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青岛史上最大黑社会头目”聂磊的黑帮之路(图)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7日 17: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公安部B 级通缉令上聂磊的照片。

位于香港中路的新艺城夜总会。聂磊是该夜总会的大股东。徐智慧 摄

  聂磊从一个叛逆的少年,一个不安分的鞋贩,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商,最终成为黑帮老大。故事本身无甚神奇,若说有神奇之处,只能说这条黑帮老大之路,处处打着投机、暴发、失控的时代印迹

  “十一”前,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和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冯越欣在全市公安局局长办公会议上被纪检人员当场带走。

  经青岛警方证实,上述两名落马的公安局长为以聂磊为首的重大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充当“保护伞”,违法违纪;其涉嫌犯罪问题,有关部门正在依法调查处理。据透露,目前已查明因聂磊而涉案的警界人员多达14人,且还远没有结束。

  人们的关注再次回到将其牵连青岛特大黑社会案件中心人物——聂磊身上。《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赴青岛,探寻一个父母皆为优秀教师的普通人家的长子,如何因缘际会,最终成为“青岛史上最大黑社会头目”的历程。

  优秀教师家的野孩子

  1967年7月17日,一个体重3500克的男孩在青岛妇幼保健院出生,健康、有劲,预示着这个孩子会有强壮的体魄。44年后,身为青岛市第24中学退休教师的聂毓祥,仍然记得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的情景。他为长子起名:聂磊。

  聂磊的父母均是青岛市中学教师,父亲聂毓祥毕业于山东大学数学系,曾任青岛市第二十四中学教导主任,母亲张永青也是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

  之后几年,聂磊的两个妹妹相继出生,如何在动荡纷乱的文革中照顾好三个年幼的孩子,对聂毓祥夫妇来说压力很大,他们最终决定把最大的聂磊交给爷爷照看。爷爷是名铁路工人,在青岛铁路局检修段做电工。

  在那个以革命事业成就评价个人的年代,聂磊的父母工作都很积极,尤以母亲为甚。“张老师是个工作狂。”一位前同事举例说:“1976年,唐山大地震发生时,张老师一直留在学校,照看着学生,过了很久才想起来,聂磊的两个妹妹还锁在家里。”

  张永青后来调到朝城路小学,连年被评为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聂磊也在母亲眼皮底下度过了他的小学生活。由于工作出色,张永青不久被调到青岛市第一中学教数学,依然连年被评为青岛市、山东省优秀班主任,其所带的班级也是青岛一中最好的班级。“要想去张老师的班级都得走后门。”一位张永青的前同事回忆说。

  因为母亲的关系,聂磊小学毕业后顺理成章到青岛一中就读。生活上未曾享受父母过多关爱,却在学校享受“教师子女”的严格照看;唯一疼爱他的爷爷,却无法在学业上对聂磊有所帮助。

  聂磊于是成为让大人头疼的“野孩子”。据聂磊的一位初中老师回忆:有一次聂磊逃学,聂毓祥骑自行车四处寻找,等找到学校附近草丛,聂毓祥刚喊“磊磊”,聂磊就钻出草丛冲上父亲的自行车后座,吓了聂毓祥一大跳。

  聂毓祥对儿子逃学非常愤怒,把聂磊锁在三楼宿舍,让他闭门思过。可父亲前脚刚走,聂磊就成功“越狱”,他逃脱技巧之娴熟,显然超出了父亲的估计。

  聂磊的初中老师说,聂磊学习成绩“很一般”。在学习上,他从父母身上受益不多,但在生活技能上,他从爷爷身上获益匪浅。

  抢劫1.3元的少年犯

  1982年的一天,青岛一中的音乐器材被盗,学校立刻对聂磊起了疑心,并向派出所报了案。

  15岁的聂磊作为重要嫌疑人被拘留了近一天。然而经过排查,盗窃竟是派出所某警察的儿子所为。警察的儿子也会干偷鸡摸狗的行当,并连累聂磊蒙冤,这件事也许让聂磊对社会和人性有了新的体会。

  初中毕业后,聂磊放弃了学业。

  时值80年代初,青岛市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刚建成不久,已小有名气,这个简陋的路边市场,常被和北京秀水街、上海城隍庙、武汉汉正街相提并论。

  聂磊常在即墨路市场四处闲逛。一天,他看到三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在争吵:两个四方区的孩子向一个市南区浮山后的孩子索要钱财,浮山后的孩子手里只有1.35元。

  聂磊凑上前说,“给他留5分钱坐车,其余的我们拿走。”

  不久,浮山后孩子家属报案,聂磊被带到了派出所,一进门就被铐上了手铐。那时正值全国“严打”,一切案件需“从重从快”处理。聂毓祥找到检察院的同学,希望能找个律师代理,但对方说:“严打”时期,不让请律师。

  1983年9月,该案宣判:因犯抢劫罪,聂磊被判刑6年,两个四方区的孩子分别被判7年和8年。宣判后,聂磊等被命令头顶大牌子,上街游行示众。

  聂毓祥夫妇不断提交申述材料,两年后,聂磊被改判拘役六个月。聂毓祥还记得,在王村少管所,拿到签过字的法院判决书,聂磊冲着在场的法官大声质问:“你们原来凭什么判我有罪?!”

  这一年,聂磊18岁。

  1986年,“严打”第三战役刚开始,聂磊参加了市南区南村路附近的“幸福楼”的一场斗殴,双方最终都被劳教。聂磊被判处劳动教养三年。

  从劳教所出来后,聂磊成为一个待业青年。看到青岛港务局在招工,聂毓祥就去找在港务局工作的学生,对方回答:聂磊有“前科”,拒招。

  没有选择,聂磊开始在即墨路小商品市场摆摊卖鞋,聂磊负责卖鞋,妹妹进货。每天晚上回来,聂毓祥帮助记账。

  “聂磊卖鞋还是很有眼光的,别人认为有的鞋不好卖,他偏要进,结果还卖得不错。”曾经和聂磊一起卖过鞋的人回忆说。

  1992年,聂磊等青岛商贩去温州进货,因争执发生斗殴,聂磊一伙人把对方一个人绑起来,掠走财物。他终因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后因被烫伤保外就医。

  十年间,25岁的聂磊三次入狱,但与他相识的人对他的评价却出人意料:他一米八的个头,文弱书生,不太会打架,但是讲义气,朋友多。这种性格使聂磊在狱中也结识了不少朋友,他们后来成为聂磊黑社会团伙的骨干。

热词:

  • 青岛
  • 最大
  • 黑社会
  • 头目
  • 聂磊
  • 黑帮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