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审计:还是老面孔,还是老问题!(20120628)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9日 02: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14005e5d91a4a98b47fdf4879e549f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节目导视:

    解说:

    50个中央部门,270个所属单位,预算支出1460.24亿,2011年度审计报告各界关注。

    高培勇:

    你们不能指望每年的审计的结果是问题越来越少,而恰恰相反,往往问题会越来越多。

    解说:

    老问题、新问题,审计报告是否敢触及敏感问题?

    审计署审计长 刘家义:

    招投标管理方面,不规范问题仍较突出,审计共发现此类问题金额389.05亿元。

    解说:

    堵塞漏洞,审计署能否称为公共财政的卫士?完善机制,审计报告能否促进预算制度尽快完善?

    高培勇:

    人们对于政府收支运作的规范要求是越来越高的。

    解说:

    《新闻1+》今日关注审计报告:公众怎么看?政府怎么办?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首先咱们要来看一个大制作的宣传片,年头宣传片咱看的不少,大制作也不少,但是这个制作可真够大的,投资1850万,来看看这效果怎么样?

    画面提示:

    铁道部宣传片《中国铁路》

    白岩松:

    怎么样大制作吧,导演张艺谋,而且画面也是一如既往地漂亮,但是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我们想说的可不是表扬,在昨天最新审计报告当中,还特别提到了这个片子,怎么提的?我们看看这段话。2009年至2010年铁道部在未按规定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投资1850万元制作中国铁路宣传片未达到预期效果,这只是昨天的审计报告当中展现出来的一个小小的细节,这次审计报告出台之后,人们发现还是老面孔,还是那些老问题,来,我们面对这“二老”

    画面提示:

    45部门违规转移套取资金1.57亿

    审计查11起案件三成涉“一把手”

    中科院以项目名义发近亿元福利

    商务部六千万元项目未公开招标

    人口计生委等多部门违规收费2.07亿

    8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多数课题只见投钱不见验收

    部分县级医院超未定比例加价售药最高达12倍。

    解说:

    50个中央部门,270个所属单位,预算支出1460.24亿,昨天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2011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审计情况,迅速成为今天各媒体报道的头条,有人说审计风暴又刮出了一堆猛药。

    刘家义:

    国土资源部等两个部门,本级和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等,5个部门所属单位,多申领财政资金2191.91万元,商务部等三个部门本级,及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软件评测中心等,42个部门所属单位违规转移、套取资金1.57亿元。其中2884.1万元用于发放补贴,人口计生委等五个部门本级和民航局清算中心等10个部门所属单位自行设立项目违规收费2.07亿元,此外,还发现7.7亿元非税收入,未按“收支两条线”规定及时上缴。

    解说:

    50个中央部门,49个出现在了之审计报告中,他们在政府采购、资产管理和账务处理等不规范问题,涉及金额43.94亿元。另外,在今年的审计报告中,审计署共向有关部门移送重大违法、违规问题和经济犯罪案件112起,涉及300多人。这些案件大多为利用公权谋取私利,侵蚀公共资源、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有向民生领域渗透的趋势。这些案件涉及司局级及以上人员22人,占7%。一把手利用职权谋取私利,参与作案的职务腐败问题也较突出,有43起,占38%。金融、土地、国有资产管理和工程建设等领域案件依然较多,有92起,占82%。还有14起占13%,发生在医疗、社保、教育等民生领域。

    刘家义:

    主要表现为一些公司或个人和利用掌握的资源和“人脉”通过中介方介入本来可按正常程序开展的行政审批、财税优惠、信贷发放、招投标及资源配置等活动协助取得项目或资金,在未提供实质中介服务却收取顾问费、咨询费等。

    解说:

    借道中介服务等第三方进行权钱交易,成为当今重大法违法违规问题,及经济犯罪新形式。今年审计报告总结出的规律,对于催动反腐倡廉建设向纵深发展,显然具有积极作用。而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每一份审计报告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今年面对这样一份报告又有哪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白岩松:

