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鲁迅文学评选首次设立监察组 监督贿选泄密(图)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06: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核心阅读】

  对于一个中国文学的最高奖来说,重要的不是有没有争议,而是如何面对争议

  11月9日晚,浙江绍兴大剧院长长的通道前,30位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以下简称鲁奖)获奖作家像明星一样走过红地毯,在墙壁上郑重签下名字(见右图)。长长的镜头追随着他们,尽管娴熟于摆弄文字,很多作家面对闪光灯仍然紧张。

  这一次,鲁迅文学奖第一次选择了以更加娱乐化的方式“包装”作家。

  这是一个以鲁迅名字命名的不眠之夜,颁奖前后其实并不平静。

  对于这个拥有十几年历史的国家最高级别文学大奖之一,其评选过程到底是怎样的?评奖中凸显了中国当代文学存在的哪些问题?当作家走上红地毯,文学正在以另一种方式接近大众,会引发怎样的思考?红地毯上,留下的是一串串问号。

  “意外因素”引发公信力危机

  硬伤如不及时治疗,会成为永远的痛

  “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是工作量最大、工作做得最细的一次评奖。”参与评奖全程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办公室主任胡平感慨道。

  据他介绍,1009篇(部)申报作品都在网上公示。根据意见和信息,进行调查核实。为严肃对待,此次评选还专门加强了初评机构。以往每门类一般7人左右,此届每门类13人,7个委员会共计91人。第一轮筛选几乎淘汰掉了一半作品,然后分两组交换,确保每部作品都经6人以上阅读,并在13人委员会上讨论。

  “跟以往比,本届鲁奖的评选在程序上做了很多改进。”胡平说。

  “改进”的另一重要措施,就是首次设立了纪律监察组,由3名中国作协纪委组员和6名外地作协纪委组员组成,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任组长。其职责是监督是否存在违反评奖条例规定的情况,是否有贿选,是否存在泄密事件,并受理举报、投诉。

  中国作协机关纪委书记王克告诉记者,“没有发生影响公正评奖的问题。”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冰也表示:此次评奖“坚持了公平、公正、公开”。

  然而,这似乎并不能让公众停止质疑,特别是鲁奖作品公示后,一位名叫“洛天”的网友,发帖质问:“评奖到底谁说了算?到底是哪些人在主导评奖?奖项评选到底走的是什么机制和程序?”这个呼吁“评奖机制透明化”的帖子,在网上得到广泛附议。

  这让评委会始料不及,也觉得委屈。特别是,引发“公信力”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现在被网友戏称为“羊羔体”的几首获奖作者的生活小诗,而诗人是一位官员。

  有网友表示,用这个“偶然因素”来质疑评奖公信力,既是对作者不公,也是对评委不公。不过,它直接催生了网友与媒体擅长的“追问”与“搜索”。而一追一搜间,竟翻出了往届“终评委员获奖”、“贿选”等旧账。

  其中,最授人以柄的是,在上一届鲁奖评选中,担任评委的雷达、李敬泽、何建明和洪治纲,同时成为该届获奖者。多达4个终评委同时也是获奖者——这似乎又印证了广大网友质疑的“公信力危机”。

  面对质疑,评委会没有对这一事件作出任何回应或采取任何“修复”措施,包括收回奖项,又难免让读者与网友更觉其中“有猫腻”。

  其实,评委会并非没有“修复”之举。胡平介绍,对评委作品申报,这一次,他们严格把关。“我们曾发现有评委是某套丛书的编委,而这套丛书的一本也要参与申报,在我们的建议下,这本书回避了。”有评委因此还认为“矫枉过正”了,认为这样做会让一些非常优秀的作品“被规避掉”。

  不少评委更因此感慨:对于一个中国文学的最高奖来说,应避免这样的低级硬伤。而一旦发生,则应该有公开的、及时的纠错弥补机制,捍卫公信力。否则,不及时治疗,硬伤会像一根刺,随时引起痛感,反复被人提醒。

  有心栽花与无心插柳

  文学走近大众,就要敢于接受非文学挑剔

  颇具创新意味的是,鲁迅文学奖今年首次联合中国作家网、TOM网,通过网络和手机举办竞猜活动。

  “这是为了促使文学更接近大众。”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新闻发言人陈崎嵘介绍。

  他进一步解释,完全以读者的兴趣品味、以销售量为指标进行文学创作是不适宜的;但如果完全不考虑读者,也不合适。“这个活动,对大众来说是个艺术欣赏的过程,对文学界来说是个听取民意的过程。”

  陈崎嵘希望的“文学接近大众”,的确做到了,但却是以一种意外方式——靠官员车延高的几首生活小诗。

  这的确有点黑色幽默。胡平说:“希望用文学的标准来看待文学。”这一提法得到了很多人的力挺。然而,也有人提醒说,当纯文学积极走向大众,当文学奖希望得到公众关注,就不可避免地带来“大众关注”的另一面——文学的标准一定也做不到“纯”。

  “成为公众明星,你肯定得遭遇狗仔队,就得有像明星一样面对棒杀和捧杀的勇气。”一位报告文学作家兼记者的“半个圈中人”这样说。

  有学者表示,引起猜测和质疑也恰恰反映了公众对鲁迅文学奖较高的关注度,同时又为认识问题带来一些启示,应该说是文学的福分。“对于大众来说,很多获奖作家的名字仍然陌生。文学不管以何种方式引发争议,都可以转变为一件好事,对此,我们要持有宽厚包容的心态。”一位评委说。

  军旅作家彭荆风,此次以一部《解放大西南》获报告文学奖。这部作品主要描述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图景,却少有人知道,他12年创作,十易其稿。为查证史实,他还特地送交中国军事科学院审稿,但作品发表后,仍有一些军事发烧友指出作品存在几十处硬伤。面对网友的指出,彭荆风表示,将认真对待,一一再核。“网友的关注、批评,是为了让作品遗憾更少。”

  这位年过八旬的报告文学家,为“文学走近大众”做出了另一种表率。

  被大大忽略的翻译奖问题

  文学奖如何真正成为一种导向

  颁奖晚会上,车延高“最受瞩目”;而另一位,却“最感遗憾”。他就是张振辉,文学翻译终评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鲁迅文学奖将翻译纳入评奖,表示对文学翻译事业的重视,但评选结果却不如预期。”张振辉对此次翻译奖的空缺,很是痛心疾首。

  张振辉告诉记者,文学翻译奖项的空缺,对中国翻译界来说,是个重要警示。“现在不少出版社和作者,为了尽快推出译著占领市场,时间过于仓促,普遍存在抢译、赶译的现象,以至翻译疏漏层出不穷,包括很多翻译表达不贴切、不准确。”

  “翻译奖项空缺,还反映了文学界与翻译界沟通乏力的现状。”有评委指出,“未来的翻译作品,完全可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更宽广一些。”

  反思的,还有“鲁奖”本身。

  诗歌终评委郁葱说,经过网络炒作“羊羔体”这个“事件”,中国作协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在网络时代,评委应该反应更迅速,跟上网络时代的速度。”他建议,初评之后要尽快终评,减少拉关系的时间和不当炒作的空间。

  同时担任本届鲁奖文学翻译初评和终评委员会主任的翻译家蓝仁哲则希望,以后可以向社会明确公示参评条件和获奖标准,并在征求文学翻译界和广大公众意见的基础上修改条件和标准。

  对于走上红地毯的鲁奖及文学创作来说,这一次的争议,也许是帮助他们划向更远方的船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