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2011法治表情之喜怒哀忧:落马官员让人拍案而起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31日 10: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喜:那些令人欣喜的立法成就

  本报记者赵丽

  回首2011年,越过熙攘,走出纷扰,每个人都可以触摸到中国社会各项制度新的生长点和涌动的变革力,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法治。

  在2011年,新中国的刑法第一次消减死刑罪名;这一年,6000万人不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一年,几多贪官污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些无不在持续推动国家进步,促进社会更加良性健康地发展。

  最重要的是,即将过去的2011年,是中国法治进程中值得记忆的一年,因为经过60年的不懈努力,我国在这一年形成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2011年3月10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托向大会报告工作时指出,到2010年年底,我国已制定现行有效法律236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600多件,并全面完成对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集中清理工作。他庄重宣布:一个立足中国国情和实际、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体现党和人民意志的,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国家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各个方面实现有法可依。党的十五大提出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立法工作目标如期完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标志着我国立法工作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是我国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一治国方略推进过程中的重大事件,也标志着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十六字方针有法可依。”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向记者指出,“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努力,我国以宪法为依据构建了国家的法治基础。因为法治建设首先要依法先行,没有法律制度就无法可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对依法治国的治国方略起到奠基性作用,也是今后法制建设的一个起点,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正是在这一平台促进之下,2011年的法治进程中呈现出了诸多令人欣喜的亮点:

  刑法修正案(八)获通过。修正案取消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死刑,完善了对老年人和未成年人犯罪从宽处理的规定,加大了对人的生命健康的保护力度,体现了法治文明;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进行审议。草案规定,以刑讯逼供方式获得的口供等言词证据应当排除,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无疑,草案强化了对公安侦查权的制约,疑罪从无、无罪推定的刑诉法原则也再次得以彰显;

  国务院出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行政机关自行强拆不再具有合法性,被征收人超过规定期限不搬迁的,由政府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一面是限制政府部门权力,一面是保护被征收人权益,以人为本的立法精神尽显无疑;

  民间环保组织诉云南曲靖两企业倾倒剧毒铬渣案终获立案。这是中国法院首度受理民间组织的环境公益诉讼,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此后,民诉法草案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新的规定包括: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有关机关、社会团体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逃遁加拿大12年之久的赖昌星终被遣返。对此的多重解读之一是:中国刑事司法制度和人权保障制度正越来越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同;

  ……

  “事实上2011年的法治成就不胜枚举。”莫纪宏以立法工作为例点评说,2011年的立法工作确实抓住了当前的主要矛盾,立法工作也有主有次,行政强制法是公民普遍关注的法律,涉及到公民基本权益的三大诉讼法的修改也备受关注。

  除此之外,2011年与更多的普通人息息相关的法律修改无疑是“醉驾入刑”。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中增设“危险驾驶罪”。新罪名让“醉驾”这一受诟病已久的行为受到更有力地约束。

  觥筹交错是个人享有的权利,酒后不得开车则是必须履行的义务。醉驾犯罪记录要进入个人档案,对醉驾者以后的生活和就业都会产生影响。

  “‘醉驾入刑’强化了驾车者的社会责任,这也是一种立法进步的体现。”莫纪宏说,“在基本法律体系形成之后,与公民权益保障有关的重要的法律是今后立法工作的重点,这样就能使法律更好地适应社会的要求,也提高了立法质量。”

  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之年,莫纪宏认为,2011年给出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具有继往开来、承上启下的意义。

  但莫纪宏同时指出,2011年的立法成就并不意味着立法工作就此一劳永逸,“随着社会的发展,还有更多法律需要根据客观情况不断出台。社会主义法律体系需要不断完善,以更好地适应社会的要求和保障公民权利的需要”。

  怒:那些让人拍案而起的落马官员

  本报记者杜晓

  无论任何时候,人民群众对于各类腐败现象和腐败行为都是深恶痛绝的,提及那些大大小小的落马贪官时人们总是充满了愤怒,在2011年也不例外。

  2011年1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对外宣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敬礼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新年伊始,就有政府部门的一位高官被宣布查办,一时间引发了社会高度关注。

  张敬礼的落马拉开了2011年反腐败的大幕。在2011年,一批落马的贪官再次引起了人们的震惊和愤怒。

  2011年1月12日,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4200余万元,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副区长闫永喜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在闫永喜涉嫌贪污的指控中,他伙同李昕、毛旭东、闫永成等人,从2006年下半年至2008年4月,先后3次虚构拆迁补偿事实,伪造拆迁补偿协议等合同,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580余万元,其中一笔74万元是以毛旭东母亲的名义骗取,另外一笔256万元是以毛旭东任法人代表的北京定都园林绿化有限公司名义骗取的。

  2011年4月6日至7日,中共广东省中山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启红在广州受审,其被控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受贿罪3项罪名。2011年10月27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受贿罪判处李启红有期徒刑11年。

  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李启红在法庭上竟痛哭称,“我是从骨子里热爱党的,我身上还有好多好的品质”。

  盛夏的内蒙古,正是草原水肥草美的季节,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刘卓志却在此时被“双开”。2011年7月24日,中纪委通报刘卓志严重违纪违法,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和礼金。中纪委决定开除刘卓志党籍、开除公职。

  ……

  除了上述落马官员外,还有两名引起过人们愤怒的官员在2011年被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在7月1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两起典型案例,即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和江苏省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案。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对这两起案件的被告人许迈永、姜人杰依法核准死刑,两名罪犯已于当天上午被执行死刑。

  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认为,纵观2011年的腐败案,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应该引起人们的警惕了。“目前,这一领域已经成为了腐败的‘重灾区’,任何一个干部到这个领域任职都可能在招投标中泄标、受贿,这说明腐败在这里已经形成了内在的惯性。如果在同一个领域的很多干部集中落马,腐败现象连续发生,说明在这个领域中的某些制度缺陷还没有得到及时弥补”。

  记者注意到,2011年落马的很多贪官都多多少少和插手工程建设有关,长期以来人民群众对于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也是怨声不断。

  “个别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项目,其背后往往都存在权钱交易等腐败问题。”一位经常代理建筑行业诉讼的资深律师对记者说。

  2011年5月,中纪委监察部曾经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工程建设领域专项治理情况。数据显示,2009年9月到今年3月,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举报3.31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1273人,其中厅(局)级干部78人,县(处)级干部1089人。

  在许迈永和姜人杰双双被执行死刑之后,来自法院系统的一名工作人员分析,随着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城市化进程加快,房地产市场空前繁荣。由于该领域资金投入量大,土地流转、工程建设等环节权力相对集中,加之缺乏有效监督,导致利用职务便利在城市建设领域牟取利益的职务犯罪现象尤为突出。这两起案例都发生在经济发达地区,两罪犯同样都曾经担任主管城建工作的政府领导,两人的主要犯罪行为也都与土地审批和建设领域相关,都是利用手中掌握的土地审批等行政权力违规操作,为自己攫取巨额私利,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在城市开发建设领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热词:

  • 张敬礼
  • 环境公益
  • 人遇难
  • 法治文明
  • 法治国家
  • 法治基础
  • 法治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