    十年前前后,“审计风暴”刚刚刮起的时候,大家你看,很自然把“风暴”跟审计紧紧连结在一起,因为当时人们觉得新鲜、有力度而且点名,好“看家狗”这个说法一下子就在社会中流行开来。那个时候是审美,为审计部门的工作和精彩来鼓掌,后来慢慢过渡到审丑,看看都暴露出什么问题,到了今天,正在演变成审丑疲劳。为什么会有疲劳呢,还是那些老面孔,还是那些老问题,而且没见到多么严厉的处理,就像一份体检一样,每年都做体检,这一点当然很好,但是年年做体检从来不治病,也是,有的时候开药、治疗、手术,不由这个体检部门来办,但是医生也不说话,慢慢大家产生了无奈。

    像今年审计报告出来之后,我看到很多媒体,非常平静地报道它。但是见不到像以往那样热烈为审计部门工作在鼓掌,也不见为出现的很多丑恶的现象痛心疾首,那种极强烈的情感,而是一种平静,在平静的背后会不会有一种无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真希望这一两年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不过不要说总是老问题,也会有一些新鲜的事,我在这份审计报告当中就找到很多简直是匪夷所思,像评书一样的内容,给您念几个也让您不那么无奈。

    农业部所属的规划院有六名中层干部,违规持股100多万,而且分红、报酬、奖励230多万,人家底下的部门用他们这个名字每年挣到的咨询费2000多万。天啊,把我调这个部门去吧。

    文化部,2011年实际拥有车辆94辆,其中超过核定编制的配备就有44辆,快接近一半了,目前还有30辆没有清退或处置。

    再看告诉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家可真是会节约,所属的宣教中心以0.2万元,也就是2000块钱,从下属的部门购买了账面价值34.89万元的2辆轿车归中心领导使用,2000块钱买两辆,也就是1000块钱买一辆。明天我打算给他400块钱就让他帮我买一辆,你看他还能挣点。

    国家宗教事务局一查,使用的软件当中有70套不是正版的,估计是盗版的,这也太没信仰了。

    民政部,原价值77.18万元的小型普通客车,最后卖了2.2万元,我这直拍脑门怎么没卖给我们呢。

    这些事情简直是匪夷所思,只是被当成了很多很小的事情就藏了审计报告当中,但是让你看完的时候触目惊心,更不要说那些大事情了。

    这个问题很久之前的时候我在演播室里问过当时的审计长李金华,为什么年年查,年年有?为什么都是那些老问题,我现在现在审计长也要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听听专家会怎么感受。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 高培勇:

    所以你不能指望每年审计结果问题是越来越少,而恰恰相反往往问题会越来越多,这其实原因是非常简单的,随着审计的范围和这个深度的不断拓展和提升,那么它的视野在拓宽,人们对政府收支运作的规范度的要求越来越高,但是尽管问题越来越多,你会发现所暴露的出来的问题影响程度将会越来越小。

    白岩松:

    所以当初我问李金华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年年查年年有?李金华的回答略有一点无奈,那就年年有年年查,其实回答的是对的,我们就得年年有年年查,但是不能总是原定踏步,接下来我们就关注这些老面孔和老问题。

    解说:

    中科院以项目名义发近亿元福利,昨日2011年度审计报告刚刚公布,今天报告所反映的问题就是成为媒体一个又一个大标题,如果我们留心过去两年的审计报告就会发现,连续三年的审计报告,中科院都被查处了类似的问题,翻开2010年度审计报告,关于中科院审计问题的表述近两千字,设计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两大类的16个项目,其中近15亿预算落实不到位,所属高能所未在职在编人员超范围、超标准列支经费、津贴等现象严重。

    再看2009年度审计报告,中科院则存在着近2000万投资收益,长期留存在所属公司未收回,以及七个所属单位,扩大开支范围超6000万,用以工资、购车问题。

    除了中科院,投资约2000亿京沪高铁,也是连续三年出现在审计报告中。

    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 孙志明:

    这里是我们特派办的档案室,2009年至2011年我们参加京沪高铁的审计的时候审计档案全在这里头。

    解说:

    2009年跟踪审计中,化整为零、规避招投标,2010年跟踪审计中“44.46亿项目未招标已开工”,排斥潜在投票人。2011年跟踪审计中,违规缩短招投标时间,个别物资未招标就采购。

