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黑B超”泛滥亟待加大刑罚惩处力度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6日 09: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25日,浙江省三门县法院对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的“B超堕胎一条龙”案作出一审宣判,以非法行医罪分别判处张标、刘凡侠、刘超、马文芹、靳好妞二年零六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8万元至5000元;以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判处李秋娥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农民夫妇开起地下诊所

  今年42岁的张标是安徽省颍上县人,2000年,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带着妻子刘凡侠来到浙江宁波鄞州区打工,夫妻俩先后在服装厂、超市做过临时工。打工中,张标夫妇发现当地地下B超鉴定婴儿性别很有市场,尤其是想生男孩的外来打工人员。2003年春节一过,凭着妻子在老家卫生院里干过几年杂活,张标开始与妻子商量在宁波开家地下诊所,专门从事接生和用B超机为孕妇鉴定胎儿性别等非法行医业务。于是,夫妻俩花4000元钱买了一台旧B超机,并印制了“刘医生诊所”的名片在打工人员聚集地发放,果然十分红火。

  就在张标夫妇暗自庆幸时,2005年,刘凡侠因非法接生导致婴儿死亡和产妇子宫被切除,被人举报到当地卫生行政部门。不久,“刘医生诊所”被取缔。同年9月2日,刘凡侠因犯非法行医罪被宁波市江东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张标夫妇只得暂停非法行医活动。

  招兵买马,“生意”越做越大

  不过一年的刑期似乎对张标夫妇没什么惩戒效果。刘凡侠刑满释放后,夫妇俩又开始重操旧业。不仅如此,刘凡侠还从老家将自己的两个侄儿刘超、刘斌和侄媳妇马文芹、罗娜找来一起干。为了吸取上次被查的教训,张标等人更加小心谨慎,将服务对象定位于宁波周边的孕妇,特别是台州市的三门、临海、天台一带。

  为了将生意做得更大,2008年11月,张标夫妇以每月5000元的高薪,聘请43岁的湖北省监利县妇产科医生李秋娥做堕胎、取环等妇科手术。张标还到宁波北仑区专门租了一套房子,准备好产床、手术器械和堕胎所需的药物等。李秋娥正式“上班”后,照完B超的孕妇可以直接由她进行引产,开展“一条龙”服务。

  为了“规范经营”和逃避查处,张标等人又先后购买了金杯面包车、瑞风商务车等,用于接送三门等地的孕妇和流动“诊断”,每周一三五在宁波北仑,二四六日在宁波鄞州。由刘超、刘斌分别驾驶流动B超车和孕妇接送车,而马文芹、罗娜则负责与孕妇接头并望风,刘凡侠做B超检查,李秋娥负责堕胎,分工明确,经营“井井有条”。

  今年春节,张标夫妇又通过朋友联系到未取得任何医生执业资格的河南籍农妇靳好妞,开展抽羊水、验血等新型检测胎儿性别项目。流掉的胎儿竟是个男孩

  碰到张标等人的“一条龙”服务,对贵州籍在奉化打工的小张夫妇来说,至今仍是挥之不去的一段梦魇。小张已有两个女儿,可他和妻子还想要个儿子。今年初,妻子又怀孕了,小张听老乡说,有个“刘医师”能鉴定胎儿性别,遂打电话约“刘医师”见面。

  小张带着妻子赶来宁波,接头人将小张夫妇带到北仑区一个偏僻处。那里停着一辆面包车,旁边还有七八名孕妇正一个个进车接受检查。车内有床、B超机以及其他检查设备,但卫生条件很差,连最起码的消毒设施都没有。一个多小时后,小张的妻子检查完了,“刘医师”告诉她,她怀的是女孩。小张夫妇遂花了800元钱从“刘医师”那里买了12粒药,回到家后,小张的妻子服药流产,但他们到正规医院一检查却发现,被流掉的胎儿竟是个男孩。于是,小张打电话给“刘医师”,此时对方手机已经关机。

  经查明,从2008年至今年6月,张标等人的“B超堕胎一条龙”共为数百名孕妇进行取环、鉴定胎儿性别、流产等手术,在接受询问的97名孕妇中就有30余人因为检测结果是女胎而将胎儿流产。与此同时,这几年张标等人却靠着这样的违法勾当鼓了腰包。据了解,在宁波市北仑区,张标开宝马住别墅,还办了一家运输公司,在北仑做起集装箱运输生意。

  整出个“性别比重点整治县”而案发

  近年来,三门县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男多女少,2010年被列为浙江省性别比重点整治县。这引起三门县计生局的注意,该局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该县有不少孕妇特爱往宁波跑。

  工作人员后来得知了其中的奥秘:宁波有个地下B超点,可以给胎儿做性别鉴定、还给孕妇提供引产等“一条龙”服务,这个B超点已经成为造成三门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的“主力”。不久,三门县警方成立办案组介入调查。今年6月,张标等人一一落网。除刘斌、罗娜夫妇另案处理外,张标、刘凡侠、刘超、马文芹、靳好妞、李秋娥均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10月9日,三门县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B超堕胎一条龙”案。三门县检察院指控,张标、刘凡侠、刘超、马文芹、靳好妞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为妇女取环、通水、鉴定胎儿性别、终止妊娠,情节严重,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李秋娥在医生执业证书未转到浙江省的情况下擅自个体行医,为妇女取环、终止妊娠,情节严重,应当以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打击“黑B超”,需加大刑罚惩处力度

  尽管近年来我国有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但事实上类似张标等人的“黑B超”在全国范围内仍然有不少,记者在百度搜索时发现“黑B超”、非法人流、堕胎的广告在全国各地都有。“黑B超”的一个直接后果便是导致人口出生性别比失衡,从长远看,显然不利于我国人口的科学发展,进而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据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前不久透露,目前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6.9:100,而有的省份竟达到135:100,形势不容乐观。

  在经济发达的浙江沿海地区,尤其是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依然根深蒂固,这也使得“黑B超”、堕胎大有市场,男女出生性别比甚至达到145:100。为此,早在2004年8月,浙江省检察院就联合浙江省高级法院、浙江省公安厅下发了《关于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行为适用法律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根据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从事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情节严重的,以非法行医罪论处。”这一《意见》还明确了“情节严重”的情形:无行医资格的人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并导致胎儿引产一次,或因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受过行政处罚而后又从事该活动的,均构成非法行医罪。根据刑法规定,此种行为一般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

  有关办案人员认为,目前我国对非法行医入罪的门槛较高,但具体到量刑却较轻,难以起到有效打击类似于张标等人的“黑B超”等非法行医犯罪活动的目的。刘凡侠因非法行医罪被判刑一年后重操旧业且犯罪活动变本加厉也许就是最好的明证。办案检察官对此建议,必须加大刑罚惩处力度,包括适当降低非法行医罪的入罪门槛、提高量刑的上限等,同时建立相关执法信息共享和移送制度,真正形成打击合力。当然,对于真正遏制类似于张标等人的“B超堕胎一条龙”犯罪,则更需从源头进行治理,包括提高整个社会的男女平等的意识等。

  (检察日报三门10月25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