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湖南江西鸟类猎杀泛滥 一村可杀南迁候鸟150吨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2日 08: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6日网上开始流传一部12分钟的纪录片,名字叫《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拍摄者是《长沙晚报》摄影记者李锋。16日开始上传,截至当天下午4点,优酷网上的点击率是20万次。

  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李锋和他的同伴先后8次深入湖南省桂东县的罗霄山脉,用镜头记录了候鸟在迁徙路上遭遇的杀戮。李锋接受记者的采访说,这些鸟,飞得过这个山头,飞不过那个山头。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进入秋天,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等地起飞,经东、中、西三路飞往南部地区越冬。湖南、江西等地形成了极窄“迁徙通道”,成了从中部路线南迁候鸟必经的“千年鸟道”。

  然而,这些地区大规模捕杀候鸟行为,使得“千年鸟道”成了候鸟“葬身之地”。

  李锋向记者透露,有的村落,一年捕获的南迁候鸟达150吨以上。

  几百盏LED灯照亮夜空,后边隐藏着无数打鸟枪

  李锋,34岁,自称照相师傅,热心公益。早年关注的领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去年开始,他更多的时间用来关注候鸟保护。

  李锋说:“身边很多环保志愿者告诉我,湖南很多地方对候鸟杀戮很严重。此前没有人近距离接触和拍到杀戮场面,我觉得只有将这个场面拍到,赤裸裸地展现在公众面前,才会触动人心。我希望把这一现场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关注它们(候鸟)的命运,并引起政府重视,这样才能减少杀戮。”

  第一次上山拍摄是9月21日,李锋说,他和同伴完全被那个阵势惊住了。

  李锋说:“整个山头全部都亮起来了,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演唱会明星有过如此绚烂的灯光。一座山头,有几百盏LED灯,后面隐藏着的都是枪。鸟群飞过,枪声响起。当一群鸟来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兴奋了,就会欢呼起来,来了来了,一群一群,一只一只,放枪,枪声不绝于耳。打到了的话,他们就发出很愉悦的叫声。鸟应该是很凄惨的叫声,当然我也能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

  据李锋说,这些人都是有专业分工的,有人打灯,有人打枪,有人找击落的鸟,像一个组织。少的三四个人,多的十几个人。“从那个山头呼声叫起来的时候,这个山头的人就知道鸟来了,打灯的人就开始负责逗那些鸟。那些鸟飞得过这个山头,也飞不过那个山头。”

  开着豪车带着美女,上山捕捉候鸟

  打鸟的人群,被李锋归为三类。一类是土著村民,他们上山打鸟只是为了改善伙食,他们一般拿着手电筒,设备很差。

  第二类是职业团伙,他们会霸占一个山头,设备非常专业,打的鸟全部用来卖的,甚至形成一条龙产业链;其中有一部分甚至从北到南跟着迁徙的候鸟一路捕杀。

  最让李锋气愤的是第三类人。“他们是拿着猎枪过来寻乐子的,我们拍摄时经常见到挂着广东、江西等地牌照的豪车,他们带着美女和啤酒,提起鸟枪,撑个雨伞来体验打猎的‘贵族'生活。他们完全把打鸟这种行为娱乐化了,他们类似于到池塘去钓鱼一样地捉这些野生鸟。我觉得非常可怕。

  李锋说,他们一天打下来的鸟有多少,说出来,可能会吓你一跳。

  “我看到人家打到之后,我就想今天收获也不太多啊。他就告诉我说,在10月3号那天晚上迁徙的鸟更多,有的人打到上吨。他们指着我的车讲,哪怕是大型的SUV越野车,你运气好的话也一样可以装满。”李锋说。“你想想,一个山头有两三百盏灯,一盏灯代表一伙打鸟人,这个数量是难以估计的。”

