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北京暴雨首都机场成孤岛 私家车"双闪"照亮归途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5日 06: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7月22日凌晨4点,首都机场T2航站楼,警察和爱心车司机一起研究运送乘客的路线。李飞摄

  7月22日,参与爱心救援的私家车。

  李飞摄

  “晚上8点,首都机场彻底变成了一个‘孤岛'。”

  7月21日晚,北京一家媒体的年轻记者小柔在尝试寻求所有交通工具失败之后,发出一声叹息。

  当天,一场强暴雨覆盖华北地区,其中北京雨势最大。在北京郊县的部分山区,因强暴雨引发的山洪和泥石流导致大量居民和游客被困;而在城内,部分区域和路段因大面积积水形成“断点”,相当一部分人因此滞留在机场、火车站等地。

  雨中,部分网友自发组织的“双闪”车队载回了部分被困群众,一些市民为被困雨中的陌生人提供了暂时的归宿——这些由民间自发组织的善举救急且暖心。对此,有评论称,“暴雨出卷,市民合格”。

  “双闪”照亮“孤岛”

  从21日下午两点就赶去现场报道的小柔见证了首都机场变身“孤岛”的全过程——暴雨持续、航班延误或取消、旅客滞留、机场出租运力不足……她不时在微博上更新现场的最新情况。

  晚上8点10分左右,机场快轨因故障停运。“当这条与外界沟通最畅通的渠道受阻之后,机场交通就彻底瘫痪了。”小柔回忆道。

  这位入职刚一年的突发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本打算坐机场快轨的人都涌向了出租车等候处,但那里的人原本就很多。“大家把队伍排成蛇形,估摸着有上千人。”她说,“听说排在队首的先生已经等了3个小时。”

  当机场工作人员通知等候的旅客出租车运力不足时,人群开始涌向机场大巴。但因为城里积水,大巴的发车周期被无限延长,所有的大巴旁都排起了长队。直到夜里12点,小柔才挤上去往三元桥方向的大巴。

  几乎在小柔登车的同时,北京市望京地区的一支“双闪”车队正在组建。

  北京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王卿是最早加入“双闪”车队的车主之一,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己是在22日0点30分看到的微博,因为集合地点距离他家比较近,10分钟后,他驾车跟随第一批车队出发。

  “当时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响应,后来集合了十多辆车。”王卿说,“因为车队是临时组建,彼此都不认识,于是我们就决定打开双闪车灯,一方面出于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也确保统一行动相互识别,请其他车辆尽量不要插队。”

  没有跟车队“统一行动”的网友老周也在望京网上看到了去机场接送滞留旅客的倡议。“反正在家也是睡不着。”老周查看了倡议和回复后,起身下楼,和几个网友在离家附近的一个地铁站出口集合。

  “雨下得大,大家也没法打招呼,但看到‘双闪',就知道是同道中人。”老周说。

  尽管“双闪”车出发时雨势已有所减小,但去机场的路段仍有多处积水。“不敢开太快,也就60迈左右。”老周说,他们几辆车花了近40分钟来到了机场T3航站楼。

  这几辆“双闪”车直接开到了T3航站楼的到达区。但在向滞留旅客说明免费接送情况的时候,很多人起初并不相信,也不敢上车;而附近几名等着拉活儿的“黑车”司机则嘲讽他们“吃饱了撑的”、“多此一举”。好在很快有旅客打消了顾虑,老周也顾不上超载,先接上一家三口和两个年轻的姑娘,“副驾驶坐一个稍胖的,后边挤四个,能送走的赶紧先送出去。”

  相比之下,“编队”出发的车主要幸运一些,他们得到了机场工作人员的协助。“当时等候出租车的旅客大概有七八十人,出租车却极少,可能过三四分钟才会有一辆。”王卿告诉记者,当三十多辆“双闪”车来到T3航站楼的出租车候乘区,表示要免费接送滞留旅客时,大部分人都比较谨慎,“可能是怕我们把他们送到后再收高价,但经过工作人员和我们的解释,有几位乘客先上了车,后边的也就好办了。”

  这个雨夜,老周接送了两趟,第二趟还是两位不会说英语和汉语的阿拉伯人。凭着一张写有目的地信息的字条,老周把老外带到了他们要去的宾馆。

  王卿则留在现场负责帮滞留旅客协调车辆接送。“方向大致相同的乘客,就安排同一辆车送走。”王卿笑着对记者说,“有点像拉活儿的‘黑车',只不过我们免费罢了。”

  “不缺有钱的人,就缺有轱辘的车。”王卿告诉记者,深夜、大雨、疲惫,这些因素加剧了滞留旅客对车的渴求,“只要价格不是太过分,看当时旅客们的反应,他们是会接受的,出租车实在太少了。”

  返程的时候,王卿也接送了几位滞留的旅客。他告诉记者,车队原先的计划是把滞留旅客送到三元桥,以便他们打车住宿,但当他看到三元桥也有一些旅客滞留后,觉得“把人家放在这里也不靠谱”,于是决定把旅客直接送回家。

  等王卿回到家时,已经是22日凌晨4点半了。“出来时看到天都亮了,雨过天晴,虽然有些辛苦,但是心情很好。”王卿说。

  老周虽然没有和车队一起行动,但他在两个来回的接送中也看到了多辆打着“双闪”信号的“友车”。“虽然这些一起助人的朋友们互不相识,也没有时间细聊,但大家都抱着同样的善心,用‘双闪'照亮了北京的雨夜和滞留旅客的归途。”老周说。

