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一个亿万富翁的追求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1日 14: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宁夏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天,平罗县陶乐镇庙庙湖,细雨中的树林透着清新与生机。74岁的王恒兴走在上山的小路上,一会儿工夫已气喘吁吁,腿上骨刺生疼,他只好踮着脚走路。 

  这位煤老板、房产地商,身家数亿,4年前他把家族企业全权交给儿女们打理后,本可以开着奔驰,带上老伴,周游世界,却跑到毛乌素沙漠边的庙庙湖植树造林,与飞沙走石叫板。如今,他已把9000万元“埋进”沙丘,预算投资从1.6亿元追加到2.1亿元。 

  他究竟图什么? 

  感 恩 

  王恒兴是石嘴山市惠农区红果子镇下营子村人,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带领子女在商海摸爬滚打,20年创下的家业涉及煤炭行业和房地产业,在首届宁夏百强企业评比中,这个家族公司综合指标排第49位。 

  2008年初,王恒兴宣布“退休”,儿子为他设计好了颐养天年的方案:坐上奔驰周游世界。老人却告诉儿子,要去庙庙湖植树,改善生态环境。当年春,倔老头就带上资金和人马挺进沙漠。 

  起初,老人每天清晨五六点从家里赶到庙庙湖,带着农民工一直干到漆黑才回家。后来,他索性同农民工一起住进了四面透风的蒙古包。一觉醒来,被子上的沙子有1厘米厚,脸上也全是沙子。再看头天栽的树,高处的刮倒了,低处的被埋了,老人又带着工人栽第二遍、第三遍……沙漠里种树得天天浇水,否则第二天就会旱死,老人就和工人提来水,逐个浇。中午,沙面温度有时高达70摄氏度,一天下来,胶鞋底就会被烫掉。收工后,老人的小腿肿得爬不上床。 

  老伴和儿女们心疼,跑到庙庙湖追问:“你图个啥?凭你一人能治得了沙化?”他们卷起老人的铺盖就走。老人急了,一把扯下来:“没有党和国家的好政策,能有咱家的今天?该是回报的时候了!” 

  如今,昔日飞沙走石、寸草不生的庙庙湖,已被7000余亩、近200万株树木覆盖,这里瓜果飘香,鸡鸭成群,小鸟鸣唱,处处彰显着生命的活力,成为陶乐镇北部扼守沙漠的绿色屏障。 

  王恒兴常说:“是党和国家搭起平台,发挥了我的人生价值,这是我这辈子最感恩的事。” 

  财 富 

  王恒兴拥有亿万家资,而他的财富观是:把挣来的钱回报到社会最需要的地方,金钱才能成为财富。 

  近两年来,每年4月份,老人的儿女都会带领家族企业员工共800多人上庙庙湖植树。为此,企业要全线停产整整1个月。 

  “那要损失多少钱啊!”“现在老人全家已经不去算那个账了。”昨天,庙庙湖生态园的元老、林学男经理向记者透露:“沙漠是部吃钱的机器,家族企业一有盈余,就被老人投到治沙中。老人当初来庙庙湖是为了种树,随着发展,他担心一旦家族企业疲软,资金跟不上,庙庙湖就很有可能再变回沙漠。于是,老人有了给沙漠‘造血’,以沙养沙的想法。”现在,庙庙湖除了造林,还兴建了旅游景观、农家乐项目,办起特色养殖和绿色种植。 

  改造生态是王恒兴心中的慈善事业。而他做慈善并非偶然为之。早在1988年,他创办的福利化工厂就吸纳了16名残疾人。至今,家族企业仍有30多名残疾工人。企业每年都向学校、敬老院、灾区捐款。老人管理家族企业期间,时常会带子女到宁南山区或陕北三边地区,专门拣最穷的人家进去,吃窝头咸菜,干脏活累活,临走时放下一些钱,让孩子们知道,社会上还有不少穷苦人需要帮助。 

  可王恒兴对自己却没那么大方。 

  他和老伴的家就安在庙庙湖生态园。两排砖房,老两口住第一排。套间内有办公室、卧室和卫生间,所有的门都敞着,工作人员自由出入。卧室里两张拼起来的大床底下露出一排老布鞋,靠墙一溜旧式木箱,上面摆放着杂物和好几个酒瓶,最贵的酒市价每瓶100多元。 

  林学男说:“老爷子就好喝口酒,可喝酒不讲究,平时就喝平罗当地产的酒。老爷子说过,‘多喝1瓶茅台,等于少栽多少棵树呢!’” 

