,为这辆急救车开道。

    与此同时——

    北京交通广播打乱正常播出秩序,主持人呼吁市民,为这辆车号为京MJ7391的急救车让路。

    网络上,120官方微博和很多个人微博也贴出急救车号:请大家看到京MJ7391的急救车,注意让行!让孩子早点到医院,少受点儿罪吧。

    位于东直门朝内北小街的八一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们正在忙碌,为小传旺备好床位和各种监护仪器,会诊专家组也准备就绪。

    急救车内躺着的是一名身受重伤的13岁山东男孩杜传旺。

  进京

  大兴到东直门 用时40分钟!

    几天前,这个7岁就失去母亲、打工养家照顾弟弟的男孩,竟被两名工人用高压充气枪塞入肛门充气,造成体内多个脏器严重受损。昏迷了8天的小传旺昨天终于苏醒,但病情恶化,最致命的不是内脏上的20几处伤口,而是不知名的细菌感染导致组织坏死,昨天,小传旺脸部坏死面积已经有拳头大,导致鼻梁塌陷。

    早上8时,和平门西北角,120急救中心一层大厅,张磊和两名司机登上一辆120急救车。张磊是北京120长途组有着10多年抢救经验的随车医生。他们三个这次的任务是赶往山东,接病情加重的小传旺进京救治。

    北京120急救中心是昨天凌晨1点接到天使妈妈基金委托的,此前,小传旺的家属决定前来北京治疗。了解到孩子生命体征稳定,适合转运,120开始连夜备车,为长途急救转运做准备。挑选的两名驾驶员也都是经过急救专业培训、拿到急救证能辅助抢救的人员。

    从北京到山东夏津人民医院全程430公里左右。急救车里备齐了危重症病人需要用的相关医疗设备,包括浓度、纯度都相对更高的氧气瓶,以保证途中的用量。此外,根据孩子气管切开的病情,准备了气管插管及输液泵、注射泵等急救设备。

    “我们是12时30分到的夏津人民医院,那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病人直接被送上急救车,12时50分,我们就开始返回。”

    一路上,小传旺血氧、血压、心率均正常。“他虽然不能说话,但一直都很清醒。”张磊说,孩子可以用眼神要水喝,但只能用棉签湿润他的嘴唇。小传旺一直醒着。虽然躺在救护车上不能动,他的眼睛一直往左右窗瞟。当要给他拍照时,小家伙竟然努力抬起手摆手。

    15时28分,北京公安交通指挥调度中心接到求助报警电话,一辆急救车(京MJ7391)载着一名13岁的危重伤员从山东赶往北京八一儿童医院进行救治,目前在河北管界距北京还有200公里,希望北京交警予以护送帮助。

    由于时值晚高峰,急救车行驶路线需经过城区数条车流量集中路段,给救助通道的开辟带来一定挑战。时间就是生命,为确保救助及时,接到求助电话后,交管部门迅速部署开展救助工作:一是立即启动紧急救助处置预案,第一时间将求助警情通报沿线大兴、丰台、西城、东城管界交通支队;二是及时与120指挥中心进行联动,实时掌握并随时关注车辆行驶情况;三是部署人员分区域对我市南部进京的各主干道进行搜寻,结合道路实际情况会同管界交通支队迅速制定前往八一儿童医院的最佳路线。随后,部署丰台交通支队在西红门收费站、东城交通支队在永定门桥做好接力带道准备,沿途路口全部加派警力,加强路线疏导力度。

    横跨3个区,出动警车6辆、警力85人,历时40分钟,开辟出一条生命绿色通道。为了给小传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首都交警上演了爱心接力护送的感人一幕。

    车内,随车医生张磊又给气管切开的小传旺用吸痰机吸了一次痰。“这孩子很小他妈就脑出血没了。”传旺的爸爸一边盯着孩子看,一边不停地接着来自各地的捐款电话。

    16时17分,车辆到达西红门收费站,丰台交警带领报警人沿新定路线行驶。为保证救助路线安全畅通,防止发生意外情况,交管部门指挥调度中心利用电视监控全程对护送情况进行监控,提前布控沿线执勤警力加强维护疏导。

    同时,通过北京交通广播紧急插播伤员情况、求助车辆基本情况及行驶路线,呼吁沿途的广大司机朋友注意避让。许多热心的北京私家车司机利用122报警台和交通台短信平台主动提供急救车辆的位置和沿线路况,主动避让出一条生命救助通道。

    16时42分,丰台交通支队民警将救护车护送至永定门桥;西城区交警接棒。按照计划路线,急救车要走西二环北二环,到东直门,但刚行驶到菜户营,引导警车就接到指挥中心提示,西二环堵车,建议走市区。开道警车马上调整路线,走永定门、长安街、南池子……

    一路上,很多私家车主动让出了车道,交警在重点路段、路口协调,保证急救车绿灯通过。

    网络上的接力救援也在进行着。“在西红门已经接到转运小传旺的急救车。车号京MJ7391,请大家让行!”

    “车到永定门了!感谢交警同志的帮助和大家的配合!”

