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国人外包式生活引关注:从生子到葬礼无处不在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6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外包”,空洞的完美生活

  现代生活中,从生孩子、孩子起名、到生日会、恋爱、婚礼、老人照顾、葬礼,只要你愿意出钱,你的生活从摇篮到坟墓的各个环节都可以请到专业人士量身定制。而你越多使用这些服务,就越会对这些专业人士言听计从。

  “好在我们现在还没到完全失控的程度,但我们需要想想我们究竟在走向哪里”

  中国人的“外包”生活

  “在我们的生活中,外包的项目越来越多。劳动不再是光荣,自己动手做点什么成了失败的象征。”

  外人打理的家务事

  70后的叶青(化名)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同时在北京电视台主持着两档节目,平时忙起来没日夜。性格强势又能干的她,曾坚持不雇保姆,直到2010年第二个儿子出生。当时大儿子还没上幼儿园,正能哭能闹;老公长期在海外出差,家里的活基本指望不上。分身乏术的叶青无奈给朋友打了电话,朋友从老家介绍了一个“靠得住的人”。

  3000元月薪,管吃住。本来与叶家毫无关联、在山西老家当保姆的小强第一次来了北京。

  50多岁的小强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朴实、干起活来大大咧咧,却从不偷懒。因为名字里有个“强”字,刚开始叶青一家开玩笑地叫她“小强”,后来叫习惯了。小强的主要工作是照顾孩子,陪孩子一起睡,夜里起来数次检查被子是否盖好;孩子经常两点钟哭闹要吃奶,凌晨四点钟就要起床,小强的作息全跟着孩子走。白天喂奶喂饭,洗孩子衣服,偶尔打个盹儿。为了带好孩子,小强甚至学起了普通话。

  两年多来,“外人”小强磕磕绊绊带着孩子长大,会走路、咿咿呀呀地会说话了……叶青一家和也小强处出了感情。“小强做饭可难吃了。”叶青半开玩笑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全家都喜欢她,两岁的儿子也离不开她。”

  在北京,和小强一样的家政服务从业者在册的有二十多万。根据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和北京某家政服务公司成立的课题组提供的数据,2012年,在北京600多万户家庭中,像叶青这样有家政服务需求的家庭有80万。这个数字不包括单身的需要家政服务者。

  在北京工作的台湾人刘凯文就是一位离不开“外包”服务的单身男。

  刘凯文从事广告行业,来北京四年,相伴左右的是一条两岁的萨摩犬“妹妹”。刚来北京时,为了先全心应对工作,刘凯文经朋友介绍雇佣了 “阿姨”萧娟,并一直合作到现在。第一次见到萧娟,他惊讶这个朋友口中的“阿姨”如此年轻。于是二十出头“阿姨”萧娟拿着刘凯文交付的家钥匙每周上门三次,打扫房间、熨衣服,喂狗、遛狗。一个月领900元钱薪水。“除了我家,萧娟同时给四五家打工。很多都是雇主都是单身,要求干的活也多半是打扫卫生,偶尔做饭。”刘凯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所知道的北京青年的生活状态。

  平时上班很忙,刘凯文牵挂家里的萨摩。“我白天都不在,‘妹妹'会很寂寞”,刘凯文很喜欢这个叫“妹妹”的狗,可是每天萨摩吃什么、吃多少、什么时候吃,都只能交给“阿姨”完成。

  刘凯文说,像他这样的单身人士,雇佣钟点工的唯一选择就是把钥匙留给对方。“需要嘱咐的话,通常会写在纸条上。”他说,这样的信任,也是现实之下的无奈之举。“我有一个朋友,有一次上班有事临时回家,一打开门,发现‘阿姨'正带着自己的家人在她家洗澡。”刘凯文笑着说,类似的例子在朋友圈中并不鲜见。

  除了打扫卫生,做饭也是不少单身人士必需的“外包”。刘凯文的朋友景浩,最近请了一个“阿姨”,她做川菜拿手。

  不能或者不愿意承担家务,目前在中国的大都市已很普遍。宜家委托ISOPUBLIC调查公司2005年的一份调研发现,上海只有不到5%的白领女性下班后回家做饭,这一数字接近于北京和广州相应调查结果的一半。还有10%的被调查者坦言她们从来不做饭。

  她们的选择多是方便、无处不在的“外包”:在外面就餐、请家政人员在家做、或者干脆叫外卖。

热词:

  • 外包
  • 刘凯文
  • 婚礼策划师
  • 文化创意产业
  • ISO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