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山东一名畜牧局长垄断审批权捞钱获刑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31日 10: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记者余东明王家梁本报通讯员林剑金华

  生活中,猪、鸡、鸭常见,但对这些家禽牲畜的前期养殖、检疫、出栏等环节,人们却知之甚少。正因此,传统印象中,畜牧局通常被认为是“冷衙门”。然而,随着山东省沂南县畜牧局原局长徐中专的案发,畜牧局这个“冷部门”也逐渐走向公众视野,由此也揭露了“冷衙门”内的腐败诱因。

  近日,沂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三罪并罚,判处徐中专有期徒刑10年零10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一审判决后,徐中专没有提出上诉,目前此项判决已经生效。

  “冷衙门”也“流油”

  据业内人士介绍,畜牧局不像国土、税务、城建等那样“热门”,一直处于被忽略的“非主流”领域。而近年来,随着国家财政对畜牧养殖业资金扶持力度的加大,沂南地区的畜牧养殖、屠宰业发展迅速,产值贡献率占农业总收入一半以上,养殖户、肉鸭加工企业的年利润少则几千万元,多则上亿元。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有群众举报称:“沂南县畜牧局下属乡镇畜牧兽医站财务管理混乱,检疫费收支资金使用随意性较大,主掌畜牧系统7年的‘一把手’徐中专搞内部裙带关系、贪污受贿”。

  群众的举报,不一定是空穴来风。反贪干警凭着职业敏感发现,近几年虽然养殖业屠宰业发展迅速,但畜牧养殖防疫、检疫费及财政税收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多少,存在职务犯罪的可能性较大。

  反贪干警很快发现,畜牧局虽属政府职能部门,但其下属兽医站遍布全县16个乡镇,所从事的工作带有一定程度的垄断色彩,一般人很少介入,其行业自身也缺乏市场竞争的有效监督,涉嫌经济犯罪的空间极大。

  反贪部门选择了以生猪标准化厂改造项目扶持资金拨付去向为主线,展开调查。经过1个月的缜密侦查,徐中专利用职务之便,在争取畜牧养殖项目资金、畜禽产品检疫费收取、畜禽防疫、饲料监管、单位人事调整等方面为个人牟取私利、多次收受贿赂的不法事实,终于浮出水面。

  想尽办法“捞偏门”

  那么,在“非主流”的“冷部门”中任职的徐中专,是如何“捞”钱的?

  据了解,生猪养殖达到一定规模可申请国家补贴,养鸭也同样如此。一名知情人说的话,让人寻味:“畜牧部门是最重要的审批部门,我们县的畜牧养殖业发达,想申请补贴的单位多、补贴金额有限。关键人物就是掌握审批、审核的局长徐中专,你说得有多少养殖企业求他?”

  据办案人员介绍,徐中专与下属界湖兽医站站长张某关系非同一般。张某在担任站长期间,通过徐中专的“帮忙”,承包了一个肉鸭屠宰厂的鸭肠加工项目。其中的“猫腻”就在于,张某的大舅哥李某任该站检疫员。“别看检疫员官职不大,却手握辖区肉鸭屠宰加工厂收取防疫、检疫费等实权。”办案人员说。

  据李某供述,他曾在出县境动物产品合格证存根上做过“多收少缴”的手脚,先按实际数量向相关单位和个人收取检疫费,又采用少写、涂改等手段向财政专户缴纳检疫费。

  检疫费收取多少,几乎全凭徐中专“一句话的事儿”。据查实,该县一家大型食品企业曾找到徐中专想减免检疫费,他未向分管县领导汇报,自行批示减免了该企业检疫费330万余元。

  “2006年下半年,我局向县政府申请了一部分购买畜禽疫苗专项资金20万元。购买疫苗后,经结算还剩4万元。”徐中专供述,“回程路上,我和财务的赵某和兽医站的李某就把这笔钱私底下分了。”

  据判决书显示,自2005年8月至2011年4月,徐中专利用职务之便,在争取畜牧养殖项目资金、畜禽产品检疫费收取、畜禽防疫、饲料监管、单位人事调整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共收受现金36万余元、购物卡10万余元、贵重物品2万余元,折合人民币共计48.9万余元。

  通过查办徐中专,沂南检察机关共挖出该县畜牧兽医系统职务犯罪案件8件8人,总案值700余万元,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500余万元。

  五大原因诱发腐败

  办案人员通过对徐中专受贿、贪污、私分国有资产犯罪案件的综合分析研判,总结出当前畜牧兽医行业管理失范、职责错位、漏洞突出,潜存凸显的五大发案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国家每年都对生猪规模养殖户拿出专项资金给予财政补贴,养殖户为争取到该项补贴,在利益驱使下,不惜拿出巨额‘业务攻关’费用,向握有审批、发放权的人员行贿。”办案人员分析,第二个特点在于,涉案人员在禽畜屠宰监管、防疫、检疫费收缴环节中收受贿赂,对加工企业不收或少收,从而造成防疫、检疫费和国家税款大量流失。同时,兽医站为增加收入,私设收费项目,收取的费用不入账、不上缴,流入小金库,极易被贪污私分,这是第三个特点。

  据办案人员介绍,按照国家规定,返还的防疫检疫费应用于畜牧加工企业技术创新,扶持企业发展和用于动物检疫执法费用。“但实践中返还给兽医站的检疫费却被以发放过节费、加班补助费、值班费、补发工资等各种名义私分、贪污,这是潜存的第四个腐败诱因”。

  “第五个诱因在于,政府为鼓励、扶持养殖业,每年都无偿拨付畜牧兽医局一部分禽畜疫苗专项资金。但实践中,因缺乏有效监管,造成个别管理人员浑水摸鱼,利用假发票虚报冒领,贪污自肥。”办案人员说。

  ■沉思录

  类似畜牧局这样的“冷衙门”还有很多,但是,近年来出现的贪腐案件显示,“冷衙门”里也有大蛀虫。究其原因,无外乎这些部门也拥有资金、资源、权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正因为是“冷部门”,所以相关部门放松了对其的监督,使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足够的空间玩弄权力。

热词:

  • 山东
  • 畜牧局长
  • 审批权
  • 捞钱
  • 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