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律师介入职业打假遭质疑 被指非“善意”维权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8日 14: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销售百十元的仿冒名牌产品却惹上十几万元侵权诉讼案,为了不被官司拖累,只能选择私了——近来,个体零售商集体被著名生产厂商以商标侵权名义告上法庭呈现一种“井喷”态势。与以往起诉造假厂家,取缔非法经营加工制造窝点的传统模式相比,起诉终端的个体零售商目前更受到企业的青睐。而企业找到的这种低成本维权甚至能赚取高额赔偿的有效方式,就是和律师合作。

  南方日报记者近期调查发现,数家律师事务所介入了广州打假维权,大至国际知名品牌LV、轩尼诗等奢侈品,小至螺丝刀、玩具、文具用品领域等小商品,都活跃着律师们大规模诉讼维权的身影。企业在与律师事务所签订打假委托代理书后,律师聘请市场信息调研员对假冒伪劣产品进行调查,并付费与公证处合作,请公证员对商家的售假行为进行取证,再将商家告到法院,索赔巨额赔偿。

  律师介入职业打假取得了不少战果,但遭到个体商户们的普遍质疑,他们认为律师打假打击面广而分散,往往属于“钓鱼式”取证,并非“善意”维权,而是借打假之名牟利。

  售百十元产品惹大官司

  几名男子来到潘先生位于天河区社荷光路的店面,购买了10盒双鱼牌乒乓球。事过半年之后,他突然收到了一纸法院传票,这才得知被秘密取证,那天的买者属于律师聘请的市场信息调研员和广州公证处的公证人员。

  潘先生来自湖北,小学文化,今年40余岁,自称不懂法,不知道专利侵权为何物。没想到去年8月,他卖出去了几个价值几十块钱的乒乓球,竟然惹上大麻烦,被律师起诉到天河区人民法院,被索赔49206元。今年5月17日,他突然收到了一纸传票,这才得知被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秘密取证。

  潘先生回忆称,去年8月,有几名男子来到他位于天河区社荷光路的店面,购买了10盒双鱼牌乒乓球。事过半年之后,他才得知买者属于律师聘请的市场信息调研员和广州公证处的公证人员。

  格林律所在法院上出示了广州市双鱼体育用品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合同,向潘先生发起诉讼称,原告是第103121号、185257号、3473141号“双鱼及图”商标专用权的专用人,原告的双鱼“系列”商标一直在乒乓球、乒乓球板、乒乓球台及相关商品上长期使用,已在消费者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

  潘先生无视原告专利合法权,大量生产销售与该公司外观设计专利几乎相同的侵权产品,使用近似商标、包装,而售价远低于专利产品,致使他们专利产品销售困难。潘先生未经原告的许可,擅自销售假冒的“双鱼及图”系列商标的产品,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该行为已构成侵权,原告为制止被告的侵权行为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费用。律所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销毁侵权产品,判令潘先生赔偿经济损失4万元,赔偿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行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8000元、公证费、购买侵权产品的费用等支出。

  在双鱼公司出示的鉴别证明中,潘先生出售的双鱼牌产品外包装盒无生产日期代码,产品材质差,做工粗糙,表面文字、图案印具模糊,产品外包装盒颜色整体偏深,但是双鱼产品外包装盒均有生产日期代码,产品材质优良,做工精致,表面文字图案印具清晰,外包装盒颜色纯正淡雅,显然潘先生所售产品均不是他们公司生产的产品。

  由广州市公证处公证三科出示的证据保存公证书证明,潘先生在销售侵害双鱼商标专用权的乒乓球及乒乓球板产品。

  和潘先生类似,身上背负十几个侵权官司,在广州越秀一超市内经营玩具、文具等用品专柜的黄先生形容自己“就像背了一座大山”,销售百十元的产品却惹上十几万元的侵权诉讼案。据其介绍,有律师和公证员到他那里购买了20余件飞鱼牌体育用品,共售出100多元,竟然被律师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他立即停止侵权,赔偿单品上万元,总计十余万元,还要他承担诉讼费用。

  “井喷”式的大规模诉讼维权

  记者调查发现,类似大规模侵权诉讼的事件呈现“井喷”趋势,如LV在广州将数十家个体户告上法庭,每家均索赔几十万元;今年8月份,轩尼诗状告广州600余家商户销售侵权产品;近千家五金店被律师取证调查等。尽管不少个体零售商多次在法庭上强调自己售卖仿冒新产品时并不知情,并质疑厂家委托律师暗中做市场调查取证有“欺诈”之嫌,但零售商胜诉者少之又少。