    16时53分,在东城交通支队民警的护送下,急救车开进八一儿童医院。

    “从南五环到朝内北小街,一共才用了20多分钟! 真没想到这么快,平时就是急救车也要1个小时左右。感谢路上好多私家车为我们让路!”张磊说道。小传旺的爸爸也非常激动,操着一口山东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太感谢大家了!”张磊说:“孩子生命没有危险,首先要通过手术,修补孩子的胃肠道破损,约需1个月时间,然后再开展其他治疗。”

    17时30分,小传旺被送进ICU病房。医院随即要对孩子进行各项检查,专家会诊制定治疗方案。随后,将让孩子休息、恢复体力,今天开始治疗。小传旺来了以后情绪好些,认为到北京了自己的病就有救了。

    20时45分,120紧急救护车组的几个人不间断行驶了860公里、跟医院做好交接后,在八一儿童医院附近找了个小饭馆,吃了从早上到现在的第一顿饭。

  捐助

  市民送爱心 孩子坚持住

    小传旺的爸爸说,为了给传旺看病,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在医院四五天,就花费医疗费十多万元。家里种了五六亩棉花,一亩地也就挣一千元钱,一年也就五六千元的收入。每天医疗费用近2万元,让这个家庭深感绝望。

    小传旺的遭遇在微博上引起网友强烈反响,网友纷纷转发,共同呼吁救助这个可怜的孩子。

    这条微博也引起了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天使妈妈基金的关注。11日下午4时许,天使妈妈基金得知此事,在网上发起救助,并与夏津人民医院取得了联系。随后,基金帮忙联系到北京八一儿童医院,并展开募捐。

    随后,杜传旺的表叔董其录便接到了来自北京“天使妈妈基金”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其接收电子邮件,并按照邮件上的表格填写资料,办理转院的手续。

    截止到7月12日下午3时,天使妈妈捐款平台共收到“杜传旺”指定捐款39.6337万元。

    昨天下午,“天使妈妈基金”官方微博呼吁停止捐款。据天使妈妈基金负责人介绍,医院预计初步的治疗费用是十万元。一期所需费用已经募集完成,后续所需费用待医生确认后会再积极跟进,并建议大家耐心等待,不要盲目捐款。杜传旺转院至北京手术费用确认后公益平台会马上为大家开起募款渠道。

    昨天下午,小传旺刚到北京,就已经有市民到医院为小传旺捐款。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捐款人放下一个信封,根据信封的厚度估计大约有四五千元,信封里还留了张条,上面写着:孩子,坚持住,有那么多叔叔阿姨关心你,你会好起来的!

    这场爱心接力还在京城继续……

  链接

  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

    杜传旺7岁时母亲因为脑出血去世了,留下1岁的弟弟传业。

    今年春天,为了能早点赚钱,13岁的传旺退学给一家汽修店当学徒。6月30日,两个维修工“开玩笑”,竟然用高压充气枪塞入了他的肛门,强大的气压瞬间击穿了孩子稚嫩的身体。小传旺随即被送往县医院手术。经诊断,杜传旺的大小肠出现了20多处破损、穿孔,多个内脏器官严重受伤,出现胃出血、肝功能减弱等症状。

    昏迷8天后,杜传旺于7月9日苏醒。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们”(注:谢谢大夫、护士。)

    “传旺来到ICU病房的时候,身上都是修理汽车留下的油泥,身上非常脏,护士用了三盆水才把他洗干净。”护士长张秀云说,小传旺非常懂事,也很坚强,受了这么重的伤,治疗时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疼,一直配合医生的治疗。

    11日早上传旺张张嘴想说话,可没发出声来。张秀云发现了,按住杜传旺喉咙上的伤口,这样杜传旺就可以发出声音了。“弟弟……”杜传旺发出近似呻吟的声音。13岁的杜传旺和7岁的弟弟杜传业从小都没分开过,他看着弟弟长大。刚刚能说出话的他最想的就是听弟弟再喊一声“哥哥”。

    一个小时后,7岁的杜传业和爸爸杜舍厚来到夏津县人民医院ICU病房中,看到脸上裹着纱布,身上插满管子的哥哥,传业在重症监护室吓得说不出话,好半天才哭喊:“哥哥你快点好,给我蒸馒头!”

    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刑事拘留,在支付了部分医疗费用后,表示无力再支付医疗费。

    传旺的爸爸杜舍厚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看见儿子遭遇如此巨大的痛苦,他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抽烟。十几年来,杜舍厚已经连续失去了三位亲人——自己的双亲和媳妇。

    杜舍厚20岁的时候,父亲去牛棚喂牛,不幸被牛踩死。3年后,母亲也病逝了。父母去世后,杜舍厚娶妻生子,没想到在传旺7岁的时候,妻子因为脑出血病死了,那时候,传业才1岁。杜舍厚去地里干活,经常留下传旺在家照顾1岁的弟弟,蒸馒头、砍柴火、做饭,小小年纪的传旺什么都会干。

    有一天,杜舍厚从地里回来,看见传旺手上都是黑灰,正在和面。“你做的饭好吃吗?”杜舍厚问。“不好吃,反正是热乎的。”小传旺嬉笑着说。

    如今儿子又躺在病床上,随时有可能被死神夺去生命,他真的再也受不起任何打击了。杜舍厚说:“我不能失去孩子,这个家就剩我们三口了,一个也不能少啊。”

    现在杜传旺面临的最大情况是感染严重,面部右侧有个乒乓球大小的肿块,鼻子上还有一块,都感染严重,肺部也有感染。昨天,小传旺精神状态不错,护士长告诉他将转院去北京的时候,他听了很高兴,还笑了。 (文字来源:北京日报)

    相关新闻:

    13岁少年被“充气”:身体状况不稳 高烧39.5℃

热词:

  • 少年被充气击穿身体
  • 犯罪嫌疑
  • 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