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骗子再出新手段 披着循环投资”外衣搞“传销”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4日 02: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迟宇:维莱特尔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本案的总后台

李刚:迟宇派给焦明明的助手,负责讲授规章制度,介绍公司所谓产品

胡悦:迟宇派给焦明明的助手,负责新入会会员的信息登记以及转账

  一提起传销,许多人头脑中就会浮现“金字塔结构”、“洗脑”、“下线”这些词。然而,随着国家对非法传销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传销手段也日益隐蔽。2011年7月1日,公安机关就将这样一起披着“循环投资”外衣的“传销”案件移送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组建团队:传销老手变身外企合作伙伴

  今年32岁的迟宇,于2009年在北京注册了维莱特尔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他亲自担任法人代表,专门从事灯具买卖等业务,生意一直不温不火的。2010年春节过后不久,迟宇接到了他一个哥们儿徐强(另案处理)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徐强告诉他,他找到了一条发财捷径。

  说起来迟宇和徐强也算是老相识了。早在2001年,他俩就一起在河南郑州等地从事过传销,后来一直保持联系。徐强告诉迟宇,传销已经“过时”了,当前最火的要算“直销”了,他还大力地向迟宇推荐“托马林”保健产品项目。

  正愁生意没起色的迟宇与徐强一拍即合,便利用其注册的维莱特尔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组织了七八名骨干,开始高价销售“托马林”保健被和保健床垫。

  为了在对外宣传过程中增加自己公司的可信度和神秘感,迟宇编造了自己跟美国意创有限公司的合作关系,将自己的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外企的合作伙伴,借以抬高自己的身份地位。然而实际上,所谓的美国意创有限公司完全是一家子虚乌有的公司,意创有限公司只是他们的一个“创意”。

  为了更好地控制整个传销过程,迟宇还仿照国际化大企业的架构在北京、天津等地建立了“大区经理制”,往往一个小卖部就成为了“大区总部”。

  有过传销经验的迟宇和徐强深知过去传销模式的弊端:过度依赖“金字塔结构”式的单线提成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下线会员往往提成比例过低难以保证“忠诚度”,而上线会员则因为“坐享其成”导致发展会员的积极性不高。

  迟宇和徐强二人在设计“返利”制度时,颇下了一番功夫。最终他们制定出了一套全新的“集体提成”模式:要想成为会员,必须花2600元购买一单产品,而一旦成为会员之后,任何会员只要购买了公司的产品,所有会员都将获得提成奖励40元,而不管这个会员是谁发展过来的。此外,两人还进行制度设计,对提成的风险进行控制,规定每个会员最多只能提取96次,如果还想提成,就需要再次购买公司一单产品才有资格。

  承办该案的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侦查监督处检察官关振海给记者简单算了一笔账:按照迟宇等人设计的这种提成法,如果购买一单产品成为会员后,每当有人入会就能提取40元,最多96次,一共能提成3840元人民币。扣除购买者前期投入的一单费用2600元和手续费100元,购买一单产品花2600元就能赚到1140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不少渴望短期暴富的人开始做起了发财梦。

  循环投资:小卖部内编造财富神话

  焦明明今年54岁,原本是黑龙江来京打工人员,在石景山区模式口开了家小卖部。

  迟宇刚刚开始卖“托马林”保健产品时,焦明明在诱骗之下成为了第一批受害者之一。然而,由于长时期没有得到迟宇所许诺的返利,焦明明便要求退货。为此迟宇与焦明明进行了一次长谈,向焦明明展望了这种“直销”模式的美好前景,并以维莱特尔斯公司北京地区“大区经理”的位置做诱饵,最终说服了焦明明,使她从一名受害者变成了迟宇等人的帮凶。

  就这样,焦明明成为了迟宇布局北京地区传销网络的一枚重要棋子,她所开的那家仅有十几平米的小卖部也摇身一变“升格”为了维莱特尔斯公司北京地区大区总部和美国意创公司北京代表处。为了协助焦明明迅速打开市场,迟宇还为其配备了两名助手:胡悦和李刚。胡悦负责将新入会的会员进行信息登记并转账,而李刚则负责向准备入会的人员讲授规章制度并宣传公司所谓的保健产品。

  别看焦明明、胡悦、李刚的文化程度都不高,但是他们能言善辩,通过编造一个个财富神话,迅速地以石景山为中心,在丰台、海淀、门头沟等9个区铺开了一张传销大网。

  李先生今年54岁,失业在家的他一直渴望能为家里挣些钱。2010年8月份,他听朋友介绍说可以投资买被子、床垫,不但能够保值还可以定期获得高额返利。

  2010年8月16日,李先生拿着朋友写给他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石景山区模式口地区的维莱特尔斯公司北京分公司焦明明经营的小卖部。狭小的空间内除了两张办公桌、几把椅子之外,最醒目的就是码放在墙角处一层一层的被子和床垫了。

  屋里的一切让李先生顿时产生了怀疑,但是“天上掉馅饼”的侥幸心理还是让他开口询问投资返利的事情。

  一见客户上门,焦明明立即热情起来,招呼李先生坐下,然后将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循环投资”理念向李先生作了介绍。禁不住忽悠的李先生,决定先入一单,也就是投资2600元试试水。