  最近一年来,一些知名品牌在广州掀起一股律师打假风潮。仅LV在广州就将数十家个体户告上法庭,每家均索赔几十万元。而红双喜、中华铅笔等多个品牌也在广州开展打假,他们委托律师发起大规模诉讼维权。361°(福建)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也将广州市数十家超市门店涉嫌售假及商标侵权,将其集体起诉至广州法院。而天河五金批发市场一五金店老板陈先生说,广州有近千家五金店被律师取证调查,500余家成为诉讼目标,每家和解费用超过2万元。

  有代理律师称,至少有数家律师事务所介入了打假维权领域,其中仅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就代理了数百宗涉嫌侵权案。今年8月,一场轩尼诗状告广州600余家商户销售侵权产品的案子在广州拉开序幕,轩尼诗要求赔偿。发起这起大规模维权诉讼的,同样属于律师——广东德良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开锋。律师此前对商户背景进行过详细了解,获悉被诉商户存在销售侵权品牌的行为,随后才联合公证员进行购买取证。

  经记者调查,针对文体用品玩具的侵权案例主要集中在商标专利侵权、肖像专利侵权、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及著作专利侵权,有多个品牌在广州有维权诉讼。在天河文具玩具批发市场,多个商户称被诉侵权。

  一家商场负责人表示,由于进货渠道与审核手续均不能与一类商场相比,广州中小规模商场几乎全部有被诉侵权的经历,仅去年他们商场侵权案就达几十宗。

  双鱼公司打假办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他们授权委托律师事务所律师进行职业打假,所获赔偿和款项跟律师分成,以激励律师在市场上掀起打假风暴。目前经过初步统计,至少有近千家销售飞鱼侵权产品的店铺老板被集体告上法院,并将承担法律责任。

  不少文体商铺老板则称,广州所有面积超过500平方米以上的文体商铺都被告上了法院,律师索赔的数额从数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由于前期律师取证充分,不少商铺已被法院判定赔偿。商铺店主对此不满,提起上诉的数量超过几十家。这些文体商铺店主建立了QQ群等联系方式,初步统计,就有七八百家商铺被“恶意诉讼”。

  10月10日,是广州著名乒乓球生产厂家双鱼公司控告李先生商标侵权一案的一次开庭。尽管李先生多次在法庭上强调自己售卖仿冒双鱼牌乒乓球时并不知情,以及厂家委托律师和职业打假人暗做市场调查取证有“欺诈”之嫌,他依然对此案胜诉不抱太大信心。因为从去年开始,这是他第4次遭到相关类型的诉讼了。

  “本来文体用品赚的就是薄利,每次一赔就是一两万元,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我怕了,不做了,也不卖这些东西了,可是案子依然没完没了。”李先生说起自己的遭遇,欲哭无泪。李先生曾在天河区某一营业面积达几千平方米的大商场承包了一个专柜,经营体育用品,本想赚些钱过个好日子,没想到却接连遭遇4宗著名体育用品生厂商的商标侵权的诉讼。红双喜乒乓球、火炬头篮球、双鱼乒乓球一个接着一个。刚开始接到一纸诉状还有点懵的李先生,现在已经有点愤怒了。

  “我们也没有专业的鉴别技能,只能靠目测。”他说自己进货渠道一般都是一德路和南岸路的大型文体批发市场。在商场零销售时赚个50%的毛利,这里面扣除铺面费和一些正常经营开销,所赚的纯利润很少。

  “我不明白,厂家如果真的要维权,发现我们售假,为什么不马上制止?而是偷偷地叫律师和职业打假人来摸底取证,事后起诉?也不像工商执法部门,查处售假伪劣产品时‘假一赔二'或者‘假一赔十'产生威慑作用。这根本是利用法律的空子‘敲诈'。”李先生说,这样的诉讼律师经常愿意私了,他们有些甚至还与商户签订协议,以后不再上门找麻烦。“刚开始那次是5000元,现在一开口都是一万元。”

热词:

  • 善意
  • 职业打假
  • 律师介入
  • 维权成本
  • 井喷
  • 乒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