  一些出租车司机的雨中坚守

  7月21日的强暴雨进一步加剧了北京的“打车难”。但也有一些出租车司机坚持出车。

  7月22日,北京万泉寺出租汽车公司收到了一封来自乘客的表扬信。

  “我的本职工作就是运送乘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面对表扬,司机王镇峰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

  家住顺义的王师傅是出租行业的“新手”。21日的暴雨,他在路上亲历了全过程,而他出车的决定因素,是他在上一个月的大雨中,在机场看到滞留旅客的无助表情。

  “上次的雨中,我看到了人们的焦急和无奈,我知道这次肯定还有很多人受困。”王镇峰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7月21日搭载了多少乘客,只知道车轮轧过了一个又一个水坑。

  暴雨中的北京处处是“海”,很多司机担心车辆被水淹坏而不敢出门跑活儿。然而,凭借着多年的驾驶经验和骨子里的一种勇劲,王镇峰“划”过了北京的“大海小河”。

  不过,因为公司并没有针对暴雨等极端天气的专门应急措施和任何补贴,王镇峰在驾驶时也处处留意,生怕路上的积水把车辆泡坏。“雨天行车的技术是必备的,同时我会和乘客好好商量,尽量把水深的路段绕过去。车子是重要的,把乘客平安送到目的地也是重要的。”王镇峰说。

  “我并没觉得自己有多高尚,只是做好自己的职业罢了。付出和得到是成正比的,我想挣钱就踏踏实实多跑几趟。”王镇峰反复向记者强调,他出车就是觉得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乘客有困难咱应该帮,趁机讹钱那是不能够的。”

  和王镇峰有相似想法的,还有北京首汽公司的司机李刚。这位有20多年出租车行车经验的老师傅在7月21日出车时犯了头疼,当时,他刚把一位乘客从机场送往目的地。正想着“送完这一个赶紧回家休息”,他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有几位外宾搭车从长城返回城里的途中遭遇了故障,请他去“救急”。

  这不是李刚第一次“救急”了。放下电话,送完客人,他赶忙驱车往京藏高速方向驶去。“当时刚过马甸桥,整个出城方向就都堵住了,慢慢地往前蹭。”李刚回忆说,“等交接上后,还得联系救援公司派拖车来,然后我就先把外宾接回城里来。”

  几名外宾的目的地是位于王府井的宾馆,不过,他们在途中提出了看“鸟巢”的希望,于是,李师傅专门又带着他们绕道走了一段。结果,下午4点多接上的人,到晚上7点多才抵达目的地。

  送完几位外宾后,头痛加重的李师傅驱车往家赶。因为北京城内的多处路段出现严重积水,李刚不时调整回家的路线。当晚9点多,在东四十条桥西附近,他的车被一名年轻的女孩拦了下来。

  “当时我已经准备回家了,也没开着‘运营'的灯,但那女孩儿在雨中使劲招手,我看她全身都湿透了,就把车停了下来。”李刚告诉记者。

  等女孩儿坐进车里后,李刚向她解释今晚的特殊情况。于是,女孩儿改变了最初的主意,转而请李师傅“捎她一段”,把她带到地铁10号线的一站。

  “我看雨下得挺大,她一个人在那里也不好打车,就想顺带着捎她一段。”李刚说,“我当时也不是想运营,也没收她钱。咱也没多想,就是帮人一把。我也看到报道说有出租车借雨天漫天要价的,这可就不对了。”

  在7月21日的暴雨中坚持出车的出租车司机中,渔阳联合公司的孙保贵师傅的名字这两天在网上被广泛传播。

  7月23日,网友“vivian_226”发了一条微博称:“刚打车和师傅聊暴雨,发现咱出租车司机也有好样儿的!那天好多人打不到车,有人给他100,他按表收40!去机场,一趟趟地拉,哪怕去程空驶!朋友喊他收车回家,他说不,这个时候我必须拉!我,真荣幸能坐您的车,您真棒!临下车暗暗记下了师傅的名字。好师傅,愿您一生平安。”

  不过,孙师傅对微博上的夸赞的反应非常“淡定”。“因为有很多回头客和朋友,他们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机场接他们。”孙师傅说,“那天正好轮到我的班,加上觉得自己有经验,开车注意一点就行。比如水深的地方就不过去,从别的地方绕过去。”

  对网友在微博上提到的按计价器收费的情况,孙师傅做了如下还原:“我从望京拉了一个女同志去广安门,她当时很着急,也是等了很久没有打到车。当时雨很大,地面积水也很大,确实看不着路,同时也有堵车。但因为我路线熟,提前就把路线考虑好了。从望京上了二环,到朝阳门就往西转,走北京站方向。在想路线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躲着会积水的立交桥。最后把她安全送到了,她要额外给钱我也坚持不收,只按照计价器上的价格收费。”

  孙师傅告诉记者,他一直是优秀驾驶员,去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今年5月,他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又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

  “我觉得出租车是服务行业,要为北京争光,不能光想着挣钱。”孙师傅说,“我现在已经是四颗星的‘的士之星',有好多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回头客,香港的、上海的客人都有,他们过年的时候还会打个电话过来问候我一声。”

热词:

  • 北京
  • 暴雨
  • 首都机场
  • 孤岛
  • 私家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