    审计署三年的监督重点都放在了京沪高铁招投标上。今年审计报告披露,在京沪高铁全线的土建招标中,铁部违规将资格预申申请文件获取时间从至少五个工作日,缩短至13小时,从获取到递交时间,由规定的一般不少于七天,缩短至不到24小时,有招投标经验的人都知道,13小时如此短的时间,企业要想获知信息并取得招标文件有多难,即便是取得了,又如何在不到24小时内就准备好几百页的招标文件?这样不知有多少潜在投标人因此只能望标兴叹。除此之外,京沪高铁招投标还存在其他违规现象。

    孙志明:

    主要反映是规避招标,往往采取化整为零的方法,就是一个项目超过这个标准,那我把它拆分成几个,从而规避招投标,那么就说建设单位和服务单位很有可能在此过程之中实施暗箱操作、留有余地。

    解说:

    而除了招投标京沪高铁建设项目,还审计出了哪些问题呢?

    审计署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司 杨晋山:

    在建设资金管理方面,主要发现个别单位财务管理不严,个别分项目投资控制不严,还有个别单位以虚假发票入帐的情况,个别基层单位存在截留、套取、挪用征地拆迁资金的问题。

    解说:

    审计署表示在京沪高铁项目审计中发现的问题,铁道部、京沪公司及各参建单位基本已整改到位,其中涉嫌违法违纪问题已移送纪检、监察、司法机关立案彻查。

    白岩松:

    像老面孔、老问题到了什么老的程度?随便翻一下这两三年审计报告就能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比如说在2010年、2011都有的京沪高铁。2008年、2010年、2011年都有的财政部。2008年、2010年、2011年都有的发改委,这就够老了。

    今年被点名的部门,别看50个部门49个被查出问题,但是并不是说审计报告中都会点名,但是被点名的财政部就7次,商务部2次,国土资源部2次、铁道部2次、农业部1次。我们再回到其实挺让触目惊心的屏幕上,审计50个部门,49个存在着问题,这个时候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什么大家都不着急,年年有、年年犯、年年查,就是因为所有人都有问题,大家互相较着劲,不会有真正羞愧感,你先查查他吧,这是第一个,因为所有的单位都有问题。

    如果说审计50个部门只有4个单位存在问题的话,这4个单位的压力就会足够大了,但是现在问题是所有都有问题。

    第二个审计署跟他被查的部门来说都是平级的部级单位,甚至有些部门在国务院序列当中比他要靠前的多,甚至更加强势,你有什么权利或者说你有什么压力能让人真正的对你服气,你没有那份真正管用的尚方宝剑,你就是一个体检部门,你没有办法给别人做手术,权利不在你这儿。开药方你也只能开个大药方等等。所以的确让人有些无奈,但是不能总停止在无奈上,我们也去寻找答案。

    接下来我们连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教授李成言,李教授你好。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李成言:

    你好。

    白岩松:

    我很无奈,观众可能也很无奈,您无奈吗?老问题老面孔。

    李成言:

    我对这个问题和你的看法一样,我也感觉到无奈,因为我有这么几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老面孔到底怎么看?我们这次审计署的审计报告一方面指出了上一次审计各个部委公布以来,确实有进步、有改进、并且严肃处理了一批违法、违纪部门的负责人,但是我们看到这次在人大会议上审计报告,又让我们感到几乎这些部门都出了一些老的问题,有的问题甚至还是相当严重,为什么老面孔又出现呢?我觉得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是我们的审计之后你看到一些部门它屡查屡犯,屡教不改,不得不让我们想到审计效果及其作用到底是什么。

    第二个我们就是说国务院的政策在很大的方面,得不到有效的执行力的保障,我们绝不能允许这种现象继续下去的。所以我觉得老面孔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敢于正视,要敢于把这些问题得到解决。

    白岩松:

    其实李教授,对于老面孔问题我倒也多一些理解,因为审计部门查的就是这些部门,他只是在这五六十个部门当中去查,因此可能容易出现一些老的面孔,但是老问题尤其让我无奈,您的对策是什么?

