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阶梯电价已成涨价另一种说法 电力部门苦水难诉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8日 11: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阶梯电价,被许多人看作“涨价”的另一种说法。 本刊记者 曹海鹏I摄

  “电要涨价,这个夏天,恐怕要省着点儿用。”这是在采访中记者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6月1日起,全国居民用电将实行阶梯电价。单一的电价收费模式将被随用电量增加呈阶梯状递增的电价定价机制取代。目前,多个省份已发布阶梯电价听证方案。

  阶梯电价中,首档用电量标准成为民众关心的问题之一。因为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要求,首档用电量作为基本需求用电,将维持原价;而第二、三档用电量,将会提价。已公开的听证方案中,上海的首档电量最高,为每月260度;陕西的首档电量最低,为每月120度。

  早在去年底,阶梯电价的相关工作就已经进入实施准备阶段,各地基准电价的测算成为一个难点。在国家发改委的通知中,明确规定电价调整后,要保证“近80%的居民用电仍不做调整”。不过,在国家发改委以及目前各地方出台的相关文件中,并未对一、二、三档用电量如何核算给出具体的解释和公式。

  第一档的用电量标准是否定得过低,每家人口不一样能否适应相同标准,各档基数今后是否会相应提高等,都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一听证,就涨价”,到底是鼓励节约用电还是“变相涨价”的猜疑也一直存在。

  实行阶梯电价后,居民用电会受到什么影响?

  三口之家没影响,大家庭吃亏,多房户划算

  阶梯电价实施后,以家庭为单位的用电价格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柏强表示,由于统计信息不对称,第一档电量能否确认是各地实施阶梯电价的关键。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的罗芳女士,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了自己一家四口去年的用电量清单。对照北京市第一档的用电量标准(按照方案一每月230度测算),发现竟然全部月份都超标。罗芳表示,自己平时用电绝对是“节约型”的,随手关灯,夏季空调只开一个。“实行阶梯电价后,我们肯定要多缴电费了。”

  根据北京市目前公布的两套听证方案,第一档的月度基础电量分别为230度和240度,电价为现行标准:0.4883元/度;超过者再分为两档,每度电分别上涨0.05元和0.30元。

  罗芳一家的年用电量约为4000度,按照目前的电价,一年用电花费是1953.2元。如果按照北京市阶梯电价方案一计算,年电费为2015.2元,多支出60元左右。“虽然不是一笔大数目,但是总觉得心里不痛快,实行新方法,让人感觉即使比以前用的少,节约用电了,也没有降价的部分,但和以前用的一样的就算是超额了,要涨价。”罗芳说,“何况,有多少人会因为这几十元的出入,而精打细算地用电?”

  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按照一般三口之家的标准来看,北京市目前第一档每月230度的用电量在春秋季(非用电高峰季节)一般是没问题的。”存在的问题可能是按照目前“一户一表”的方法执行阶梯电价,没法区别一户到底居住了几口人,大家庭和单身的家庭用电量显然不一样,居住人口多的家庭在即将实行的阶梯电价中处于“吃亏”的局面。而对于拥有多套住宅的居民来说,如果其居住时间也分散到各个住房中去,实际上还是要比只有一套住房的居民用电“划算”。

  据专家介绍,近年来,北京市的平均家庭规模日趋缩小,由2000年的户均人口2.91人降至2010年的2.45人,但受房价等因素影响,城市中合租家庭的比例也在逐步提高。

  少用不一定节能

  蔡国雄表示,相比于北京等地采取以月份衡量的标准,上海听证方案中采取的以季度或者年度的标准“更具有科学性”。

  蔡国雄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发电中有“季节电价”的说法,以华中电网、西南电网这样水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来说,在丰水季节、枯水季节的发电成本就很不一样。而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在用电量高峰的夏季,来自空调的主要能耗也将大幅度推高这一时期的用电量。

  在上海市的季度用电量考核方案中,冬夏用电高峰时期,第一档电量定在了350度,而非高峰时期第一档电量定在了210度。并且上海市的三种电价听证方案中,无论是以月度计量,季节性计量,或是以年度计量,都考虑了“平时段”(6时至22时)和“谷时段”(22时至次日凌晨6时)的价格差异,前者为0.617元/度,后者为0.307元/度。

  蔡国雄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同样是1度电,白天的1度电和夜间的1度电,差价很大。简单说,到了夜间,用电的人少了,但是发电厂发出的电还有很多,所以要建造像北京十三陵那样的抽水蓄能电站,在谷时把水抽到高处来消耗电能,白天峰时段又用夜间蓄的水能来发电。

  上海目前已有一部分小区采取了分时电价,在“谷时段”,推行比较便宜的电价,有助于更有效率地使用电能。“一到晚上10点后,洗衣机全开,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蔡国雄说,“我们说的节能,不应该是单纯的少用就是节能,要看实际效益和结果,应该鼓励居民在夜间谷时用电。”

  上海市发改委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在实行居民阶梯电价的同时,将继续推行峰谷分时电价,两者并不矛盾,可同时推行。

  据记者了解,在推行阶梯电价之初,国家发改委要求,居民用电将被分为基本需求用电、正常合理用电和较高生活质量用电三档。所以在已公布的大多数省市的阶梯电价方案中,大多采用了这样的分级方式。只有上海采取了阶梯电价和分时电价结合的方法。

  另外,在《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中,也有不少居民向记者表示,希望阶梯电价用电标准会在未来进一步提高和修订。毕竟与5年前、10年前相比,居民的用电量还是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希望阶梯电价也会随着生活的变化而“水涨船高”。

  电价必须是“白菜价”吗?

  在一片阶梯电价意在“变相涨价”的质疑中,电力部门也有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倾诉。

  “连几毛钱的烧饼都涨了10倍价钱的今天,一直是白菜价的电价为什么不能涨价?”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1949年解放后起,国家就对电价实行了管控和补贴,分为民用电、工业用电、农业用电、商业用电等。因为当时的工资水平比较低,国家对居民用电实行了补贴,时至今日,随着居民用电量的不断升高,政府负担的补贴也越来越多,即使是6月1日全国采用阶梯电价后,现行电价和实际电价之间仍然是价格倒挂。

  该业内人士表示,居民的电价机制也要合乎市场机制的定价。如果真的是以涨价为出发前提,那么居民用电价格最简单的操作就是向工业用电、商业用电看齐,但即将实行的阶梯电价显然不是这样。

  另外,“能源价格过低不利于我国发展节能产品”,该业内人士表示,在商场内,同一品牌的3匹空调节能款与普通款的差别为1200元,而在现行的电价基础上,节能款空调10年为消费者节约的电费大约还赶不上它与普通款的差价,所以在能源价格偏低的情况下,我国节能产品的发展规模和产品数量一直有限。

  在推行中改进,恐怕是即将到来的阶梯电价的真实写照。

  居民用电新规定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居民用电将被分为基本需求用电、正常合理用电和较高生活质量用电三档。第一档电量按照覆盖80%居民月均用电量确定,价格不作调整。第二档电量按照覆盖95%的居民家庭月均用电量确定,提价幅度为每千瓦时不低于5分钱。第三档电价为超出第二档部分每千瓦时提高3角左右。

热词:

  • 电价机制
  • 涨价
  • 电力部门
  • 电价基础
  • 电价调整