  焦明明收好钱,在会员名册上登记了李先生的名字,随即示意胡悦拿过来一床“托马林”保健被,亲手交到了李先生的手中,还不忘叮嘱他:您要有朋友就介绍过来一起发财,咱这是跟外国合作的公司,来的人越多返利越多,但是咱们不是传销,不强求您带人入会。

  李先生抱着那床价值2600元的被子回家之后,一连等了十几天都不见返利,便再次走进了焦明明的小卖部。早有准备的焦明明告诉李先生,只买一单货,仅仅是入会,还需要再买一单才能得到返利。

  听了焦明明的一番说辞,李先生再次掏出辛辛苦苦攒下的2600元,又抱着一床被子回家了。这一次,李先生可是尝到了“甜头”,过了没有十天,就收到了1160元的返利。

  焦明明告诉他,这钱是近期新入会会员每个人分给他的提成。入会的人越多,提成也就越高。在焦明明的蛊惑下,李先生立即拨通了自己平时的好友刘先生、蔡女士和李女士的电话,告诉他们自己找到了一条发财的捷径,让他们赶快来入会。在电话中,李先生还不忘对维莱特尔斯公司和“托马林”保健产品做了一番宣传,告诉他们投资这家公司,不用发展下线,直接返利收钱。

  “这不是传销,你们快来啊!”李先生的看法反映了大部分上当受骗者的心态。他们认为不强迫发展下线不洗脑就不是传销。殊不知,正是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被“洗脑”,已经落入了传销者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接到李先生的电话后,李女士一下子投了5单,共计1.3万元,而换回的只是一些被子、袜子之类的日用品。

  而李先生在9月底又得到了1140元返利后,也激动地添了一些钱,又投入2600元买了一单。然而,这一次“投资”之后,他却再也没有见到返利,真正落了个血本无归。

  神话破灭:致富不能听忽悠

  迟宇、焦明明等人编造的“循环投资”骗局虽说在形式上与传统传销手段有异,但是实质都是一样的。为了在骗局推广期能够吸收更多的资金,他们也是采用“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慢慢地资金链总会出现断裂的一天。

  金大妈曾经是“托马林”保健产品的忠实拥趸。她也是在朋友介绍下,先后分7次将15.86万元打入了焦明明指定的银行账户。从9月份起,金大妈几乎每周都要到银行查一次自己的账户,而焦明明也会定期将1160元的分红打入她的账户。在短短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金大妈已经获得了近4万元的收益。眼瞅着自己的钱“循环投资”出如此多的利润,金大妈别提多高兴了。

  谁知,好景不长。正在金大妈做着发财梦的时候,从2010年12月起,她就再也收不到返利了。一连几周的忐忑和犹豫之后,金大妈选择了报警。石景山区警方正是根据金大妈的报案,一举端掉了这个打着“循环投资”牌子的传销团伙。

  焦明明在被抓获前,曾经打电话给她的后台老板迟宇和徐强,试图要回一些钱。但是,她第一次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前期投入的钱已经汇到国外的总部去了,如果要汇回来,需要国外总部领导签字审批。第二次再打电话,两个人的手机全部关机。

  在看守所里,焦明明告诉检察官,她自己也曾经是受害者,也曾经投入近40万元的积蓄,做起了发财梦。然而,梦醒时分她不但没有选择报警,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充当起迟宇和徐强的帮凶。据焦明明交代,平时她并不直接给北京发展的会员返利,而是把会员信息和钱一并邮寄给迟宇,再由迟宇计算出返利金额寄回。

  “实际上,从2010年10月份起,入会买单的人越来越少,出事是迟早的。”焦明明无奈地表示。

  2011年7月1日,焦明明等四名传销骨干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移送至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曾经在审查批准逮捕环节负责承办该案的关振海检察官介绍说,该案已经查实的受害者有30名,涉案金额达到百万,而实际受害人数还远远不止这些。

  “本案中,受害者最小的26岁,最大的71岁,60%都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这些人经济条件不算太好,更加渴望快速致富,反而容易上当受骗。”关振海检察官分析说,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社会,“一夜暴富”的神话背后往往就是“骗你没商量”的大忽悠。

  检察官提醒

  此类“循环投资”传销案件具有四大特点:

  一是利用注册公司及虚构国外公司的名义,具有较大的欺骗性。焦明明等人自称是维莱特尔斯(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的区域经理,该公司与美国创意有限公司进行合作,借此抬高自己的身份地位。很多被害人正是基于对上述注册公司、国外公司的盲目信任上当受骗。

  二是以高额回报、快速回报为诱饵。焦明明等人宣称公司有一种投资项目,投一单(2600元)即可获得公司会员资格,不仅可低价(或免费)得到公司生产的保健产品,而且一周左右时间就能获得高额返利(每单返1160元),如果不撤回本金就会一直返利。正是在这种高额回报、快速挣钱的谎言欺骗下,许多人多次投资并拉拢他人投资。

  三是不强求发展下线。与传统传销区别较大的一点是,焦明明等人在引诱他人开始投资时只谈投钱即获回报、多投多回报,不要求投资者发展下线。只有在投资者发现其承诺没有兑现找他们讨说法甚至准备退出时,才告诉投资者应继续投资或者拉拢别人投资才能继续得到返利,不强制要求发展下线。

  四是形式更新,不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会员计酬或返利的依据。焦明明等人给投资者进行计酬或返利的根据是投资者本人投资的数量,而不是其发展下线的数量。也正是这一点,很多受害人认为其不是传销。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传销
  • 投资
  • 新手段
  • 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