    李成言:

    关键这些老问题不该继续出现,到底如何看?我认为这次审计的重点是揭示了几十个部委,还有一些国有企业出的问题,这些问题又是以前出现过的老问题,这些问题怎么看?正常的是,在政府管理当中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而现在出的这么多问题,肯定是不正常的,这些老问题是什么性质问题,我觉得其中很多问题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因为你严重地违背了人大通过的国家财政使用的一些法律,比如说《预算法》等等,这种违法还屡教不改。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其实仅仅把它说成是一个错误,或者是违规等等都是说轻了。

    李成言:

    说轻了,不够的,不能这么看,仅仅是一个错误,是一个过失,是一个又不小心又重错过去的问题,不可能。我觉得不能这么看,我觉得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两条根本的出路,第一条就是严肃地追究行政负责人的行政责任,没有这一条不可能解决问题,尤其是各部委的主要负责人的责任,因为这是符合国务院通过的责任制规定的一些严肃的规定。如果不真抓实干,不动真格的,我觉得这些老面孔、老问题永远得不到有效的解决。

    第二个问题,对各个部委里面,驻部委的纪检组、监察部门,这些监督者到底应该怎么办,他们在部委里起到严格对部委行政行为监督的责任,这里面还要追究他们的一些责任,否则的话就不好解释了。

    白岩松:

    好,李教授,时间的原因,您这个药方就放在这儿,我们希望它能够真正便成现实。

    其实在目前这样一个阶段拥有某些无奈是正常的,因为无奈可能是寻求答案的一个开始,但是不能长期下去无能和无解,这样的话恐怕就很糟糕了,所以我们更要思考的是怎么办?

    解说:

    审计报告第11页有一个比较震撼的数字,调查54个县的财政收入其中60%来自非税收入。2011年度审计报告所反映的县级财政存在的问题,让参加审议的贺铿委员有些吃惊。对此审计长刘家义也表示说,县级财政性收入中非税收入占比较高,稳定性和可持续性较差。每一年审计报告都会加入新的内容,并直指改革的深水区和敏感区,新问题会促使我们去思索新的对策,但是对于审计报告中那些屡查屡犯的老问题,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呢?

    商务部等三个部门本级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软件评测中心等42个部门所属单位,违规转移、套取资金1.57亿元,其中2884.1万元用于发补贴。

    人口计生委等5个部门,本级和民航局清算中心等10个部门所属单位,自行设立项目违规收费2.07亿元。

    2011年商务部未按照编报项目支出政府采购预算,部分项目支出共5341.38万元未按规定公开招标。在京沪高铁全线的土建招标中,铁道部违规将资格预申申请文件的获取到递交时间缩短。

    为什么一些老问题会屡屡出现?今天《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在多领域已经建立起严谨规范的制度体系,但审计报告反映的老问题却说明,很多制度并未被落实好,这也提示我们,审计只是监督形式的一种,还需与其他日常监督形式配合,形成合力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白岩松:

    当初之所以会拥有“审计风暴”是来自大家集体的掌声,在这个掌声之中充满某种信心和期待,因为大家觉得有希望了,现在之所以变得无奈,是开始慢慢有一些动摇,这种信心开始减少,会觉得是不是审计也没有用。今天我看到这样一番话,李千帆说任何不以整改为目的的审计都是“耍流氓”,其实 他的话我不太同意,他的话的原形是那句话,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不同意他这句话,但是我同意他这个,由对当年所谓“审计风暴”的新奇,到现如今的“审丑疲劳”,应该用一场问责风暴重塑审计公信了,这个问题问李教授,李教授您觉得应该如何塑造新的审计公信力?

    李成言:

    我觉得我们应该正确评论审计风暴在中国发展当中审计的作用,因为过去的审计确实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我觉得现在还要掀起一个风暴的再起,能够形成一个压力,尤其是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让网络参与评论,我想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得到有效地解决,当然我们还要拭目以待,可能会看到会解决的结果的。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李教授。

    其实当这么多年,十几年来我也一直在跟审计工作打交道,也采访了几任的审计长,但是说句实话,现在的心情的确会有一些无奈,可是并没有完全失望,我觉得我们正是在黎明前,可能出现了一段有点灰蒙蒙的时候,但是要往前走,或许审计署应该借鉴香港的廉政公署这样的概念,拥有更大的一种权利,让大家看到更多的信心,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实行严厉的问责,既然“看门狗”存在,不能是“看门狗”叫了两声就算结束了,最重要的是主人心里有没有决心,我打算干点什么,只要真的打算干点什么的时候,请相信“审计风暴”还会再来。

热词:

  • 新闻1+1
  • 审计
  • 老问题
  • 2012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