  贩卖候鸟现象普遍,饭店冰箱塞满了野生鸟

  湖南“千年鸟道”上的新化、新邵、桂东等县自古有狩猎传统,许多人认为活鸟的血和鲜肉可以“大补”身体,因而捕鸟之风盛行。每一次杀戮结束后,扛着大大 蛇皮袋的“收鸟人”就会出现,买卖双方以熟稔的方式迅速成交。接着,鸟儿会出现在县城的菜市场或餐馆里,甚至是远到广东等地的高级酒店。

  在纪录片里,当地饭店的老板正不无得意地在吃天鹅肉。李锋说,他亲眼看到饭店的冰箱里,都是冻着的鸟。

  李锋说:“打开那个冰柜,老式的电冰箱,分几层的那种,满满的四大脸盆全部是鸟。那个是晒干的,老板吃的那个是新鲜的。到了那个乡镇,碰巧我们走到的几个餐馆都有。”

  在桂东县的市场里,很多人穿梭着,提着网袋装着的鸟在贩卖。

  李锋说:“我可以这样形容它,类似于合法化的一个地下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因为它就在一个大市场里面,有一条小街,每天站着十几号人在出售野生鸟。十几块到几百块,死的跟活的价钱有区别,脖子长的跟脖子短的有别,保护级别高的跟普通的有区别。”

  李锋说,这些人卖的明目张胆,有城管人员在旁经过,但是没人管。他们向执法部门举报,但是呼呼啦啦来了人后,卖鸟的先行一步,散了。

  鸟道位于“三不管”山区,取证难度大

  “我们去报案,他们也去协调,联合执法过来了,就这个短短的过程,这些人就开始转移了。”李锋说,他觉得好笑的是,在山上有一个类似于候鸟保护站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的墙上的标语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改成“护鸟违法”,但是没人发现,或者发现了,也没人理睬。

  候鸟迁徙经过的地方多是深山老林、地广人稀,很多都位于几个县交界的“三不管”地带,而且鸟群经过时都在深夜。林业公安上山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打鸟人一见动静立马逃走,山区那么大,根本找不到人,更不用说抓到证据刑拘了。

  一个村,一年捕获南迁候鸟达150吨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每到这个季节,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等地起飞,飞往中国南部地区越冬。地处中部地区的湖南、江西等地形成了极窄的“迁徙通道”,成了从中部路线南迁候鸟必经的“千年鸟道”。

  然而,这些地区大规模捕杀候鸟行为,使得“千年鸟道”成了候鸟“葬身之地”。

  李锋向记者透露,有的村落,一年捕获的南迁候鸟达150吨以上。

  李锋说,据他了解到的情况,不仅湖南,捕鸟在其他地方,同样存在。“我们跟全国鸟类迁徙道路的一些环保志愿团体跟志愿者都有一些联系,有的情况其实比湖南还恶劣,只是没有曝光而已。洞庭湖栖息地、鄱阳湖栖息地,有1/3、2/3的鸟都死在那个路上。”

  2004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对捕杀、出售、收购、运输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处罚,情节严重的将追究刑事责任。

  湖南在候鸟迁徙必经“鸟道”上建首个“联防组织”

  位于我国候鸟迁徙中部路线必经的一条“鸟道”上的湖南省新化、新邵、隆回三县近日签订“候鸟保护联防公约”,标志着三地建立起联合执法、联合建设、联合宣传的联防机制。

  由于特殊的地势,位于我国中部迁徙路线上的湖南形成了“西线”和“东线”两条极窄的候鸟迁徙通道。

  据林业部门介绍,新化、新邵、隆回三县交会的“边界地点”位于湖南境内的“西线”通道上,长期以来,由于各自单兵作战,打击非法捕杀候鸟者出现“东边打往西边跑”的现象,非法捕杀活动屡禁不止。

  “建立首个联防组织就是为了形成合力,相信这个机制能进一步遏制非法捕杀候鸟的行为,也为候鸟通道位于边界的其他地区提供经验。”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处长周树怀对记者表示。

  据悉,边界地区候鸟保护极易成为违法猎鸟者的“聚集地”,一直是林业部门工作的难点。

热词:

  • 演唱会明星
  • 山头
  • 千年鸟道
  • 西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