  去年底,儿子淘汰了老人开了多年的丰田越野,买了辆70多万元的进口丰田皮卡,老人直心疼:“有这70多万元,我能多种多少棵树啊? 

  家 风 

  很早就有好友提醒王恒兴:“你那么多家产,那么大家庭,我看你怎么分!有朝一日你动不了了,你这些子女还不打得头破血流?” 

  2008年初,王恒兴去庙庙湖治沙前分了家产。孩子们不仅没有争执一句,反而互相谦让:大儿子说,二弟身体残疾,为公司操劳不容易,应该多得些;二儿子说,大哥操的心多,应该多分些;小儿子说,自己最小,操的心少,过得最舒服,哥哥们辛苦,自己应当让出些。同样得到家产的两个女婿也纷纷谦让。结果,庞大的家族企业股权没用一个小时就顺利划分完了。 

  王恒兴出身贫寒,11岁开始放羊,16岁去工厂当学徒,后来又到公社做共青团工作,25岁时曾参加团中央代表大会。但因爱人出生于地主家庭,“文革”时,王恒兴没能入上党,此后,仕途受到影响。虽然如此,老夫妻共同生活了53年,没吵过一次架,没骂过一句粗话。 

  受到良好家风的熏陶,王恒兴的三儿两女都很团结,到现在都没分家。“没分家是什么意思?”“就是有钱大家花。” 

  5个儿女和儿媳女婿都为家族企业做事,各司其职,各尽其才,从没有因谁花的钱多起纠纷。就拿买车来说,谁买的高级,谁买的低档,从不攀比。 

  说起儿女,王恒兴异常骄傲:“我的孩子们没人打麻将、赌博,不贪图享受、胡作非为,他们一心扑在工作上,每年能为国家上缴利税5000多万元。” 

  老人的长孙今年20岁,在河南上大学,每次回来,老人都谆谆教导:“出去是学知识的,不能仗着家里有钱就乱花,要节省,不要炫耀。”这个“90后”年轻人,衣着朴素,待人谦逊,不事张扬,没有丝毫“富二代”的坏习气。 

  李景林是王恒兴家族企业办公室主任,对王恒兴一家知根知底:“那一家老少,待人都很忠厚、和善,从来不跟工人红脸,工人和他们相处也从不拘束。” 

  林学男也说:“庙庙湖有6名护林员,老爷子老怕工人肚子受委屈,时不时会亲手做一桌好菜,把护林员叫来,大家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饭。” 

  平罗县文化旅游广电局旅游科科长贺莉,因工作关系常与老人打交道。今年端午节,她随局领导陪同自治区政协几位部门领导到庙庙湖观摩,碰巧王恒兴全家老小都在山上。午饭前,贺莉溜达到后厨,感慨地说:“我以为亿万富翁全家总动员,一定会带一帮保姆、厨师,没想到,后厨全是老人的家人,老伴带着女儿、媳妇在厨房忙成一团,有说有笑的,跟普通农家做饭没两样。” 

  站在宁夏和内蒙古界碑旁,俯瞰宁夏境内生机盎然的庙庙湖,记者问王恒兴老人:“您该享福的时候,又跑到沙漠里来种树,图的是啥?”老人笑笑,将手一挥,说:“再过5年,这里就是一片森林了。多年以后,人们如果说,这个老头子确实办了一件正事,我就知足了。”(记者 马骏 李徽)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宁夏日报》,时间为2011年11月7日,转载仅为提供资料。)

热词:

  • 王恒兴
  • 宁夏
  • 治沙
  • 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